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梅新育:崇美只因见识少?

更新时间:2020-05-08 08:55:02
作者: 梅新育 (进入专栏)  

  

   崇美只因见识少?——整理、研究此次新冠瘟疫冲击中的各国表现,观察围绕方方日记的争论,观察得越多,这个感觉越强烈。

   为什么,因为观察越多,越感到方方及其很多拥趸具有以下一条或数条特点:

   对一些事情认识停滞在40年前没有任何提高,而世界已经天翻地覆;

   不能睁眼看世界认识现实,盲目崇拜美国/西方的能力和动机;

   不肯正视中美利益冲突的现实;

   对中国立场中国利益考虑太少,对美国对西方太含情脉脉;

   大量时间精力沉溺空谈,而不是干实事,或投入学习,自我提高;

   当事实证明自己认识错误时,不肯自省从而自我提高,而是一味强辩;

   ……

   在上述特点中,“盲目崇拜美国/西方”是关键特点,好些其它言行特点都是源于这一点,而他们的盲目崇拜美国,很大程度上又是源于见识少,看到美国做了一点事情、甚至仅仅是宣称要做什么事情就大惊小怪,以为多么多么了不得,其实在这方面中国并不比美国差多少,甚至比美国强很多。拿中国做得强很多的事情大呼小叫“哎呀美国了不起!”、“哎呀中国这一点该向美国学习引进!”,这不是笑话是什么?

   比如说,3月初美国疫情开始暴露,微信上、微博上好些人到处传播:美国没什么大问题,本周内下发100万检测试剂,……等等,殊不知美国这次抗疫错失先机的重要一环就是美国疾控中心(CDC)的检测试剂出问题,而且这个“100万检测试剂”的画饼美国总统等高官在听证会上画了差不多三四个星期,然后才开始“龟步”般下发、使用。不仅如此,中国检测试剂的产量和检测量也比美国高得多:

   2月3日,在国务院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在国新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工业和信息化部党组成员、总工程师田玉龙表示,到2月1日,中国核酸检测试剂已达到日产量77.3万人份,是疑似病例数量的40倍。

   随着中国本土疫情在2月中下旬开始走向尾声,国内核酸检测试剂日产量貌似比2月上旬有所减少。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3月6日下午在武汉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中央指导组成员、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王江平表示,截至当时,全国有12家生产企业取得产品注册证生产核酸检测试剂盒,截止3月5日累计供应1575.5万人份,当时日产量34.16万人份,企业库存200万人份。

   到4月中旬,美国疫情已经是四面野火,累计确诊、死亡人数都跃居世界第一且遥遥领先,好些人、包括好些学者又盛赞美国检测能力强大,中国应该引进美国先进的检测科技,云云。殊不知,截至当时美国自诩的新冠检测量前三名依次为美国(294万)、德国(131万)、俄罗斯(130万),而据不完全统计,到4月11号,中国仅广东一省卫健委就完成新冠病毒核酸检测360多万人份。再对比截至3月5日中国就已经累计供应1575.5万人份核酸检测试剂,令人不能不为之叹息。

   近日,有些高校教授因支持方方而在网上爆红。我闲时看了看这些教授的言行,深感他们与现实世界非常隔膜,对真实的经济社会发展状况非常缺乏概念,他们的一些言论表明他们对现实经济社会的一些认识还停滞在20多年前、甚至40年前。

   如某大学一位学院院长,盛赞美国政府的2万亿美元抗疫反危机计划,称很多人对2万亿美元没有概念,2万亿美元约等于14万亿元人民币,超过我们全国半年的收入还要多,云云。

   我不知这位院长所说的“我们全国的收入”指的具体是什么?从社会交流一般意义和上下文看,指的应该是GDP或国民总收入。如果是指这项指标,那么,中国和美国是全世界仅有的两个10万亿美元经济体,世界第三经济大国日本经济体量相当于中国的1/3左右。2007年中国GDP和国民总收入就都突破了27万亿元人民币,半年体量达到了他所说的2万亿美元/14万亿元人民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2019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初步统计,2019年中国GDP为990865亿元,国民总收入为988458亿元,14万亿元人民币大体相当于1/7,远远不够“超过一半”的分量。

   与此类似,2017年末特朗普访华时,有教授接受外媒采访时称,中美贸易,中国大量出口资源,换取美国先进产品,云云。我看到这里几乎“晕倒”,因为中国从1990年代中期就已经成为初级产品净进口国了,多年来中美货物贸易构成中,中国对美出口几乎全部是制成品,而中国自美进口货物中初级产品占比甚高。2013年3月,我在FT中文网上与时任尼日利亚央行行长拉米多·萨努西(Lamido Sanusi)论战的文章中就计算过,2012年,中国从美国进口总额中狭义初级产品占比为21.5%,且中国从美国进口中初级产品占比呈上升趋势,中国对其出口中制成品占比为97.5%。数年过去,中美货物贸易商品构成格局的上述基本特征没有改变。那位教授对中美贸易商品构成的上述评论,符合一代人、25年之前的情况,但用于描绘当下、新世纪以来,那就与实情大相径庭了。

   也是由于见识欠缺,好些人、包括好些职称头衔不低的学者对西式政体下政客“言胜于行”的特点缺乏概念,对西方、特别是美国政客的一些片言只语过分当真,把美国高官、头面人物说了就当成“做了”,甚至当成“做成了”,似乎全然不知“说”与实干“做”之间距离很远,与“做成”之间距离更远,更不知道在西式政体下,政客能因将筹划的概念当作已经做成的实事大肆推销而获得政治上的收益,因此有着强烈内在倾向向公众“画饼”,甚至作秀压倒科学。

   前文已经提及2月末、3月初美国总统等高官在听证会画了几周的画饼“本周内下发100万检测试剂”,美国政府出动军队参与抗疫的一系列举动更是作秀有余,科学全无。如美国出动军队医院船参与抗疫,中国某些自媒体及其受众对此大肆渲染,其实,且不提美军拥有的医院船是两艘而非某些人渲染的那样是10膄;且不提特朗普宣布此事时美军医院船还在维修护理,要一周多之后才能出动,而不是如同美国政客误导、中国某些人渲染的那样会立即“驰援”纽约、加州;由于内部无法自然通风,高度依赖中央空调,因而容易造成大规模群体性传染,医院船本身就并不适合用于防治传染病,即使用于收治非传染病人,以便腾出陆地医院床位收治传染病人,也很容易因传染病人混杂进医院船收治病人中而导致整条医院船瘫痪。实践结果也确实是如此,无论是在纽约还是在加州,拥有上千床位和上千医护人员的美军医院船在此次抗疫中收治的病人都为数寥寥只有两位数,自身还因收治病人中混进了新冠肺炎确诊患者而“中招”,最终黯然收兵。

   “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一般人见识不足、缺乏实事求是精神、盲目崇美也就罢了,但如果承担教书育人职责的教师、学者如果也欠缺求真求实精神,不肯下功夫开拓眼界,提高自己的知识水平,那么,对于学生,对于学生家长,对于这个社会,即使不考虑最高标准的“传道”要求,就按起码的“授业解惑”衡量,他们能够合格地完成自己的职责吗?

   此次疫情爆发以来,目睹一些专职的教授、学者热衷于不费力传播一些以讹传讹乃至蓄意误导的东西,反而是一些投行、工商企业之类的从业人士肯下呆功夫搜集、整理数据资料,用事实、数据和逻辑说话,我感到担忧,也更加感到我们的教育需要改进。

   (初稿2020.4.28,修订2020.5.1,三稿2020.5.2,仅代表个人意见)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120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