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魏敦友:宇宙意识、家国情怀和文化生态 --品味蒋勋讲《春江花月夜》

更新时间:2020-06-03 08:56:43
作者: 魏敦友 (进入专栏)  
而且被刘姥姥和板儿抢救回来,我们的感觉是很不一样的。所以文学伟大的力量就在这个地方,它让我们能够看到未来,能够看到过去,不仅仅局限于当下。所以,潇亿的儿子对我说听一百遍的反应,我很能理解,因为他还是处在宝玉的层次,他还没有经历过后面的事情,这个时候如果他说"对,就要听一百遍",那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他反对听一百遍,那才是对的。因为他还不知道未来,还不知道我们整个文化的未来的发展。

  

   另外还有一种反应,是南京杨闳炜老师的反应。他的反应基本上是不以为然吧。他的观点主要是《春江花月夜》并不像蒋勋所说的张若虚是第一个创作者,这点是对的。其实《春江花月夜》在南北朝时代,特别是在陈后主时代,就已经是一个古乐府的词牌名了。我们知道陈后主以《春江花月夜》为题写过词,就是以乐府的形式,但是今天找不到了。我们今天能找到的就是隋炀帝杨广写过的两首《春江花月夜》,其中第一首是"暮江平不动,春花满正开。流波将月去,潮水带星来。"这是首很简单的五言古诗;第二首诗是"夜露含花气,春潭漾月晖。汉水逢游女,湘川值二妃。"所以《春江花月夜》的的确确并不像蒋勋老师所说到的是张若虚第一个使用的古词牌名称,其实这个词牌名早已经有了。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只是沿用古人的一个词牌名,就是用一个已经有了的一个题目,一个古乐府的旧题目来写了他的《春江花月夜》。但是这个《春江花月夜》,跟陈后主的不一样。我们不知道陈后主写了什么,但是可以想象他写的不是那些长篇大论。我们刚才读了两首杨广写的《春江花月夜》已经是一个短句了,只有20个字的短句,但是我们知道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有36句,而且是七言的。我们说五言主要是古乐府诗的一种形式,我们的《古诗十九首》里面,大多都是五言的,汉乐府主要是五言。诗歌从五言到七言是很大的一个发展,蒋勋也讲过,后面我还要重点来讲。杨闳炜老师的反应就是一种必然的反应,我觉得也有他的道理。因为张若虚是继承了古人的一个题目来写了新的《春江花月夜》,但是背景还是古典的背景。所以,我们从认知的角度来讲,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其实并不是写出来后立即就轰动了。这个《春江花月夜》距今,已经有1300多年的时间了。唐之后是宋元明清,中华民国,新中国,到今天我们认为它是一朵华美的灿烂的文化的花朵。但是在之前的1300多年的时间里面,在这很长一段时间里面它都是暗淡无光的。我也找了一些有关唐代时候的材料,比如说有一个山东的小伙子叫于成我,他写了本书叫《张若虚<春江花月夜>研究》,我马上买来读。通过读他的这本书,我了解到了很多《春江花月夜》在认知方面的一些知识。比如《春江花月夜》这首诗到底是怎么创造出来的,以及有关张若虚的生平简介等。今天大家好像觉得已经把这首诗捧得很高了,而于成我老师却认为今后对这首诗的评价没有最高,只有更高。但实际上在漫长的历史中,张若虚这首《春江花月夜》都是黯淡无光的,唐代人编纂诗集的时候是没有《春江花月夜》的。那么《春江花月夜》到底是怎么流传下来的呢?南京大学的程千帆先生认为除了唐代流传下来的十种诗集之外,还有十三种是失传了的。所以《春江花月夜》很有可能是保存在那些现在已经失传的诗集里的。到了明朝,有人在失传的唐代人编的诗集中发现了《春江花月夜》。也就是说唐代人对《春江花月夜》并不当回事。到了明代的时候人们又重新编写唐诗的时候,才看到了《春江花月夜》。这就是明代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叫高棅,他编了一本唐代诗歌选集叫《唐诗品汇》,他把《春江花月夜》收入该诗集中。但是,《春江花月夜》不是在唐诗的正脉里面,它存在于那些不是很重要的一些诗集里面。高棅这个人很重要,对于张若虚非常重要,对《春江花月夜》很重要,对唐朝也很重要。唐代存在近300年的时间,即公元618年到公元907年,这近300年分成了四个时期,第一个是初唐,第二个是盛唐,第三个是中唐,第四个是晚唐。这样一个分法,就是从高棅的《唐诗品汇》里面固定下来的。所以今天人们在讨论唐朝的时候,都是根据高棅对唐朝的四个阶段的划分--初唐、盛唐、中唐和晚唐。比如说,我们的初唐有王勃、杨炯、卢照邻和骆宾王四杰,盛唐有李白杜甫,中唐有白居易和元稹,晚唐有李商隐和杜牧等,所以说高棅这个人很重要。但是即使是高棅也没有把张若虚和他的《春江花月夜》当回事。那么到了什么时候《春江花月夜》才引起人们的重视呢?一直到了清代。清代有个人叫王闿运,后来我有一次听秦晖讲座的时候,才知道王闿运是杨度的老师,清末民初的杨度,大家都知道吧。秦老师就讲到王闿运曾经劝曾国藩反清自立,当时曾国藩可以说是清朝的顶梁柱,对清代中兴起着重要的作用,没有曾国藩的话可能就没有清朝中兴,可是王闿运就要主张推翻清朝,再立新帝,所以他是很复杂的一个人,但他对诗歌具有非常高的这种鉴赏力。我们今天对《春江花月夜》的高评价,应该说主要起源于王闿运先生。王闿运当时对《春江花月夜》的评价有八个字,叫做"孤篇横绝,竟为大家"。我们知道蒋勋的评价叫做"孤篇横绝全唐""孤篇盖全唐"。蒋勋的这个评价,我觉得就像杨闳炜老师所讲到的已经是知识上的错误了。孤篇盖全唐这个话和王闿运先生的"孤篇横绝,竟为大家"已经大大的相似了。于成我老师在这本书里把后人对《春江花月夜》的认识进行了一个梳理。其中,说《春江花月夜》孤篇盖全唐,是诗歌上的顶峰、诗中之诗,也就是把整个全唐的、至少是流传到现在的48000多首唐诗都给盖住了,这个是闻一多说出来的话。闻一多对《春江花月夜》的评价是很高的,他说这是诗中的诗,是顶峰上的顶峰。闻一多认为梁、陈、隋、唐以来宫廷诗盛行,但宫廷诗写的都是那种比较微小的一些个人情感,甚至很昏淫的一些东西,但是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却从宫体诗走出来了。因此,他认为这首诗是诗中的诗,是顶峰上的顶峰。蒋勋老师说,这首诗是孤篇压倒全唐。其实这样的讲法我觉得也是有问题的。《春江花月夜》就像杨老师讲的它不过是古乐府的一个旧题目,本应按照宫体诗的路数去写,只是张若虚走出宫体诗的格局了,但《春江花月夜》也并不像蒋勋所说的孤篇盖全糖,一首诗怎能把全唐给盖住了呢?所以,杨老师的话也有道理。

  

   这就涉及到一个问题。也就是我们在看到一个人的文本或者看待一个人时,总呈现出不同的样态出来。那么我们到底是看别人光亮的一面还是看别人暗淡的一面呢,这也是对我们的一个考验,也反映着我们自己的心态,也许有的时候我们更多的是看到别人不好的一面。但是后来我们慢慢领悟到,其实看别人不好的那一面,不正是我们不好的一面的外在显现吗?当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们为什么不看别人光明的一面呢?这让我想起,有一天当我向朋友推荐蒋勋讲《春江花月夜》的时候,正好有个重庆的老师用微信给我推荐了一篇文章,这篇文章是专门给蒋勋挑刺的,说蒋勋讲的《春江花月夜》有多少处错误。在学术方面,在认知方面,蒋勋的确是有一些错误,但是这些错误是我们回避他的一个原因吗?此刻,我想起了武汉大学的冯天瑜先生。我们知道冯天瑜是历史学家,他在他的《封建考论》这本书的后记里面讲了一段话,我印象非常深刻。他说,批判一个人很容易,向别人学习他的优点很难,也就是说学习别人的优点比批判别人难多了,或者说我们可能从人性来讲更多的倾向于看到别人的缺点,导致很难看到别人的优点。所以,重庆那个老师把一位先生批判蒋勋的文章发给我之后,我浏览了并觉得那位先生讲的没错,但是这样的一种倾向性是不好的。也就是说蒋勋讲了几句不对的话,我们就否定了他,忽略了他讲得好的地方,其实这样是封闭了我们自己。就像蒋勋老师讲到台湾曾经是一个闭合的贝壳,现在台湾是一个打开来的贝壳。我们每个人也是一个贝壳,也要经常打开,坦然接受来自四面八方的良莠不齐的信息,然后让自己获得成长。你不能一看到别人不好的地方,马上就认定这个人不可交或者这一个文本有问题,然后就擦肩而过。我今天为什么要讲《春江花月夜》?我认为《春江花月夜》就像蒋勋老师讲的它是魏晋南北朝300多年以来,经过了长时期的沉潜,虽然人们不断地拒绝,拒绝了300年之后,突然把一块石头拒绝成了一块珠玉,所以唐诗出现了,那么这个时期唐诗最杰出的代表是什么呢?就是《春江花月夜》。所以《春江花月夜》是我们来观察唐诗的一个窗口,也是我们观察中国诗文化的一个窗口,更是我们观察中国历史文化的一个窗口。这就是我前面所讲到的我自己和《春江花月夜》的相遇,以及我对希望大家听一百遍所引发的两种批判性意见的回应。记得陈云肖律师有一次在群里面留言到,《春江花月夜》是一个人在他气血旺盛的时候所看到的情景,所以《春江花月夜》是一个隐喻。当我们感到《春江花月夜》的那种美,那种灿烂时,实际上正是我们自己内心心潮澎拜的一种反映。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我就强调我们为什么要来品味而不是品评蒋勋讲《春江花月夜》的意义之所在。以上就是我所讲到的一个冗长的引言,下面我就循着这个思路,分四个层次来品味《春江花月夜》。


一、意象、韵律与结构

  

   我讲的第一个层次,就是"意象、韵律与结构"。当然我们面对着《春江花月夜》三十六句诗的时候,可以说是一个迷离灿烂、恍兮惚兮的一个情节,因为三十六句是很长的,能把我们搞迷糊了,我们比较习惯的肯定是四句的诗作。比如"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这样的轻松的、没有挑战性的诗作。但是三十六句就有挑战性了,对我们说可以是恍兮惚兮,因为它的意象、它的意境、它所包含的内容,可以说是非常丰富、非常多且非常繁复的。我记得梁思聪博士提到,这个诗太难背了。我想原因有两个:第一是这首诗意象过多,过于复杂、过于迷离、过于恍惚。第二是它结构复杂,通过蒋勋的解读,我们都知道它结构复杂在哪里,这三十六句诗有九组转韵,也就是我们可以把它细分为九首诗,因为四句算一首,实际上是九首诗的拼接。但是我在这里要批判一下梁思聪博士。有一次我在"南邕问学"群里面讲了这么一段话,我说,"大家在路上、在睡梦中也可以吟诵《春江花月夜》,因为《春江花月夜》每一句话都可以看成是语言的珠子,像珍珠似的。我们在放声朗诵或者在心里朗诵的时候,我们要感觉到《春江花月夜》的每一句或者每一个词,都像珠子一样在我们的嘴唇里面晃荡。"但是我看到梁思聪博士留言道:"听起来有点滑稽"。当时,我觉得怎么会是滑稽呢?后来,我就跟她说,一点都不滑稽。蒋勋老师认为《春江花月夜》的每一句话都是经过了三百年来的打磨,我们可以把历史看作是一个人,那么它经过了三百多年的咀嚼,后来突然就把《春江花月夜》呈现出来了,所以它的每个句子都是珠子。现在我们能不能把《春江花月夜》的每一句话像珠子一样在我们的嘴唇里面晃来晃去,这是我要强调的。我现在讲的第一个部分就是把这三十六句的结构弄清楚,让这三十六句诗进入到我们的思维之中去,进入到我们的情感之中去,像一些珍珠和雨滴一样,沉落到我们的思维之海里面去。记得容易处长说,她非常喜欢《春江花月夜》,但是好像很难背诵。那么我今天就想通过第一个部分的讲解,让大家把这三十六句的结构、关节,像庖丁解牛一样,印刻在脑海里面。所以我们不能仅仅靠自己情感上的记忆力,如果你没有理解,光凭你的记忆是不够的,我们的记忆总是有它的限度,但是当我们把理解力加进去了之后,我们就知道哪些关节在哪个地方,我们也就比较容易记忆了。

  

这里面我就要讲蒋勋所提到的两个观念,我觉得这是大家有必要了解的。第一个是"编制"的观念。可能我这么讲有点抽象,我在听蒋勋讲"细说《红楼梦》"的时候,记得他讲林黛玉进贾府时,除了贾母之外,她见到的第一个重要人物是王熙凤。王熙凤还没有出场时就先闻其声,一出来的时候,身上绫罗绸缎,珠光宝石,甚是威风,(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sunxuq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156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