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戴鞍钢:国际背景下的鸦片战争

更新时间:2020-05-13 20:56:40
作者: 戴鞍钢  
18世纪末, 攀升至约90%。18世纪末和19世纪初, 每年抵达广州的英国商船常有数十艘。面对广袤的中国市场, 英国人极欲打破广州一口通商的限制, 一有机会就蠢蠢欲动。

  

   二

  

   嘉庆接手的朝政, 已非“康乾盛世”时可比, 各种社会问题令他深感棘手。在农业社会, 耕地是人们的谋生之本, 全国总人口与可耕地之间的失衡, 直接关系到国计民生。清代的人口问题, 从康雍之际已经显露端倪。但真正因人口问题而造成社会压力, 是在乾隆以后。1741年, 全国在册人数1.4341亿, 这是中国人口统计史上首次突破1亿的数字。到1794年, 达3.1328亿。总计从1741年至1794年约半个世纪, 净增人口1.6987亿, 年均增加约320万人, 这是以往各个朝代所没有的[7] 。而可耕地面积的增加, 则远远跟不上人口急剧增长的幅度。人多地少的矛盾, 加剧了民众的生存压力。1793年, 乾隆帝也称:“民户既日益繁多, 则庐舍所占田土不啻倍蓰。生之者寡, 食之者众, 于闾阎生计诚有关系。”[8]卷1441

   1796年, 就在嘉庆帝登基的那一年, 在川陕楚三省交界地带, 爆发了震惊全国的白莲教起义。前后持续9年多, 参加者有数十万之众, 波及四川、陕西、湖北、河南、甘肃五省。清政府征调了来自全国16个省的兵力, 耗费白银2亿两, 相当于当时清政府5年的财政收入, 才将起义镇压下去[9] 。

   嘉庆帝惊魂未定, 英国人又来敲门。1816年, 英国政府派遣阿美士德率使团来华。阿美士德是英国贵族, 国王的侍从官, 其任务是旧话重提, 再次要求在中国占地通商, 并取消广州一口通商的限制, 再遭拒绝。

   英国人接二连三地前来敲门, 仍未引起清政府的足够警觉。在与英国人直接打交道的广州, 也无必要的军事防范。1836年8月, 在广州出版的英文《中国丛报》以“中国人的军事技术和实力”为题, 描述在两广总督衙门见到的清军:“不过是一个个象苦力的样子, 穿着短裤, 手执纸扇或藤鞭的人。外国人到官署呈递禀帖时, 就是他们集合兵马的信号。这时候, 兵士鱼贯而入, 不穿军服, 不带武器, 没有准备, 半睡半醒, 同时把一堆一堆的棕色毡帽和红色、黄色褴褛的衫——前后缝有一个‘勇’字的长号衫, 从闸门送进来给这些英雄们打扮。稍后, 又慢吞吞地走进一个大概是当时可能找得到的个子最大的军官来。这出武戏的行头, 是一些弓箭和几把生了锈的刀剑, 显然都是临时找来惊动和威吓‘番鬼’的。不过我们总觉得当这些卫兵还未从睡梦中醒过来, 穿上有‘勇’字的号衣壮胆时, ‘番鬼佬’如果有意的话, 已经进入总督夫人的深闺里了。”[10]66

   此时, 清朝已是道光帝当政。身为最高统治者, 他对外部世界的变化懵懂无知, 就在第一次鸦片战争临近结束的1842年, 他还是搞不清楚英国:“究竟该国地方周围 (指国土面积——引者) 几许?”, 以及“英吉利至回疆各部有无旱路可通?平素有无来往?俄罗斯是否接壤?”[11]1466、1467面对虎视眈眈的欧美列强, 中国处境的危险可想而知。

   当时的中英贸易, 是中国居于出超地位。中国的丝绸、茶叶、瓷器等源源销往欧洲, 中国对国外商品的需求却很少。英国商船来华时, 往往是携带的银两多于装载的货物。这当然是那些急于打开中国市场, 并从中谋利的英国人不愿看到的。他们终于找到了一种能打破这种局面的物品——鸦片。

   鸦片是用罂粟汁液熬制成的麻醉品, 原产于南欧、中亚, 后传于阿拉伯、印度和东南亚等地。17世纪, 吸食鸦片的陋习从南洋传入中国。此后, 中国流行用烟枪灼火吸食。鸦片是一种摧残身心和使人堕落的毒品, 一旦沾染, 很难摆脱。输入中国的鸦片, 主要来自英国控制的印度。据一位在印度的游历者记述:“当人们沿着两岸有丰饶耕地的河流溯河而上时, 会发现罂粟遍地都是。我们就在罂粟丛中穿越了数百英里。在罂粟地里, 我们打到了很多只野鸭子, 这些动作迟缓的野鸭子早已因为吞食过这些罂粟而变得神情恍惚了。”[12]

   自18世纪80年代后, 由英国东印度公司一手操纵的鸦片走私愈加猖獗。其经营方式, 是由驻孟加拉的公司总督发货给英国散商, 由他们贩运至中国销售, 货款交给广州的公司代表用于对华贸易, 而那些散商可以得到公司在广州签发的伦敦票据。通过这样的办法, 东印度公司把鸦片走私与对华贸易联为一体, 鸦片逐渐成为他们对华贸易的主要资金来源。

   19世纪始, 输入中国的鸦片持续增长。1834年, 英国政府取消了东印度公司的对华贸易垄断权, 由英国外交部直接向广州派遣驻华商务监督, 英国对华贸易进入“散商”阶段, 参与鸦片贩运者也更多。1800年为4570箱, 1838年达40200箱, 猛增近8倍。在这39年里, 约有427620箱鸦片通过各种途径, 包括武装走私输入中国[13]1:238、239。其中常用的手段, 是贿赂中国官员。英国鸦片贩子声称:“的确, 在中国很少有花钱做不到的事情”, “老实说, 广州政府的官吏没有一个人是干净的”[14]66。

   罪恶的鸦片贸易, 给中华民族带来巨大灾难。鸦片是一种昂贵的毒品, 它的大量输入, 转而使中国白银滚滚外流, 中国的对外贸易由出超变为入超。据统计, 鸦片战争前夕, 中国每年至少有1000万两白银外流[15]28、29。白银大量外流, 直接导致银贵钱贱。当时民众日常开支和劳动所得都是铜钱, 而清政府规定交纳的各种赋税, 却必须折成白银。换算之间, 他们的实际负担随着银价的升高而加重。鸦片泛滥, 也使清政府财政拮据, 吏治更腐败, 军纪更败坏。就在天子脚下的京津地区, “俱有食鸦片烟之人, 而各衙门为尤甚, 约计督抚以下文武衙门上下人等, 绝无食鸦片烟者甚属寥寥”[16]1:80。面对此景, 道光帝也有点坐立不安。几经考虑, 他决定任命湖广总督林则徐为钦差大臣, 赶赴广州禁烟。

   林则徐为官清廉, 勇于任事。他在湖广总督任上, 就在两湖地区实行禁烟, 下令收缴烟枪, 缉拿烟贩, 并曾上书道光帝, 直陈如再不禁烟, “数十年后, 中原几无可以御敌之兵, 且无可以充饷之银, 兴思及此, 能不股栗!”[17]601此次受命, 深知任务艰险, 在京亲友也颇为他担忧, 但他义无反顾, 决然南下。

   1839年3月, 林则徐风尘仆仆赶抵广州, 随即通过明查暗访, 掌握了鸦片走私的情况, 决定将禁烟的重点放在杜绝鸦片来源上, 得到时任两广总督邓廷桢的全力支持。林则徐召集行商, 责令他们转告外国商贩, 限期缴出所藏鸦片, 并具结保证今后再不夹带鸦片来华, 如有发现, 货尽没收, 人即正法。为表示他的禁烟决心, 林则徐掷地有声地宣布:“若鸦片一日未绝, 本大臣一日不回, 誓与此事相始终, 断无中止之理!”[18]60

   在英国驻华商务监督义律的唆使下, 英美等国鸦片商贩先是敷衍、拖延, 抵制缴烟。林则徐见状, 断然下令将停泊黄埔的外国商船封舱、撤出广州商馆的中国员役, 迫使义律等不得不同意缴烟。

   6月3日, 林则徐亲赴虎门, 主持中外瞩目的销烟壮举。销烟的办法, 是在海滩高处挑挖两个纵横各15丈的大池, 池底平铺石板, 以便交替使用。销烟时, 先由沟道灌水入池, 抛入鸦片沉浸, 再抛下大块石灰, 顷刻间池水沸腾, 鸦片不燃自焚。等到海水退潮时, 启放涵洞, 池水连同被焚的鸦片随浪冲入大海, 再用清水洗刷池底, 不让涓滴残留。截止6月25日, 历时23天, 当众销毁收缴到的鸦片19179箱、2119袋, 总计2376254斤[19] 。

   当时到虎门观看销烟的, 有美国商船“罗礼逊”号船长弁逊及美国传教士裨治文等10名外国人。他们起初以为“中国人不会焚毁一两鸦片的, 即使烧烟, 大部分鸦片一定会被偷去”。到场观看后, 他们不得不佩服林则徐。裨治文称:“我们反复考察烧烟的每一个过程, 他们在整个工作进行时的细心和忠实的程度, 远出于我们的臆想, 我不能想像再有任何事情会比执行这个工作更加忠实的了。”[20]1:32

   面对中国的禁烟, 英国反应强烈。伦敦、曼彻斯特、利物浦、利兹、格拉斯哥等地商会, 纷纷主张采取武力行动, 逼迫中国开放口岸、协定关税、赔偿烟款、割让岛屿等。曾出任阿美士德使团副使的斯当东, 在英国议会公然宣称:“我们进行鸦片贸易, 是否违背了国际法呢?没有!”扬言“尽管令人遗憾, 但我还是认为这场战争是正义的, 而且也是必要的。”[5]262

   1840年4月10日, 英国议会通过发动侵华战争的决议案。之后, 所谓的“东方远征军”相继从印度出发, 驶往中国。其中包括兵船16艘、武装汽船4艘、运输船28艘、士兵约4千人, 由曾任印度总督、英国好望角舰队司令官的乔治·懿律任总指挥。华南海面, 顿时战云密布。

   面对英军来犯, 在林则徐的部署下, 广州军民严阵以待。英军无隙可乘, 北犯福建厦门, 被已调任闽浙总督的邓迁桢率军击退, 也未得逞。又进犯并攻陷浙江定海, 继而又派人前往天津海口, 将英国外交大臣巴麦尊的照会送交直隶总督琦善, 要求中国割地、赔款。

   在英军的进逼下, 道光帝害怕了, 退缩了。他下令将林则徐、邓廷桢革职查办, 任命琦善为钦差大臣, 前往广东负责中英交涉。琦善抵粤后, 处处妥协退让, 英军气焰更嚣张, 悍然攻占虎门要塞的沙角、大角炮台。琦善数度照会义律, 要求交还所占炮台。义律趁机提出以割让香港作为交换, 并单方面宣称已与琦善达成协议即所谓“穿鼻草约”, 内容包括割让香港、赔偿烟款等。1841年1月26日, 英军强行占领香港。次日, 琦善赶赴狮子洋莲花城, 与义律交涉, 空手而归。广东巡抚怡良闻讯, 密报朝廷, 弹劾琦善丢失香港。

   2月26日, 英军向虎门炮台发起总攻。年已花甲的广东水师提督关天培率军抵抗, 血染战袍, 壮烈殉国。占领虎门要塞后, 英军向广州挺进。此时, 琦善已被贬斥, 道光帝任命皇侄奕山为靖逆将军, 辅以户部尚书隆文和湖南提督杨芳, 前往广东设法扭转战局。这些被委以重任的官员, 都是昏庸无能之辈。面对英军的炮口, 他们一筹莫展, 杨芳竟异想天开, 希冀用妇女便器的“秽气”破除英军的“邪术”, 奕山试图乘夜色用小船对英舰实施火攻, 均惨遭失败。5月27日, 奕山等被迫与英军签订《广州停战协定》, 支付600万银元“赎城费”并将清军撤至远郊, 换得英军暂不进驻广州城。

   但英军并不罢手。8月21日再次北犯, 先后攻陷厦门、定海、镇海、乍浦等地, 侵入长江口。镇守吴淞要塞迎战英军的, 是年近七旬的江南水师提督陈化成。吴淞位于黄浦江和长江汇合处, 是长江防御的重要屏障。陈化成指挥部下, 在东西炮台加固工事, 积极备战。6月26日凌晨, 英军的炮火划破夜空。陈化成身先士卒, 率部奋战, 不幸中弹倒地, 壮烈捐躯, 吴淞失陷。英军一度侵占宝山、上海, 又顺长江而上, 攻陷镇江, 兵临南京城下。

   英军连连得手, 清廷一片慌乱, 道光帝赶紧密令求和。历时两年多的鸦片战争, 接近尾声。这时, 早被革职流放的林则徐, 正在被押往新疆“效力赎罪”的漫漫西行途中。

  

   三

  

鸦片战争的一连串惨败, 如五雷轰顶, 令一直沉湎于“天朝上国”梦幻中的道光帝及文武百官极为震惊。(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1292.html
文章来源:军事历史研究 Military Historical Research 2010年02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