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彭立勋:朱光潜与中国现代审美学学科建设

更新时间:2020-05-21 22:12:08
作者: 彭立勋  

   原发信息:《中国文学批评》(京)2019年第20191期

   内容提要:朱光潜是中国现代审美学学科创建人和奠基者。他在长达半个多世纪的美学研究中,率先引入西方近代美学方法,构建了以审美经验为核心的美学研究模式;通过中西融合互补,建立了中国现代第一个较完整的美感心理学说;学习运用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理论和实践观点,对美感经验和审美活动作出新的分析和解释。从学科建设角度审视其学术贡献和尚存问题,对中国特色现代审美学理论和话语体系建设具有重要参考作用。

   关 键 词:审美学/审美经验/美感心理学/马克思主义理论/学科建设

   从20世纪30年代到80年代,在长达半个多世纪的美学研究中,朱光潜的学术思想经历了巨大的变化,他的具体美学观点也不断演变。但是,他的美学研究始终坚持从审美实际活动出发,以审美经验作为美学研究的核心,这一学术特点一直没有改变。这使他成为中国现代审美学的学科创建人。从学科建设角度认真分析朱光潜对中国现代审美学发展的贡献和局限,辨析其得失,对于全面认识朱光潜美学思想,对于研究中国现代审美学的学科发展历程,从而获得推进中国特色现代审美学理论和话语体系建设的启示,都是具有重要意义的。

  

   一、构建以审美经验为核心的美学研究模式

   朱光潜先生是中国现代审美学的学科奠基者。他构建了中国现代第一个审美心理学的理论体系。和早期传统西方美学注重美的本质探讨大相迥异,朱光潜的美学研究注重的是审美经验。他的美学研究是从分析美感经验开始的。《文艺心理学》一开始便说,美学的首要问题是“在美感经验中我们的心理活动是什么样”的,而“什么样的事物才能算是美”的问题则在其次。“这第二个问题也并非不重要,不过要解决它,必须先解决第一个问题;因为事物能引起美感经验才能算是美,我们必先知道怎样的经验是美感的,然后才能决定怎样的事物所引起的经验是美感的。”所以,“美学的最大任务就在分析这种美感经验。”①这里讲的“美感”,即西文中的aesthetic,后来,作者改译为“审美”(见《朱光潜美学文集》第1卷补注)。美感研究不仅是朱光潜美学思想的出发点,而且成为贯穿他一生美学研究的核心问题。他认为,美感问题牵涉到美学领域里所有的基本问题,“应该是美学研究的中心对象”。②可以说,朱光潜对于艺术和美的研究都是以美感研究为基础的,也都是从美感出发的。这形成了朱光潜美学思想的一个突出特色。

   朱光潜一再强调美感经验是美学研究的中心对象和出发点,这首先是由于他开始从事美学研究就深受西方近代美学的影响。正如他在文章中所说,近代美学是从近代哲学分支出来的,从休谟、康德一直到克罗齐,近代哲学都是偏重知识论(即认识论),中心问题是心如何知物,因此注意到以心知物时的心理活动。哲学家将知的活动分为直觉的和名理的两种,研究名理的部分属于知识论,研究直觉的部分属于美学。“美学在西文为aesthetic。这个名词译为‘美学’还不如译为‘直觉学’较为准确,因为美字在中文是指事物的一种特质,aesthetic字在西文中是指心知物的一种特殊活动。”所以,近代美学的最大功用不在于分析事物何以为美,而在于分析人的美感经验。“近代美学所侧重的问题是,在美感经验中我们的心理活动如何?至于‘事物如何才能算是美’一个问题还在其次……所以关于美感经验的问题是较为基本的。”③朱光潜美学思想的最初来源是克罗齐,克罗齐是黑格尔的门徒,他的美学仍是继承由康德传下来的一个系统。这就使朱光潜的美学研究一开始就直接接受了近代美学侧重美感经验研究的传统。

   朱光潜将美学研究对象集中在美感经验上,和他个人的学术经历也密切相关。他说:“我可以说是从心理学走向美学的,读的美学书大半同时涉及心理学。”④他在欧洲留学时对心理学很感兴趣,早在撰写《文艺心理学》之前,他就写了《变态心理学派别》和《变态心理学》。在爱丁堡大学时,他选修了一年心理学,并在心理学研究班宣读过一篇《论悲剧的快感》论文,颇受心理学导师嘉许。后来以此为基础深入研究,在斯特拉斯堡大学心理学教授夏尔·布朗达尔指导下,完成了博士论文《悲剧心理学》。这部著作是朱光潜美学思想的起点,也是后来《文艺心理学》的萌芽。它从研究悲剧的快感入手,全面探讨了悲剧美感经验的特点和形成原因,并将其与整个审美经验的特质相联系,实在是一部研究审美经验的专著。他后来以美感经验研究为中心写出《文艺心理学》,和他最初选择的学术道路一脉相承。

   在《文艺心理学》中,朱光潜构建了以审美经验为中心来研究美学的新模式,初步形成了中国现代审美学的学科理论框架。该书以美感经验的研究为起点,并将其从始至终贯穿全书的各个研究方面。这与许多美学著作以美的本质问题作为研究起点和中心是大不相同的。作者说:“美学是从哲学分支出来的,以往的美学家大半心中先存有一种哲学系统,以它为根据,演绎出一些美学原理来。本书所采用的是另一种方法。它丢开一切哲学的成见,把文艺的创造和欣赏当作心理的事实去研究,从事实中归纳得一些可适用于文艺批评的原理。它的对象是文艺的创造和欣赏,它的观点大致是心理学的。”⑤这里所说不是从哲学成见出发,而是从创造和欣赏的审美实际出发,不是以美的哲学的推演为对象,而是以创造和欣赏的审美经验为对象,不是哲学的演绎方法,而是心理学的归纳方法等,就是对以审美经验为中心的审美学研究模式和方法的概括。实际上也就是指明了审美学的特定研究对象和方法。

   《文艺心理学》共有十七章,其中直接探讨和研究美感经验的占了十章,充分显示出美感研究的核心地位。作者首先运用克罗齐直觉说和近代心理美学学说分析美感经验,然后再加以辨析、订正、补充,从不同方面对美感经验的性质、特点、心理结构、生理基础、形成机制等做了多方面分析,又进一步论述阳刚与阴柔、悲剧与喜剧不同美感形态的特点和心理构成,从而形成为中国现代美学史上第一个完整、系统的美感心理学说。这套学说虽然没有完全克服西方近代美感论的主观性和片面性,但它仍然是我们进一步探讨审美心理奥秘的最重要的思想资源之一。

   在《文艺心理学》中,作者对美的本质问题没有回避,但也不是从既定哲学观点进行演绎和推论,而是仍然从审美实践出发,以美感经验作为基础,去回答“什么叫做美”的问题。历来关于美的本质的见解,存在着美在于心还是美在于物的根本分歧,作者认为这两种说法都很难成立,因为他们都不符合美感经验的实际。人们对于事物美的感受总是存在分歧,说明它带有主观性;但多数人对美的审别又带有一致性,说明它仍有几分客观性。所以,“美不仅在物,亦不仅在心,它在心与物的关系上面;……它是心借物的形象来表现情趣。”这种对美的本质的理解,和作者对美感经验的解释如出一辙。因为美感经验就是“见出意象恰好表现情趣”,是情趣的意象化或意象的情趣化,“美就是情趣意象化或意象情趣化时心中所觉到的‘恰好’的快感。”⑥这显然是从审美经验出发,用美感经验来诠释美的本质,而不是从既定哲学观念出发演绎出美的本质,更不是从抽象概念出发去拼凑各种美的本质的定义。

   美感经验发生在文艺创造和欣赏之中,对于美感经验的研究和文艺问题研究是密不可分的。《文艺心理学》从美感经验出发,以美感经验为基础研究文艺问题,对艺术的起源、艺术的创造、文艺与道德的关系等重要文艺问题都有专章进行论述。因为出发点和角度不同,所以,结合美感经验探讨文艺问题,和一般的艺术理论研究还是存在区别的。例如对于文艺和道德的关系问题,历来有文艺与道德无关和文艺必含道德两种学说。作者从分析美感经验与艺术活动的联系和区别来辨析两种学说。认为一方面艺术活动作为美感经验,应不涉及功利和道德;另一方面艺术活动又不完全限于和等同于美感经验,“美感经验只是艺术活动全体中的一小部分”,⑦而且,在人的整个心理活动中,美感的和科学的、伦理的活动是不能分割开来的。所以在美感经验之外,艺术仍然是与道德密切相关的。显而易见,作者的方法是通过艺术和美感经验的关系来阐述艺术与道德的关系,而不是脱离审美经验孤立研究艺术。

   综上所述,《文艺心理学》是以审美经验为研究中心对象的,它不是从抽象概念出发探讨美的本质,也不是孤立地研究文艺问题,而是以审美经验为核心,将美、审美、艺术三者融为一体来进行研究,使审美哲学、审美心理学、审美艺术学互相贯通。这种研究模式和方法就是审美学的研究模式和方法。所以,《文艺心理学》成为中国现代审美学学科建设的开山之作。

  

   二、建立中西融合互补的美感心理学说

   朱光潜在《文艺心理学》中分析和解释美感经验,构建审美心理学说,走的是中西结合融通之路,用他的话说,就是“移西方美学之花接中国传统之木”。从接受西方美学的影响来说,对朱光潜研究美感经验产生最大影响的,一个是从康德到克罗齐一脉相承的近代哲学美学;另一个是以心理距离说和移情说等为代表的近代心理学美学。前者为他的研究提供了哲学基础,后者是他研究的心理学根据,两者互相补充。其中克罗齐的美学思想对其美感经验研究产生了直接影响。朱光潜自述,克罗齐的《美学原理》是他的美学思想的最初来源。《文艺心理学》对美感经验的分析,便是从克罗齐的直觉说开始的。直觉说是克罗齐主观唯心论哲学和美学的基石。《美学原理》一开始便说;“知识有两种形式:不是直觉的,就是逻辑的。”⑧前者产生的是意象,后者产生的是概念。直觉是知觉以下的最低级的认识活动,是脱离理智作用而独立自主的。接着就指出,直觉的(即表现的)知识和审美的(即艺术的)事实是统一的,美学就是直觉(或表现的知识)的科学。朱光潜便是以此为理论基础,提出了“美感经验是形象的直觉”定义,并加以解释说:“在美感经验中,心所以接物者只是直觉而不是知觉和概念;物所以呈现于心者是它的形象本身,而不是与它有关系的事项,如实质、成因、效用、价值等等意义。”⑨这可以说是美感经验最基本的性质。由此展开,便形成美感经验的两个显著特征,一是意象的孤立绝缘,二是物我两忘。以上就是《文艺心理学》构建美感心理学说的基本支柱。

   克罗齐对美感经验的解释是建立在哲学概念上的,缺少心理分析和根据。为了弥补不足,更深入揭示美感心理特点,朱光潜吸收了近代心理学美学中代表性观点心理距离说和移情作用说,并结合审美欣赏和文艺创造的经验加以发挥。心理距离说重在说明美感经验如何创造一个孤立绝缘的意象,移情说重在说明美感经验如何实现物我两忘和物我交融。这两种心理活动结合起来,就达到了聚精会神地观赏一个孤立绝缘的意象,使我的情趣和物的意象融为一体,这也就是形象的直觉。单就吸收心理距离和移情作用两说来看,这里似无新意,但是,作者不仅结合大量实例对其作了发挥和引申,而且将其融入形象的直觉说之中形成为一个有机整体,这还是有一定新意的。

   朱光潜大致采取了克罗齐的直觉说,但他也发现了直觉说的一些不足和矛盾,并且能够从审美欣赏和文艺创造的实际出发,提出了和克罗齐不同的见解。这可以说是《文艺心理学》中最有创造性的部分。其中,最有价值的是两个方面。一个是关于美感与联想的关系问题。克罗齐肯定审美和艺术只是直觉,否认和知觉、联想有关。朱光潜认为这不符合审美和艺术实际,承认审美和艺术与知觉、联想仍有相当的关系。他认为,无论是创造或是欣赏,知觉和想象都必须活动,而知觉和想象都以联想为基础。创作和欣赏中的移情作用也是一种类似联想。欣赏不能不借助于联想,因为它不能不借助于了解。“所以联想有助美感,与美感为形象的直觉两说并不冲突。”美感经验中意象的产生不能不借助于联想。“联想虽不能与美感经验同时并存,但可以来在美感经验之前,使美感经验愈加充实。”⑩

另一个是关于文艺和道德的关系问题。(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141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