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马立诚:中日关系发生了哪些微妙变化

更新时间:2020-05-12 10:28:56
作者: 马立诚 (进入专栏)  
两个大国本来最需要合作克制疫情,但却走向更深刻的对峙。

  

   发生对峙的深层原因是,特朗普上台3年来,随着中美冲突加剧,美国朝野对中国的认知发生了变化。美国两党政要和很多政府官员、学者认为:美国过去的想法是通过开放市场、输送科技、支持中国加入WTO等措施,培育中产阶级成长,帮助中国走上自由民主道路。但事情结果不是这样。中国经济实力大大增强之后,不但自由民主倒退,而且在世界各地支持美国的敌人,成为挑战美国的旗帜和最具威胁性的对手。

  

   在这种思想推动下,美国对华政策相应发生变化。过去把中国视为合作伙伴,现在视中国为主要对手,对立态势不断升级。疫情蔓延,加剧了两国矛盾。被指为亲华的美国政坛元老基辛格都说:中美关系再也回不到从前,把窗户关上,暴风雨就要来了。

  

   我们简单回顾一下就可以了解,美国对中国的压力不仅限于贸易,而是发展到方方面面,这就是一些人说的“新冷战”。

  

   科技方面。2018年4月16日,美国商务部对中国最大的电子设备公司之一中兴公司实施零部件出口限制,导致中兴公司一度瘫痪。

  

   2019年5月15日,特朗普总统发布命令,禁止使用对美国国家安全造成威胁的外国设备。16日,美国商务部宣布,美国公司向中国华为公司及其子公司出售零部件,需要经过政府批准。随即,美国谷歌公司的安卓操作系统、国际网络认证组织wi-Fi 联盟、国际SD卡标准制定组织SD协会、英国ARM芯片设计公司和国际蓝牙联盟都对华为采取了限制措施。一些国家和地区宣布在5G建设中排除华为参与。

  

   4月19日出版的美国《科学》杂志披露,美国德克萨斯州MD安德森癌症中心驱逐3名华人科学家,原因是他们不正当地利用美国科研成果,在中国展开研究工作。

  

   5月,美国佐治亚州埃默里大学(Emory University)根据相同原因解雇了在该大学医学院工作23年的资深教授李晓江、李世华夫妇。在他们实验室里工作的部分中国人也被解雇,并强制遣返。

  

   6月21日,美国商务部将中国的中科曙光等5家计算机超级运算公司列入黑名单,禁止美国企业与之进行贸易。

  

   7月23日,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局长克里斯托弗·雷在美国参议院司法委员会说,FBI对盗窃知识产权的行为展开了1000多项调查,几乎所有的调查都涉及到中国人。他说,没有哪个国家比中国对美国的威胁更严重了。

  

   2019年,美国司法部门对参与中国“千人计划”(中国从海外引进科技人才的计划)的在美学者展开调查,逮捕了一些华裔学者。美国还吊销了近300个中国学者的访美签证,压缩中国留学生签证数量。赴美学习理工科的留学生,只发放为期1年的签证。

  

   2020年初,美国商务部发布新的出口管制措施:自1月6日起,美国公司出口人工智能(AI)软件,包括传感器、目标识别软件等,必须得到政府许可,禁止出口的重点是中国和伊朗。

  

   南海方面。近年来,美军在南海不断增大对中国的压力。2019年9月,美国和东盟10国首次举行共同军事演习,延伸到南海热点区域。美国国务卿蓬佩奥8月访问泰国时,敦促东南亚国家“反击中国在南中国海的胁迫行为”。

  

   台湾问题。2017年12月12日,特朗普总统签署2018年国防授权法,批准美国和台湾的军舰在对方港口停靠,邀请台湾参加美国军事演习。2018年3月16日,特朗普签署《台湾旅行法》,解除美国和台湾各级官员互访限制。4月18日,美国政府批准向台湾出售敏感军事技术。8月13日,特朗普总统签署2019年国防授权法,要求美国和台湾军队参加对方军事演习,鼓励美国高级军官访问台湾。12月30日,特朗普总统签署《亚洲再保障法案》,内容包括对台湾销售武器,鼓励美国高官访问台湾。2019年7月,美国批准向台湾出售价值22亿美元的108辆M1A2型坦克和250枚毒刺防空导弹。8月20日,美国批准向台湾出售价值80亿美元的66架F-16V战斗机。与此同时,美国不断派遣军舰通过台湾海峡。2020年3月27日,特朗普总统签署美国国会两院通过的《2019年台北法案》,该法案要求美国支持台湾发展国际伙伴,扩展全球外交。

  

   香港问题。2019年10月和11月,美国众议院和参议院分别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11月28日,特朗普总统签署了该法案。该法案要求美国国务院每年向国会报告香港的人权和自由状况,如果发生严重问题,美国可以考虑取消香港独立关税区地位,切断美元与港元的联系,制裁中国内地和香港有关官员。这个法案对香港事态发展产生了很大影响,遭到中国极为强烈的抗议和反弹。2020年4月初,美国和英国表示正在研究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待遇。

  

   新疆问题。2019年12月4日,美国众议院通过《2019年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指责中国在新疆设立“劳改营”,迫害信仰伊斯兰教的维吾尔族民众。

  

   西藏问题。2020年1月28日,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2019西藏政策及支持法案》,鼓动西藏人自己决定十五世达赖喇嘛的继任人。

  

   在博弈过程中,中国方面对美国的攻势针锋相对,不断回击。双方民意急剧向负面发展,互相反感的情绪前所未有。中国在国内强调对美国要丢掉幻想,准备斗争,甚至要准备进行“惊涛骇浪般的斗争”。

  

   中美在社会制度、价值观和利益方面的冲突越来越激烈,两国互不信任达到中美建交41年来从未有过的程度。双方在经济、技术方面逐步“脱钩”似乎是一个趋势。

  

   下一步,两国会不会从全面竞争走向全面对抗?这要看事态发展,要看中美能否照顾对方的核心利益,以及两国领导层处理问题的的耐心和外交技巧。

  

   6 日本在中美之间怎样平衡

  

   特朗普政府在压制中国的同时,也以苛刻态度对待盟友。

  

   在“美国优先”的口号下,特朗普政府善于抓住盟友的弱点出难题。日本也感受到来自美国多方面压力。比如在朝鲜问题上,特朗普总统只关心朝鲜是否进行核试验和洲际导弹试验,而不关心朝鲜短程导弹试验。因为洲际导弹能够打到美国,短程导弹打不到。2019年5月下旬,特朗普访问日本时,记者问他是否因为朝鲜发射短程导弹感到困扰,他回答:“不会,我不会。”但是短程导弹能够打到日本,朝鲜2019年反复试射能够打到日本的短程导弹,加剧了日朝两国紧张局势。对此,日本人感觉自身安全被美国冷落,心里十分焦虑。

  

   在安保方面,特朗普政府要求日本大幅增加对驻日美军的经费支出。其实,驻日美军经费中,85%左右是日本负担的。特朗普对此不满意。美国《外交政策》杂志2019年11月16日报道,美方要求日本将驻日美军经费开支增加3倍到4倍。以2019年为例,驻日美军经费约为18亿美元,美国要求东京将日本负担的经费提高到80亿美元左右。对美国狮子大开口,日本显然不能同意。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特朗普认为美军驻扎日本,是日本占美国便宜。在2019年6月大阪20国集团峰会的记者会上,特朗普对记者说,《日美安保条约》不公平,该条约规定美国对日本负有防卫义务,而日本却不需要负责防卫美国。特朗普甚至提到过废除条约。对此,日本感到紧张,因为日美军事同盟是日本外交的基础,基础发生动摇,怎能不紧张?万一特朗普政府主张日本防卫应由日本自己承担,该怎么办?

  

   关于日美双边贸易问题,特朗普多次说,两国之间贸易不平衡大到难以令人置信,日本汽车大量出口美国,让美国受伤很多年了。特朗普要求日本不要向美国出口更多汽车,并要求给美国农产品减税。2019年10月8日,日美两国签署了有限贸易协定,于2020年1月1日生效。日本做了让步。价值72亿美元的美国小麦、玉米、牛肉和葡萄酒将享受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APTPP)的规定,以很低关税甚至免税进入日本市场。数字产品如软件、电子书、游戏和音乐双方互相免税,这对美国有利。日本保住了大米,美国出口大米不享受税收优惠。但是双方没有就汽车贸易达成一致,日本汽车不能享受APTPP的待遇进入美国。因此,只能说日美两国贸易暂时休战,今后还会有变数。

  

   正是这些始料未及的变动因素,促使中日重新思考两国关系。世界舆论普遍认为,来自美国的巨大压力,给中日改善关系提供了外部动力。

  

   从中国方面来看,有必要从全球视野和中国根本利益出发,做出战略调整,改善与日本的关系。调整要点如下:一是搁置矛盾,争取日本,弱化美日联盟,避免两面受敌;二是在无法获得美国先进技术的情况下,与日本进行科技合作,推动中国科技发展;三是创造良好营商环境,吸引日本投资和日本企业。日本在中国总计开设了3万多家企业和公司,向中国输出技术,吸纳近千万中国人就业,这对于下滑的中国经济来说,是一个支撑因素。

  

   就日本而言,来自美国的压力迫使日本在维持日美同盟关系的同时,不得不在一定程度上探索相对独立的外交,以应付变局。中国已经崛起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不但是日本的强邻,而且还是日本产品出口的最大市场,日本的生计严重依赖中国市场。因此,对于日本来说,加入美国遏制中国的行动不是明智之举。日本各界有识之士多数都支持改善两国关系,当然,日本也还存在着安全方面的担心与关切。

  

   2019年4月,日本发布《外交蓝皮书》提出:“对日本而言,与邻国的中国的关系是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之一”,“从大局观点来看,与中国构建稳定的关系是非常重要的”。《蓝皮书》指出,2019年是“日中关系进入正常轨道,进入以新发展作为目标阶段的一年”。《外交蓝皮书》表达了对发展两国关系的期待。

  

6月27日,习近平赴大阪参加G20会议会见安倍,是两国关系的重头戏。双方通过会谈,达成10点重要共识:一是共同构建符合新时代要求的中日关系;二是落实中日互为合作伙伴、互不构成威胁的政治共识;三是习近平在2020年作为国宾对日本进行国事访问;四是中方欢迎日方参与共建一带一路;五是2019年内启动中日高级别人员交流磋商机制;六是积极开展中日民间友好交流;七是推动建设双边安全关系,逐步确立稳固的战略互惠互信;八是共同努力维护东海和平稳定;九是共同维护多边主义和自由贸易体制;十是共同履行国际责任,(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sunxuq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1258.html
文章来源:好声量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