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帆:美国对华战略:战略临界点与限制性竞争

更新时间:2020-05-11 10:29:29
作者: 王帆  
中国通过回避或藐视国际正式和非正式规则,利用不太明显违反国际规则的歧视性政策和行为来获得贸易优势。中美在科技领域的竞争进入白热化阶段。中国政府的科技目标是减少对外国技术的依赖,促进关键领域的自给自足,同时提高中国国家科技巨头的全球影响力。在科技领域,中国对美国形成了赶超之势。有美国智库指出,中国的科技进步不仅给美国国家安全带来了风险,还挤占了美国际政治经济与国际关系国的市场和商业利益。中国在量子技术方面的进步有可能改变国际军事和战略平衡,甚至可能超越美国的传统军事技术优势。中国在量子雷达、传感、成像、计量和导航等方面的研究和发展可以直接应用于军事领域。中国可能会站在被称为“量子人工智能革命”的前沿。还有美国智库指出,在美国和中国之间可能发生的贸易战中,美国科技部门损失最大。美国和中国在技术发展、供应链和商业市场等方面紧密交织在一起,中国信息和通信技术政策的全面实施将损害美国的经济繁荣以及保持技术创新优势的能力。

   “一带一路”倡议带来全面挑战。“一带一 路”倡议刚被提出时,并没有引起美国的过多关注。美国各界普遍认为这一中国版的“马歇尔计划”过于宏大,面临太多挑战,可操作性不强,只是一种虚幻的想象。特朗普上台以后,美国对“一带一路”倡议的关注迅速增加,美国智库关于“一带一路”的研究报告的数量也急剧增长。美国智库普遍认为“一带一路”倡议是中国新的外交战略,是由政府主导的官方行动。例如,美国战略和国际问题研究中心认为,“一带一路”倡议是中国海洋战略的一部分,服务于更大的战略目的。海上丝绸之路的目标是争夺海洋霸权; 中巴经济走廊的目的是将中国的战略延伸到印太地区,导致美国在阿富汗、克什米尔、反恐和核扩散等关键问题上失去在巴基斯坦的部分影响力,并在印太地区对抗美国的影响; 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将改变印度洋的格局; 中国—印度支那半岛经济走廊(中国称中国—中南半岛经济走廊) 可能侵蚀该地区目前的安全架构,使中国能够利用其经济杠杆,在邻近地区积聚过多的地缘政治力量。

   总之,美国战略界普遍认为,对于美国而言,中国的挑战具有尖锐性、现实性和紧迫性。所谓战略临界点就是守成国认为挑战国已经开始形成 对其主导权的挑战。正是基于战略临界点的判断,《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将中国定义为战略“竞争者”。

  

   二、美国对华战略选择

   长期以来,美国对华战略的选项始终集中于战争、遏制、接触等方式,或者是这几种方式的组合,如战争威胁加遏制、遏制加接触、接触加改变等,在不同时期各有侧重。如果使用排除法,可以发现,美国对华战略的原有选择似乎均面临困境,美国对华战略可能出现新的替代性选择。

   (一) 美国难以承受中美直接军事冲突的后果

   美国学者格雷厄姆·艾利森(Graham Allison)在其著作《注定一战:中美能避免修昔底德陷阱吗?》中得出了一个结论: 自1500年以来,历史上16次权力转移中,12次是以大国之间的战争结束的。而当人类进入核时代之后,他的这一结论已经不复成立。大国之间的战争只能意味着两败俱伤,没有赢家。因此,大国之间爆发体系性战争的可能性较小,但冲突形势日益多样化,如贸易战、网络战、金融战将成为大国较量的主要形式,这些形式的竞争产生的破坏性影响同样不可低估。

   目前,中美之间出现重大军事冲突的风险并未完全消除。一般而言,美国基本不会为中国周边国家与中国的冲突而战,但美国很有可能策动、间接支持中国周边国家与中国进行所谓的局部冲突。例如,在钓鱼岛问题和印巴问题上,中美直接卷入冲突的可能性不大。中美两国都无法承受全面冲突的后果,所以冲突升级的可能性也很低。

   中国增强自主防卫能力在一定程度上能够慑止中美军事冲突的爆发。正因为如此,美国多数智库对美国政府的军事建议是限制。他们认为,中美发生冲突的可能性和频率将会很高,但冲突升级的可能性很低。例如,美国智库建议,美国国务院定期向公众报告中国在南中国海的军事和强制( coercion) 活动,以阻碍中国扩大和巩固对水路及其上方空域的控制。这是一种随时可用且成本低廉的措施。美军可以利用全天候执勤的侦察 机和定期“航行自由行动”,持续干扰和阻止中国的岛礁建设。

   美国还强调充实“自由开放的印太战略”(Free and Open Indo-Pacific)。在战略部署上,美国将把太平洋与印度洋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以维护其在这两个地区的政治和安全上的主导权,对崛起的新兴大国进行战略牵制,而这种战略牵 制主要是针对中国。因此,美国国内有人主张在印太前沿地区适当增加部署具有象征意义的武器。

   (二) 美国对华战略面临选择困境

   美国的对华战略仍处于摇摆之中,尚未有定论。美国领导人现在面临抉择:究竟是继续与中国保持接触还是分道扬镳。选择前一条路,美国可能面临经济和安全威胁;选择后一条路,可能削弱双方经济,甚至有朝一日导致战争。

   《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并没有将中国作为敌手。2017年12月18日,白宫发布特朗普总统上任后的首份《美国国家安全战略》,首次将中国定位为头号“竞争对手”。在报告中,中国被定义为“战略竞争对手”“修正主义国家”“专制的政权”。同时,报告一方面强调竞争,另一方面也并没有放弃合作。报告认为来自中俄两国的竞争并非总是意味着敌对,也并非一定会导致冲突,“基于这两个国家的意图并非是不变的,所以美国准备与两国开展跨区域合作以谋求共同的利益”。

   美国政界和学界普遍认为,应当放弃之前对中国的接触战略。多数人认为,通过接触而改变中国、将中国拉入美国期望的轨道的企图显然已告失败,但是,一些人强调,需要继续以符合美国利益的方式与中国接触,反对脱钩,全面脱钩是没有可能的。在全球化和相互依赖的情况下,美国试图孤立中国的意图也是难以实现的。有美国学者认为,美国试图制造类似于冷战时期的两个独立的经济体系,从而限制中国获取新技术的努力是难以奏效的。“特朗普希望拿美国制造的零部件作为砝码,要求中国购买美国大豆。华为不仅未向特朗普的要求让步,反而推出了自己的操作系统‘鸿蒙’,替代安卓系统,减少华为对美国技术的依赖。但完全切断两国数十年的联系,切断世界最大两个经济体之间的一体化供应链必将导致混乱。”脱钩极有可能加剧美国和中国之间的敌对情绪,美国盟友也不会像冷战时期那样追随美国,不会参与遏制中国的“竹幕”(Bamboo Curtain)。脱钩还会削弱美国影响中国行为的能力,损害美国通过接触战略在核扩散、反恐、网络安全、高科技等领域已经取得的利益。但是,也有美国智库强调军事领域脱钩的必要性,以减少不必要的能力“外溢”。再有,即使是全面脱钩也很难限制中国,现在新兴国家经济体在世界经济中的占比已经达到70% ,而传统发达国家只占30%,出现了全面的逆转。中国等新兴国家即使中断与传统发达国家的经济合作,也可以自成一体形成一个完整的体系。

   (三) 美国对华战略有可能采取限制性竞争的方式

   接触加改变的战略无效,战争、遏制、接触均不可行,而全面脱钩亦无可能。美国战略界尝试提出新的战略概念指导美国的对华政策。美国进步中心的梅拉妮·哈特(Melanie Hart) 和凯利·玛格萨门( Kelly Magsamen)建议,美国对中国应当“限制、调动和竞争”,在不同的议题领域,美国对中国应当有不同的政策原则,并设计政策工具。尽管中美脱钩并不现实,但是美国需要控制或者管理中美之间的经济相互依赖关系,与中国保持一定距离,减少因相互依赖带来的脆弱性。美国虽然无法遏制中国,但必须平衡和限制 中国的力量和影响。中国崛起为亚洲最强国家的势头无法避免。美国要做的不是遏制中国的崛起,而是通过加强联盟体系、构建排除中国的新的国际经济体系和推进建设有弹性的区域治理体系,以平衡中国日益增长的力量和影响力、限制中国经济和军事对美国在亚洲和全球的利益所造成的“威胁”。

   综上,美国目前可行的战略可以被总结为限制性竞争。所谓限制性竞争,就是给中国的发展附加各类条件和限定,使得中国现有的发展模式被束缚,使得美国能够在竞争中继续发展不对称优势,无论是通过谈判还是其他途径,继续在不合理的条件下与中国竞争,并最终打垮中国。

   20世纪80年代,美国对日本的打压是通过经济方式实现的,结果是日本经济长期萎靡不振,不再能够对美国构成威胁。对于中国的发展,美国最有可能选择的方式显然是限制和打压中国经济的发展,打乱中国的发展节奏,试图通过极限施压改变中国的发展模式。核心就是以各种方式限 制对方发展,而使自身保持或谋取竞争优势。限制与遏制是有区别的,遏制是不接触的施压,而限制是接触或部分接触的施压,不是全面的脱钩。遏制有可能导致全面孤立或大范围孤立,而限制只能减少接触的强度,并不能导致孤立。美国希望通过施压和限制,陷中国于困境,压缩中国的战略选项,限制的目的是削弱和延缓中国的发展进程和速度。

   也有美国学者提出,中美之间已经出现了 “新冷战”,美国应该运用“新冷战”战略来对付中国。然而所谓“新冷战”的实质也只能是限制中国。

   所谓“新冷战”战略大体包括以下几个方面的内容。其一,通过贸易战、金融战、网络战打压中国。但这些做法只可能限制而不可能消灭竞争对手。保尔森提出“经济铁幕”之说,显然也是意在限制铁幕后面的经济发展。其二,在国际秩序层面,美国另起炉灶,对现有体制进行重塑或另起新的体制。制度性权力是零和的,也是排他的。重新制定规则,重建国际组织将有利于美国继续保持制度优势。例如,重新确定市场经济地位的标准和发展中国家的定位,对非市场经济国家加征关税等。体系和制度之争有可能成为中美之间竞争的一个重要领域。美国试图通过建立一些新的国际制度,如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和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TTIP),架空WTO,然后将中国排除在外,从而限制中国在体系内的高速发展。其三,“印太战略”也属于对中国采取的限制性竞争战略。“印太战略”的实质 还是控制中国的石油运输线。美国的“重返亚太战略”重点是重返东南亚,东南亚确实是中国对 外合作的重要区域,但更为重要的是该地区能够影响中国对外部能源的获取。因此,“印太战略”就是美国拉拢印度一起阻止中国的西进战略。其四,加强人员交流的限制。暂停敏感领域的学术交流、军事对话等,科技等领域的限制会更加严格。美方建议孔子学院独立于美国的教育体系,收紧科学、技术、工程、数学专业的签证。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强化了外商投资交易的审查。中国最有可能选择的方式显然是限制和打压中国经济的发展,打乱中国的发展节奏,试图通过极限施压改变中国的发展模式。核心就是以各种方式限制对方发展,而使自身保持或谋取竞争优势。限制与遏制是有区别的,遏制是不接触的施压,而限制是接触或部分接触的施压,不是全面的脱钩。遏制有可能导致全面孤立或大范围孤立,而限制只能减少接触的强度,并不能导致孤立。美国希望通过施压和限制,陷中国于困境,压缩中国的战略选项,限制的目的是削弱和延缓中国的发展进程和速度。也有美国学者提出,中美之间已经出现了“新冷战”,美国应该运用“新冷战”战略来对付中国际政治经济与国际关系年,美国国会还批准通过了《外国投资风险评估现代化法案》(Foreign Investment Risk Review Modernization Act) 。

显然,“新冷战”意在通过体制机制和人员隔离等方式加强对华限制的力度。总之,美国的限制措施包括: 改变中国的发展中国家地位,限制中国的发展空间; 通过贸易、科技、军事三个方面全面限制中国的发展规模和影响力,尤其是限制中国的高科技发展。(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1236.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