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柯华庆:香港是否应该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

更新时间:2020-05-28 23:47:01
作者: 柯华庆 (进入专栏)  
“法律必须稳定,但不可不变”是法治的基本精神,“五十年不变”本身也是可以改变的,问题只是为什么改变。为了香港的繁荣稳定,中华人民共和国保留了香港的资本主义制度,为了香港的繁荣稳定也可以改变香港的资本主义制度。“高度自治”不是完全自治,“港人治港”也不是绝对的,否则香港就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离的部分。

  

台湾政权的合理定位

  

   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统一台湾是迟早的事情。台湾本身就是武力割据产生的政权,通过武力统一台湾是合乎国际惯例的。为了全体台湾人民的利益,和平统一是理想的选择。“一国两制”正是为了解决和平统一台湾问题所提出来的。台湾与香港不同,香港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关系相当于一个养子回到亲生父母怀抱,大陆政权与台湾政权的关系则相当于兄弟关系。中国共产党与中国国民党实际上是兄弟关系,中国共产党创立于1921年,中国国民党改组发生在1923年,国共两党第一次合作,1924年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才有联俄、联共和扶助农工的新三民主义。大陆和台湾的关系应该以1924年的国共合作的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为起点,也就是以新三民主义为起点。蒋介石为首的新封建政权在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竞争中败北逃到了台湾,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取得胜利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统一台湾相当于兄长重新认可失败的弟弟,在制度和政策安排上肯定要比香港更加宽松,但不管如何宽松,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地位是不能挑战的底线,因为自新三民主义始中国共产党就是中国革命事业的领导力量。

  

宪制统一是国家统一的保障

  

   “一国两制”必须在宪制上保持统一。当前“一国两制”在香港和澳门的实践仅仅是防务、外交、国籍和旗帜上的统一,但在宪制上并没有完全统一。全国人大有权为香港制定、修改并解释宪制性法律,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和澳门特别行政区基本法都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特别立法,但“一国两制”在香港二十二年的实践已经暴露了突出的问题。宪制上的统一要求国家安全上的统一性。《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第23条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应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颠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窃取国家秘密的行为,禁止外国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在香港特别行政区进行政治活动,禁止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政治性组织或团体与外国的。”然而,至今为止如此重要的国家安全立法在香港并没有制定出来。董建华特首时期启动了国安条例立法,但在强大的阻力面前,2003年9月5日,董建华宣布撤回基本法第23条条例草案。2019年9月4日,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再次在香港暴乱的压力下宣布正式撤回《逃犯条例》草案。如此一来,国家安全在香港就没有保障,已经突破了“一个中国”的底线。如果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标准不能适用于香港,香港就有可能成为西方敌对势力颠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基地,收复香港无异于引狼入室。在现有法律秩序下,对于香港的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颠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窃取国家秘密的行为只能动用非法手段,这对于全面依法治国战略无疑是重大挑战。一个统一的国家只能有一个统一的国家安全标准,全国人大启动修改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第23条迫在眉睫。宪制上的统一要求司法终审权的统一。“一国两制”下的法律体系本来应该是一套法律体系,然而,现在是“一个国家,两种法律制度”和“一个国家,两个司法管辖区”。回归前的香港采取的是英国判例法,中华人民共和国采取的是制定法,为了保持香港的稳定,继续保留香港的判例法制度是可以理解的,然而香港司法的终审权是超越“一个中国”底线的,因而是不能接受的。否则对于涉及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利益的案件,香港法院可以做出违背国家利益的最终裁决,对法治的统一性和宪制的统一性是巨大的伤害。即使是采取联邦制的英国和美国,在宪法层面上都只有一个司法管辖区,只有一个司法终审机构,而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单一制国家,理应确立一个司法终审机构,突破一个司法终审机构的法治底线后患无穷,当前的香港困局就是其突出表现。

  

期待3.0版宪法

  

   我们之所以讨论香港是否应该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根本原因在于现行宪法没有明确的规范说明。2018年宪法修正案旗帜鲜明明确了中国的社会主义性质和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合法性。然而,2018年宪法修正案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并没有明确中国共产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基本权力,中国共产党的自身规范也没有宪法依据,更没有明确中国共产党对特别行政区的领导权。按照宪治和法治的规范要求,中国共产党章程宣示的“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中国共产党十九大报告宣示的“党是最高政治领导力量”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一条“中国共产党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的规范内涵到底是是什么?它们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性第57条所确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最高国家权力机关”是什么关系?香港、澳门和台湾的具体法律地位是什么?这些都需要未来的宪法明确规定,我们期待不久的将来出现3.0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那将是一部比较成熟的真正社会主义宪法,肯定也是一部自信的宪法。

  

   2019年9月19日定稿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150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