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丁丽:民国时期天津纺织工人劳动与生活状况探析

更新时间:2020-05-02 16:12:07
作者: 丁丽  

   摘    要:

   本文以天津市社会局1931年对天津市纺织工人的调查报告为主要依据, 试图通过对工人的劳动时间、劳动环境、工资收入、生活费分配及其衣食住等因素的考察, 探析民国时期天津纺织工人的劳动与生活状况。

   关键词:民国; 天津; 纺织工人; 劳动状况; 生活状况;

  

   “津市当华北要冲, 襟带水陆, 绾毂工商”, 其影响“不限于津沽一隅, 盖直鲁晋豫奉热察绥各省区之计政民生, 群焉托赖”。衣为人民四大需要之一, 国民政府建国大纲有曰:“政府当与人民协力, 共谋织造之发展, 以裕民衣。”由此可知纺织业是解决民生问题之重要工具。 (1) 纺织业是天津的主要产业以及工人主要集中和分布的行业。本文试图考察民国时期天津纺织工人的劳动与生活状况。

  

   一、工厂及工人概况

  

   据1931年天津市社会局的调查, 天津的纺纱厂共有六家, 即裕元、恒元、宝成、北洋、华新和裕大纱厂。六大纱厂均成立于民国初年, 除了裕大纱厂因外债的关系由日商经营之外, 其余皆为华商经营。

   根据民国二十一年劳动年鉴统计数字记载, 天津市纺织业工人人数为16270人, 占各业人数的41.8%。 (2) 这些工人主要来自本省各地, 其次为本市及邻省, 其他省份的较少。据1932年调查, 天津棉纺织厂工人有24.9%来自本市, 53.3%来自本省各地, 18.9%来自邻省, 仅有2.9%来自其他省份。 (3) 又据方显廷的调查, 裕元、恒源和华新三纱厂之工人总共4825名, 其原籍天津者仅有927人, 只占总数的19.21%, 其余多来自河北省, 占总数的63.88%, 还有一部分来自邻省, 山东占8.48%, 河南占6.07%, 有极少数的工人来自江苏、浙江、安徽、山西和辽宁, 他们加在一起的比例仅占0.95%, (4) 这少数的工人中可能有一部分就是纱厂雇佣的技术工人。

   天津纺织工人多来自农村, 因此年轻工人所占比重很大。据1931年天津市社会局的调查, 天津六大纱厂成年工的平均年龄约为25岁, 童工的平均年龄约为14岁。这些工人中, 识字者仅占22.98%, 不识字者超过识字者三倍还多。女工不识字者人数最多, 占女工总人数的95.66%。各厂有高等技艺者仅占2%或3%, 因为纺织并非难事, 没有经验的工人入厂练习, 不过数日, 便能从事普通工作。 (5)

   就全国来讲, 尤其是在纺织业等轻工业部门, 女工占有相当比例。据北京政府农商部统计, 1912到1920年全国女工人数在工人总数中所占的比例, 最高时为44.7%, 最低时为33.7%。 (6) 但就天津而言, 工厂很少雇佣女工。即使是在最适合雇佣女工的棉纺织业中, 天津的女工人数也不多。据1928年统计, “天津各纱厂共有工人16798人, 女工为1842人, 仅占10.97%。” (7) 1931年天津裕元、华新、北洋、裕大和宝成等纱厂雇佣女工所占比例分别为各厂工人总数的9.74%、11.32%、10.44%、7.25%、22.45%, 而恒源纱厂没有女工。 (8) 女工之所以没有在华北地区盛行, 这与当地社会风气闭塞及观念保守有关, “女子外出做工被看做不光彩的事。同时, 女子的缠足风俗也是她们外出的障碍。” (9) 而东南沿海城市开放较早, 社会风气早已改变。天津纺纱厂的童工在华北地区属最多, 据1928年对天津各纱厂工人的统计, “童工所占的百分比为8.68%, 并不低于华中华南诸省童工所占比例。” (10) 又根据1931年天津纺纱业调查报告数据计算, 天津六大纱厂雇佣童工的比例平均约为14.5%。 (11) 可见, 童工在天津纺纱工人总数中所占比例不低。

  

   二、劳动条件

  

   (一) 劳动时间与休息时间

   民国时期, 天津纺纱工人的生活几乎每天都在工作中度过, 休息和假期相当之少, 工人身心因此受到很大损害。据调查:“工人工作12小时的平均寿命, 为28岁;11小时的平均寿命, 为35岁;10小时的平均寿命, 为41岁半;8小时的平均寿命, 为46-52岁” (12) , 看来劳动时间过长使工人寿命明显缩短。

   据1926年北京农商部的调查统计, 天津的裕大、恒源、裕元、华新、裕华等纺织厂的产业工人每日均工作12小时, 宝成纱厂成年工人工作11小时, 童工10小时。据日本学者的调查, 天津纱厂“有夜工的三工厂, 每周日夜班换班, 休息24-33小时”, 其他长日班工人基本在吃饭的时候才得以休息。 (13) 据劳动年鉴统计, 1932年天津棉纺织业工人最长工作时间为12小时, 普通为11小时。 (14) 通过上述统计数字我们可以看出, 民国时期天津纺织业工人的工作时间一般在12小时左右, 童工的工作时间在10小时左右。但这只是一班或叫一工。在棉纺织厂里由于机器不停运转, 晚上亦须上班, 因此一般实行两班制。

   天津六大纱厂的工作分为日夜两班, 日班的工人工作12小时后下班, 夜班的工人开始交替上班并同样工作12小时。但因为夜班工作辛苦, 故日班和夜班工人每周都轮流换班一次。“天津的裕元、宝成和裕大纱厂每日工作时间自早6点至晚6点;恒源纱厂自早6点半到晚6点半;华新纱厂和北洋纱厂自早7点至晚7点” (15) , 夜班与之交替对应。工人的用餐时间即为每日休息时间, 每日正午或凌晨即为工人吃饭时间, 基本为半个小时, 饭后马上回归工作。大部分纱厂工人用餐不出厂屋, 而且夜班工人需自备食物。恒源纱厂“在厂吃饭者, 即相率至饭厅, 当时由原动部将电关闭, 停车半小时吃饭”, 而宝成纱厂工人用餐“不停止工作, 随作随食”。夜间本为休息时间, 因此夜班工人工作较为疲劳。工人从夜班开始一直到12点之前, 精神状态尚可, 12点以后到凌晨4点之间, 工人精神萎靡, 处于“不得不睡又不敢沉睡”的状态, 到四五点钟因检查者进厂, 故此时工人状态开始恢复。 (16) 由此得知, 这样的工时制度使工人极其疲劳并影响工作效率。因此, 宝成纱厂于1930年实行三班制, 即每班工作时间为八小时, 并规定女工和童工在第一班即早6点至午后2点工作。 (17) 改制后, 工人工作效率有所提高, 但在实行三年后因为劳资冲突而被废止。

   工人不仅每日劳动时间长, 其全年劳动日数也很多, 休假很少。据1925年日本学者的记述, 天津纺织工厂全年工作日数为266-312天。 (18) 1931年天津社会局对六大纱厂进行了调查, 裕元纱厂过年放假一周, 端阳、中秋、纪念日和国庆日各放假一天, 但是修理部和原动部年假只有两天, 端阳和中秋也只放假半天;恒源纱厂年节放假五天, 端午、中秋及纪念日放假一天, “每周日除了原动厂因修理机器缘故不放假之外, 其余都放假一日, 但仍有夜班”;华新纱厂工人周日休息半日, 端午、中秋及年假共放假7天, 后又依工厂法添五三、双十和新年三天纪念日, 此时每年假期为10天;北洋纱厂“每逢周日, 日班休息12小时, 年假休息一周, 两节及纪念日, 日夜两班各休息一工”;裕大纱厂工人除了每周日放假外, 劳动节、双十节、端午节和中秋节各放一天, 新年假期为五天;宝成纱厂周日放假一天, “旧历年八天, 五月节、八月节各一天”。 (19) 可以看出天津六大纱厂基本每周日都休息, 或半天或一天, 过年放假五到七天, 端午、中秋及其他纪念日各放假一天, 基本每年节假日可休息8-10天, 而修理机器者放假时间较少。

   (二) 劳动环境与劳动损害

   纺织工厂一般温度较高、棉絮飞扬, 空气环境相对恶劣。企业主不会为了工人而改善劳动环境, 工人为了生存也不得不继续在恶劣的环境中劳作, 这使产业工人患上许多职业病和传染病。更有甚者, 由于劳动设备缺乏必要的检查, 劳动灾害经常发生, 导致工人伤亡的现象屡次出现。

   表1 天津裕元纱厂工人疾病统计表 (1926年)     下载原表

  

   据统计, 裕元纱厂的工人99.8%都患有疾病。通过上表我们可以看出, 工人患咳嗽的比例最大, 这与纱厂棉絮经常被工人吸入有关;腿疾次之, 这是工人长期站立劳作的后果;痢疾再次之, 此病多发于夏秋季节, 因为工厂湿热导致工人胃肠不适;头痛也占有一定比例, 这也和车间空气不好有关;伤寒则是工厂内外温差大造成的。又依据裕元纱厂医院1928-1929年病人投诊记录可知, 内科就诊人数最多, 占55.2%, 外科病占26.8%, 再者为眼科、耳鼻喉科和皮肤科。除了外科病是由于操作机器过程中造成的外伤之外, 其他疾病大都与纺纱车间空气质量低下有关。同时根据记录, 还可以得知12月和1月两个月的疾病指数较高, 这与天津正值冬季最冷的时段有关。到了2月因为过年休假的关系, 工人身体多有所恢复, 此时疾病指数又有所下降。而到了5月和6月工人疾病指数又开始上升, 这是因为夏季炎热, 再加上工厂的高温作业, 疾病较易发生。 (20) 工人患病的情况基本上是“春天多患瘟疫, 夏季多霍乱, 秋天常患泻痢, 冬天多得咳嗽”。 (21)

   天津恒源纱厂粗纱、细纱等部热度既高, 机器运转又快, 飞絮和油气多, 空气不流通, 导致工人患上很多疾病, 如眼膜炎、肺膜炎、气管炎、痱子、疥癣、伤风、霍乱、痢疾等。华新纱厂摇纱和细纱两部的女工患胫曲症者甚多, 这是由于长时间维持相同的姿势造成的。纱厂的工人需要连续站立工作十几个小时, 尤其是很多女工缠足, 再这样长时间站立, 必然比常人感到吃力。另外, 各个车间机器的热度甚高, 大多在八九十度, 其中以细纱车间机器温度最高, 达到97度。因为该车间机器安置最多, 有94台, 加上工人也多, 必然温度最高, 因此该部工人中暑患病者亦最多。该厂还设有开水炉供工人饮水, 但炉内水量有限, 工人经常喝不到水, 更有无知者用炉内之水冲洗扫帚, 使得工人饮用之水不净。厂中厕所空间狭小, 臭气弥漫于车间, 对于工人的呼吸甚是妨害。北洋纱厂的工人有因长久站立而得寒腿症者, 有因厕所“臭气蒸熏”而得霍乱、泻痢者, 有因“飞絮迷目”而患各种眼疾者, 有因车间潮湿而得疥癣者, 有因气温过高而患感冒者, 有因饮食不能正常而得胃病者。据宝成纱厂的厂医统计, 该厂每天平均有20%的工人患疟疾和痢疾二症, 清花部和粗纱部的工人由于吸入过多棉絮患肺病者较多, 润纱车间工人因双脚长期“浸于水中”而患湿病者居多。 (22)

   产业工人除了由于劳动环境恶劣而患有职业病之外, 还由于劳动灾害而引发很多工伤事故。

各个工厂使用机器生产, 无论由于工人操作的原因还是由于机器设备失修的原因都可能造成工人的人身伤害。天津裕大纱厂工人手指被机器碰伤者较多, 因手指受伤就诊于该厂医疗室的工人, “摇纱部年约70余人, 细纱部30余人, 粗纱部10余人”, 其余的外伤如“原动部之烫伤, 机修部之轧伤”等, 但尚无伤及性命者。 (23) 1928-1929年, 裕元纱厂工人医院中, 外科病人有2804名, 占病人总数的26.8%, 外科病人投诊次数为5562次,(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1137.html
文章来源:中国社会经济史研究 The Journal of Chinese Social and Economic History 2018年01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