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理查德·哈斯:切勿挑起和中国的新冷战

更新时间:2020-05-17 23:39:27
作者: 理查德·哈斯  

   原载:《华尔街日报》网站2020年5月7日

  

   中国对美国构成了实际和潜在的双重威胁。但这种威胁是可以解决的,无需将其作为美国外交政策的焦点。中美战略上产生一些对峙不可避免,但是,这种竞争应尽可能有一定界限,不至于妨碍两国在符合共同利益的领域展开合作。

   美中关系恶化远早于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而此次疫情更严重加剧了这两大世界强国间的紧张关系。目前,越来越多的美国人认为,应将对抗中国作为美国外交政策的基本原则,对华关系应与冷战时期的对苏关系类似。这是重大的战略误判,反映的是一种过时观念,即将美国与其他大国的交往视作头号挑战。不论是今天还是往后的一个世纪,美国所面临的最大威胁不是来自其他国家,而是来自一系列的跨国问题。

   毕竟,即便美国成功遏制了中国,我们的安全与繁荣仍会因为未来的各种大流行病、气候变化、网络攻击、恐怖主义以及核武器的扩散甚至使用等问题而骤然沉底。通过今天的危机,我们应当明确地认识到,美国需要关注的不仅仅是直接应对此类全球挑战,还应增强自身的竞争力以及抗冲击能力。

  

   我们不该把自己缺乏防护设备,检测能力不足的问题归咎于中国

   我们不应把自身的防护设备缺乏、检测能力不足、社交距离措施执行力度不一和接触史追踪能力有限等问题归咎于中国。韩国、新加坡和德国等地的抗疫表现远优于美国,这就足以说明美国在疫情应对上的问题。更为明智的做法是审视自己的不足,而不是拉中国做替罪羊。

  

   我们也不应误读中国的外交政策目标。2017年,特朗普政府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将中国描述为“企图侵蚀美国安全和繁荣”的修正主义大国,称其“意图塑造一个与美国价值观和利益对立的世界”。2018年,美国国防部的《国防战略报告》强化了这一立场,称中国是美国的“战略竞争对手”,其“近期目标是取得印太地区霸权,未来目标是取代美国获得全球领导地位”。

   这些判断都夸大了中国的野心和能力。中国2019年的国防白皮书明确指出,其战略重点是维护领土完整和内部稳定。

   北京所关注的并非颠覆目前的国际秩序,而是提升其国际影响力。与前苏联不同,中国无意将自身模式强加于其他国家或掌控世界各地的政治局势。一旦自身影响力得以扩大,中国会更多地使用经济手段。对于中国将在未来主导世界等危言耸听的说法,我们应当理智看待。

  

   中国构成的威胁可以解决,无需将其作为美国外交政策的焦点

   当然,中国对美国构成了实际和潜在的双重威胁。但这种威胁是可以解决的,无需将其作为美国外交政策的焦点。产生一些中美战略对峙不可避免,美国在必要时应反击中国以捍卫自身利益。但是,这种竞争应尽可能有一定界限,不至于妨碍两国在符合共同利益的领域展开合作。

   我们必须重新思考对华贸易策略。双边贸易仍然符合美国的经济利益和战略利益,但有两种情况除外。一是我们应该减少对中国(或者任何其他单一的国外供给来源)在必要物资和产品上的依赖;二是我们必须保护好自己的技术以及政府和商业机密。

   令一些批评人士感到苦恼的是,将中国纳入世界经济体系和世界贸易组织并没有带来他们所期待的政治和经济改革。但事实上,这种改革从来都不可能发生。中国的政治体制在可预见的将来不可能发生实质性的变化。但是,无论过去还是现在,中国经济的融入都是有价值的。这种融入使中国与亚洲的稳定休戚相关。

   我们不能也无需试图阻止中国的崛起,因为决定权在中国手上。但当其崛起变为强权且威胁到我们在亚洲的利益时,我们就应该做出回应。考虑到中国的军事实力不断增长且地理位置靠近美国在亚洲的盟友和伙伴,我们的成功应该定义为能阻止中国对邻国使用武力或胁迫手段。

   即使我们不强迫日本、韩国、越南、印度、澳大利亚以及其他国家在中美两国之间选边站队,我们也应加强与他们的联系。我们的总体目标应该是培养一种机制,让中国明确知道其强势的单边行为不会成功,而且通常情况下,在区域和全球问题上与我们合作会更符合其利益。

   1991年苏联解体让美国的外交政策失去了方向。三十年后,美国的战略仍然缺乏明确的方向。但美国不应该通过恢复冷战时期的遏制政策来锁定一个新的目标。中国不是苏联,一个全球化的世界需要新的战略思维。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1336.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