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黄光国:“文明对抗”与“治理能力”之争

更新时间:2020-06-01 15:19:31
作者: 黄光国  

  

   新冠肺炎快速蔓延,全球肆虐,有人认为:这场瘟疫就是第三次世界大战,是大自然对人类科技文明过度发展的反扑,正在考验各国的“治理能力”。我十分赞同这样的论点。所以本文必须先说明“治理能力”对现代国家的重要意义。

   一、“善治”和抗疫

   在1990年代,东欧共产国家崩解之前,日裔美籍的政治学者法兰西斯·福山,于1989年在外交事务期刊上发表了一篇论文,题为〈历史的终结〉,预言东欧共产国家的解组,因而声名大噪。1992年,他又将这篇文章扩充成一本书,题目是《历史的终结与最后之人》,书中认为: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东西对峙的冷战局势已经结束,西方国家的自由民主制度可能是人类社会演化的终点,是人类政府的最终形式。然而,二十年后,由于民主制度的衰败和普遍失能,他又出版了一本《政治秩序的根源》,从东方文明的观点出发,用比较政治学的方法,研究政治系统的稳定性。他认为:稳定国家的“善治”,必然包含三个重要元素:现代化的国家治理能力,遵守国家的法治,以及承担责任。“民主”并不必然导致“善治”,它并不是“善治”的先决条件。

   然而,对于一向以“民主”自夸的西方国家而言,他们很可能并不作如是观。尤其是一心想要在中、美“文明对抗”的格局中扳倒中国的美国总统特朗普,更自以为是,对东方文明所强调的“善治”不屑一顾。

   到了三月上旬,新冠疫情在中国大陆已经基本上受到控制,却在欧美和中东快速蔓延开来,其中以意大利和伊朗最为严重。3月10日,意大利外交部长迪马约向中国求援,中国外交部长王毅立刻答应提供义国急需的口罩及医疗设备,同时大陆国务院联防联控外事处宣布成立“院士级”的“中国红十字会志愿专家组”,准备对伊朗或其他需要帮助的国家输出“中国防疫经验”。然而,这个消息传出,立刻遭到各方的质疑:“中国防疫经验”真的是可以“输出”的吗?

   新冠肺炎在武汉爆发之初,西方媒体立刻指责中国政府“隐瞒疫情”,等到医疗专家确认这是人类医疗史上前所未见的疫病后,中国政府立刻采取果断的“封城”行动,要求每个筛查出的轻症与重症病例都必须强制住院,风险病人必须居家检疫。病房不够,八天内盖出2000张床的火神山和雷神山医院,收治重症,又盖了十六座方舱医院,收治轻症,完全分流。医护不足,全国立即调动四万多医护人员驰援,展现出高效率的治理能力。西方国家并没有像中国那样严密的基层组织,在这次“防疫作战”中发挥极大作用的“西城大妈”、“朝阳群众”,在西方国家中根本没有,他们如何可能复制中国的“防疫”或“抗疫”经验?

   二、“人人为己”的个人主义与“物竞天择”

   三月上旬,意大利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快速增加,意大利人素以热情闻名,熟人见面常以拥抱、轻吻为礼。病例增加最快的米兰,是意大利的金融、时尚和观光大城,聚集了许多艺术家、服装设计师、模特儿,人口密集,市区繁荣,来自世界各地的年轻人经常在这里的歌台舞榭或酒吧聚会、开趴,过着多彩多姿的夜生活。3月8日凌晨二时,意大利总理孔蒂宣布:米兰附近的伦巴底大区及其他11个行省将实施“封城”。不料消息事先被媒体披露,3月7日晚间,米兰火车站立即涌入“逃难般的人潮”,许多米兰居民都纷纷开车逃离这个即将“被封锁”的城市。

   因为欧盟申根国家之间根本不设防线,当意大利宣布要“封国”时,意大利人又纷纷向外国逃散,结果到了三月中旬,欧洲的新冠疫情更是一发而不可收拾,并且快速地蔓延到美国,逼得特朗普不得不宣布美国进入紧急状态。一时之间,美国许多城市的超级市场一开门,立刻涌入潮水般的人群,大家抢购卫生纸、日用品,彼此大声叫骂,甚至扭打成一团,将“人人为己”的“个人主义”文化发挥到淋漓尽致!

   当全球陆续筑起防疫壁垒,英国却反其道而行。首相强生宣布采取“佛系防疫”,不检测、不停课、轻症不治疗,要让六成人口都感染新冠肺炎,以达成“群体免疫”的效果。其逻辑是:毋须刻意压制疫情,有症状者应先自我隔离;如此一来,身体强健者将可战胜病毒而存活,弱者或老人则可能被自然淘汰。有人因此称之为“物竞天择”法,或“佛系”抗疫法,而和中国严密管控的“魔系”抗疫形成明显的对比。

   所谓“群体免疫”其实就是政府放任疫情扩散的意思。消息一出,立刻遭到各界的批评:英国六千七百万人口,如果有六成人感染,以2%的死亡率估计,将有几十万人丧命,强生负担得起这个责任吗?

   英国“群体免疫”的政策被认为是“物竞天择”、草菅人命,舆论与专家猛烈抨击下,两天后,卫生部长汉考克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专访时说,政府的政策是“保护生命,打败病毒”,“群体免疫不是政府的目标或政策,而是科学的概念”。

   什么叫做“科学的概念”呢?自从达尔文(C.R.Darwin,1809-1882)发表其“演化论”之后,“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弱者淘汰”已经被许多人奉为圭臬。西方学者甚至还发展出所谓“社会达尔文主义”,作为西方发展殖民帝国主义的理论基础。十九世纪,英国扩张成人类历史上疆域最广的“日不落帝国”,并对中国发动“鸦片战争”(1840-1842),使中国沦入“羞辱的世纪”(centuryofhumiliation),而经历劫难。天道好还,谁都料想不到,时局演变至今,英国政府居然享用“物竞天择”的“科学概念”,来对付自己国内的新冠疫情,甚至警告民众:“可能有很多家庭会失去他们挚爱的亲友。”

   三、“战狼”、特朗普与田忌赛马

   在庚子年的春节过后,新冠肺炎在武汉爆发。《美国利益》杂志的总编辑专栏作家瓦特·米德(WalterR.Mead),哈德森学院外交戦略与政策研究学者于2月3日在“华尔街日报”刋出一篇文章,题目为“中国是真正的亚洲病夫”(ChinaistheRealSickManofAsia),劈头就说:“因为某种蝙蝠病毒,像不可阻挡的重型卡车般的中国,终于在本周停住了。尽管中国当局努力控制疫情,并重启经济发展,但这个正逐渐习惯中国崛起势不可挡的世界,已然发现:没有什么东西,包括中国的实力,可以视为理所当然。”

   在西方主流媒体的推波助澜之下,欧美各地都发生了排华事件,有些人被泼水,有些人挨骂、被打,连许多黄皮肤的亚洲人也遭到池鱼之殃。2月15日,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和美国国防部长埃斯柏在德国慕尼黑“国际安全会议”上互相指责对方为“威胁”,19日,中国外交部以“发表种族歧视言论,恶意抹黑攻击中国”为由,宣布吊销华尔街日报驻北京记者的记者证,并限制他们五天内离境。

   3月13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官方网站上发布一段推文,引用一段美国“疾病管制预防中心”主任芮斐德(Redfield)在国会报告流感疫情的影片中承认的:有些看似死于流感的美国人,结果被检验出新型冠状病毒死于阳性。这位外号“战狼”的发言人质疑:“零号病人是什么时候出现的?有多少人被感染?医院名字是什么?”“可能是美军把新冠疫情带到了武汉!”“美国欠中国一个解释!”

   这时候,特朗普再也按捺不住了。3月16日,特朗普首度在推文中使用“中国病毒”一词,引发仇华和种族歧视争议。大陆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回应:“这是美国部分政客对中国搞污名化,对此中国表示强烈愤慨、坚决反对,并敦促美方立即纠正错误,停止对中国的无端指责。”

   17日,特朗普在推文指出,美国各州受到“中国病毒”影响程度不一,无法如纽约州长郭谟所说,采取“一视同仁”的防疫措施。

   特朗普在十四小时内两度使用“中国病毒”一词,两次推文都引发留言论战。曾经针对言论自由与特朗普打过宪法官司的华裔医师顾优静(EugeneGu)指出:特朗普的策略就是要一直用“中国病毒”的名词,直到民众对特朗普的种族主义无感。

   在17日的白宫疫情说明记者会上,记者询问特朗普:使用“中国病毒”的用意为何?未来是否继续使用?特朗普说,是中方先开始散布“美军将病毒传给他们(指中国)”的讯息,这是错的。而与其双方争论,他必须这么称呼,表示病毒的确来自中国,“这是很精确的用词。”

   在19日的白宫记者会上,特朗普将新闻稿的“冠状病毒”(Covidvirus)字眼,涂改为“中国病毒”(Chinesevirus),并谴责中国隐瞒疫情。他表示:如果能早几个月知道疫情,情况会好很多。因为“疫情应能被局限在中国刚开始被发现的区域”,现在全球为此付出巨大代价。“所有人都知道这一点,我们也都知道”。对于中国前日发布的疫情,特朗普表示:“我希望那是真的。谁知道呢?但我希望是真的,我真的希望。”

   特朗普不集中心思,严肃思考如何战胜疫情,反而在公开演说中,一再用“中国病毒”责怪对手。22日,美国一天之中暴增近万确诊病例,而达到3.5万例,居全球第三。23日特朗普又公开表示:这是“中国的错”,指责大陆应该早一点告知美国相关疫情。他们的作风惹恼了北京,大陆外交部也火力全开,通过各种管道,反驳美方是在“造谣污蔑”,玩“贼喊捉贼的把戏”,华盛顿根本只是在转嫁责任,寻找替罪羊罢了。

   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接受AXIOS和HBO联合节目的采访,就新冠肺炎疫情相关问题发表看法。针对美媒质疑大陆瞒报疫情造成全球扩散,崔天凯回应这不是掩盖真相,而是“发现新型病毒的过程”;“你不能仅因几个人发烧就认为应该警告整个世界出现了一种新病毒”,他强调李文亮是和医生同事间讨论,并非向公众发出警告。

   针对“病毒来自美军”的说法,崔天凯表示,这是“疯狂”的谣言。“揭开病毒的来源,是科学家要做的工作,而不是由外交官或者记者来进行揣测”。因为这样的臆测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而且非常有害。对于美国总统特朗普将病毒称为“中国病毒”,崔天凯指出,世卫为疾病命名时就是要避免污名化,避免给人有病征与特定地理位置、人群甚至动物相关的印象,希望大家都能遵守规则。针对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发布的推文,崔天凯表示,“也许你可以去问他。”他表示,自己代表的是“中国领导人和中国政府,不代表任何个人”。

   崔天凯不卑不亢的回应,让我想到《史记·孙子吴起列传》中“田忌赛马”的故事:田忌将与其诸公子赛马。孙膑教他:“取君下驷与彼上驷,取君上驷与彼中驷,取君中驷与彼下驷”,结果田忌果然“一不胜而再胜”。

   特朗普显然不懂得这个道理。他热衷于跟中国外交官打口水战,却漠视了身旁公卫专家的警告,迟迟不采取相应措施。这时候,美国各地的疫情已经一发不可收拾。州政府的作为都比特朗普积极,他们纷纷加入“封州”行列,宣布禁足令(lockdown),政府强制关闭餐厅、学校、百货公司与所有公共场所,禁止民众在非必要状况下出门。累计全美共有8州、近三分之一人口“被强制禁足”。总统特朗普22日也宣布,将加州、华盛顿州列入疫情“重大灾区”。

   3月23日,特朗普终于改口,在国内外与论的双重压力下,在记者会与推特上表示:他不再使用“中国病毒”一词。他说:“确实保护全世界以及我们的亚裔美国人社群,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他们是一群很优秀的人”,“病毒的传播,不论是以任何方式、样貌或形态,并不是他们的错”。“在我们国家似乎有对亚裔美国人极不友善的言论,我完全不乐见”,“人们怪罪中国,或对伟大的亚裔美国公民出言不逊,我不允许这种事发生。”

   四、“文明对抗”的第一回合

   特朗普对自己先前的言论做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3月27日,大陆国家主席习近平应约同他通电话。电话中习近平向特朗普详细介绍中方为打好疫情防控阻击战采取的各项举措。他还向特朗普表示:中方愿同包括美方在内的各方,一道加强防控信息和经验交流共享,加快科研公关合作。他十分关注和担心美国疫情发展。中方理解美方当前的困难处境,愿提供力所能及的支持。

   习近平强调,当前中美关系正处在一个重要关口。中美“合则两利、斗则俱伤”,合作是唯一正确选择。中方愿继续毫无保留同美方分享信息和经验,同时希望美方采取切实有效措施,维护好在美大量中国公民包括留学生的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

   特朗普则向习近平表示,中方在抗击疫情方面的经验对他很有启发。他将亲自过问,确保美中两国排除干扰,集中精力开展抗疫合作。他并感谢中方为美方抗疫提供医疗物资供应,并愿意加强两国医疗卫生领域交流,包括抗疫有效药物研发方面的合作。他承诺,美方将保护好在美中国公民包括中国留学生。

   这场对话象征着:在这场“全球抗疫”的战疫中,“中美文明对抗”的第一回合已经宣告结束。双方胜负,不言而喻。可是,不论是从世界大势来看,或是从特朗普个人的性格来看,“中美文明对抗”的格局并不会就此结束。中国必须小心翼翼,步步为营,见招拆招,才能保证自己在下一回合中能立于不败之地。

  

   黄光国,台湾大学教授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1539.html
文章来源:《中国评论》月刊5月号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