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谢大宁:中国国民党还有未来吗?

更新时间:2020-04-19 10:35:20
作者: 谢大宁  
反正跟着吃香喝辣就行,至于掌理整个党与国家的发展方向,这从来就不是他们要思考的事情,既没心力也没意愿,更没有相关培养与能力。这在国民党有控制力的时候,是没什么关系的,中央的运作自有一批有经验能力的官员与技术官僚,还有许多学者,地方派系就是替中央看管好各个地方即可。但是这样一种性格的地方派系,突然在接班世代被清剿掉的状况下,要接管党权了,这当然会带来相当本质的改变与无法预期的地方。如今江启臣的接班,最值得观察的也就在此。

   地方派系还有一点是必须瞭解的,这些地方派系从来是没有做过整合的,以前是没有必要,现在是没人能做这件事,即使国民党内最有地方派系实力的王金平,他做的也不是整合工作,而是利益协调而已。于是未来所谓地方派系掌握党权这样一个概念,其具体内容将会是如何,是很难具体化说的。其中人选如何产生,权力如何分配,决策如何形成,这些都没办法具体说清楚,甚至它会不会是个稳定的结构,都是天晓得,我们只会看到各路诸侯入主中央,其他真的就只能两手一摊,看具体形势发展了。

   如果一定要说,那么也许有两点,一个是利益必然远大于理念,至于这个利益的内容是什么,很难说,台湾的地方利益原本就各自不同,谁的利益占上风,原就很难协调,但是利益挂帅大概是不可免的,也就是说国民党将会是利益团体化,中央只是一个利益协调者而已。而这里面还有一个尴尬的地方,就这些地方派系而言,他们会在意两岸关系,不是因为什么理念或民族情感。比如说截至目前为止,江启臣还从未对是否是中国人的问题表态过,民族情感在未来绝对不会是他会考虑的因素,而主要是经济利益。但是这些地方派系也相当依赖掌握地方政治,或者至少要能够参与地方利益的分配,因为这是他们的根本利益所在,这就让他们更依赖选举的胜利,而当根本利益与经济利益发生冲突时,你认为他们会做什么选择呢?

   还有一点,一个由地方派系掌握党权的国民党,其全局观必将严重弱化。政治的领导者是需要培养的,像美国特朗普那样,毫无政治经验的领导者,虽然还是有可能会从选举中突然冒头,但是一个没有政治经验的领导者,会搞出哪些纰漏,我们也都看到了。但是在这么久的时间里,这些地方派系人物,并没有进入什么政治的培养与历练当中,这如何可能有任何政治上的全面视野呢?以一个简单的例子来说,这几年国民党内已经几乎没有人能处理对美的事务,也几乎没有人能处理两岸事务,未来当地方派系掌握党权,这个现象必然只会越来越严重,这是可以预期的。江启臣当选,说是新世代,这是事实,但若说是世代交替,则“交替”二字恐怕就有些不知所云了。

   瞭解了国民党内权力结构的改变,那么我们对国民党未来,可不可能扭转整个板块结构,有什么看法吗?

  

   三、国民党未来的可能发展方向:围绕“一个中国”的尴尬

  

   国民党如果要想扭转整体板块迅速向绿移动的速度,那就必须以敌为师,知道绿营是怎么做到的。为什么绿营可以在短短二三十年间,就把蓝远大于绿的板块逆转为如今的局面,其实基本上就是改变整个“国家”论述。就这点来说,李登辉的“贡献”甚至要大过整个民进党。他整体的新国族论述工程,从94年就已经展开,其步骤就从先打破“一个中国”论述开始,透过“总统”直选、两国论等等操作,并藉助操弄进入联合国等等议题,吸引大陆的外交打压,成功塑造台湾新的我群意识。这是一整套的组合拳,然而国民党可能从这里学到什么吗?又或者说他敢不敢跟绿营对赌另一套“国家”论述呢?还是有其他更高明的策略?

   选后国民党许多意见领袖,也包括新任主席江启臣对改革方向的呼吁,大抵都集中在应该有一套新论述,而且这个论述必须围绕对九二共识的新说法来展开,这方向大抵和我们上面说的是相应的。这也就是说国民党很多人都意识到了自己的“国家”论述出了大问题,已经完全不足以与绿营对抗。我必须说,这个问题的出发点是正确的,然而关键并不在于看到一个正确的问题,而在怎么进入这个问题。

   从最近国民党内部的一些检讨与建议来看,他们的基本思维完全不是与绿营对赌另一套“国家”论述。他们逻辑的基本出发点,大概是这样的:有许多人认为国民党有一点是不及民进党的。他们认为从前年中美贸易战开始,中美直接的战略冲突就已经展开,从某种角度而言,当中美冲突开始,美国开始部署围堵大陆的方略时,台湾的自由腾挪空间就不大了。用战略术语来说,中美台的三角关系就已经被压缩了。台湾被迫必须考虑选边站的问题,而民进党见机比较快,很快就选择了向美国一面倒的策略,连美抗中成为民进党不变的立场。但是国民党仍然依违两可,因此遭到了选民的抛弃。这也就是说,国民党在这个问题上,如果不想再失分,就必须抛弃可以两边取利的想法;这言下之意,就是必须舍一边就另一边。那么国民党该做什么样的选择呢?这答案应该不难想像吧!以目前的主流思考,当然就是也积极靠向美国了。换句话说,国民党在基本的逻辑出发点上,最有可能采取的策略,是和民进党完全一致的。

   从这个逻辑的出发点开始,国民党很多人乃开始试着提出一套“国家”论述,这论述当然不同于民进党,但是实质状况如何呢?我觉得朱立伦的说法,可以作为一种代表。朱立伦最近提出了一个说法,就是所谓的走回蒋经国路线。这说法是有趣的,因为他把蒋经国路线解释成为了所谓“反中亲美”的路线,这真是一个颇有“创意”的说法。首先,最近也包括郝龙斌等人在内,都有一个共同的检讨,认为民进党批评国民党“亲中”的说法是对的,国民党的确太“红”了。想想当年蒋经国面对北京开启的和平攻势,断然采取了“三不”政策,不谈判、不接触、不妥协,这是何等的豪气。当时国民党向美国一面倒,安全上完全依赖美国的保护,在雷根的六项保证的基础上,维持了“中华民国”的国格,始终屹立不摇,还进一步创造了经济奇迹。所以他们认为国民党如果继续奉行当年蒋经国亲美反中的路线,一则不会陷“中华民国”于危殆,也可以守住国民党的基本立场,不再被人扣上红帽子,这就可以让国民党有了反攻的论述空间,还可以据此攻击民进党的“台独”路线。他们认为这是站在“中华民国宪法”上面的一个最安全、进可攻、退可守的路线。

   当然,所谓的进可攻、退可守,在他们看来,主要是针对台湾内部的选举场而言,因为他们已经照顾不了太多层面了。从台湾内部的选举看,把整个论述拉回到冷战时期两岸隔绝的局面,对外彻底否认中共政权的合法性,对内坚持“中华民国”的地位,这样对于坚持“一个中国”而不发生逻辑上的困难,还是可以想像的。这样一来,就似乎可以反守为攻,打击民进党的不承认“中华民国”,然后就以“中华民国”的守护者自居,如此就好像可以自圆其说,守住了国民党的基本立场了。而在他们看来,这也许可以有附带的好处,那就是国民党也许可以凭藉这点,来重获美国的信任,从而可以维系好对美的关系,至少不要让美国在国民两党间向某方严重倾斜。至于需要付出代价的地方,当然就是两岸关系,但是由于在这样的论述中,国民党形式上维持了一个中国政策,所以也许他们还是会认为,起码基于这一点,北京还是会对国民两党区隔对待的,因此这样的代价就还在可控的范围内。

   上面的说明主要是根据朱立伦的说法,以及国民党智库召开相关谘询会议的发言重点,所做的一些逻辑推演,但是这和选后国民党许多意见领袖和年轻世代的说法是相当一致的。郝龙斌作为主席候选人,其论点甚至比这样的说法还更激进。至于新当选主席的江启臣,虽然在某些关键问题上比较闪躲一点,但从他的一些零星言论归纳起来,大方向也并没有什么不同。比如说他也认为就是对去年习近平主席讲话,和香港反送中问题,国民党表态软弱,遂为蔡英文所乘,终而导致败选。他也认为把九二共识和“两岸共谋统一”的说法挂钩乃是不智的,他所认为的九二共识,就只是“搁置主权争议,求同存异,务实交流”如此而已,并且认为国民党应该根据这个精神来重新思考两岸论述,以缔造两岸新的信任基础。同时要在国民党的新论述中,秉持“台湾优先”的态度,并且“同时坚守民主自由是不能退缩的底线。这个坚持是为了要‘让下一代有选择的权利’”,言下之意,当然也就是不应在未来国民党的新论述中,对是否追求统一的问题表态,以保留下一代的选择权利。

   换句话说,江启臣已经做出几个原则性的陈述,其中包括“不谈两岸共谋统一”,也不想谈“一中原则”,如果要谈一中原则问题,他就会坚持“中华民国”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并以此作为九二共识新内涵的前提。同时,如果两岸要谈未来走向的问题,他就一定会根据“台湾优先”与“民主优先”这两个原则,让下一代自己去决定他们的未来。这态度其实已经算是相当清楚了。

   姑且不论这样的想法是不是一厢情愿,必须说明的是两点,第一,这是一种押宝的想法,他们被迫选边,把赌局押在了美国身上,以必然牺牲两岸关系的代价,来换取国民党在台湾选举战场上可能的存活空间。整个逻辑以摘掉红帽子为第一优先考虑。至于当两岸已经交流了这么久,国际局势、大陆的全面崛起、经济上的依赖关系,加上台湾已经有这么多人生活在大陆,两岸关系已经紧密地切不开了,这些实际的问题,也都只能置诸脑后了。换言之,本质上这仍然是一种守势的论述策略,先自伤然后求伤敌。它并不寻求改变民进党所设下的论述基本架构,甚至企图强化“中华民国”与台湾的关联,只是原则上把所谓的一个中国,锁死界定在就是“中华民国”,其他就不说了。马英九还说“主权互不承认,治权互不否定”这样一种保留一点空间的讲法,但是现在为了他们所想的国民党的存活,乃以“很委屈的”姿态做一种倒退式的论述。这当然不是攻势论述,只是防守反击而已,逻辑上的弱点勉强补足,但有没有用就必须另说另讲了。

   第二,包括江启臣、朱立伦在内的国民党未来最可能掌握党权者在内,他们的整体思考,用他们共同的语言来说,就是“必须尊重台湾的主流民意”,而不是思考如何创造新民意。台湾目前的主流民意当然是绿营创造的,换句话说,国民党内目前的主流思考,其实就是向绿靠拢。而由于这些人已经涵盖了国民党内的主流光谱,因此我们可以合理假设,没有意外的话,这将就会是国民党未来主要的论述方向,或者说这就是国民党“改革”的主轴。特别是江启臣已经以悬殊票数击败郝龙斌,掌握了正当性之后,大概更是如此。

   这样的论述方向,其主轴逻辑当然是有严重问题的。以朱立伦所谓的回归蒋经国路线来说,蒋经国的反共亲美,在论述上其实还有一个非常重要、不能忽略的重点,那就是蒋经国不断强调的“三民主义统一中国”的统一观点。蒋经国知道如果没有统一论述,“中华民国”势必崩盘。在冷战时期,两岸无法交流的状况下,蒋经国也许很无奈地选择了反共亲美的路线,但他也交代马英九开始规划两岸开放的步骤,这表示蒋经国瞭解这当中的矛盾张力。可是朱立伦在提蒋经国路线时,却完全搁置了这一段,江启臣更明确说不应对未来走向问题表态,这也就是说这是一个没有统一论述的蒋经国路线,实质上也就等于国民党倾向放弃统一政策。如此一来,如果说一个中国就是“中华民国”,那么一个只等同于台湾的“中华民国”乃是世界上唯一的中国,难道要拿橡皮擦把地图上的大陆都擦掉吗?但是国民党已经没有方法解决来自“一个中国”的尴尬与矛盾,只能这么说了吧!

这也就是说,所谓的“九二共识”这个模糊的概念,不管国民党是否决定放弃,还是继续沿用,就算迫于各方压力,勉强还是必须使用,其实质内涵也将再度发生重大滑动。我们可以说,蒋经国所提拔的接班世代,到吴敦义为止还守在“九二共识,一中各表”这条线上,这条线当然已经比原来九二共识的内涵差了很多,但如果相比上述的讲法,在“一个中国”的说法上,还是勉强留下了一点点的模糊空间;可是就连这样一个讲法,看来未来在国民党也将变成不可能,而只会留下一个放弃统一政策的“一个中国就是“中华民国”的讲法了。(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0918.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