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郑刚:底线思维——中国应对金融攻击的思路与对策

更新时间:2020-04-16 00:06:23
作者: 郑刚  

   作者:郑刚 中信改革发展基金会研究员,东方锐眼风险管理顾问有限公司;蓝正威先生对此文亦有贡献

   摘要:金融是现代经济的制高点,大规模金融动荡可以让一个经济体崩溃、社会动荡、政府下台,给一个国家造成的损失不啻于一场战争。本文针对全球化背景下国家主体与非国家主体发动金融攻击的可能方式、手段、特点进行了针对性地剖析,并就我国如何应对可能的金融攻击提出了因应之策。

  

   一、过早开放金融服务市场可能面临重大风险

  

   作为中美贸易摩擦谈判的阶段性结果,中国将于2020年4月1日向外资金融机构全面开放国内金融服务市场。笔者认为在国内实体经济遭遇重大困难,金融监管手段尚远不成熟的背景下,过早过快放开外资金融机构进入国内金融服务市场,背后存在巨大风险,主要表现在:

   第一,金融是现代经济体系的制高点,掌握着各行业领域的大数据和以乘数效应计量的财富调度权,在准备不足的情况下过早放开金融服务市场相当于把“经济战场”的“制高点”交给对手掌握,之后即便有心防御,也往往是防不胜防。在中美全面博弈的大背景下,对于美资金融资本大举入市不应简单看作是利好消息,而应考虑其是否是为金融攻击布局?而目前国内多数公开研究报道,均看不到对此问题的深入分析,不能不令人感到忧虑。

   第二,中美之间,美国不但综合国力更强,而且控制着全球金融领域的规则制订权与数据信息。如果说在制造业领域,中美各有优劣势,双方力量勉强可以对比的话,那么在金融领域,中美双方的实力对比和运用实力的经验可能就完全不成比例。中国作为后起的市场经济体,相对落后的被动金融监管很难跟上美国对冲金融机构高度发达复杂,花样不断创新的金融衍生品创新。因此,中国即便允许外资投资中国金融市场,也应限制杀伤力极大的外资对冲基金入市,限制外资参与金融衍生品交易。但目前公开披露的相关条款对此语焉不详,更看不到如何限制防范此种后果的具体防范机制准备。  

   第三,金融领域因为其财富的集聚效应,往往是各国统治集团权贵集团重点控制的行业领域。一个国家常规的市场监测管理手段往往都是针对普通民众和企业的,针对各个国家的顶级权贵,各国的强力部门往往很难对之进行有效监管。金融领域的巨大财富虹吸效应,美国对冲集团一定会与中国国内的权贵进行合作,避开常规金融监管甚至国家强力部门的调查。一旦出现真正的危机,也会为其资产与家人安排境外避难所。

   最后,金融领域是各个行业部门数据的汇集地,而且往往能精确到人,允许境外金融与保险机构在华独立开展业务,往往意味着外资可以通过各种手段逐步获取国民经济和各关键领域的大数据信息。

  

   二、金融战的主要攻击方式

  

   1、国家级主体的常见金融攻击方式

   国家级主体主要指受各国直接控制的央行与主权财富基金[1]。以美国为例,美国最为担心的国家级金融攻击主要是:

   •      各主权经济体大量抛售美元、美国国债

   •      与其它国家签订货币互换协议(脱离美元体系)

   •      其它能够打击市场对美元信心的各类活动

  

   美国有能力或更有可能对其它主权经济体发动的攻击方式包括:

   •      量化宽松[2]

   •      人为制造泡沫,然后再将泡沫击碎

   •      借助国际组织调低目标国信用评级

  

   以上攻击方式往往会与故意诱导和制造地区冲突、利用公共卫生事件制造恐慌情绪;施加外交政治压力等非金融手段结合起来,从而产生更大影响效果。

   美国发动金融战的目的:

   •      维持美元作为世界货币的地位,获得铸币税[3]

   •      打击敌对经济体的金融体系,使得资金流出该经济体

   •      阻止或限制该经济体挽救危机的努力,造成实体经济大量失血,造成大面积投资贸易条件恶化、大规模企业破产,大量人员失业,进而诱发政治、社会的不稳定

   2、非国家主体的攻击方式

   所谓的非国家主体主要指各类对冲基金[4]。它的攻击对象主要针对特定的企业、行业,直接针对国家级目标的攻击相对较少,对唯一对国家级目标有成功攻击记录的就是索罗斯的量子基金对东南亚国家以及英国英镑的攻击。但是随着金融衍生工具的飞速发展,对冲基金所能调动的资金规模空前增加,对特定国家中部分企业、行业的攻击与对该经济体本身的攻击界限已不是那么明确,而且,如果能在某国部分企业、行业撕开口子,往往也就会进一步动摇该国整体经济的稳定性,揭开对这个国家全面攻击的序幕。

   由于美国拥有世界上最成熟的金融体系,拥有数量众多、具备强大情报收集研判能力与资金调动能力的对冲基金机构,控制着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等国际组织,多数国际主流传媒也位于美国,因此,有能力对其它主权经济体发动攻击的对冲基金也大多位于美国。

   3、常规攻击流程——以对某国股市的做空[5]为例:

   •      研究目标国重点行业的特点,监管层的控制措施、股民心理与股市信息传播路线图,以及整体政治、经济、社会的稳定性

   •      研究该经济体重点行业企业的弱点,判断其市面价值与实际价值之间的泡沫空间

   •      通过公开渠道与非公开渠道(如地下钱庄)使热钱加速进入这一行业相关企业,进一步拉高股价

   •      提前布局,做好对冲准备

   •      当股价达到虚高点,通过中间人与影子公司隐蔽抛售部分股票

   •      利用研究机构、新闻媒体发布重大利空消息,如不利于企业的研究报告、财务造假信息、高管重大负面新闻、行业性丑闻,造成股民恐慌,形成抛售

   •      通过境外机构散布对目标国整个监管体系的置疑,受其影响的NGO、媒体跟进,引发对更多行业、更多企业股价的置疑,形成暴跌预期

   •      提前预见、利用可能的地缘政治冲突与社会群体事件,通过战略传播手段,制造对目标国经济前景的整体看空,诱导内外部资金大面积流出该国

   •      当该国股价、汇率跌到最低谷时,重新入市,一举控制该国经济命脉。

  

   三、金融攻击的主要特点

  

   以金融做空为例,金融做空者的行为从来都不是简单地无中生有,所谓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被做空一方往往存在重大问题和危机,做空者所做的就是通过情报研判发现这些问题与危机,结合战略传播手段把这种危机进行夸大,加速引爆,或顺详敌意、周密布局使之进一步泡沫化,最后自动引爆。换言之,如果说被做空一方是个病人的话,做空者就是一个在关键时刻有意引发病情恶化甚或成为不治之症的催化者。金融攻击所选择的目标特点,加之其操纵手段的隐蔽与巧妙,使得很多人对它的认识往往趋于模糊,认为最终危机的爆发完全是因为被攻击方本身的问题,而忽视了做空攻击方在其中起到的作用。总的来说,金融攻击一般具有如下特点:

   1、金融攻击是一种不对称作战。

   针对国家的恶意做空行为往往多由对冲基金等非国家主体揭开序幕,首先通过攻击特定公司、骨干产业动摇对目标国家经济前景的预期,接下来国家主体才会逐步参与,其作用往往更多体现为对目标国施加政治与外交压力、制造和利用地缘政治冲突,给目标国的危机进一步雪上加霜,往往无须冒与之真正开战的危险;但金融攻击一旦成功,有可能使一个国家整体陷入破产,实体经济倒退,社会发生动乱,产生的效果不啻于一场真正的战争。

   2、金融战是一种隐型作战。

   金融攻击的实质就是利用信息不对称、时间空间差造成恐慌心理,因此从目标筛选,点对点地情报调研再到负面信息散播,对冲基金行动的隐蔽性往往贯穿全过程,其具体手法包括使用掩护公司、代理人进行交易;声东击西,徉动诱敌等,包括对冲基金与本国政府的信息沟通也往往以一种心照不宣的不公开方式进行。

   3、金融攻击一旦发动之后,具有典型自组织性的特点。

   对冲基金在发动攻击前往往会精心策划,但一旦负面信息披露,证劵市场逐利避害的规律会使得绝大多数利益相关者沿着做空者设定的道路如滚雪球一般发酵,具有“发射后不用管”的特点。

   4、金融攻击的发动者往往会跟国际主流评级机构、国际媒体、智库与研究机构建立自觉不自觉的同盟,相互借势,因势利导。

   5、针对国家的金融攻击,一般选择利用某国金融体制改革的新旧机制转换阶段发动攻击,这个时期该国金融监管的手段、经验都相对有限,属于相对混乱期。

   6、针对国家的金融攻击,一般选择利用某国主要货币开始走向海外的阶段,这时该国货币出于对等原则,往往也会开放一定窗口给境外资金进入本国。

   7、国家主体往往潜伏在非国家主体之后,非国家主体揭开攻击的序幕,国家主体适时予以配合。

  

   四、主要风险场景与风险点

  

   本着“亡羊补牢”的指导思想,针对金融开放后可能发生的几个重点风险场景与风险点给予警示:

  

   一、美国金融资本大举进入中国,人为制造国内股票市场普涨,在适当的时候刺破金融泡沫,引爆国内金融市场危机。

   2018-2019年中美贸易谈判焦灼之际,近两年内,外资实体资本大规模撤离中国,而外资金融资本大批进入中国,应当已经在为抄底中国国内金融市场开展布局。

2020年2月3日,受疫情影响,国内A股农历鼠年开市第一天市场迎来大幅调整,包括上证指数、深圳成指、沪深300、创业板4大指数全面跳空重挫超过8%。(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0873.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