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国刚:唐代寡居妇女的生活世界

更新时间:2020-04-10 23:33:28
作者: 张国刚  

   摘    要:

   唐代墓志、笔记小说、出土文书中很多材料涉及到寡居妇女, 其中包括妇女守寡的原因, 寡居后的物质生活、精神状态、与娘家的关系, 以及寡妇再嫁的不同原因与结果。魏晋隋唐的士族根据儒家道德要求, 形成了独特的礼法门风。汉代妇女盛行自由改嫁, 到唐代中、上层妇女大多选择守寡, 原因在于士族礼法门风向皇室和普通民众的传播普及, 这反映了儒家礼法文化正逐渐为全社会所接受。

   关键词:唐代墓志; 唐代妇女; 婚姻生活; 寡居; 再嫁;

  

  

   妇女因丧偶而守寡, 因离婚而改嫁, 或者结束寡居而再嫁, 都是日常生活中的平常事件, 它在历史时期是否会有所变化?假如有所变化, 那么究竟有什么样的变化?这些是研究家庭史、妇女史和两性关系史的重要课题。一个时期以来, 许多论著都认为, 唐代妇女贞节观念淡薄, 离婚与再嫁不当回事, 此点迥异于后世;1但最近也有论者通过对墓志资料的研究, 指出唐代妇女其实多数倾向守节, 再婚只是少数被迫的行为, 似乎与后世并无差异。2这样一来, 唐代妇女的贞节观究竟如何?这个一向似乎成为定论的问题, 便产生了分歧意见。

   从方法与取径而言, 研究历史上的婚嫁状况, 比之于调查现实中的同类问题, 难度要大得多。现实生活中, 可以通过调查统计得出结论, 而中古历史文献中则鲜有统计资料。当时的妇女究竟倾向于守贞节, 还是倾向于再婚嫁, 很难做出统计学的说明。假如我们求助于列举事例, 那么, 即使不胜枚举, 也无法得出准确的判断。

   从材料所显示的情况看, 反差是如此之大:一方面是公主改嫁不乏其人, 另一方面妇女守寡十几年乃至数十年者也大有人在。那么应该如何来评估这件事情?究竟什么才是唐代寡居妇女生活的历史真相?这便是本文要讨论的主要问题。

  

   一、墓志所记妇女守寡现象的分析

  

   唐代墓志所见妇女守寡的记载, 大体分为如下几种情况, 即结婚不久就守寡, 结婚10余年 (约30岁) 儿女尚幼而守寡, 四五十岁开始的中年守寡以及守寡长达四五十年等多种情形。

   1. 结婚不久就守寡

   唐朝女子婚龄, 一般在15-19岁, 超过统计资料的六成。3结婚不久就守寡, 意味着守寡年龄一般不超过20岁。如裴溥 (706-742) 在丈夫王泠然 (692-724) 去世时, 年仅18岁 (丈夫比她大14岁) 。她守寡18年, 有“息女曰仙官, 女于安定皇甫浚;次女曰仙葩”。如果这位二女儿是丈夫的遗腹子, 则最晚应该在开元十三年 (725) 出生, 此时已经18岁。4荥阳郑氏 (800-854) 于“既笄之年”———大概15岁, 嫁给范阳卢子谟, 结婚“未期年”而丈夫去世。四个月后, 生下遗腹女。郑氏“哀伉俪之年, 誓心守节, 抚育稚女, 虔奉先姑, 夙兴夜寐, 以成妇道”。死时55岁, 是守寡整整40年。5唐代女子结婚年龄的第二个集中年龄段是13-14、20-22岁, 范阳卢氏 (787-853) 就是22那年嫁给清河崔枞的。宝历元年 (825年) 崔枞被任命为雍丘县尉, 未及赴任而亡, “夫人衔未亡之戚, 携挈幼稚, 卜居于郑之别邑, 攻苦食淡, 以成家业, 劝童仆以艺植, 训子弟以诗礼, 够劳俭克, 仅三十载”。卢氏生育了五男二女, 大儿子冠岁而亡, 次子早夭。大女儿嫁给荥阳郑裔贞, “不幸短折;裔贞愿敦旧好, 故复以其季妻焉。”也就是说把第二个女儿也嫁给了郑家做继室。6

   韦素与夫人齐氏 (802-860) 的婚姻颇为特殊。韦、齐二家本来是姑表亲。齐氏在家为长女, 自幼丧母, 其姑母也就是后来的婆母“怜而重之, 视遇犹女”。常抚摸着齐氏的头说:“笄无他从, 必为我季妇。”临终前又重申前言。于是当齐氏的父亲从刑部郎中出为饶州刺史, “召孤甥而遵遗旨焉。”七年之后, 韦素参加进士考试, 不得第, 当年冬天竟然去世。两个儿子也“皆齿未小学, 相继而夭。”其弟齐孝曾为姐姐写的墓志中说:“先君悯夫人少孀, 荐痛韦甥遄逝, 夫人惧增其悲, 岁哀缠于内, 每侍左右, 未尝惨于色。”齐氏于是“嫠居将四十年, 而端严自饰, 为宗族之规范焉。”7从种种情况看, 韦素与齐氏的婚姻乃是那种夫妻结婚后长期居住在妻家的婚姻形式, 即敦煌书仪斯坦因1725号文书所谓“近代之人, 多不亲迎入室, 即是遂就夫家成礼, 累积寒暑, 不向夫家”的形式。8丈夫死后, 齐氏一直寡居于本家。

   2. 结婚十来年 (30岁左右) 守寡

   这个年龄的妇女, 儿女幼稚就开始了含辛茹苦的寡妇生活。荥阳郑秀实19岁嫁给赵郡李某为夫人, 30岁那年, 丈夫去世, 他们已经生下4男4女。也就是说11年内共生了8个孩子。郑氏守寡43年, 于73岁逝世。9翟夫人 (792-849) 大中三年 (849) 去世时58岁, 丈夫死于长庆元年 (821) 其时, 留下两个儿子, 她也只有30岁, “鞠育孤稚”, 守寡28年。10

   吴王府骑曹参军张信 (616-678) 享年63岁, 其妻子王氏 (?-710) 很可能比他年轻许多, 故在丈夫死后守寡32年后才去世。11

   还有一位王氏 (776-842) , “以初笄之岁”, 嫁给蓟州刺史静塞军使陆岘 (767-814) 。陆岘“名重位高”, 王氏比丈夫小约10岁, 是继室“夫人自以府君捐背, 四十余年, 以灰心蓬首之容, 弃纨绮花钿之饰, 断机训子, 剪发奉宾”12按王氏在丈夫死后实际生活了不足30年, 如果不是墓志录文有误, 就应该理解为王氏结婚共40余年, 守寡28载, 是不足30岁就守寡了。

   3. 有40-50岁开始守寡的

   这个年龄的妇女一般孩子已经长大成人, 再嫁的机率不高。乐令姿 (591-660) 16岁嫁给昭武校尉任德为妻, 52岁开始守寡, 18年间“保乂孤遗, 庶弘慈母”13;东宫郎将王力士妻 (581-660) 守寡27年“志求无上, 尊贝叶之微言, 遂南山之寿”14;陈恭, 字令徽 (590-672) , 59岁时丈夫去世, 她“蓬首孀闺, 铅华不御, 柏舟自勖, 之死靡他, 廿余年”15;杨氏 (600-675) 守寡30年, 所生两子, “并先夭殁”, 只有孙子一人, 年方四岁, 她“蓬首为容, 竟衔忧而没齿”16;处士王俭之妻刘氏 (603-673) 守寡36年“昼哭弥切, 夜绩方严, 孀节不亏, 孤贞自洁”17;隋平州录事参军张育妻赵氏 (562-648) 14岁结婚, 40年后丈夫亡故后, 赵氏又过了33年的寡居生活18;戴氏“位居孀妇, 孤育稚子, 卅余年”19。张纲之妻梁氏 (566-645) “固守空闺……一志不移, 无心于再醮”, 45岁开始守寡, 寡居31年而卒 (8) 。

   4. 有的寡妇守寡长达四五十年

   如处士陈泰的妻子房氏26岁“守志孀帷, 亟移灰管, 暑迁寒袭, 四十余年, 抚幼携孤”20;侯氏 (596-672) 丈夫度支郎中彭府君去世后“上奉尊堂, 下提孤幼, 绝甘攻苦将卌年”21;赠博州刺史郑进思之妻权氏 (635-723) 守寡长达48年, 以89岁高龄去世★11;隋邛州司户明雅妻孟氏 (554-645) 守寡44年, 享年92岁★12;处士成愿寿的妻子李氏 (570-659) , 20岁结婚, 50岁守寡, 守寡40年, 去世时90岁★13;韦敏的第三位夫人李氏 (774-839) 守寡45年, 她去世时只有66岁, 之所以守寡长, 是因为守寡时只有20出头年纪★14;韩州助教向徹妻韩氏 (620-700) 26岁丈夫去世, 寡居55年后, 于81岁高龄而终★15。王氏 (655-724) 30岁时“不幸良人早背, 独守偏孤, 鞠稚子之单居, 念低徊而不忍。情非再醮, 意乐三从, 如愚管窥, 请令守志”, 守寡40年★16。

   渔阳县太君李氏 (707-788) 的丈夫左武卫翊府左郎将赵府君“早徇王事, 遗孤尚孩, 太君指柏舟以誓节……其◆子也, 克升于朝;其理家也, 无恃于岁”, 李氏终年82岁, 可以想到, 从“遗孤尚孩”到82高龄, 守寡至少40多年★17。段氏 (578-650) 17岁“适于高平竺氏”, “携◆孤幼, 倍历艰危, 经今四十余载矣!”★18

   守寡时间最长的恐怕莫过于杨康之妻刘氏了。隋王屋县令杨康 (516-585) 的妻子刘氏 (546-665) , 出生于西魏大统十二年, 历北周隋唐, 卒于唐高宗麟德二年, 活了120岁, 40岁守寡, 竟然寡居了整整80年。★19

   引据的墓志记载尽管不多, 但是《唐代墓志汇编》、《续编》的三千余墓志中, 再婚和改嫁的妇女不过区区10例, 而明确记载坚守贞节者则达264例。★20因此, 我们可以得出结论说, 唐代守寡妇女相当得多, 这个历史事实不容忽视。从墓志措辞之严峻看, 笼统地说唐代妇女贞节观念淡薄, 恐怕未必妥当。

  

   二、为什么有这么多妇女丧偶:老夫少妻的婚姻模式

  

   从前引资料中, 我们发现那些长期守寡的妇女不外两种情况, 或者高寿, 中年守寡, 寡居生活仍长达40到50年;或者守寡时很年轻, 即使五六十岁去世, 也有数十年的寡居生涯。而少年守寡尤其是唐代寡居妇女中的突出现象。

   天宝五载去世的来香儿 (703-746) 恐怕是最年轻的守寡者了。来氏嫁入元家恐怕只有十岁出头的年纪, 与丈夫元某生有一子元暠。来氏“年十二而所天早逝”, 寡居32年, 其间经历了父母与公婆的丧亡, “逮亲殁, 泣血三年, 爰丧舅姑, 孝心无易, 每至伏腊, 哀恸加人”, 晚年笃信佛教, “以久缚斋戒, 因致柴毁, 是长疠阶, 浸以成疾”, 44岁就去世了22。我们可以推想, 来香儿的丈夫一定是一个年龄很大的男人。潞府参军崔府君的夫人王氏14岁守寡, 80而亡, 寡居66年, 先后随弟弟王宗、王亮一起生活23。任氏 (622-661) 年及初笄, 十四五岁嫁于董氏, 没过几年, 19岁便成为寡妇, 21年后去世24。上文提到的韦敏的第三位夫人李氏, 21岁成为寡妇, “四十五年称未亡人”, 抚养先夫人所生子女, “计生活于郊屋, 荆扉瓦牖, 食糖羹藿”25。既然是第三任夫人, 则韦敏娶李氏时必然是垂垂老矣。裴氏 (667-725) 终年59岁, 寡居三十余年, 守寡时也是二十多岁, 所谓“浮荣不幸, 移天早殁……夭夭华岁, 茕茕誓居, 卅余年, 志不我忒”26。洪州武宁县令于府君妻李氏 (780-843) 在丈夫去世时“年龄尚少”, 她“鞠稚子, 抚孤女, 心怀苦节”, 一子志衡任云梦县令, 一女嫁于宿州长使李孟皋27。魏氏12岁结婚, 22岁守寡, 34岁父死, 43岁母亡, 71岁去世, 寡居49年, “仰苍昊而罔极, 嗟人生如梦幻”, 本人归信佛教, 一个女儿出家, “法名道峻”28。处士陈泰的妻子房氏 (635-706) 26岁守寡, “守志孀帷, 亟移灰管, 暑迁寒袭, 四十余年, 抚幼携孤” (8) , 守寡达46年之久。

为什么有如此多的年轻寡妇?仔细分析各件事例, 我们发现并非这些妇女的丈夫都是年轻而夭亡,(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heyuanb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0812.html
文章来源:安徽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7年0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