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杨泽军:特朗普政府的极限“台湾牌”:表现、意图与影响

更新时间:2020-05-19 15:48:21
作者: 杨泽军  

   1979年中美建交以来, 两国关系发展虽几经波折,但总体向好。至奥巴马政府任内,中美两国在通力解决全球各领域安全威胁、合作应对金融危机和携手解决气候变暖问题等全球经济和政治问题中开展了有力合作。不过,由于中美间同时存在着合作与竞争的双重关系, 特别是特朗普政府执政以来,两国竞争面上升,对抗加剧,而在一些具体问题上时常产生龃龉。

   台湾问题一直是中美关系中一个典型的敏感问题。从建交 40余年的发展历程来看,中美签署的、强调一个中国原则是两国关系健康发展政治基础的“三个联合公报”构成了中美关系的压舱石,而美国对台湾问题的政策也往往被看作是两国关系的晴雨表。

   近些年来,面对中国的崛起,美国对华焦虑感大幅上升,视中国为其最主要的战略竞争对手,臆测中国的发展强大将会打破现有国际秩序,严重挑战美国的领导权威,与其争抢亚太甚至全球主导权,威胁其世界霸主地位并取而代之。为此,特朗普政府上台以来,已不满足于一般性地利用台湾问题,而是极限打“台湾牌”,不惜一再触碰一个中国的底线,损害中美关系的政治基础,甚至在此次全球暴发新冠肺炎疫情中,也毫不放松。美国如此做法,目的非常明确,即:遏制中国,确保美超霸地位;加大压力, 逼迫中国在经贸、朝核等重大问题上让步。只是,美国极限打“台湾牌”不但难以如愿,相反会产生巨大反噬力,“害台损美”,美打“台湾牌”力道越大,台湾方面受害越深,陷入险境,美国的自身利益也将受到重大冲击。

  

   美极限打“台湾牌”强度越大台湾受害越深

   表面看,美极限打“台湾牌”力道越大,对台湾当局的扶植力度越强,积极充当“台独”势力的坚强后盾,似乎给台湾挑战两岸关系底线提供了安全保障。实则不然,此举不仅无助于民进党当局,相反可能将岛内民众置之于风口浪尖。可以说,美极限打“台湾牌”力道越大,台湾民众的利益受害愈深。

   1.美不会为极限打“台湾牌”承担不利后果

   美极限打“台湾牌”,重在利用“台独”势力而非支持台湾,意在最大限度地利用台湾问题牵制中国,阻挠大陆崛起。美在意与重视的是自身而非台湾利益,一如特朗普所提“美国优先”的口号,不惜搅动世界,必要的时候好友盟邦的利益也要牺牲,更不用说台湾的尴尬地位。美极限打“台湾牌”,违背中美“三个联合公报”的精神,其所带来的严重后果将主要由岛内民众承担。对此,美国不会在乎,更不会对其负责,这也是民进党当局强迫台湾人民将要面对的恶果。

   2.台在中美两强对峙的夹缝中处境艰难

   在美国与海峡两岸的三角关系中,于台湾最为有利的是,亚太秩序的良好稳定,两岸关系发展有序,台海局势风平浪静。中美关系良好稳定,双方关系斗而不破,合作大于竞争。如此,不仅有利于中美关系的良性发展,也有利于两岸关系。对台湾而言,是最好的外部环境。如果台湾方面没有来自太平洋两岸的压力,无需被迫在两者之间选边站,则中美均无需过于在意台湾当局的态度是两岸的疏离,还是两岸的接近。台可游走于两者之间,获取其自身的最大利益。

   现今,特朗普政府极限打“台湾牌”,在两岸关系上一贯的平衡、模糊政策几近打破,中美关系的政治基础受到严重冲击,合作空间大幅缩减,冲突风险全面上升,中美关系面临严峻挑战。在此背景下的台湾备受挤压,面临的局势将最为严峻,无法像过往般在太平洋两端左右逢源,维持平衡。一旦涉及两岸的三方之间原有的相处模式被破坏,中美发生直接冲突,台湾将面临无法承受之重。而即便不是直接的强力对抗,中美贸易争端和科技恶性竞争,也已经使台湾处境十分艰难,回旋的空间被大大压缩。

   3.台当局配合美极限打“台湾牌”终将自食恶果

   马英九时期,台当局在对美关系与两岸政策方面,奉行“亲美和陆”的平衡政策,较为明智,美台关系保持稳定,两岸关系也处于70年来“最佳时期”。而如今蔡英文当局却一面倒地偏向美方,面对美极限打“台湾牌”,积极配合甚至表达谢意,开始对台湾的未来抱有不切实际的期待,将美国的策略误读为对“台独”势力的支持。因而,积极参与美国的战略布局,配合美国的围堵政策,积极充当美“遏华”战略棋盘上的棋子。

   美极限打“台湾牌”,台当局无底线地加以迎合,发展下去,“台独”危险性大幅上升,这将使两岸关系走向危险的方向,一旦爆发台海冲突,台湾将陷入险境,遭受重大损失。即便不发生直接军事冲突,台湾社会的稳定、经济发展也将遭受巨大冲击。有解放军将领曾经表示武力并不是稳定台海局势的唯一手段 ,如果台湾受到军事封锁,必将引起岛内局势不稳、社会动荡,而资本市场也将出现恐慌性抛售、资金外逃,最终导致经济崩溃,这些都是台湾不可承受之重。

  

   美国利益将遭受重大损失

   美极限打“台湾牌”,不惜践踏一个中国政策底线,目的十分清晰。然而,美国似乎没有意识到,试图通过极限打“台湾牌”,最大限度利用台湾问题,谋求自身利益的最大化,其背后隐藏着巨大风险。如果“台湾牌”失控,美国不仅不能如愿,相反会弄巧成拙,自身利益将会遭受重大损失。

   1.背离美国家利益和全球战略目标

   美国极限打“台湾牌”,不断触碰一个中国政策底线,是为了实现遏制中国强力发展、以维持其在全球范围内的优势地位这一全球战略,并借由这种优势地位维系其自身主导的全球秩序继续为其国家利益服务的目的。然而,特朗普政府似乎没有意识到,损害中美政治关系基础,打破海峡两岸来之不易的稳定局面,使台海局势对立升级的做法,要承担极端风险。

   对于美国而言,两岸维持现状,最符合其国家利益和全球战略目标,美可利用两岸问题最大化自身利益,使美国自身成为两岸问题中关键的第三方,使之居于两岸三角关系中的有利地位,有效影响三边关系的发展方向。打“大陆牌”,可以对台予取予求,谋取更多利益;打“台湾牌”,也可以更好牵制大陆,迟滞大陆崛起。

   然而,美极限打“台湾牌”,有可能改变两岸现状,令局势一发而不可收拾。一旦民进党当局误判形势,加快“台独”步伐,使两岸关系达到并超越临界点,两岸现状被打破,届时无论台湾问题最终的走向如何,最有利于美国的局面将被打破。

   2.深陷进退两难的窘境

   美极限打“台湾牌”,一旦引爆台海激烈冲突,将使自己陷入进退两难的尴尬窘境。

   一方面,若介入台海冲突,美国承担的风险也很大,尤其是现今的中国,高新技术武器已具有相当规模和水平,美若遭受重大损失,譬如出现航空母舰等海军舰艇受损沉没,造成人员重大伤亡,必将导致美国社会出现强烈的反战情绪,逼近甚至超过临界点,美国政府面临的政治压力将不亚于越南战争时期。同时,中美相争,双方都将代价惨重,而日俄印等国将乘机发展壮大,甚至可能实现对美的超越,加快美国衰败的进程,超级大国地位不保,世界霸权丧失。

   另一方面,美国也可选择不介入台海冲突,但很难找到有效的退出策略。美极限打“台湾牌”,一旦失去控制,导致台海爆发冲突,美若袖手旁观,将面临来自国内和国外的指责,其国家信用将遭受质疑,可能进一步失去盟友的拥护与期待。

   3.自身经济利益将蒙受重大损失

   经济利益是特朗普本人极为看重的利益,也是美国对外政策的重要利益。美极限打“台湾牌”,可能造成其在经济利益上得不偿失。冷战时期,以美国为首的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与以苏联为首的华沙条约组织两大阵营尖锐对立。当今的世界,已不同过往,彼此间不是完全对抗与截然分割的“零和游戏”,而是竞争与合作并存的“竞合博弈”。在某种意义上,是“一损皆损,一荣皆荣”,尤其在经济上更是如此。

   当今世界经济全球化,“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中美概莫能外;美打“台湾牌”,有着重要的经济目的,对大陆,以台湾问题作筹码,逼迫、要挟大陆在美中贸易上作出重大让步,减少美对大陆的贸易逆差;对台湾,则以挺台为筹码,压台进一步对美开放市场,平衡美台贸易,逼台提高防务预算,加大对美军事采购。

   美极限打“台湾牌”,一旦引发台海冲突,过去在海峡两岸予取予求、两边得利的情况将会改变,美特别在意的经济利益也会受到重大损失,美国利益最大化的图谋必将落空。

   杨泽军:南京大学中国南海研究协同创新中心研究员、南京大学台湾研究所教授

   文章来源:中国南海研究协同创新中心,原文刊发于《亚太安全与海洋研究》,2020年第3期,全文约2.3万字。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1369.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