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朱英:试论1921年“商教联席会议”

更新时间:2020-05-26 08:25:25
作者: 朱英 (进入专栏)  
共同筹备,就许多重要议题基本达成了一致意见。根据最初的计划,“拟十月一日开商教联席会议”,但因时间过于短促,至开会日全国教联会“各省代表远者尚在途中,故该会苏省代表沈信卿于前日先到全国商会联合会临时事务所接洽一切,昨日由商会联合会派代表三人,到该会复商,决于昨日下午四时开谈话会……共商进行手续,众均赞成”15。1921年10月1日下午4时半,全国商联会和全国教联会先期到沪的代表,在上海总商会会议室“开联席谈话会”,讨论联席会议规则、开会日期以及成立太平洋问题研究会等事宜,初步议定联席会议规则“由发起联席会议之上海总商会与江苏省教育会起草”,关于联席会议开会日期,沈信卿说明“联席会议本为解决关于太平洋会议重要问题而起,其定在十月一日者,乃欲于中国代表四日启行之前有所表示,今闻须于十五日放洋,则无论如何,须于是日之前开议,现已决定为五日,商联代表所差无几,教联方面明日汪精卫君到后,已及六省,则二三日间,或足法定数,拟即于五日举行,众皆同意”。之所以需要设立太平洋问题研究会,全国教联会会长黄任之给予了说明:“太平洋会议关系非常重大,而其内容,又甚为繁复,商教因各有职守,大体虽甚明了,究少切实研究,拟开会之前,组织一研究会,汪精卫、余日章二君于外交颇多探讨,蔡孑民君新自海外归来,于外交上必有新事实贡献,可否在五日前请三君将太平洋会议问题演讲一次,俾各代表尤明其真相,庶于联席会议时,讨论尤为精细。结果,赞同者多数。”16此次谈话会相当于商教联席会议的预备会,对相关重要问题进行了讨论并取得一致意见,但此次谈话会确定10月5日为商教联席会议开幕之日,仍因全国教联会到沪代表不足法定数而延后,倒是全国商联会的临时大会在10月5日正式开幕了。

   据《申报》报道,“全国商会联合会已于昨日正式开幕,教育会联合会亦于今日在西门外江苏教育会正式集议。在两会尚未正式开幕以前,关于商教联席会议,曾经几度之接洽,由商教两方面推举起草员,草拟联席会议规程。教育会方面,由江苏代表沈信卿君与商会方面接洽。据教育会方面之预计,六七两日,必可将联席会议规程完全通过,八日起,在总商会开商教联席会议五天,专讨论外交提案,至十二日竣事,十三、十四两日,将提案整理完善,提交十五日放洋之总代表。在开会期内,尚须提案,由商教两联会发起外交善后团,容纳全国各人物,共同讨论。”除此之外,两联合会还初步议定“在太平洋会议期内,设立常设机关于上海,静待大会结果,随时准备应付,以为提案后之后盾。教育会同人俟总代表出发后,十六七日即行联袂赴粤开会”17。

   按照商教联席谈话会的部署,上海总商会与江苏省教育会起草了商教联席会议规则初稿,具体内容如下:一、本会议以全国商会联合会、全国教育会联合会组织之;二、本会议地点临时定之(本届在上海举行);三、本会议须两联合会到会代表,得各省区之过半数,方得开议;四、本会议设主席一人,副主席一人,以商教两联合会主席任之,主席之正副,抽签定之;五、两联合会之代表,皆得出席于本会议;六、出席代表对于本会议议案之讨论,皆得发表其意见;七、本会议之表决权,以省区为单位,每省区之商会,与每省区之教育会,各有十权;八、议案取决多数,可否同数,取决于主席;九、本会议之提案,以两联合会固有之提案方法行之(如有临时动议,须经出席代表十人以上之附议,方得成为议题);十、本会议之提案,以两联合会有共同关系者为限(本届以太平洋会议问题及与太平洋会议有关系各问题为限);十一、议案应付审查者,由主席指定审查员审查之。18全国商联会讨论通过了商教联席会议规则,“主席说明商教联合会议发起原因,请赞成者起立,全体通过。又将规则付讨论,除第二条加‘暂’字,其余均无修改”19。同一天,全国教育会联合会第三次预备会也讨论了相同的内容,另还商议了“全国商会联合会、教育会联合会联席会议宣言”的起草事宜。20会议规则的制订对于商教联席会议的顺利举行至关重要,商教联席会议开幕后在首次大会上又正式讨论通过了这一规则,仅对第七条有所修改。

   商教联席会议的开幕日期可谓一而再、再而三地延后,从最初所订之10月1日延至5日,后又延至8日,结果届时仍未举行,加之全国商联会临时大会已于5日开幕,连日忙于开会讨论其议事日程,似乎无暇顾及商教联席会议的召开。10月6日全国教联会在江苏省教育会再次开预备会,讨论商教联席会议相关事项21。10日10日,上海总商会、江苏省教育会、上海各路商界总联合会都隆重举行了“双十节”国庆纪念活动。沪上报刊称:“此三会为现在上海最有力量之团体,故国闻通讯社本埠通讯,题曰‘三大团体之庆祝盛会’。”22“双十节”过后对于将要赴广州开会的全国教联会代表而言,时间更为紧迫。全国教联会遂向全国商联会表示该会代表赴粤日期不能延误,必须立即召开商教联席会议,否则筹备多时的联席会议将会流产。在11日全国商联会临时大会开会前,大会主席聂云台说明:“顷得全国教育会联合会来函,以教育会亟须赴粤开会,请于明日即开商教联席会议,以研究对内对外诸大问题。”23以此付表决,获全体通过。至此,商教联席会议的确切开幕日期才终于确定下来,这意味着全国商联会的临时大会将暂时休会,全体代表转而出席商教联席会议。

  

   二

  

   1921年10月12日下午,延误多日的商教联席会议得以在上海总商会议事厅正式开幕。会期5天,至17日结束。共计开大会六次,审查会四次(其中外交审查会一次,内政审查会三次),到会的商会代表有来自全国14省和三个特别区的121人,教育会联合会代表有来自全国12省和三个特别区的29人,合计150人。24议决案共九件,包括复北京蔡元培电为外交联合会事、公推余日章、蒋梦麟为本会代表赴美宣传民意案、对内宣言、对外宣言、阻止烟酒借款、致各省军事当局劝告息争裁兵案、请派顾维钧充华盛顿会议首席代表电、设立全国商会教育会联合会驻沪办事处案、通电各省议事会等联合组织国是会议案。

   12日第一次大会推聂云台为临时主席,首先报告商教联席会议发起之原由,然后讨论会议临时规则,将第七条修改为“表决用起立表决法,取决多数,可否同数时由主席决定之。但表决有疑义时,经五省区以上之附议,用投票表决法,每省区教育会、商会,各有十权”。第七条修改后第八条已无保留必要,故予删除,其余照原案通过。25随后按照通过的议事规则,用抽签法确定全国教育会联合会会长黄任之为当日大会正主席,聂云台为副主席。接下来主席提请代表讨论蔡元培发来的两电。蔡原拟到沪参加商教联席会议开幕式,后因故未能及时到沪出席,遂致电江苏省教育会转商教联席会议,说明:“北京各团体国民外交联合会通电联合全国团体发起全国国民外交联合大会,谅承鉴及,日前特委元培到沪接洽组织,谊不容辞,以校务牵掣未克即行。此会与教商联会宗旨本属相同,各团体代表不日来沪协议办法,共策进行,如蒙赞同,乞先电复,以便转达。”26商教联席会议在讨论这一问题时,有代表认为“国民一致对外,自属毫无疑义,惟北京团体多为人利用,本会应加注意,免为人所骗”。另有代表附议“北京每发起一团体恒为官僚军阀所操纵,吾人对此举须审慎从事,勿贻后悔”。最后,商教联席会议复电蔡元培:“本会议本为研究外交问题而起,对于国民外交联合事宜,颇极赞成,惟本会议甫开,一切办法,尚待慎重讨论。谨先电复。”25从文字表述看,商教联席会议实际上对蔡元培电文中提及的发起全国国民外交联合大会并没有明确表示赞成。

   次议请余日章、蒋梦麟代表两联合会赴美宣传民意案,余、蒋二人已是上海各团体推举的赴美列席太平洋会议和宣传民意的代表,商教联席会议需要议决是否也请二人作为商教两界的代表。讨论时有商会代表主张再推举两人,“为余蒋两君后援”,另有人建议“此时可先请余蒋两君代表赴美,一面从速筹募经费,如得巨款,再行推人继续前往”,但也有人提出太平洋会议“会期已近,经费募集为难”。“主席以由两会先行委请余蒋两君为赴美代表付表决,通过。”第三案关于太平洋会议提案和第四案联席会议对外宣言案,均系对外,合并讨论,议决交付审查,次日大会报告。第五案整理内政案与第六案联席会议对内宣言案,“众仍主按照前两案办法,合并审查,主席付表决通过。”25

   13日下午商教联席会议开第二次大会,主要议事日程一为外交审查报告,二为内政审查报告,三为关于商教两界有共同利害关系之提案。大会主席首先“报告昨日议决本联席会议公推余日章、蒋梦麟两先生赴美,宣传民意,本会应开一欢送会,以便会员与代表交换意见”。至于具体欢送方式,“先函询代表,何时有暇,再行定期,多数赞成”。随后按议程开议外交审查报告,“由审查长沈恩孚报告,略谓审查商教两会提案,有三点相同。甲、税法平等;乙、撤销领事裁判权;丙、派遣代表。现在代表问题已另案办理,兹将甲乙两项,参照原拟宣言草案,稍为修正,请候公决。当由书记长将宣言朗诵,讨论多时,对于关税问题略有修改。”对于内政审查报告,“审查长袁希涛报告审查情形,对于原宣言书略加修正,大致仍照原案通过。散会时已六时矣”27。

   14日大会召开之前首先举行了欢送会,余、蒋二人应邀到会并发表演说。余日章在演讲时表示:“今日承全国商教两联合会开会欢送,实不敢当。……适两会有一对外宣言,当即本此申诉吾人所受之痛苦,激发列国之公道心,以求世界之安宁。”他希望“诸君在国内努力,勉作后盾,吾等在美誓当尽力”。蒋梦麟在演说中强调:“吾与余君凡有一分之力,当尽一分之力做去,尤望国人对内有统一国家之设计,以使一致对外。”28是日大会先讨论对内宣言,“照原案付表决,多数通过”。接着,讨论停止局部战争审查报告案,“付表决,亦通过”。联席会议向各巡阅使、各省督军、各总司令发出请停止局部战争的电文。28要求裁兵和停止混战,既是商教两界的强烈愿望,也反映了社会各界的心声。

   15日大会议事日程有审查报告、组织国民会议案、商教联席会组执行委员会案、关于商教两界有共同利害关系之提案、反对烟酒借款案等。其中反对烟酒借款案系上次会议的临时动议,本次大会提交讨论,决定以联席会议名义致电国务院、财政部表示商教两界坚决否认烟酒借款。关于商教联席会合组执行委员会案由江苏武进县商会提出,得到许多省区代表连署。其理由书阐明:“若开会之后,会员四散,而无一长存之机关,为之枢纽,则何从以实行之。故今宜于大会中议决,即由本会合组一真正国民团体之事务所,设总所于上海,设分所于各省区,以收指臂之效,而行议决之案。”原案还附有执行委员会组织法草案。29

   大会第一次讨论组织国民会议案时出现了意见纷歧,有代表认为:“国民两字,包含甚广,不如改称国民代表会议,由各法团代表组织,较为妥捷”;另有代表“主张应加入农会及其余团体”。一时意见纷纷,“同时起立者甚众,反对、赞成两派各有言论。主席以时迟不能多讨论,乃谓名称现暂不必争执,但是否有组织此种会议之必要,付表决,多数通过。忽有第二十席王秀山起立,谓表决有疑义,此种重大事件,应投票表决,以省区为单位。发言甫毕,赵叔雍、马息深、沈元等九人,同时起立。赵叔雍以拳击棹,大声狂呼,秩序几至纷乱。”主席说明如认为表决有疑义,应有五省区以上代表附议,结果江苏、湖南、吉林等七省附议,只得宣布“前次起立表决应作无效,惟今日为时已迟,投票须待明日举行”29。

对于国民会议案全国商联会先前已在其临时大会上进行过讨论,江苏武进商会提交“请由全国商会联合会发起,邀集全国教育会、农会,发起农商教育联合会议,以定国是案”,认为“民国十年以来,政治上虽有南北之分,人民毫无畛域观念,然外邦不察其实,屡藉口我国不统一,为种种之欺凌,故统一问题,实为当务之急。此外裁兵问题,犹关重要,欲裁兵,更须废督。……兹事重大,非群策群力,集思广益不可。”讨论中有代表指出:“至国民大会,即须召集,亦当从有统系的团体着手”;另有代表强调“工人为社会上之重要分子,(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1468.html
文章来源:江汉论坛 Jianghan Tribune 2019年07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