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彭勇:从“边区”到“政区”:明代湖广行都司的制度运行与社会秩序

更新时间:2020-05-20 09:20:00
作者: 彭勇  
故湖广行都司管理体制既沿袭了都司卫所的基本特征, 在实际运行时又呈现出新的特征。

   第一, 湖广行都司与“郧阳抚治”同时设立, 并统之于抚治, 体现了明代地方治理鲜明的时代特色。洪武九年 (1376) , 明太祖下令废除行中书省, 在地方分设承宣布政使司、都指挥使司和提刑按察使司, 三司并行, 互不统属, 权力一统于中央和皇帝。“三司”并立的缺陷很快显示出来, 于是中央开始并陆续派出巡抚、总督以弥补。如湖广巡抚始置于宣德五年 (1431) , 辖湖广全境, 后虽时有罢置, 但在绝大部分时间里, 湖广巡抚是地方实际最高长官。湖广行都司设立之前, 除湖广巡抚外, 为应对荆襄流民问题, 成化元年 (1465) 先设荆襄抚治, 后改襄荆地归河南巡抚管理, 再于成化十二年与行都司同时设立郧阳抚治。22抚治即巡抚, “台以中丞开府为文武总宪”。23湖广行都司作为郧阳抚治辖区的一部分而存在, 行都司只是辖区内专管其下卫所事务的管理机构, 它与同时列入郧阳抚治的河南、陕西和湖广的部分州县一道, 由郧阳抚治来统一管理。

   为安置大量的荆襄流民、稳定地方社会秩序, 中央决定“编附州县, 开设郧阳府县、湖广行都司及郧阳卫”, 同时拆分重建了湖广、河南和陕西的部分原属府州县, 新置了竹溪县、郧西县、南召县、柏桐县、淅川县、白河县、山阳县、商南县、升商县为州。24此后又陆续改置归并, 郧阳抚治的辖区包括了湖广的郧阳府、襄阳府、荆州府和安陆府, 河南的南阳府, 陕西的汉中府、西安府, 四川的夔州府, 以及治在郧阳的湖广行都司及其卫所等。巡抚辖区与都司卫所辖区一样, 都不是与布政司府州县完全对应的“政区”, 甚至并没有清晰的四至与边界, 主要是“事权”, 因事而设, 非历史地理学上典型的“政区”。25

   值得注意的是, 郧阳抚治曾被短暂撤罢。万历九年 (1581) , 当时吏部官员认为郧阳抚治完成了历史使命, 湖广行都司同时被撤, 抚治内的府州县事权改归原布政司管理, 行都司卫所的管辖权改归湖广都司。而撤罢之后留下的是难以有效管理的乱局, 这又迫使郧阳抚治和行都司建置很快恢复。从某种程度上讲, 湖广行都司是为了配合或保障郧阳抚治的运行而设立的。这与明初省级都司的设立背景是不太一样的。

   第二, 都司卫所制与营兵制并行。都司卫所制与营兵制本是两种不同的军事组织运行和管理方式, 二者之间存在着并行与交错的密切关系。26成化年间, 鉴于卫所历经百年变化, 世袭官军或数量不足, 或职责不明, 明廷采取了从世袭武官中以军政考选的方式, 明确武官的责任, 以营兵制编制, 各司其职, 定期考核。这在其他都司卫所是经过长期的变化才形成的, 但在湖广行都司设立时已明确了兵源以卫所为主, 戍守则以营兵制编组。在《郧台志·官属·武职》中, 湖广行都司的官员均为军政考选出的武官, 27虽然他们还都是世袭的身份, 但武官考选有定额, 其下设都指挥掌印、佥书 (管屯、巡捕) , 中军守备官, 郧襄守备、荆瞿守备、南阳守备和汉中守备等。其下辖郧阳卫等诸卫所, 则直接记其指挥、镇抚、千户、百户等世袭武官。28这表明, 湖广行都司武官体制一改此前的弊端, 适应新的防御形势。

   郧阳抚治下的防御体系也因此发生明显的变化, 郧治之下, 以都司所属卫所的武装力量虽然仍是地方防御的中坚, 湖广行都司、河南都司和陕西都司等三都司中均有卫所听其差调, 而抚治之下各府的民兵、机兵、义勇和弓兵均有定额, 分配有相应的任务。29因此, 湖广行都司出现在明代中期之后的特殊性, 即地方都、布、按三司职能交叉运行, 郧阳“抚治”的特殊管理模式, 有权兼地方三司的巡抚, 有跨四省和行都司的郧阳抚治。湖广行都司在实际运行时, 既要与都察院都御史抚治官和钦差提督太和山内官等中央派驻官员打交道, 也有分守道、分巡道和兵备道等省级监察官员参与相关事务。这种复杂性, 虽然在明朝国家制度运行中都有存在的依据, 但它不仅为其他都司卫所前期所不具备, 即便在明代中后期的其他都司卫所中也是不多见的。

   湖广行都司的设置, 改变了原来的卫所管辖权, 设置新的行都司 (后因特殊需要再拆分为兴都留守司) 。设置新的都司, 毕竟不同于新设一个新的卫或者所, 它需要较大范围之内的综合协调, 湖广行都司的设置, 直接涉及三个都司、布政使的十多个卫所, 是明代中期以后最大规模的卫所管辖权调整。它主要是上级管理和指挥权的变化, 实际屯住地并没有发生。所谓:“国初授屯, 去卫多致数百里, 久益淆乱, 不可穷核……督属卫所, 去镇远者, 起于国初, 甚弊尤甚。”30只有郧阳卫新设, “郧军左、右二所, 皆从流逋充发至”, 31情况与之不同。

  

   三、湖广行都司建置的多次变化

  

   在明朝建国百年之后, 除都司卫所的管理体制发生明显变化之外, 原来的基本属性有的也发生了明显变化, 比如屯田、户口信息的相对公开, 已为总督、巡抚, 甚至科道官所掌握, 世袭军人数量和质量的变化, 使得军事防御的结构组织、人员组成、经费来源等都发生了较大的变化。

   然而, 既然是都司卫所制度, 那么湖广行都司在它的实际运行中, 始终有一些不变的基本属性要坚守。都司卫所系统是相对独立的管辖系统, 有自己所辖的地区 (屯田等) 、户口 (卫籍, 含军户和代管民户) 和相对独立的管理体系 (司法、行政、财务等) 。首先, 卫所屯田的性质和管理组织没有实质变化。湖广行都司是为了改变原来卫所的归属而设置的, 虽然分布相对集中于鄂西北地区, 实际却散处在四省的府州县之间 (系历史地理学者所谓的典型的“非实土卫所”) 。因为卫所的屯地本来就比较分散, 不可能形成相对集中、封闭的“政区”, 此时此地都司卫所屯地的分散性要比明初卫所辖地更强。但有一点不变的是, 卫所屯地的官田属性并没有发生改变。其次, 卫所官军舍余的世袭军籍, 以及卫籍的管理方法没有变化。正是由于这些不变的属性, 在湖广行都司长期运行中, 因为遇到的诸多变化因素, 当“变”与“不变”发生冲突时, 调适之中“不变”的成分得以坚守, 它在某种程度上也说明都司卫所管理体制在荆襄社会的不可替代性。

   (一) 兴都留守司的建立与湖广行都司的被拆分

   嘉靖登极, 经过长达18年的“大礼议”之后, 他的父亲兴献王最终被尊为“睿宗献皇帝”, 神主入太庙, 升原陵为显陵。嘉靖十八年 (1539) , 世宗下令改湖广行都司属荆州左卫为显陵卫、安陆卫为承天卫, 到二十一年 (1542) , 又将湖广行都司的德安千户所和湖广都司下的沔阳卫划拨, 组建了兴都留守司。并将原郧阳抚治下的陆安府改为承天府。

   兴都留守司是依托湖广行都司、湖广都司的卫所设立的, 其3卫1所中有2卫1所来自行都司。据《明世宗实录》记载, “改荆州左卫为显陵卫, 移置其官军之护守陵寝。仍照凤阳例建留守司, 命之曰‘兴都留守司’。序次中都, 设正、副留守各一员, 佥书指挥一员, 经历、都事、断事、司狱各一员。统辖显陵、承天二卫”。32这表明:第一, 兴都留守司属于省级卫所系统, 官、军世袭承担差役, 其承担守陵与仪卫的职责, 规制可遵循孝陵卫。第二, 凤阳中都留守司的职责所系及运行, 给兴都留守司的建置提供了参照。第三, 时代变迁, 兴都留守司的设立已不像中都留守司那样有充裕的兵源, 实际上中都留守司也大量参与了留守司外的其他事务, 如长期参加京操、漕运等事务, 并非仅仅拱卫中都而已, 这表明政治地位与现实的需要有一定的差距。

   (二) 湖广行都司的裁撤与争议中的复设

   万历九年郧阳抚治被罢, 湖广行都司同时被裁除。据《明神宗实录》记载:“吏部题称, 抚治郧阳都御史添设百余年来, 更置州县, 安集大定, 且三省各有巡抚, 而郧阳所属, 有参政副使四员, 使能协谋夹持, 必不误事, 抚治都御史拟当裁革。”33万历九年, 正值张居正当国之期, 吏部尚书为山西人王国光, 对这次裁革的因果, 王国光在《司铨奏草》中有简要的交待。当时山东巡抚缺员, 时任郧阳巡抚的杨俊民调任:“奉圣旨, 杨俊民升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巡抚山东等处地方, 督理营田兼管河道提督军务, 写敕与他。这郧阳并顺天巡抚官, 设自何年, 即应否裁革, 还查议来说。”圣旨特别提到了郧阳、顺天二巡抚存在的必要性问题。吏部遂奉圣旨“调查”, 结论便是上面《明神宗实录》所记。万历九年四月二十六日, 圣旨再下:“巡抚原非额设之官, 先朝偶因地方有事, 特遣大臣经事, 事宁回京, 后乃相沿, 遂为定员, 实非旧制, 这顺天、郧阳巡抚官, 既查议明白, 都着载革。其听用武职、军伴及徭编、人役、公费等项, 都尽数裁省免编, 毋得牵制量留, 复滋冗滥。”34如此说来, 巡抚官原非额设, 因事而设, 既然郧阳安集大定, 又有鄂、豫、陕三省官员协调防御, 这里治安可保无虞, 为节省开支, 力主革减冗官滥费, 郧阳和顺天巡抚因此被裁。这与万历时期张居正的吏制改革有一定的关系。

   郧阳抚治裁革后, 其所辖区分属原楚、豫、陕三省巡抚。湖广行都司也深受影响, 当年六月, 时任湖广行都司佥书的解节调任兴都留守司, “掌兴都留守司军政”。35九月, 吏部对郧阳巡抚治内的军事防御提出了善后事宜, “郧阳抚治既革, 行都司经历、断事等官, 及郧、均二驿, 地僻差简, 俱宜省革。止添设参将一员, 及下荆南道参政兼宪职, 改驻郧阳, 以便弹压”。36这样, 湖广行都司地区的卫所仍在, 但省级日常管理机构已被裁撤。然而, 郧阳的实际情况却并非中央官员想象的那样, 郧阳的地方事务处理, 不是“安集大定”之后就可以安稳运行的。由于明朝疆域和事务管理的特殊性, 卫所体系与行政体系并行而不可替代, 此次裁撤导致原郧阳抚治内管理体系之间, 尤其是湖广行都司内卫所事务的处置面临重重困难。这一时期也是郧阳地区管理权和军民关系出现重大波折的时期。甚至还引发了“丁亥之变” (郧阳兵变) , 足见因为废除抚治和行都司之后暴露出矛盾的尖锐, 以及军、民系统之间的矛盾。

   实际上, 郧阳抚治在被废除后不久便恢复了其设置。督抚在明代并非地方的常设机构, 因时因事而设, 是明代这一制度的基本特点。不过, 从另一角度看问题, 郧阳抚治旋废旋置, 也说明地方治理已离不开巡抚职官的统管。万历十一年 (1583) 正月郧阳抚治恢复后, 湖广行都司并没有同步恢复, 原所辖卫所的管理问题没有得以解决, 代之而设的参将在管理军政事务时显然无法与都司卫管理体制相衔接。郧阳抚治复置的同时, 顺天府尹张国彦为右副都御史、抚治郧阳, 他上任后就议复行都司, 但没有被批准。此后的三年间, 郧阳抚治如走马灯一样, 换了毛纲、方弘静、李材三人, 直到万历丁亥年 (十五年, 1587) 李材任上爆发了丁亥之变。37

也正是因为郧阳爆发的这场激烈的军民冲突, 湖广行都司才最终得以恢复。而据万历《郧台志》记载:“万历九年罢镇, 并裁行都司, 置参将镇其地。参将客官仅以事权弹压, 而官军袭替、钱谷收支, 仍归湖广, 往复二千余里, 卫所多苦之, 且独任专城, 指顾惟意。十一年, 都御史张公国彦条上议复, 不果。已, 参将米万春稍短长其间, 遂成丁亥之变。丁亥之明岁, 都御史裴公应章抚定诸军, 疏革参将, 复行都司如故, 置中军, 标下兵三百名, 请以管操都指挥带管中军事务。”38“丁亥之变”发生的原因, 据时任郧阳抚治的都察院右佥都御史李材称:“顷因郧阳府县两学生员惑于风水, 欲将分守参将驻扎旧设行都司公署议改学宫, 一时军众思系本管衙门,(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1377.html
文章来源:求是学刊 Seeking Truth 2018年0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