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贺雪峰:从新冠疫情认识中国农民退路的重要性

更新时间:2020-04-23 10:27:01
作者: 贺雪峰 (进入专栏)  

   新冠疫情不期而至,对中国和世界造成了难以估量的损失。新冠疫情下面再来认识中国国情,可能会更加深刻。

   从2019年底发现新冠疫情,至2020年1月23日武汉封城,再到2020年3月全国除湖北以外绝大部分省市自治区做到新增确诊病例为零,再到4月8日武汉解封,用了100天时间,中国初步取得抗疫战的胜利。新冠疫情是严重的传染病,控制传染病,打赢抗疫战,重点不仅在于医疗救治,更在于防控,防止疫情传播。为了防控疫情,中国采取了按下社会运行暂停键的断然措施,也终于在付重大经济社会代价的基础上取得了抗疫初步胜利。

   目前疫情正在美国、欧洲和世界上很多国家肆虐,全世界大多数国家都不得不按下社会运行暂停键来应对疫情。与中国有所不同,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在按下社会暂停键时显得犹豫,更显得无奈。除体制差异以外,不同国情决定按下社会运行暂停键的代价是不同的。

   中国国情与其他国家的不同表现在很多方面,比如中国家庭一般都会有较高的蓄储率,不会因为几个月不工作就无钱买食品挨饿,再比如中国基层社会组织比较健全,封控期间可以提供比较完善的社区服务。等等。下面重点讨论农村作为中国现代化稳定器的作用。

   新冠疫情正好处于春节期间,大量农民工返乡过春节。为了防控疫情,全国各地推迟了返岗上班时间。春节后,随着疫情防控取得决定性胜利,除湖北以外的省市自治区复工复产,尤其是沿海出口企业更是在定单压力下强烈要求农民工返岗。有趣的是,农民工对复工返岗却并不积极,原因当然是复工返岗仍然有被病毒感染的风险和交通通行的不便,更重要的则是农民工在农村生活无忧,他们并不急着进城挣钱。迟返岗几个月,收入当然少了,却也不用支付昂贵的城市生活成本。在农村生活,住自己房子,还有耕地,几乎没有生活消费支出,日子过得不错。甚至已经很多年没有全家团聚这么长时间了,因此就还在家待一段时间吧。也是因此,刚开始复工返岗时,全国复工率始终不高,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农民工不愿意冒险复工。他们不肯冒险,是因为在家乡生活无忧。

   进入三月下旬,农民工开始返岗又遇上欧美国家按下经济社会运行暂停键,取消订单,中国出口导向企业没有订单无法全员满负荷开工生产,进城农民工难以找到合适工作岗位。其中一部分外出务工农民工再次返乡,还有部分未外出农民工继续滞留农村。

   农民工滞留农村,没有务工收入,农户家庭收入就受到影响。不过,农民工滞留家乡,有农业收入,且在家乡住在自己房子里,生活成本很低,他们收入减少了,消费也大幅度降低,他们又没有必须要还的债务。留在家里帮年老父母做点农业,过一段亲近大自然的风花雪月的日子,也还不错。

   换句话说,农民工失去在城市工作机会,虽然并不是愉快的事情,却也不是那么过不去的事情。一个月两个月,半年一年,甚至一年两年三年,日子就是艰苦一点,也可以过得去。

   正是农民工失去得起工作机会,使得中国具备强大的应对新冠疫情的能力:无论是新冠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还是新冠疫情对全世界的影响。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农村再次成为中国现代化的稳定器与蓄水池。

   2001年我提出“农村是中国现代化的稳定器与蓄水池”的观点,认为应当重视农村建设。我一直反对激进城市化方案,认为应当一方面消除所有限制农民进城的体制机制障碍,一方面要限制资本下乡。中国应当在很长一个时期采取“保护型城乡二元结构”,即允许农民进城,同时保护农民返乡权。

   我还认为,乡村建设乃至乡村振兴的核心并不是要将农村建设得比城市更好,而是建设一个不差的农村,为缺少进城机会的农民提供基本生产生活秩序。

   农村是农民的基本保障和最后退路,基本保障是不应当市场化及不能够效率优先的。

   2008年发生金融危机,当年有2100万以上农民工失去就业,媒体上一片悲观氛围,担心2100万农民工失业会对社会秩序造成冲击。西方媒体更是想当然认为,一个农民工失业,就有一个农民工家庭挨饿,上亿人挨饿还可能维持得住社会秩序?但实际上,几乎所有农民工都有自己在农村的家乡,他们在家乡有房有地。失去城市工作,他们回到家乡生活,不过是家里“吃饭时多摆一双筷子”的事。反过来倒是,回到家乡生活,工资收入减少了,农村消费也大幅度降低了,闲暇时间正好多陪陪父母,打几场麻将。

   金融危机造成中国2100万农民工失业,不过是让农民工将返乡平均年龄由之前50岁提前到49岁或最多48岁。农村有家、有土地、有退路、有基本保障,失去城市就业机会就不是一个事。所以,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并未出现因为农民工返乡造成的社会混乱。

   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农村成为了中国现代化的稳定器,2020年新冠疫情期间,农村再次成为了中国现代化的稳定器。

   中国现代化之路从来不会太平,经济周期不可避免,只要有农村这个稳定器,中国就有退路,有回旋余地,有办法。无论这个世界上有多么巨大的风浪,中国总可以借助农村这个稳定器率先平息风波,克服困难,在每一次危机之后获得更好更快的发展。对于中国来说,危乃是机也。

   保留进城农民的退路,警惕激进的城市化。农民有了退路,中国现代化就总会有办法。这是中国现代化之所以顺利的基本经验,也是中国战无不胜的法宝。

   2020年4月11日下午

   转自: 新乡土 微信公众号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0978.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