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岳天明:社会学之思

更新时间:2020-05-01 22:55:28
作者: 岳天明  

   摘 要:社会学是一门严肃的学科, 这可以从该学科的产生、研究对象、研究内容和研究方法等方面得到体证。中西社会学都具有文化研究的传统, 如今, 尤其要重视文化研究在社会学中的地位。侧重于以方法和技术的定量化来界定社会学的学科规定性和学科本质的观点应该予以纠正, 这种认识上的改变有助于提升社会学的研究品位, 避免缺乏灵魂的研究的蔓延。社会学要关注人类道德生活及人类存在的整体性, 探究人类生活中更具根本性的问题, 努力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加和谐美好。

   关键词:社会学; 文化根基; 道德议题; 学科规定性; 学科本质;

   作者简介:岳天明 (1969—) , 男, 甘肃通渭人, 法学博士, 西北师范大学教授, 博士生导师, 从事政治社会学、民族社会学研究;

   基金:国家社会科学基金一般项目“西北民族地区社会治理与社会活力研究” (16BSH039);

  

   一、社会学是一门严肃的学科

  

   《现代汉语词典》中对于“严肃”的解释, 含义有三:“ (1) (神情、气氛等) 使人感到敬畏的:他是一个很严肃的人; (2) (作风、态度等) 严格认真:严肃处理; (3) 使严肃:严肃党纪, 严肃法制。”[1] (P1495) 以此来看, 说社会学是一门“严肃”的学科, 自然是取“令人敬畏、认真严谨”之意。之所以要引出这个话题, 是因为不管过去还是现在, 人们对社会学总是存在着不少误解。比如, 有人认为, 社会学就是讲故事, 认为在故事后面加上几句分析的话语, 就成了“社会学分析”[2] (P3) ;还有人认为, 社会学就是数字游戏, 伯格 (Peter Ludwig Berger) 甚至开玩笑地提及, 有人认为社会学家是行为统计数字的采集人, 社会学家就像间谍[3] (PP.7-9) 。

   存在这样的误解不足为奇。社会学学科因为要透过事物的表面去揭示社会真相而被视为对社会表示不满的人的阵地[4] (P2) 。如果要取悦于某一类 (些) 人, 我们就得为社会学担忧了, 这就决定了社会学是批判性的[5] (P60) , 对社会学的误解甚至于批评与其说是属于科学范畴, 不如说是政治范畴[5] (P24) 。于是, 总有人自然会不断压制社会学的发展。在中国, 人们一直不太注意社会学和社会主义的区别。整体而言, 在人类发展的进程中, 社会科学和社会主义是可以相互协助的, 但是在激烈的社会变迁中也有可能会分道扬镳。比如, 在“五四”运动之后, 中国的社会学和社会主义, 就走上了这样分歧的路线。所以, “五四”运动所开辟的社会主义的道路并没有直接培育出社会学来。作为一门新引进的学科, 社会学在不同的偏见中被冷落地排挤在荒芜的田园里。“在文史的主流里因为社会学和社会主义的瓜葛而不愿加以接受, 在社会主义的旁支里, 却因为社会学的批评性不适宜于早期的政治运动而加以拒绝了。”[6] (P414) 基于社会学总是处于被误解的现实考虑, 确立社会学是一门严肃的科学的认识就是很有必要的。

   (一) 从社会学的学科的产生来看

   从社会方面来说, 法国大革命以后的纷乱社会是孔德 (Auguste Comte, 1798-1857) 思考科学和社会的关系的诱因。孔德深知, 他生活“的时代深刻地体现出既无序又缺乏进步的特点”[7] (P107) , 神学社会类型正在消失, 代之而起的是科学的和工业的社会。在这样的社会中, 神学家和僧侣的思想方式已经不合时宜, 惟有学者的思想方式具有新时代的特征, 适合引导社会的精神和道德基础。在这个意义上说, 是学者从僧侣手中接受一份神圣的遗产, 用人类社会的一致性和人类历史的一致性去思考他们所处的那个时代。以前的信念、意识形态已经解体, 工业文明所倡导的自由竞争意识还没有完全形成, 社会上形成了道德的真空。所以, 孔德社会学思想的出发点就是要研究他所处的那个时代内部神学和尚武社会以及科学和工业社会之间的矛盾[8] (P48) 。这样, 社会秩序和社会进步、社会稳定和社会变迁观念的统一就成为其社会学思想的中心议题。后来的社会学家大都是在孔德所设定的框架内获得社会学发展的学科基础的。

   从个人角度来看, 还是一名青年知识分子的时候, 孔德就浸润在圣西门主义的氛围里。作为私人秘书, 他在圣西门 (Saint-Simon, 1760-1825) 的门下度过了形成人生观的七年, 直至1824年自立门户。在经历了人生种种不幸的同时, 他开始发奋撰写政治学和社会学理论著作, 其中最著名的是六卷本的《实证哲学教程》和四卷本的《实证政治体系》。他的研究规划旨在设计出一套政治方案, 希望基于新的社会科学, 解决法国乃至西欧社会的危机。孔德在穷困潦倒、精神空虚的情况下, 仍不放弃社会学能成为治世学科的内心追求和主观努力, 期望通过社会学所提出来的药方能够让混乱的社会获得有序的运作, 这种精神和毅力不能不令人敬佩。可以认为, 人们为什么选择社会学, 其初衷各异, 但对孔德来说, 自然是以社会学研究为使命和志业[2] (P271) 。谁愿意为一门并不严肃的学科而耗其一生呢?

   (二) 从社会学的研究对象和研究内容来看

   关于社会学的研究对象和研究内容, 国内代表性的观点主要有二。

   第一是费孝通的观点。费孝通在晚年对他的研究进行反思时曾经指出, 他初学社会学时, 没有从理论入手思考过社会究竟是什么这一根本性问题, 为了改善人们的生活, 只是直觉社会学是一门研究人们群体生活的行为科学。正是受这种社会观的引导, 他翻译了奥格本 (W.F.Ogburn, 1886-1959) 的《社会变迁》并以此作为他进入社会学学科的入门标记[6] (P220) 。不过, 后来的调查经历和生活阅历让费孝通认识到, 原来, 真真切切地存在着和社会实体相对抗的“个人”, 存在着个人生物体本性的顽强表现, 存在着与“社会的载体”相对应的“社会的对立体”——个人。因此, 在社会和个人的辩证关系中, 个人既是载体也是实体。基于此, 他提出了这样极富深意的学术命题:“社会和个人是相互配合的永远不能分离的实体”[6] (P239) , 指出个人和社会是一个辩证的统一体, 从而实现了社会和个人两者的连接和包容, 而实现这一连接和包容的就是社会生活, 这是深具启示意义和认识价值的看法。基于对“社会”概念和意蕴的独特阐发, 费孝通在许多文章中都反复强调社会学的研究对象, 指出“社会学看人与人怎样组织起来经营共同生活, 形成社会结构”, 因此, 社会学以“人在群体中如何生活”为研究对象。

   第二个有很大影响的当属郑杭生的观点。郑杭生认为, 社会学的研究对象在于社会的良性运行和协调发展。如果说, 费孝通关于社会学的研究对象问题的回答因强调“不仅需看到社会结构, 而还要看到人”而更具有突显个体生存的主体性意味, 1从而为中国社会学创立自己的话语体系开辟了前进道路的话, 那么, 郑杭生的“社会运行说”则更具有宏大的社会视角, 这样的视角有助于社会学学科在一个强调构建和谐社会的国度内的学科的合法性认同, 因而也更容易使社会学学科获得意识形态领域国家层面的支持[9]。

   不管在研究对象上有着怎样的看法和认识, 社会学对于现实社会生活和社会运行的关注决定了它的研究内容总要涉及到诸如:文化和社会、个人社会化、社会角色、社会互动、社会群体、社会组织、社会分层、社会流动、社会制度、社区、城市化、社会变迁、发展与社会现代化、社会问题及其控制、社会政策和社会建设等等。社会学林林总总的研究内容自然有微观层面的个体分析, 也有宏观层面的整体分析;既有静态的结构分析, 也有动态的变迁分析。而所有这些内容无不指向于社会中的人及人生活于其中的社会。

   有关社会学的研究内容, 如果从个体的角度来分析, 其意义指向于让个体在适应社会文化的前提下具备完全的自我约束、自我发展能力, 其目的在于让个体能够成为符合社会要求而又不失自我特色的、具备社会化个性的个体, 这样的个体就是“人格健康、心态开放、温文尔雅、自立自强”的个体。因此, 社会学学科自然可以教给我们个体在社会中的合群基础上的独立性。

   如果从社会层面来看, 社会学研究就是实现社会的良性运行和协调发展, 社会学的学科理念就是要“增促社会发展, 减缩社会代价”。不管是从微观的个体层面还是宏观的社会层面, 其成长和运行总是不能离开社会文化, 而如果从文化的视角再来分析, 则社会学关注的是“人文世界及其面貌”, 关注的是人们在文化世界中“和而不同”地相处的逻辑[10] (P260) 。这就是费孝通曾经提出的“各美其美, 美人之美, 美美与共, 天下大同”的美好境地。所以, 我们没有理由不认为社会学是一门严肃的学科。

   (三) 从社会学的研究方法来看

   如果说前面两点的说明主要集中于社会学是“令人敬畏的”的话, 那么从研究方法来看, 社会学则无疑是“认真严谨的”, 是一门严肃的学科。

   从技术层面展开经验研究是社会学的必要手段。社会学的研究方法包括方法论、研究方式和具体的研究方法等三个层次。不管是定量研究还是定性研究, 都以客观描述社会现象、解释社会事实和预测社会发展为基本旨归。韦伯等强调社会学研究中的价值中立就是为了尽可能地保证社会学研究和社会事实相符合。不过, 他的价值中立是有特定含义的, 不能望文生义地去理解。

  

   二、文化研究是社会学的传统,要重视文化研究在社会学中的地位

  

   重新梳理社会学研究的古典传统就会发现, 那些被视为是实证社会学代表性人物的思想, 实则具有浓厚的人文色彩, 诸如道德教化、社会整合和文化传统等都是他们十分热衷的议题。我们因此就会得出这样的结论:重视文化研究是社会学的传统, 进而发出“要确立文化研究在社会学研究中的地位”的吁请。

   (一) 西方社会学的文化传统

必须指出, 人们对于孔德关于社会学界定的理解具有片面性。诚然, 在孔德看来, 社会学就是要用物理学的方法客观地研究社会的秩序和进步, 因此, 社会学在本质上是一门实证科学。但是, 孔德所说的科学并不是人们通常理解的那种坚决排斥价值评价和道德判断, 而是把科学事实与价值判断统一起来的新科学, 他从来没有忽略人类的思想能力和情感能力, 反而强调借助于此来增加社会的道德内涵[11] (P29) 。他指出:“今后所有及时系统化的实际思辨会不断地尽可能促成道德的普遍优势, 因为道德观点必然要成为所有其他实证方面问题的科学纽带和逻辑调节器。”[12] (P50) 这是可以理解的, 因为社会学以人类社会生活为研究对象, 以追求社会生活的进步和秩序为己任, 这种规定就决定了社会学不可能回避价值评价和道德判断。他还指出科学精神和道德评价之间要相互协调, 指出“这样的协调在随时发展跟人类紧密关联的秩序与和谐的观念时, 不可能不趋向于使精英之士获得深刻的道德教养, 而且也教化一大群智者。后者根据普遍教育的相应体系, 全都或多或少地参与这一伟大的启蒙工作。”[12] (P50) “一种既是实践也是理论的更为深入、更为广泛的评价, 把实证精神描述为:从其性质来说, 是惟一能够直接增进社会感情的精神, 而社会感情乃是一切健全道德的首要基础。”[12] (P51) 进一步说,(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1124.html
文章来源:《西北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2019年第4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