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希隆 杨代成:清朝统一新疆及其历史意义

更新时间:2020-04-15 12:07:39
作者: 王希隆   杨代成  
即决定奉清朝为正统, 遣使致贺通贡。顺治二年 (1645) 闰六月, 陕西总督孟乔芳奏报到京, 称:“回回国、天方国表贺平定燕京, 来贡玉石等物”。顺治皇帝“命察收贡物, 仍谕督臣将贡使安顿馆驿, 加意抚恤, 以称朝廷柔远至意”。17顺治三年 (1646) , 南下进入青藏高原的和硕特部固始汗与五世达赖喇嘛使人赴京入贡, 准噶尔部首领巴图尔珲台吉等也联名奉表贡, “附名以达”。18次年 (1647) , 准噶尔部使者赴京朝贡, 顺治皇帝命赐宴于礼部, 并遣官员宰桑古尔、侍卫乌尔滕持敕书赴准噶尔牧地, 谕抚巴图尔珲台吉。19但新兴的清朝忙于对付南明与农民军联合的反清斗争以及随后爆发的三藩之乱, 只是继承了明朝与新疆各地方首领的贡使关系而已, 尚未开始对新疆的进一步经营。

   巴图尔珲台吉第六子噶尔丹继任准噶尔部首领后, 不仅统一了天山以北的卫拉特诸部, 还兼并了天山以南的叶尔羌汗国, 使得准噶尔部的实力大为增强。当时, 漠北喀尔喀蒙古内讧, 势弱之札萨克图汗求助于噶尔丹, 使局势更为复杂。康熙皇帝数次派出理藩院尚书等官员会同五世达赖喇嘛所派高僧进行调解, 但未能奏效。康熙二十七年 (1688) , 爆发了准噶尔部与喀尔喀蒙古的战争, 噶尔丹取胜后南下侵入漠南蒙古牧地与清朝开战, 使北部边疆地区陷入战乱之中。康熙皇帝三临朔漠, 御驾亲征, 最终于康熙三十五年 (1696) 在漠北昭莫多地方歼灭噶尔丹主力, 稳定了北部边疆局势。平定噶尔丹之乱的军事行动虽然在北方蒙古高原上进行, 但康熙皇帝已经开始关注新疆的统一事业。康熙朝中期以后, 清朝统一新疆的进程实际上已经拉开了序幕, 为其后乾隆朝的大一统奠定了基础。这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首先, 康熙皇帝确定与实施了卓有远见且切实可行的边疆民族政策和管理制度, 对喀尔喀蒙古和新疆东部的哈密加强了管辖, 使得当地民族成为清朝可以依赖的军事力量。在北部, 喀尔喀蒙古各部战败, 南下投奔清朝, 清朝通过赈济安置等措施予以救援。康熙三十年 (1691) 五月清朝于多伦举行会盟, 在明确内讧的责任后, 康熙皇帝保留了喀尔喀三汗汗号, 但改革其旧制, 废除济农、诺颜等旧号, 改授清朝爵位, 并推行札萨克旗制, 编旗设佐, 加强了中央政府对喀尔喀蒙古各部的管辖。在西部, 清朝对噶尔丹控制下的哈密维吾尔人实行招抚政策并取得了成功。三十五年, 哈密维吾尔人首领额贝都拉率部归附清朝, 清朝保留其达尔汉伯克的旧号, 授其一等部长, 对哈密维吾尔人编旗设佐, 实行札萨克旗制。20对喀尔喀蒙古各部及哈密维吾尔人救援招抚等项政策的成功实施与实行札萨克旗制、加强管辖的顺利进行, 使得清朝对新疆的实际控扼前防在北面直抵喀尔喀蒙古西部的阿尔泰山一带, 西面从河西嘉峪关推进到新疆东部的哈密一带, 这有效地控制了准噶尔部东面的门户, 遏制了其东进的两条要道。

   其次, 康熙皇帝做出师赵充国屯田平羌的决策, 于新疆东部建立军事屯垦基地。早在康熙三十九年 (1700) , 康熙皇帝即“举汉赵充国所奏屯田事, 敕所司留意”。21这是康熙皇帝在边地设置屯田、加强军事基地建设指导思想的重要体现。五十四年 (1715) 初, 策妄阿喇布坦遣军犯哈密, 清朝决定派出北、西两路大军征讨。康熙皇帝指出:“朕经历军务年久, 且曾亲统大兵, 出塞征讨, 凡行兵机务, 靡不周知。今欲用兵, 兵非不敷, 但虑路远, 运饷殊难。”22因此, 在大军启程的同时, 他派出官员先期在喀尔喀蒙古土谢图汗牧地及河西嘉峪关外查勘地亩, 预备设屯。当大军推进至阿尔泰、哈密一带之际, 康熙皇帝随即下令“今岁停止进兵, 候种地及一应事务预备完毕, 审察两下军情, 再行定夺”。23自此开始, 清朝在喀尔喀蒙古中部鄂尔斋图杲尔至西部科布多、乌兰固木和嘉峪关以西瓜州、沙州直至哈密、巴里坤一带先后开设了绿营兵屯, 由驻军就地生产部分军粮。这些开设屯田的地方遂成为以后清朝进军新疆的军事、经济基地。

   最后, 康熙皇帝册封噶桑嘉措为达赖喇嘛, 驱逐了入据西藏的准噶尔军。噶尔丹败亡后, 策妄阿喇布坦乘和硕特汗廷与西藏僧俗上层不和之机, 出军杀害和硕特拉藏汗, 控制了佛域圣地西 藏。24时 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圆寂已久, 康熙皇帝高瞻远瞩, 进一步实施尊格鲁派以联络蒙、藏民族的既定政策, 及时顺应蒙藏民族的意愿, 册封理塘灵童噶桑嘉措为达赖喇嘛, 令皇十四子允禵督军入藏。清军护送蒙藏民族的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噶桑嘉措入藏的军事行动, 得到了蒙藏各部的支持与欢迎。入藏清军顺利驱逐了准军, 稳定了西藏局势, 强化了清朝对西藏的管辖。西藏局势的稳定与尊崇格鲁派政策的继续实施, 使得清朝在蒙藏民族中进一步确立了护法的形象并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为其后统一新疆准备了条件。

   此外, 康熙皇帝还从土谢图汗部旁支贵族中选取策凌、恭格喇布坦等蒙古王公贵族子弟留居京师, 内廷教养, 妻以公主、宗室女等, 使之成为清朝重点培养的新一代蒙古王公。以后, 策凌及其子成衮扎布、车布登扎布成为清朝在喀尔喀蒙古得以倚靠的中坚力量。他们与清朝荣辱与共, 对清朝忠诚不贰, 在雍正、乾隆年间平定准噶尔部、进取新疆的军事行动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二) 雍正朝对统一新疆的贡献

   雍正朝之际, 准噶尔部经策妄阿喇布坦的经营, 在噶尔丹策零即位之时业已进入了全盛时期。雍正朝虽仅有13年时间, 但其在清朝完成统一新疆大业的过程中所奠定的基础和做出的贡献却不可低估。

   首先, 雍正皇帝进一步推行了切实可行的边疆民族政策。在北部, 雍正皇帝起用并倚重康熙末年平准战争中即已崭露头角的土谢图汗部旁支贵族策凌, 令其与近族亲王达什敦多布等共十九扎萨克别为一部, 以赛因诺颜为号, 称喀尔喀中路, 不再隶属于土谢图汗。25自此, 赛因诺颜部与土谢图汗部、车臣汗部、札萨克图汗部并列, 喀尔喀蒙古遂成为四大部。策凌不负朝廷期望, 在雍正九年 (1731) 、十年 (1732) 的漠北鄂登楚勒、光显寺会战中, 率部重创准军, 扭转战局, 成为喀尔喀蒙古抵御东进准军的中坚力量。26在西部, 当清军进入吐鲁番盆地后, 地方首领额敏和卓率领维吾尔人助清军屯垦纳粮, 多有劳绩。雍正十年, 清军撤出吐鲁番。考虑到维吾尔人畏惧准噶尔部报复欺凌, 雍正皇帝对其采取了保护和安置政策, 将额敏和卓为首的近万名维吾尔人迁往安西瓜州, 安置于五堡, 由官府授予生产、生活资料, 令其分地垦种, 并封额敏和卓为札萨克辅国公。近万名吐鲁番维吾尔人的内迁, 不仅开辟了关西大片荒地, 更是削弱了准噶尔部的力量。自此, 额敏和卓家族也成为忠于清朝的维吾尔人上层, 该家族及其所属的维吾尔人在其后乾隆朝进军新疆的过程中, 发挥了重要的作用。27

   其次, 雍正皇帝平定了青海和硕特部叛乱, 加强了对青海的控制。雍正初年, 青海和硕特亲王罗卜藏丹津乘清朝帝位交替、政局不稳之际起兵反清, 围攻西宁、河州及关西布隆吉尔驻防清军, 并密约策妄阿喇布坦一起发兵, “同扰内地”。28罗卜藏丹津的反清活动使得西北的局势进一步复杂化。刚刚即位的雍正皇帝当机立断, 迅速发兵平叛。清军深入青海草原, 及时击败了反叛的和硕特各部。罗卜藏丹津势穷, 遁走伊犁投奔准噶尔部首领策妄阿喇布坦。青海局势恢复稳定之后, 清朝制订了《善后事宜十三条》、《防守边口八条》等章程条例, 对青海和硕特部落与藏传佛教寺院进一步加强了管辖与治理。29青海局势的稳定和管辖治理的加强, 为其后清朝统一新疆提供了有利条件。

   最后, 雍正皇帝还提出了统一新疆后在天山北路发展农业, 实行直接治理的构想。雍正皇帝早在藩邸时就关注平准战事, 对其有独到的认识。康熙五十四年 (1715) 策妄阿喇布坦进犯哈密时, 他就曾向康熙皇帝提到:“当日天兵诛殛噶尔丹时, 即应将策妄阿喇布坦一同剿灭。”30继位之后, 雍正皇帝派使臣德新赴俄国参加安娜女皇的加冕典礼, 并训令德新告知俄国, “彼准噶尔所居之地, 虽与内地相距遥远, 今我朝廷将使其地为耕地, 变其属下人众为朝廷直接统治之民”。31这一训令不仅表明了清朝统一新疆的决心, 而且明确提出了未来对新疆的统治方式。这一训令表明雍正皇帝已经有了平定准部之后在新疆推行与内地划一的府县制度的想法, 这显然是具有超前意识的思想。

   (三) 乾隆朝对统一新疆的贡献

   统一新疆的大业是在乾隆朝最终完成的。应该说, 当时已经具备了完成统一事业的最佳条件, 也出现了完成统一事业的重大契机。

   从清朝方面来看, 经过康熙、雍正两朝的经营, 中央政府加强了对喀尔喀蒙古、西藏、青海等地的控制, 特别是在喀尔喀西部科布多和新疆东部哈密一带已经建立起牢固的军事基地, 使准噶尔部的东面处于清朝的军事钳制之下。更为重要的是, 经过雍正皇帝对吏治的整饬, 对经济的改革, 乾隆皇帝即位后进入全盛时期的清朝吏治清明, 国库充盈, 军队战斗力强, 已经具备了完成统一大业的条件。

   在清朝进入全盛时期的同时, 准噶尔部却由盛转衰。乾隆十年 (1745) 珲台吉噶尔丹策零去世后, 准噶尔部上层贵族们为争权夺位而分裂对立, 接连不断地内讧。不堪忍受内讧和在内讧中失利的各部首领, 出于各自不同的目的, 纷纷率部投奔清朝, 寻求保护。这为清朝出军统一新疆提供了千载难逢的机遇。

   历史选择了乾隆皇帝作为清朝统一新疆的最终完成者, 而他也不负期许, 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 为祖国的统一大业做出了重要贡献。

   首先, 乾隆皇帝敏锐地认识到统一新疆的机遇已经到来, 并准确地把握了这一契机。乾隆十八年 (1753) 冬, 杜尔伯特部车凌等率部众三千余户投奔清朝。随着对准噶尔部贵族内讧的情况愈发了解, 乾隆皇帝对局势做出了这样的分析与判断:“从前准夷部落准其通贡贸易, 原系加恩噶尔丹策零。其后策妄多尔济纳木札勒、喇嘛达尔札继立, 因系噶尔丹策零之子孙, 是以仍前办理。至达瓦齐篡立, 则系伊之仆属矣……况伊部落, 数年以来内乱相寻, 又与哈萨克为难, 此正可乘之机。若失此不图, 再阅数年, 伊事势稍定, 必将故智复萌, 然后仓促备御, 其劳费必且更倍于今……朕意机不可失, 明岁拟欲两路进兵, 直抵伊犁, 即将车凌等分驻游牧, 众建以分其势。此从前数十年未了之局, 朕再四思维, 有不得不办之势。”32当时, 朝中大臣鉴于康熙、雍正年间用兵准噶尔劳师糜饷, 故多对出军持不同意见。但乾隆皇帝高瞻远瞩, 力排众议, 决策进军, 准确地把握了我们统一多民族国家历史发展的趋势。

其次, 乾隆皇帝抓住时机, 颇为成功地利用了投附清朝的卫拉特上层的影响力。乾隆二十年 (1755) 初, 清军兵分北、西两路, 自阿尔泰、哈密进击准噶尔部的政治中心伊犁。针对准噶尔上层内讧, 部众离心, 已无凝聚力的状况, 乾隆皇帝采取以招抚为主的军事策略, 任命来降首领阿睦尔撒纳为定边左副将军, 萨喇尔为定边右副将军, 分任两路大军前锋将领。阿睦尔撒纳、萨喇尔等人利用其影响力宣谕招抚, 准噶尔宰桑、喇嘛纷纷率部众迎降。五月初, 阿睦尔撒纳率军渡伊犁河, 达瓦齐集众万人退据格登山 (今昭苏县境内) 。清军阿玉锡等25人夜袭敌营, 准军惊溃纷奔, 自相践踏, 达瓦齐急溃围西奔。此战俘获准军5000余人、大小宰桑数十人及达瓦齐家眷等, 缴获军械无数。六月, 达瓦齐逃至乌什, 被当地伯克霍集斯擒获解送清军, 准噶尔部被平定。清军西征数千里, 不仅官兵较少伤亡, 且成功之迅速也是罕见的。《孙子兵法》云:“夫用兵之法, 全国为上, 破国次之;全军为上, 破军次之……不战而屈人之兵, 善之善者也。”33应该说,(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0863.html
文章来源:《中国边疆史地研究》2019年第1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