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舒运国:试析独立后非洲国家经济发展的主要矛盾

更新时间:2020-06-01 17:48:29
作者: 舒运国  

   内容提要:非洲大陆整体独立60年来,经济发展经历了曲折起伏的过程。总体看,尽管非洲经济发展持续取得进步,但与世界其他地区相比,经济发展相对缓慢,与世界发展步伐的距离正在拉大。究其原因,不但众多,而且复杂。其中,非洲经济发展中遭遇的长期的政局动荡与经济持续发展的矛盾、经济发展模式外部性与本土适应性的矛盾、单一经济殖民遗产与完善的民族经济体系的矛盾、严重依赖外援与自力更生的矛盾,以及人口快速增长与经济协调发展的矛盾,影响了非洲的经济发展。造成上述原因的因素十分复杂,既有殖民地遗产与现实发展的冲突,也有内部发展与外部模式的冲撞,更有非洲传统文化与现代化的矛盾。因此,非洲国家要实现可持续发展,还必须着力进行经济结构转型,摆脱对外依赖性,改善政府治理。

   关键词:非洲经济;政局;对外依赖;经济发展模式;单一经济结构;人口负担

   作者简介:舒运国,上海师范大学非洲研究中心教授(上海200234)。

   基金项目: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重大课题“多卷本非洲经济史”(14ZB63)阶段性研究成果,并受上海高校高峰高原学科(世界史)建设计划赞助。

   自20世纪60年代非洲大陆获得政治独立至今,已有60年。在这60年里,世界经济发生了巨大变化,一些昔日的殖民地,诸如亚洲和拉工美洲的一些国家,正在迅速摆脱落后而貌,向现代化进军。相比之下,非洲国家在经历20世纪六七十年代经济的快速增长、八九十年代的经济危机与停带不前、21世纪十几年的恢复与中高速增长阶段后,当下非洲国家整体经济增长一。

   步入3%-4%的发展期。值得注意的是,在非洲经济增速变化的背后,其经济发展质量未获根本改变。总体看,非洲经济在60年里虽然也取得一定的进步、但是发展土分缓慢,与世界发展步伐的差距正在拉大。非洲经济为什么发展迟缓? 这个问题已经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和讨论。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学者对此进行了专门研究,他们试图从社会、文化、宗教、政治、经济和国际关系等方面来回答这个问题。他们认为,要了解非洲的经济问题,不能只看国内生产总值、国民生产总值等经济指标,而要把制约非洲发展的其他非经济因素放在一起讨论。而哈佛大学的学者则对1965-1990年期间撒哈拉以南非洲经济增长缓慢的原因进行了研究。他们指出,尽管非洲的自然地理条件很差,但并没有对更快的增长构成难以逾越的挑战,糟糕的政策和机构在缓慢增长中起了很大作用。曾经担任非洲开发银行行长(2005-2015年在任)的卡培鲁卡(Donald Kaberuka)指出:在解释非洲经济发展迟缓致因时,人们通常提出两种原因:其一,非洲无法控制的结构因素,即自然、地理和历史等因素,包括地理和生态、非洲被任意划定的边界、内陆国家的高度集中、热带土壤和流行病等。其二,所谓的选择因素,非洲国家对此具有一定程度的选择权,包括非洲国家所选择的政策、治理方法和机构等。卡培鲁卡认为,两者相比,选择因素的作用更加关键。

   关于这个问题的讨论还在继续。纵观非洲国家独立以来的经济发展历程,不容忽视的是,它们的经济发展已经产生一定的路径依赖,由此引发目标取向与经济现实之间的一些矛盾。本文希望通过对于非洲国家经济发展中遭遇的矛盾进行评析,寻找非洲国家经济发展迟缓的具体原因,为其未来发展提供一些启示。

  

   长期的政局动荡与经济持续发展的矛盾

   美国学者多多(Mahamat K.Dodo)曾指出:“自独立初期(20世纪60年代)以来,政局不稳定和危机一直是非洲政治文化的一部分。政变、国内动乱、内战和地区战争都是非洲政治的主要内容。它们对非洲社会经济的发展带来了严重的冲击”。回顾历史,非洲国家政局虽总体趋稳,但在独立后的相当长时间或一些国家政局动荡不安,不稳定的政治社会环境严重阻碍了经济发展。这是非洲国家独立后经济发展迟缓的原因之一。

   (一)不利的政局动荡环境

   引发非洲国家政局不稳定的因素十分复杂,大致有以下三类:第一,非洲国家政治体制不适应非洲国情,经济发展受挫,民族矛盾激化,群众对政府不满,从而引发了军事政变或者国内动乱(包括内战)。非洲国家独立后,为了巩固和壮大新生的民族国家,必须首先建立自己的政治体制,包括国家政权的组织形式、国家结构形式、政党制度及选举制度等。然而,非洲国家建立现代政治体制的基础十分薄弱:其一,大部分非洲国家(主要是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在西方殖民入侵前,尚处于原始社会后期,故未建立现代国家组织,部落是基层社会组织。因此,缺少建立和运行现代国家政治体制的历史经验。其二,西方入侵后,殖民主义者无视非洲各族发展的历史与现状,不但任意瓜分和建立殖民地,而且把殖民地政治体制直接强加给非洲各族。殖民地政治体制的根本出发点就是剥夺殖民地财富,一切为宗主国利益服务。十分明显,非洲国家独立后既无法恢复部落社会的政治体制,也无法沿用殖民地的政治体制。那么,什么样的政治体制适合于非洲国家呢?非洲国家为此进行了长期的探索,大致经历了3个阶段。独立之初,非洲国家大多搬用或者模仿西方宗主国的政治体制,实行三权分立采用多党制:进入20世纪70年代至80年代,非洲国家又大多改用中央集权和一党制的政治体制;直至90年代中后期,非洲国家再次改革政治体制,多数国家完成了多党民主政体的制度性安排,采用民主政体和多党制。

   这些主要来自外部的政治体制在实践中都被证明不完全适合非洲国家的国情:其一,非洲国家缺乏民众的认同,政府缺乏权威。由于非洲国家大多建立在西方殖民地基础上,因此非洲民众缺乏对于国家的认同感。相反,对于本民族的认同感却十分普遍和强烈,民族认同感甚至超过国家认同感。于是,在多民族的非洲国家,中央政府在国内缺乏权威性和号召力,中央政府的组成往往成为国内各族争夺权力的场合。其二,建立现代政党的条件不成熟。独立之初的非洲国家缺乏建立现代政党制度的社会阶级基础,于是非洲的政党往往以各个民族为基础,一个政党代表一个民族,政党成为各民族争夺政治利益的工具。因此,多党制加剧了国内各族的矛盾和斗争。其三,一党制出现弊端。虽然一党制有利于保持国内政治的稳定,有利于强化政府的权威,但是由于非洲国家缺乏现代政党的运作机制,因此一党制往往垄断政治权力,排斥异己,形成独断专行的局面。另外,由于缺乏必要的监督,一党制也难免导致腐败问题的出现。

   由此可见,非洲国家独立后虽然模仿外部政治体制,但是由于非洲国家的国情截然不同,因此外部政治体制在非洲国家必然水土不服,问题频出。过去几十年里,由于政治体制不能适应非洲国家国情,使多数非洲国家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发展困境,最为极端的表现形式就是出现政治不稳定(政治动乱和军事政变)。仅军事政变一项,1958年至1985年期间,就发生了60多起成功政变、70起流产政变和125起政变阴谋。

   第二,殖民统治遗留的民族矛盾和边界冲突,引发了边界战争或者地区战争。边界冲突在世界各地并不罕见,但这个问题在非洲则更普遍,几乎每个国家都受到了这个问题的影响。究其原因,就是欧洲列强进入非洲后,不顾非洲各族历史发展沿革和不同的社会文化背景,人为瓜分殖民地,使许多民族被强制割裂,为今日非洲国家的边界冲突埋下了祸根。有专家指出:"当欧洲人瓜分非洲时,他们很少或根本没有注意到民族的分布情况。他们在地图上画直线,既不遵循自然物理界限,也不遵循文化界限。因此,同一个民族被划入不同的国家,而关系对立的不同民族现在却生活在同一国家。"今天,非洲国家之间的边界争端十分普遍,诸如肯尼亚和乌干达、厄立特里亚和埃塞俄比亚、喀麦隆和尼日利亚、加蓬和赤道几内亚、布基纳法索和尼日尔、贝宁和尼日尔等国之间都存在着边界争端。尽管非洲统一组织和非洲联盟都通过了相应的政策措施,“郑重宣布所有成员国保证尊重它们取得民族独立时存在的边界”“迫切需要通过和平方式,并在严格的非洲范围内解决非洲国家之间的一切争端”。但是,边界冲突还是时有发生。20世纪60年代至80年代末,撒哈拉以南非洲平均每年有12起边界冲突,国家成为冲突的一方。每年有17000名非洲人在这些以国家为基础的冲突中直接死亡。边界冲突所引起的战争不但给交战双方带来了极大伤害,而且大量难民的产生和无规则流动也给其他邻国造成了极大的经济压力。据非盟2009年统计,非洲有1700多万难民和国内流离失所者,其中战争和军事冲突造成的难民占很大比例。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估计,仅在16个中部和东部非洲国家,难民和国内流离失所者的人数就超过1100万。

   第三,恐怖活动蔓延,造成社会动乱和不稳定。非洲地区近年来出现了一些恐怖组织,诸如尼日利亚的“博科圣地”、以马里为基地的“伊斯兰马格里布基地组织”和索马里的“青年党”,它们的活动日益猖獗,并且有扩展的态势。美国国务院2012年7月发布的《2011年恐怖主义指数报告》称,仅2011年,非洲就发生978起恐怖主义袭击,同比增加11.5%。2012年12月7日,澳大利亚"经济与和平研究所"发布2012年《全球恐怖主义指数报告》指出,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是国际恐怖主义威胁最严重的区域。究其原因,一些专家认为,“非洲大陆的大部分地区可能会继续经历冲突、疾病、对日益减少的资源的竞争以及许多其他疾病,其中一些是非洲国家自己造成的,另一些是外来力量强加的。正是这些持续存在的问题,加上解决这些问题的希望渺茫,助长了日益严重的极端主义运动。总之,它们是非洲恐怖主义的根源。”

   恐怖活动对于非洲经济发展产生了恶劣的影响。2016年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和世界银行的一份报告显示,2009年至今仅"博科圣地"就已经实施了超过3416起恐怖事件,导致超过36000人死亡,200多万人流离失所。

   (二)政局动荡对经济发展的影响

   经济发展的首要条件是需要一个和平和安定的客观环境。在不稳定或者动荡的社会里,经济发展几乎就是一句空话。一此学者在研究中发现,政治不稳定是造成非洲经济增长缓慢的一个特别重要的因素。福苏(Fosu)在长期研究后发现,1960-1986年期间、政治不稳定对撒哈拉以南非洲经济增长的直接的不利影响高达33%。计量经济学家阐述了这种不利影响、包括:其一,投资减少。因为一旦政治体制发生变动、未来投资净回报率的不确定性大大增加,从而降低预期实际利率与投资项目相关的回报。这种风险的增加也会提高资本成本,因为贷款违约的可能性会上升。由于这些风险,国内储蓄和进口资本都会受到打击。事实上,资本外逃是政局不稳的一个突出表现。其二,基于对政治不稳定的高度担忧,大量人才外流,以寻找更加好的工作和生活机会,这直接影响到劳动力的数量和质量,从而进一步影响经济发展。其三,政治不稳定可能会对生产过程的时间和组织产生负面影响。伴随政治不稳定而来的对操作规则的变化和不确定性的预期增加,不仅会减少投资,而且会导致投资项目的频繁停止和启动。

的确,政局不稳定对于经济发展的阻碍作用十分明显。一个非常明确的事实就是,非洲国家在政局稳定时期,经济发展就相对平稳;而每逢政局动荡,经济发展就出现下降。非洲大陆独立后经历了两个较快增长时期一个是1961年至1975年,另一个是1995年至今,其间停滞不前。而这两个经济增长时期恰恰是非洲大陆政治相对稳定的时期、而在1975-1995年间,正是非洲大陆政治比较动荡的时期,军事政变频繁,冲突不断。在这种形势下,20世纪80年代,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下降了1.3%,比所有低收入发展中国家的平均水平低整整5个百分点。在1990年至1994年间,年增长率加速下降至1.8%,两者之间的差距扩大至6.2个百分点。(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1548.html
文章来源:《西亚非洲》2020年第2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