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湘穗:疫情正在改变世界

更新时间:2020-04-30 11:45:26
作者: 王湘穗  

   疫情加速全球化迭代发展

   截止到今天,新冠病毒感染确诊病例全球超过300万,其中,美国超过100万。目前全球疫情形势依然非常严峻。我们研判全球疫情发展,有三个前置条件。第一,暂时不会出现靶向性特效药。第二,疫苗研发大约还需要12-18个月。第三,天气变化对疫情不对产生戏剧性影响。基于这三个前提条件进行分析。

   疫情发展有两个理论框架,一是目前在国际范围热议的群体免疫;二是成功阻断传染。

   第一,群体免疫理论,即遇到传染病时,一个高等生物群体(人类或兽类)内部60%-80%感染后将普遍产生抗体,阻止传染病的传播,遵循了物竞天择这一自然法则。但如果在人类社会使用这种方式就意味着放弃努力,因为按照目前全球70多亿人口数计算,60%-80%的感染率就意味着有50亿人感染,按照现在全球平均7%的死亡率,将有3.5亿人口死亡,这将造成灾难性结局。从目前新冠疫情传播的情况看,结果将更加严重。如哈佛大学最近的研究显示,这次病毒传染性很强,需达到82%的感染率才能达到群体免疫。另外,世卫组织最近提出,现在还没有证据证明感染过新冠病毒的人可以避免再次感染,即使自身产生抗体,免疫时间也很短。这种极端的、危险的情况为我们分析疫情提供了边界,也就是最坏的边界。

   第二,阻断传染理论。该理论具有三原则:控制传染源、切断传播途径、保护易感人群,最终切断病毒传播。谁能够落实三个原则,谁就能有效地阻止疫情传播。

   全球控制疫情发展的情况处于控制传染和群体免疫之间,即哪个国家执行得好就能够控制住疫情传播;如果做得不好,就会落入“群体免疫陷阱”。

  

   疫情发展的四组样本

   为了分析这次疫情,我们可以看四组样本:首先是湖北和武汉的样本,其次是韩国大邱和庆北的样本,第三是意大利和英法等欧洲国家的样本,第四是纽约和美国样本。

   根据第一组样本来看,湖北人口是5900万,武汉常驻人口大约1000多万,武汉确认感染人数达5万多,湖北超过6万。武汉市的感染率为5‰,死亡率经过校准是7.6%,原来是5%。湖北的感染率是1‰,死亡率是6.6%。从全国来看,中国总体感染率是万分之0.6,感染率是非常低的。湖北确诊人数占全国感染人数的82%,比较集中,湖北以外地区的死亡率是0.87%,全国的死亡率是5.5%。按西方的统计方法,10万人的死亡人数,中国是0.33人,意大利是45.5人,美国是18。欧美国家的10万人死亡率比我国高出很多。

   可以看到,疫情在中国爆发的特点就是局部高发,全国进行了有效控制。

   第二组样本是韩国庆北和大邱。韩国大约5200万人,庆北和大邱共计514万人。在3月15日感染率高发时,韩国7000人感染,这两个地区占韩国总确诊病例的77%。到目前为止,韩国感染人数是1万人,感染率是万分之二,死亡率是2.2%。

   疫情在韩国爆发特点是局部高发,但是基本控制住了疫情。

   第三组样本是意大利、英国和法国。意大利有6000万人,目前有19.5万人感染,死亡2.68万人,感染率是3.2‰,死亡率是13.7%。英国6600万人,15万人感染,感染率是2‰,死亡2.1万人,死亡率是14%。法国6700万人,16万人感染,感染率是2.4‰,死亡2.26万人,死亡率是14%。

   这三个国家的特点是,全国普遍暴发疫情,死亡率高,疫情一度失控。

   最后一组样本是美国和纽约。美国有3.3亿人,截止到今天有100万人感染,死亡5.6万人,美国的感染率是3‰,全美平均死亡率是5.6%。纽约州有2000万人,确诊30万人,感染率是1.5%,感染人数占全美国的30%,死亡2.3万人,死亡率达7.5%,占全美死亡人数的40%。纽约市有850万人,感染16万人,感染率18‰,死亡1.6万人,死亡率10%。

  

   四组疫情发展样本的特点

   第一,中国和韩国是两个成功控制了疫情传播的国家。两国主要特点是落实了传染病三原则,总的发病率都控制在万分之二以下。中国是万分之0.6,韩国是万分之2。欧洲现在是2‰左右,美国达到3‰,均高于中韩发病率。

   究其原因,中韩两国抓住了疫情扩散前的机会之窗,这个机会之窗只有短短的十几天甚至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如果控制住了,疫情就会发生在局部地区。比如这两个国家,高发地区确诊人数占全国感染病例的80%左右,所以,只要封堵住高发地区,传染源就能够得到很好的控制。两国均抓住了时机,下了很大决心,组织行动力强,体现出了体制优势。中国派副总理蹲守在武汉,韩国总理则一直蹲守在大邱,统一协调全国资源,中国调了4万多医护人员到湖北。能够做到这一点,中韩都有一些特殊的条件,在国际上缺少普适性,其他国家做不到。

   第二,意大利和英国、法国的样本比较具有普遍性,就是疫情开始时比较麻痹大意,一旦爆发时就到达了人口的1‰以上,立刻进入到全国大流行阶段。医疗系统承受了压力,死亡率开始增加。意大利最初死亡率是1%,现在是13%。英法两国现在的感染率在2‰以上,死亡率达到14%。在这种情况下,医疗体系难以承受,无法提供有效地治疗,所以他们就开始滑向群体免疫曲线。

   第三,美国前一段时间可以说是步欧洲的后尘,现在已经超过了欧洲。目前是世界上感染人数最多、死亡人数最多的国家,感染率也是世界上最高,达到3‰以上。一些重点地区,如纽约州,达到15‰,纽约市达到18‰,死亡率也在逐步地提高。而且美国50个州都有感染,纽约州和新泽西州感染人数超过10万人,有16个州感染人数过万。美军有6000多人感染,监狱感染有10000多人。可以说是多点暴发、重点突出。

   通过这几组样本的简单分析可以看出,如果抓住机会之窗,把疫情控制在局部,把确诊率达到1‰之内,医疗体系还是能够撑得住的。我们看武汉初期,局地的感染率超过1‰时,武汉的医疗资源不足,必须通过全国的医护人员、国家的支持才能够坚持下来。

   意大利、西班牙、英国、法国不可能获得其他的更多的资源支撑,因此医疗体系不能够支撑,死亡率就会大幅度上升。

   纽约和美国现在也是这种情况,也不具有全国调动资源的体制优势和条件。所以说,一旦感染率超过3‰以上,全国医疗体系都会进入危机状态。现在美国正在向医疗体系难以有效应对疫情的趋势发展。

  

   美国疫情发展趋势

   美国疫情下一步发展有两种预测,一种是简化版的群体免疫。据他们测算,在3.3亿人口中70%人口感染,就是2.2亿人感染,按1%的死亡率,将死亡220万人。这一预测在前一段时间广为流传。纽约州州长、纽约市市长以及美国CDC专家都是有条件接受这一预测,他们都认为,如果不做干预就会是这种情况。

   第二种预测是白宫在3月30日首次提出,可能死10--24万人。特朗普甚至说如果我们死10万人,我们的团队就获得了成功。后来把死亡数调整为6万,实际上这两天就会过6万了。因此,他这个数据肯定会突破。从美国目前只是统计医院死亡数的情况分析,美国死亡率将逐步增加,死亡20万人是打止不住的。

   从现在情况看,美国的感染高峰还没有到达。第一是现在的检出率相当高,全美的平均检出率是18%。中国在出现拐点的时候,检出率是5%以下,韩国的检出率是2.6%以下。现在美国的检出率还很高,在美国有些州,比如纽约州是38%,新泽西州是50%,很多的州还很高,离拐点还很远。

   第二是美国绝对新增数也没有下降。目前的波动是没有意义的,主要原因是检测还远远不够,前一段时间一直保持每天14万,现在上升到20万。检测数一增加,确诊数就增加。

   第三是净增数,就是减掉治愈率和死亡率的数字也没有下降。美国的治愈率非常低,现在刚刚达到10%,而欧洲的平均治愈率是23%,中国的治愈率是90%以上。所以说美国的死亡率还会增加,治愈率也会上升,但是目前还很低。治愈率低和死亡率高和医疗系统是否正常运作有关,从目前来看,美国的医疗系统运行状态已经大大降低,随着确诊人数的增加会进一步瘫痪,这样就会被动地陷入群体免疫的陷阱。

   第四是美国还要做到隔离到位,美国宣布居家令比较晚,轻症都是居家隔离,所以很难真正阻断病毒传播。特别是特朗普政府又在推复工复商,许多州已经复工了,连纽约州都准备在5月15日复工复商,这很可能导致疫情再度爆发。

  

   全球疫情发展基本研判

   总体上,全球疫情发展的基本研判是,除了中国、韩国、新西兰等少数国家能够抓住机会之窗对疫情进行有效控制之外,世界大多数国家,也包括欧美主要发达国家都没有做到、也很难做到有效控制。世界大部分地区可能会被迫走上代价高昂的群体免疫路线。

   按照世卫组织的说法,目前还处在大流行的早期,发展中国家现在还是数据黑洞,全球的疫情还将进一步蔓延,很可能是一场接一场的延续,一波接一波的扩展,也可能跨年度流行,只有等到疫苗的出现才能够有所控制,因此疫情的发展必然是全球性的、长期化的、综合化的,会对于全球造成系统性的风险,会导致全球的复杂变化,疫情正在改变世界,也会影响到每一个国家每一个人。

  

   中国的应对之策

   首先,要认识到我们遇到了前所未见的大危机,这一次的危机有人说堪比世界大战,但它不是国家与国家之间的战争,而是人类与病毒的战争,波及到全球。疫情会出现恶性的连锁效应、互动效应,会严重地冲击经济基本面,会造成广泛的社会动荡,会造成严重的国际政治危机和国际冲突,会对全球化进程造成很大的逆转性效果,是一次全球的大洗牌、大重组,当然,它也带来了一些机遇,这需要把握。

   第二,要做好近期、中期和长期的工作谋划。近期主要做好化解冲击的工作。中央政治局4月17日召开会议对近期的工作做了认真的部署,非常细致。主要是两个方面,一是防止疫情的反弹,外防输入内防反弹。二是经济发展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我们要做到六稳,要推动内需战略,要施行六保,保居民就业,保基本民生,保市场主体,保粮食能源安全,保生产链供应链稳定,保基本运转,坚定实施扩大内需的战略。李克强总理最近又讲了六保的核心是保居民就业,保基本民生,保市场主体。同时提出了一些很具体的要求,包括一些财政政策货币政策,刺激消费维持就业等等都做了一些很具体的部署。

可以看出,近期,工作核心是做好中国自己的事,侧重点是要应对好已经到来的重大危机。中期,中国需要有一个长远的规划,主要是要做好区域范围内的事,就是要加紧中国和周边国家的深度合作,从建立公共卫生共同体起步,推动经济一体化进程,巩固以14亿人为核心的内需市场,围绕10+3(东盟+中日韩)的20亿市场建立新的产业链,建立人民币为核心的区域货币体系。长期,就是要做好参与世界体系重构。这次疫情之后,美国主导的全球化体系解体是必然的,解体已经开始了,并不完全是疫情的冲击,美国主观上也有这种意愿,也在做这种行动。我们当不了美国的家,(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1111.html
文章来源:中国投资参考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