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詹石窗 褚国锋:改革开放四十年中国道学研究

更新时间:2020-05-24 07:56:46
作者: 詹石窗   褚国锋  
1995年)、汤一介主编的《道学精要》(1996年)等。影印之外,亦有多个点校或注译道学经典的丛书,如中华书局的“道教典籍选刊”“新编诸子集成·道家部”。

   明《道藏》之外,还有许多未被收录及新出的道教经书。本文以“藏外道书”(23)来统称此类经书。藏外道书包括古佚道经、未入藏的明清道书、敦煌道书、少数民族的道经及海外道书。目前已出版《藏外道书》(1992年-1994年)、《三洞拾遗》(2005年)、《东方道藏·民间道书合集(第一辑)》(2017年)等三大藏外道书合集。继《敦煌道藏》(1999年)之后,《敦煌道教文献合集》也将出版。《敦煌道教文献合集》将全面收集已公布的敦煌道教文献,以及吐鲁番写本、黑水城文书、唐末镇海军古写本等道教相关文献。编者计划为每种文书撰写题记,在图版影印等方面精益求精。

   此外,学术界对宫观山志、金石碑刻、考古资料、档案文献、艺文史志资料、其他宗教文献当中的道教资料等文献资料的收集与整理也取得了不同程度的进展。以宫观山志为例,《中国道观志丛刊》(全36册,2000年)、《中国道观志丛刊续编》(全28册,2004年)、《中国古代道教宫观文化史料文献集成》(全42册,2013年)、《中国古代道教宫观文化史料文献集成续编》(全35册,2015年)对历代宫观山志的收集整理较为全面。又如金石碑刻,继陈垣先生的《道家金石略》(1988年)之后,相继有张华鹏等编著的《武当山金石录》(1990年)、王忠信编的《楼观台道教碑石》(1995年)、郑振满等编纂的《福建宗教碑铭汇编·兴化府分册》(1995年)、陕西省耀县药王山博物馆等编的《北朝佛道造像碑精选》(1996年)、刘兆鹤等编的《重阳宫道教碑石》(1998年)、杨世华主编的《茅山道院历代碑铭录》(2000年)、郑振满等编纂的《福建宗教碑铭汇编·泉州府分册》(2003年)、赵世瑜编的《北京东岳庙与北京泰山信仰碑刻辑录》(2004年)、吴亚魁编的《江南道教碑记资料集》(2007年),王宗昱编的《金元全真教石刻新编》(2009年)、张泽珣著的《北魏关中道教造像记研究——附造像碑文录》(2009年)、赵卫东等主编的《山东道教碑刻集·青州、昌乐卷》(2010年)、孙勐等编著的《北京道教石刻》(2011年)、赵卫东等主编的《山东道教碑刻集·临朐卷》(2011)、胡彬彬等著的《长江中游道教造像记》(2011年)、萧霁虹主编的《云南道教碑刻辑录》(2013年)、黎志添等编著的《广州府道教庙宇碑刻集释》(2013年)、赵卫东等主编的《山东道教碑刻集·博山卷》(2013年)、董晓萍等合编的《北京内城寺庙碑刻志》(一、二卷,2011年;三卷2013年)、潘明权等编的《上海道教碑刻资料集》(2014年),樊光春等编的《山西道教碑刻·太原晋中卷》(2016年)、《山西道教碑刻·阳泉卷(第一卷平定县)》(2016年)、《山西道教碑刻·阳泉卷(第二卷城区、郊区)》(2016年)、《山西道教碑刻·长治卷(第一册沁源县沁县武乡县)》(2017年)等。

   此外,道经研究工具书、道教文献学和道经语言学等亦在资料整理过程中同步发展,有效促进了道学研究的深入。其中,道经研究是道教文献学的重要内容。詹石窗教授对此甚为关注,他在厦门大学和四川大学指导的博士研究生有多人从事专经研究。已完成的博士论文包括林俊雄的《张湛、卢重玄〈列子〉诠释研究》(2017年)、张欣的《〈黄帝四经〉管理哲学研究》、张丽娟的《〈关尹子〉及其注疏研究》(2014年)、曲丰的《〈抱朴子外篇〉思想建构研究》(2015年)、张永宏的《〈阴符经〉及其道教诠释的思想研究》、张维佳的《文昌善书思想研究》、屈燕飞的《历代道经征引〈周易参同契〉引文考论》、李冀的《〈太上感应篇〉及其注本研究》等。

   (四)道教与社会文化的交涉

   道教作为本土宗教,是中华文化的一个重要分支,在历史发展过程与中华文化的其他分支多有交涉,对中国社会文化有着深远影响。学术界对道教与中华文化之间的关系关注有加。侧重于介绍道教文化内涵的著作有陈耀庭等著的《道·仙·人——中国道教纵横》(1992年)、卿希泰和詹石窗主编的《道教文化新典》(1996年,1999年)、詹石窗著的《道教文化十五讲》(2003年,2012年)、孙亦平著的《道教文化》(2009年,2014年)、谢路军著的《中国道教文化》(2008年)等。从道教与中国文化互动关系视角分析的著作有葛兆光著的《道教与中国文化》(1987年)、卿希泰主编的《道教与中国传统文化》(1990年)、刘仲宇的《中国道教文化透视》(1990年)等。自专题研究而言,道教与政治、道教与社会、道教与少数民族、道教与经济、道教与古代科技、道教与文学、道教与艺术、道教与跨宗教对话等领域皆有数量不一的研究成果。此处着重介绍道教科技和道教文学等方面的情况。

   1.道教与古代科学技术研究

   道教与中国古代科学技术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早在20世纪上半叶,中外学人便对道教与科技的关系展开探讨。早期研究甚至对道教形象的变化产生过一定影响。(24)1978年后,这一领域出现众多研究成果。王明先生非常关注道教与科技之间的联系,曾撰文《中国道家到道教的演变和若干科学技术的关系》(1979年)。陈国符先生研究道教外丹术,著有《道藏源流续考》(1983年)、《中国外丹黄白法考》(1997年)。卿希泰先生亦强调道教对古代科技的作用,曾撰文《试论道教对传统科技的贡献》(1999年)。在前辈学者的带领下,道教与科技的研究发展迅速。此处分专题予以介绍。

   通论类,金正耀著的《道教与科学》(1991年)、祝亚平著的《道家文化与科学》(1995年)、詹石窗著的《道教科技与文化养生》(2004年)、盖建民著的《道教科学思想发凡》(2005年)、贺圣迪著的《古树新枝:道教与中国科技文明》(2007年)、谢清果著的《道家科技思想范畴引论》(2013年)等。

   史料类,蒋朝君著的《道教科技思想史料举要——以〈道藏〉为中心的考察》(2012年)。《淮南子》当中蕴含着丰富的古代科技史料,颇受学界重视,已有陈广忠著的《淮南子科技思想》(2000年、2017年)、陶磊著的《〈淮南子·天文〉研究——从数术史的角度》(2003年)、张中平著的《〈淮南子〉气象观的现代解读》(2014年)等书。

   通史类,姜生等主编的《中国道教科学技术史·汉魏两晋卷》(2002年)、《中国道教科学技术史·南北朝隋唐五代卷》(2010年)、《中国道教科学技术史·宋元明清卷》(将出)。另有刘芳著的《道教与唐代科技》(2016年)等断代研究。

   道教外丹术研究,以道教与化学的研究为主,并逐渐扩展到炼丹术与中外文化交流等领域。赵匡华是成果较为突出的前辈学者,主编的《中国古代化学史研究》(1985年)收录多篇研究外丹术的论文,独著的《中国炼丹术》(1989年),撰写的《中国科学技术史·化学卷》(1998年)中的炼丹术部分。张觉人著的《中国炼丹术与丹药》(1981年,1996年,2009年)、孟乃昌著的《道教与中国炼丹术》(1993年)、容志毅著的《中国炼丹术考略》(1998年)、金正耀著的《道教与炼丹术论》(2001年)、容志毅著的《道藏炼丹要辑研究·南北朝卷》(2006年)、韩吉绍著的《知识断裂与技术转移——炼丹术对古代科技的影响》(2009年)、韩吉绍著的《道教炼丹术与中外文化交流》(2015年)等。

   道教医学,盖建民著的《道教医学》(2001年)、盖建民等著的《道教医学精义》(2014年)、何振中著的《内丹医学思想研究》(2014年)、张其成主编的《〈道藏〉医方研究》(2016年)。韩国学者崔仙任是盖建民教授指导的博士,著有《〈东医宝鉴〉道教医学思想研究》(2014年)。博士论文有颜文强《生命内景与〈道藏〉精选药方研究》(2015年)等。

   道教农学,袁名泽著有《道教农学思想发凡》(2012年)以及《道教农学思想史纲》(2016年)。道教与古代天文历法,博士论文有孙伟杰《道教天学思想研究》(2016年)。道教地理,博士论文有何海燕《唐代道教地理研究》(2000年)、李海林《〈道藏〉地理史料及思想研究——基于数据库SQL技术和地理信息系统(GIS)技术》(2013年)、孟昭峰《三至九世纪道教洞天福地文化地理研究》(2013年)等。道教与古代数学,博士论文有杨子路《道教与中国传统数学关系研究》(2013年)。道教与心理学,有张钦著的《道教炼养心理学导论》(1999年)、吕锡琛著的《道学健心智慧:道学与西方心理治疗学的互动研究》(2008年)等书。

   由上文可知,道教科技是一个富有活力的研究领域。它起先集中于化学和医学,逐渐扩展到农学、天文学、地理学、数学等学科,兼及中外文化交流等议题,有力地揭示了道教与中国古代科学技术之间的紧密联系。道教科技不单有文化意义,亦有着重要现实价值。从对当代社会的影响而言,道教医学非常值得重视。2015年,屠呦呦因发现青蒿素而获得诺贝尔医学奖。这一事件促使国人重新认识和发掘道教医学宝库。(25)道教与现代科学技术之间的对话也是一个有待探索的课题。

   2.道教与文学研究

   道教与文学有着密切关系,形成了“道教文学”分支学科。古存云教授曾为《中国大百科全书·宗教》(1988年)撰写的“道教文学”,介绍了道教文学的内涵、外延与主要形式。

   詹石窗教授是改革开放以来较早从事道教文学研究的学者之一。关于道教文学,詹石窗教授有着较多界说。他认为,“道教文学是以道教活动为题材的”,研究范围还包括受道教思想影响的作品、以老庄道家思想为宗旨的作品。(26)经过若干年探索,他对道教文学的概念有所发展,认为道教文学是“一种寄托着先民生命渴望并且通过文学形象表征的特殊社会学”,“以符号想象的方式进行着社会的道德教化”,能够释放精神自由想象,可以探索生命奥秘。(27)他著有《道教文学史》(1992年)、《道教与戏剧》(1997年,2004年)、《南宋金元道教文学研究》(2001年),合编资料选辑《仙话文学》(1989年)、《历代游仙诗文赏析》(1989年),个案研究有《詹石窗正说西游:西游记解密》(2012年),现有《中国道教文学通史》待出版。四十年间,还有大量研究道教文学的成果。此处分文学史和文学体裁予以介绍。

   综论类,伍伟民等著的《道教文学三十谈》(1993年)、杨光文等著的《青词碧萧:道教文学艺术》(1994)、李生龙著的《道家及其对文学的影响》(2005年)、吴光正等主编《想象力的世界:二十世纪“道教与古代文学”论丛》(2006年)、张成权著的《道家、道教与中国文学》(2010年)、申喜萍等编著的《玄风道韵:道教与文学》(2012年)等、孙昌武著的《道教文学十讲》(2014年)。

道教文学史类,葛兆光著的《想象力的世界:道教与唐代文学》(1990年)、张松辉著的《汉魏六朝道教与文学》(1996年)、张松辉著的《唐宋道家道教与文学》(1998年)、杨建波著的《道教文学史论稿》(2001年)、张松辉著的《元明清道教与文学》(2001年)、孙昌武著的《道教与唐代文学》(2001年,2017年)、张松辉著的《先秦两汉道家与文学》(2004年)、赵益著的《六朝南方神仙道教与文学》(2006)、蒋振华著的《汉魏六朝道教文学思想研究》(2006年)、左洪涛著的《金元时期道教文学研究》(2008年)、姚圣良著的《先秦两汉神仙思想与文学》(2009年)、蒋振华著的《唐宋道教文学思想史》(2009年)、陈斯怀著的《道家与汉代士人思想、心态及文学》(2010年)、苟波著的《道教与明清文学》(2010年)、雷文学著的《老庄与中国现代文学》(2015年)等。(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1435.html
文章来源:《孔学堂》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