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元春:保障2020年就业,中国需要6.5万亿刺激方案

更新时间:2020-05-07 20:22:44
作者: 刘元春  
重启成本将十分昂贵;三是全球金融大动荡所带来的全球流动性枯竭以及国际资本的异动将产生强劲的收缩压力;四是疫情的全球蔓延必将导致许多国家经济陆续停摆,从而给中国外需、供应链和产业链带来持续的超级冲击;五是中国经济所面临的传统周期性下滑因素和趋势性下滑因素将在疫情的冲击下进一步显化。

   (二)今年是否需要制定经济增长目标?

   在此背景下,如果没有目标,我们就没有强劲的信心,缺少纲举目张的行为范式,就无法在这种超级不确定的形势和人心混乱的状况下走出困境,因此有必要制定合理的经济增长目标。总书记在很多场合中已经反复强调,要积极研究一揽子的宏观政策,力争实现经济社会发展的目标。

   如果我们仍将全年的经济增长目标设定为5.5%-6%,那么就必须要推出超级刺激政策,而推出超级刺激政策可能会带来超级后遗症,因此我们应该调整目标,不能简单地“唯GDP导向”,而是应该关注“保民生、保企业、保就业”。只有这样,才能保证这场公共危机和卫生危机不会转化为经济危机和社会危机。

   (三)我们需要多大规模的刺激方案?

   经我们测算,如果要保持中国整体就业总量不变,那么2020年的GDP增速应该保持在4.5%左右水平。以此推算,二季度的GDP增速需要达到4%,三、四季度的GDP增速需要达到9%。

   我们认为,推出3.5万亿的减税降费、2万亿的基建新扩张以及1万亿疫情补贴,这共计6.5万亿的宏观扩张计划可以推动我国经济增速进一步提升2%-3%,从而实现“保民生、保企业、保就业”的目标。

   虽然刺激方案难免会带来后遗症,但是我们不能因为后遗症就拒绝刺激。如果刺激方案是我们解决目前超级冲击下的合理方案,我们就不能拒绝。在政策实施的过程中,我们可以通过统筹规划以避免过高的后遗症。

   (四)刺激经济,钱从哪里来?

   刺激经济所需的资金可以通过以下几个渠道获得:一是可以考虑将计划的预算财政赤字从2019年的2.8%提升到3.5%,这将能够直接扩大财政支出1万亿;二是将实际财政赤字率从2019年3.9%提升到6%,通过调入资金和使用结转结余资金再增加1万亿左右经费。

   三是发行2万亿的疫情特别国债,通过建立疫情中小企业纾困基金、贫困补贴与消费启动基金专门用于疫情冲击的主体救助,同时充实国家开发银行的资本金。1998年和2007年发行的特别国债分别达到了当年GDP的3.17%和5.56%,2020年2万亿特别国债仅占GDP的1.86%。

   四是扩大地方专项债规模,从2019年的2.15万亿扩展到3.35万亿,这将直接提高1.2万亿的支出水平。当然,假设2020年GDP实际增速达到5.5%,名义增速将达到8.5%左右,所以财政收入以及政府基金收入将大大好于一般没有扩张计划情形下的政府收入状况。由此可见,上述设计依然存在一定的弹性空间。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1196.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