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潘英丽:疫情后的财富、市场和机会

更新时间:2020-04-30 00:32:02
作者: 潘英丽 (进入专栏)  

   各位朋友,大家好,今天我分享的主题是“全球变局下的中国经济转型之路”,主要从三个方面进行分享。

  

   一、踏着时代新冠疫情以及全球不稳定的趋势

  

  

   1.全球疫情现状以及对全球经济的冲击

   截止到4月2日,海外累计确诊人数达到934800。到4月8日已攀升至134万多,加上中国一共有142万多,发展非常迅猛。

   疫情未来的演变趋势,对经济的影响非常大。

   根据英国帝国理工大学3月中旬提交英国政府和白宫的报告:假如不干预,峰值会早至5月下旬;假如干预,峰值会更低,但时间会更晚至6月下旬。

   这个报告影响非常大,直接让英国和美国政府改变了原先的群体免疫政策,开始进行干预。现在美英包括欧洲,应该是介于干预与不干预之间。

   所以,我理解峰值会在5月底或者6月中旬才有可能见顶。

   另外疫情在全球的分布有很大改变,最早从中国到意大利、欧洲蔓延,后来是美国包括拉美地区。

   现在非洲也非常普遍,54个国家中的52个已有确诊病人,未来事态将会更加严峻。

   2.疫情对经济的影响

   ① 疫情对股票和金融市场的影响

   这次疫情是百年一遇的大灾难,对经济的影响,首先表现在股票市场、金融市场,引起全球恐慌带来市场崩溃,股市跌势已经超过1929年崩盘的速度。

   为什么会出现如此大的震荡,快速崩盘?主要有三个背景。

   第一,自2008年以后,欧美长期实行低利率、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很多国家已经负利率。

   原来投资固定收益市场的,比如像养老基金、保险基金,都没有办法赚钱。所以,资金都进入股市。

   第二,加杠杆,主要两种类型:一种是上市公司加杠杆,另一种是ETF基金(笔记侠注:Exchange Traded Fund,交易所交易基金的简称)的隐性杠杆。

   前者是利用低利率借钱,回购自己公司股票,推高股价,享受股权激励和更多分红。

   后者是在发行后加杠杆,投资股票等资产,而且非常严重,基本50%ETF杠杆达到本金4倍,所以一旦出问题大家都疯狂抛售,因为害怕资金链要断裂。

   第三,风险评价基金。又称为风险对冲基金,这次不仅股市崩盘、债券崩盘,甚至连国债市场也非常紧张,包括黄金也照样跌。

   通常在危机中黄金会呈上涨趋势,很难理解这一次为什么下跌。

   因为风险对冲基金,在投资股票时,要买债券对冲,投资金融资产,也要买黄金和其它商品对冲。

   一旦资金链出问题,哪个市场还有交易他就要在哪抛售,这能解释市场的联动性,也就是市场一起暴跌。

   ② 疫情对油价的影响

   油价最低跌到20美金一桶。2008年最低是多少?大概是39美元。现在已经跌到2008年最低价之下。

   油价下跌有四个原因,除了俄罗斯跟沙特减产合约没达成,扩产带来价格的崩盘外,全球经济因疫情停摆,直接减少了对石油的需求。

   另外还有三个深层次原因。

   第一,去全球化。2008年以后出现去全球化,减少了贸易和运输对石油的需求。

   第二,全球进入慢性萧条期。经济水平不可能像之前那样突飞猛进地增长。

   第三,环保和新能源的开发,特别是中国现在70%的能源依赖进口,有巨大的安全隐患。

   十几年前政府就提出能源的多元化,一是来源的多元化,不仅从沙特、俄罗斯进口,也从其他地区进口;

   同时开发新能源,像风能、太阳能、核能等,降低对矿石能源的依赖。这是油价中长期不太可能大幅上升的重要背景。

   ③ 疫情对经济的影响

   第一,造成了消费的收缩。所有以人集聚为特征的消费,包括餐饮、旅游、娱乐等服务消费都停了下来。

   尤其是美国,服务消费占家庭消费68%。所以疫情很大程度上导致了消费的收缩。

   第二,导致了生产的中断。春节后中国按下经济暂停键后有1~2个月是停工状态,后来全力以赴复工。

   实际情况是,人员到岗大于复工,复工大于复产。生产恢复水平相对较低,所以即便复工了,产出还是没有充分释放。

   之所以会导致生产中断,主要有两个原因:

   第一,海外订单取消,产品出口需求下降。

   第二,进口取消。海外的原材料和零配件出现断供,使得生产无法开展。

   汽车和机械设备行业有不少重要的零配件是由海外供货,缺了这些零配件没办法生产和出口。

   由于这两个原因,产能恢复比较有限,实际上是产业链的断裂导致产能的恢复比较有限。

   第三,全球产业链的断裂。这种断裂会不会马上就恢复?还需要研究。对长期全球化趋势会产生什么影响,后面将重点讨论。

   第四,交通运输和贸易的中断。很多航空公司面临倒闭,人员流动也出现很大问题。

   近日很多在俄罗斯做生意的中国老百姓通过远东口岸回来,100多个确诊,还有80多个是无症状者,政府刚刚宣布远东口岸除了物品进出外停止人员流动。

   这种情况对经济和贸易也有伤害。

   3.疫情对全球化趋势的影响

   全球化走向终结。

   为什么全球化走向终结?

   全球化是一个过程,终结就是过程停下来了。

   全球化浪潮可以看成一个钟摆,钟摆向左摆动是全球化,现在开始向右摆动,就是全球化退潮,或称去全球化。

   这个终结指的是坐标不再向全球化方向摆动,全球化停顿下来。

   全球化退潮是由内部矛盾确定的,2018年我发表了一篇论文,提出美国陷入全球化陷阱的概念。

   跨国公司对外投资把产业链布局到全球各地,导致欧美国家,尤其美国出现产业空心化。给联邦政府带来三大压力:

   第一,企业去全球各地,要求政府提供安全服务;

   第二,国内的制造业就业岗位丢失,需要政府对更多贫困家庭提供援助;

   第三,海外投资收益并不给美国政府纳税。

   根据美国税法,跨国公司海外投资收益只有在回流的时候才纳税,所以资本就在海外进行再投资,不回到美国纳税。

   政府不仅损失税收,还要付出更多财政补贴和海外军费及外交努力。这样就产生一个深刻问题,全球范围的贫富极度分化。

   之前贫富极度分化,政府可以通过财政补贴使社会相对和谐和稳定。现在各国政府财政出现枯竭,人口老龄化,需要更多的补贴和福利投放。

   之前智利政府因为财政收入减少,提高4美分地铁标价,就引起大面积骚乱。

   这说明财政枯竭、贫富两极分化一定带来孤立主义、民粹主义、民族主义。这都是全球化退潮的内部压力。

   另外,长距离的产业链对环境、气侯的变化都会产生不利的持续影响。

   疫情已经使跨国公司反思,零配件分散在世界各地或者集中在某个大国,生产有可能中断,出现不稳定问题。

   所以跨国公司很可能要放弃一点效率、利润,换回生产经济的稳定,这是微观层面的全球化退潮因素。

   中国的出口企业要从长计议,未来更多的还是要本土化,开发内部市场。

   4.全球经济进入慢性萧条

   国家的衰退是指两个季度经济出现负增长。全球经济增长速度低于2.5%或低于平均趋势的情况,都看成全球经济衰退。

   今年全球经济很可能负增长,所以衰退已成定局,接下来就是如何防范大萧条,全球会不会陷入箫条尚有争议。我认为并不乐观。

   桥水基金CEO达利欧3月25日在报告里列出了未来10年主要国家的平均增长率,其中部分国家负增长,大部分在1%~2%。增长率最高的是印度,他预测在未来十年中国在4%到5.5%。

   达利欧对中国的预测跟我2018年提出来的预测一致。我当时提2026年到2028年中国经济会下降到5%的增长平台。

   ① 贫富的极度分化导致萧条

   为什么全球经济很大概率会陷入慢性萧条?根源就是贫富的极度分化,导致最终需求萎缩。什么是最终需求?就是消费需求。

   贫富极度分化是什么状态?根据瑞信公布的2018年全球财富报告,全球64%成年人拥有的财富只占全球的1.9%。而0.8%的顶层富人,却拥有全球45%的财富。

   富人财富的增长不带来消费的增加,但是穷人和大量低收入群体缺乏消费的购买力。所以贫富极度分化一定会带来最终消费的收缩,从产业链下游到上游产生收缩的压力。

   刚需是什么?比如说居住,“上无片瓦,下无立足之地”是最贫困的状态。居住作为刚需会促进房地产开发。

   房地产开发会用到几十种,甚至几百种原材料。据说钢材60%以上是用在建筑上,所以房地产开发会对钢材形成需求。

   钢材的生产,会对铁矿石形成需求,也就会对澳大利亚的铁矿石构成需求。

   居住背后有非常广泛的产业链,一旦贫富极度分化,老百姓没有能力买房或没法形成需求,就会沿着产业链形成强大的收缩。

   产业链的全球化可以使一个国家的经济萧条推迟,它代之以全球的慢性萧条。萧条可能会迟到,但是不会缺席。

   ② 欧美消费市场饱和,将长期萎缩

   数据表明,1999年,G7国家人口占全球11.5%,消费占比达67%;到2016年,人口减少了1.5个百分点,消费已减少了16个百分点,几乎每年下降1%。

   这反映欧美国家消费占全球比重长期萎缩,是非常明显的趋势。未来20年这种趋势仍将延续。中国现在的出口主要面向欧美,所以相关企业要做战略调整。

   ③ 欧美政策空间相对有限,刺激经济作用不大

   最近欧美国家稳定经济的政策力度非常大,尤其是美国。但是实际上欧美发达国家的政策空间已经非常狭小。

   主权国家的债务占GDP比例最高的是日本,2018年已经达到GDP的237%,美国是104%。政策利率或为负值或已接近零利率,几无下调空间。

   政策虽然可缓解市场恐慌,但并不足以刺激经济复苏。08年金融危机以来,除美国以外,欧洲、日本都出现了长期停滞态势。

  

   二、中国经济面临结构性的问题新冠疫情给中国带来的压力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1096.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