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史啸虎:我对七绝以及写诗注释的看法

更新时间:2020-04-12 23:05:44
作者: 史啸虎 (进入专栏)  

  

   除此以外,我认为增加注释至少还有以下4个好处:

  

   第一,有助于读者了解和熟悉诗词中所使用词语的真实含义或典故。格律诗所用词多古味且语法多为文言表达方式,与现代汉语词及语法相距较远,尤其是一些比较生僻或带有典故的词汇。

  

   第二,有助于读者知晓诗人写作该诗的背景情况,以加深对诗人所想表达的那种情感的理解。

  

   第三,有助于读者深刻理解该诗的主题。因为格律诗多隐喻或比附,其真实主题往往隐藏在对一些景物甚至诗人心理的描述中。这种例子在我写过的七绝中有很多。请读者在阅读和欣赏这些七绝时自我品评和判断吧。

  

   第四,可以避免他人,特别是后人作注易引发歧义等不足。

  

   由此可见,诗人给自己写作的诗词作注并无任何不妥,相反,诗人自注不仅具有以上所列好处,其效果也远好于他注或让读者去猜,因为总不会有任何其他人比诗人自己更了解所作之诗词的意境吧。

  

   当然,出于某些大家都知道的原因,我给自己的诗作注时也常常身不由己。有的是因某些注释涉及敏感问题而发不出去,或发出去了也易被删除。诗词的公开出版也就更严,有的注释几经审核也难以过关或者干脆连带相关的诗也不得不忍痛割爱。但是,这属于另一个问题了,而与本文的主题并无多大关系。

  

   前面说了我的诗中隐喻较多,也有读者觉得读它们时总需要揣摩和联想才能体会其意境。这时就更加需要注释。如果不注释,估计很多读者会忽视掉甚至误解这些诗中诗人所隐喻的东西。

  

   其实,隐喻本身就是格律诗词的一大特色。这是因为自然界很多事物的发展和变化过程与人类社会的演进本来就是相通的。可以说,诗人写景,很多时候也就是在写人或写事,或者在其描写的景色中寄托了自己观景时油然而生的某种微妙的感情。

  

   不过,我以诗词写景时一般都是如实描述,不喜欢凭空想象或借用俗套,也不喜欢作无病呻吟,或写一些堆积了很多华丽的辞藻但实质上毫无内涵的诗句。然而,正是这种对景色的白描,或者说如实地描述吟咏对象,隐喻其中的感情也许就自然而然地抒发出来了。比如这首七绝《又见栀子花》:

  

   又见园中栀子花,飘来香气透窗纱。

   白心寂寞终然在,老去风情伴晚霞。

  

   白心,与某些人心中的所谓“红皮白心”之类的那套阶级斗争话语体系毫无关系,原指白色的花蕊,这是写实。但在这里也可以将“白”字当作动词理解,意剖白,那么这个词就是指表明心迹了。或者,白心在汉语词汇上也指人纯洁的心。因此,只要理解了“白心”一词的几重含义,再结合最后那句“老去风情伴晚霞”,读者对我在这首七绝中所想要表达出的意境也就会有更多也是更深切的体会了。

  

   当然,诗人自注并不是说就完全没有问题了。诗人对一些词语或典故的理解偏差也会导致某些词语或典故的错用或误用,从而影响到其所创作诗词内涵的表达。但这是作者本身的问题,而与注释本身的重要性以及是否需要加注这一问题的关系并不大。

  

   最后,我希望各位读者在欣赏我所写的那些七言绝句或其它体裁的格律诗词的同时,也能对每首诗词后面的注释提出宝贵的意见。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081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