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崑:巴别塔时代再临:新冠之后的世界秩序与全球化

更新时间:2020-05-24 20:43:15
作者: 张崑  

  

  

   说明:本文为讲座稿,故将幻灯片大纲在正文前列出,方便浏览整体结构。注释略。

  

   大纲目录(共20张幻灯片)

  

   §1. 国家利益抑或个人权利:世界秩序的基本要素

  

   1) 以国家为单位的世界秩序叙事

  

   2) 新冠爆发下,难以维持的世界秩序

  

   3) 国民不是隐形人

  

   §2. 以个人权利决定世界秩序:普世性全球化的挫折

  

   4) 个人权利如何影响世界秩序

  

   5) 以普世价值方式张扬个人权利的美式全球化

  

   6) 全球化遇挫:美式世界秩序遭遇中国模式

  

   §3. 分属两个不同进程的全球化与世界秩序

  

   7) 寻找新的全球化途径、构建新的世界秩序

  

   8) 现代民族国家与世界秩序架构

  

   9) 个人自由胜过国家利益

  

   §4. 契约疑难:从个别到一般的窄门

  

   10) 一般性:个人自由如何系于民族国家

  

   11) 契约:个别意志与一般意志

  

   12) 中间体:在极端一般性与极端个别性之间

  

   §5. 中间体:从个人权利中构建世界秩序

  

   13) 如何阐释自愿,语法作为中间体

  

   14) 一般性全球化的原则和特性

  

   15) 中间体方案:自由主义、保守主义和新自由主义

  

   §6. 全球化的转向与世界秩序的重构

  

   16) 新自由主义与中国在冷战后的结合

  

   17) 秩序是有成本的

  

   18) 巴别塔时代再临

  

   §7. 人们能否期待一个更好的世界秩序?

  

   19) 全球化的未来

  

   20) 结语

  

   §1.国家利益抑或个人权利:世界秩序的基本要素

  

   1) 以国家为单位的世界秩序叙事

  

   自从人们关注世界秩序以来,只要谈论它,总是以共同体为基本单元分析它们,在诸如民族、国家、宗教或社会等层面上谈论,向内或向外寻找兴衰原因,按战争划分大国崛起的年代。

  

   比如,1648年欧洲三十年战争后,法国崛起,1815年拿破仑滑铁卢战败,开启了英国世纪,一战结束了英帝国的辉煌,二战结束欧洲国家的全球争霸,改由美苏两个超级大国的意识形态之争,冷战使苏联崩溃,美国成为世界历史上唯一有能力控制全球的帝国,实现完全美国主导的全球化。

  

   很明显,这些看问题的方法,以国家为单位看待世界秩序。由于国家对内实施政治治理,对外以武力保护国民,结果,世界秩序就必须依靠各国之间的战争史来阐述。

  

   2) 新冠爆发下,难以维持的世界秩序

  

   如今,新冠疫情全球大爆发,关于全球化未来的讨论,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成了热门话题。

  

   显然,战争叙事难以阐释这个转折。法国总统宣称,我们处于战争状态。也有人说,我们正处于第三次世界大战中。这些说法,都引起了人们的热议。这说明,不用战争叙事,人们甚至找不到第二种方法,来理解全球化转折这种世界秩序的调整。

  

   3) 国民不是隐形人

  

   我们将力图改变迄今为止研究世界秩序的战争叙事模式。

  

   任何一个国家,都是由其国民组成的。相对于国民而言,国家不是天然存在的,而是一种“人与人相互结合的艺术”。一个个作为个体的人,在世界秩序中,并非总是隐形的。

  

   §2.以个人权利决定世界秩序:普世性全球化的挫折

  

   4) 个人权利如何影响世界秩序

  

   刚刚发生的英国脱欧,正是一个这样的例证。欧盟的前身,是1952年成立的欧洲煤钢共同体,是一个经贸合作组织。各国在保持自身不变、国家主权和公民权利完整无缺的前提下,自愿签署契约,享受经济合作的好处。这本是一种从下到上、相互结合的全球化努力。

  

   可是冷战结束后,当欧洲国家超越经济合作,建立政治合作组织的时候,它的契约属性却丢掉了。各个参与国不得不出让一部分主权,公民不得不委托出去更多的个人权利。权利经过委托得以集中,加入了从上到下的、普世性(universalité)的帝国梦想。

  

   英国脱欧派清楚地表明,以前,英国通过契约就能享受自由经济的好处,现在他们不过就是想回到以前,收回委托给欧盟的个人权利。英国的脱欧公投,正是公民收回自己的个人权利的表决,同时是个体权利衔接世界秩序的证据。

  

   当然,这也是对普世性的帝国梦想全球化的迎头痛击。

  

   5) 以普世价值方式张扬个人权利的美式全球化

  

   普世性,或普遍性,在我们这里是同一个词,只是翻译不同,意思是放之四海而皆准。问题是,有谁会真的把某物放之之四海去验证呢?这当然是一种帝国梦想。历史上无论罗马还是汉代的中国,都属于这种帝国,可以将自己定的规则推行到所知的文明边界。但由于视野所限,它们都只是地区大国,不是真正的全球帝国。

  

   冷战后的美国,真正具备了成为全球帝国的军事、经济和政治实力。从那时起,美国主张的市场经济规则,在超强军事实力的保护下,推动了近三十年来这一轮全球化。

  

   6) 全球化遇挫:美式世界秩序遭遇中国模式

  

   可是,在突如其来的全球新冠大流行中,大半个地球的经济社会生活被迫停滞,遭受二战以来最严重的损失。各国困惑于如何可能陷入这么一场找不到敌人的战争,惊魂未定之余,中国的战狼外交、口罩外交强势出击,宣传中国模式,试图领导全球,推行不同于美国的秩序。

  

   突然间,人们看到了两种不同秩序观冲突的后果,连美国企业在中国工厂生产的口罩,都不能受美国建立的秩序的保障,自由地出口到美国,这种事件给了全世界极大的震撼。现实中,原来并非只有一种普世性的全球化秩序。人们惊呼,全球化的时代结束了!

  

   §3.分属两个不同进程的全球化与世界秩序

  

   7) 寻找新的全球化途径、构建新的世界秩序

  

   那么,全球化时代真的结束了吗?

  

   “全球化”是一种同质化过程,或者说相似化过程,人类有史以来就不曾间断过。托克维尔曾经在基督教欧洲的整个历史中,观察到“身份平等”一个世纪接着一个世纪地向前推进,如同神意使然,事所必至。

  

   从这种角度看,全球化是单方向的进程,是不可能结束的。那么,如何理解全球化过程中的挫折,或者说失序呢?

  

   提出“身份平等”这个词的托克维尔,同样提出过一个不太为人注意的法则:

  

   在统治人类社会的法则中,有一条最明确清晰的法则:如果人们想保持其文明或希望变得文明的话,那么,他们必须提高并改善相互结合的艺术,而这种提高和改善的速度必须和提高身份平等的速度相同。

  

   一边是身份平等所催动同质化、相似化、也是全球化运动,平民不断追求提高身份而涌入公共空间,改变了社会结构,平民越来越深入地参与公共事务,带来新的社会冲突;另一边,人们需要不断发展相互结合的艺术,以应对新的社会冲突,保持秩序,让人们的社会生活不至于解体,让人类社会不至于在冲突中灭亡。

  

   因此,我们说,全球化不可能结束,但是,普世性的帝国理想为全球化提供的秩序,已经被破坏掉了,无法继续了。人们必须去寻找和构建一种新的世界秩序,去迎接全球化的挑战。

  

   8) 现代民族国家与世界秩序架构

  

   今天,人们分析世界格局、全球战略,绕不开1618-1648年的欧洲三十年战争。三十年战争之前,交战双方是按照教派结盟,新教联盟与天主教联盟界限分明,战争打乱了这一格局,世俗政治超越了宗教信仰,渐渐形成了现代民族国家的形态,以及相互不干涉内政等一系列原则。彼此信仰不同,不再一定是敌人。

  

   9) 个人自由胜过国家利益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144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