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温家宝:我的大学——在中科院大学的演讲

更新时间:2020-04-04 23:08:15
作者: 温家宝  
北京地质学院从1952年建校的时候就在这里建立了教学实习基地。那里有著名的古人类遗址,山顶洞,五十万年以前中国猿人头盖骨发现的地方。还有丰富的地质现象。比如,最高峰海拔303米,这是一个向斜构造。它的旁边有一个小山包,开采石灰岩,164背斜,是个背斜构造。如果我们把它做一个形象的图来看,它就是一个折曲。这是一个背斜,303米是向斜构造。在那里,我学会了观察、描述和分析地质现象,掌握了一般的地质工作方法。我对实习很有兴趣,有时还做点河曲的研究,河漫滩,阶地的研究。那时条件艰苦,每天从山上回来,我们还总得采一袋酸枣儿,背回基地,补充伙食。我在周口店看到的山是我第一次见到山,山是巍峨、壮丽、深邃和奥秘的。它不仅有着奇异的地质景观,而且蕴藏着丰富的矿产。我想,我的一生将以高山为伴,不断探索和追求,攀登做人和科学的高峰。

   1963年夏天,我到山大沟深的秦岭实习。这是汉江,这是我和老师们一起。有一次汉江水很大,把这个船搁浅了,我们让女同学坐到船上,男同学推着船,推到水可以载舟的地方,然后我们再上去,到北岸去开始工作。这三个月的实习,我受了正规的地质填图训练。从辨认地形图到定点描述,甚至打规范的标本:三厘米,六厘米,九厘米规范标本。那时的生产实习完全是按照规范严格要求的,这些锻炼为我日后的工作打下了基础。1964年,我大学四年级时到嵩山做毕业实习。这是我在嵩山打的标本,至今还保留。为什么呢?因为当时学院把这次毕业实习与当时的学院的一个科研题目结合起来了,叫嵩山重力滑动构造,我负责诊断系地质工作。就是毕业时候跟学校的科研研究课题结合,我觉得这也是一个探索,我相信我们这所学校各个专业研究的题目会更多。

   我记得在河南从登封到偃师口孜镇,还是1:5万填图,我是背着行李走去的。经过少林寺的时候,正值夕阳西下,天渐黄昏,落日的余晖把少林寺映得通红。寺庙锁着门进不去,我只好透着玻璃去看那些反映少林寺武功的壁画,没见到生人。我的毕业实习就是1:5万口孜镇幅。这两个多月,我们几乎每天上山,认真收集资料,填绘地质图。那一年,1963年正赶上黄河发大水,京广线的铁路一度中断,回不来了。为了使资料收集得更充分,我和三位同学延长了实习时间,一直到八月底才回来。这次实习的选题属于学院的科研项目,实习的成果也就成为科研的一部分,这是我从事地质研究的第一次重要的事件。在野外,我们吃住都在老乡家里。每到晚上,房东老乡总是要喊:地质队喝汤了,河南人把吃晚饭叫喝汤了。我们和老乡一样蹲在地上,端起大碗或吃面条或喝稀饭。那晚霞映照着山村的情景,那一张张淳朴的面容,那亲切的河南方言,至今难以忘记。在多次的实习中我和老乡同吃同住,充分了解当地山区农民的生活。我对群众了解得越深,对他们的感情越真,觉得自己的责任越重,坚定自己为国家富强和人民幸福而奋斗的信念。

   大学期间,我还经常跑农村。我经历最早的农村调查就是从大学开始的。有时暑假我不回家,我就下乡了。就在河西铺,过去叫中越公社。除了学校组织的麦收和秋收劳动之外,我常住在老乡家里头。1963年冬天,还在通县参加了农村的“四清运动”。我只记得早晨起来背着粪筐拾粪。工作队的负责人是一位老红军,他非常喜欢我,愿意同我谈心。我还经常利用假期一个人到京北平西府参加劳动,在那里,我和农民生活在一起,结交了许多农民朋友。

   大学期间我要求进步,各方面应该说还是很努力的,是全班第一个入党的,并长时间担任班干部,还被评为北京市的优秀学生。1965年大学毕业时,我决心到祖国最艰苦的地方去,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为此我曾多次要求到西藏工作,并两次写血书明志。但学校通过权衡,推荐我考取著名地质学家马杏垣的研究生。那时研究生少,我们一个专业也就去两名。但是在研究生毕业以后,我仍然义无反顾地到西北去。

   时光如梭,我从北京地质学院大学毕业,至今已经五十多年了。今天和同学们在一起回顾半个世纪以前大学生活难忘的青春时光,心中仍然激动不已。在我担任总理的十年间,我每年都到高校看望学生,和大家谈心。每当我走在校园内,我都被学生们的朝气蓬勃的青春气息所感染,仿佛又回到了自己的学生时代。对自然的热爱,对科学的好奇,对文化的感知,对知识的思辨,这就是大学魅力的所在。

   2010年5月4日,我到北京大学看望同学,曾寄语同学们:仰望星空,脚踏实地。这是我对大学生们的希望。今天在国科大,我把这八个字的具体含义阐释如下,送给在座的各位同学:

   要树立纯真高远的理想,努力学习,锻炼身体,磨炼意志,增长才干,下决心把自己的一切献给祖国和人民。

   要发扬艰苦奋斗的精神,不畏艰难困苦,勇攀科学和人生的高峰,奋力达到光辉的顶点。要保持朴素无华的本色,言行诚实,生活简朴。不虚假,不奢侈,不浮夸,永葆真情,永做真人。

   要坚定追求真理的信念,不迷信权威,不因循守旧。努力探索和实践,揭示自然的奥秘,社会的法则和人生的真谛。

   要发扬务实前行的作风,不图虚名,不务虚声,惟以求真的态度,做踏实的功夫。永远向前看,向前做,向前行。

   谢谢同学们!

  

提问环节

  

   温:下面同学们可以向我提两三个问题吧,我们做一下交流。那个勇敢的男同学,第一个举手。

   问:总理你好,我有一个问题,现在在这个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时代大背景下,您对我们青年学生在创新创业还有科技创新这一方面有什么寄予?谢谢

   温:我理解的创新应该是人无我有。创业就是通过科技成果发展自己的事业。创新创业自然是人实现就业的一个途径,但远远不止于此。它是推进科技发展和促进人成长的一条重要道路。我希望同学们能在大学学习的时候,就想到今后工作的创新和创业。谢谢你。

   问:总理你好,是什么样的内在精神动力,支撑着您在这大学四年中那么努力的学习,即使在你身患结核病的时候。谢谢。

   温:这是很重要的,这也是我今天这篇讲座的核心。就是人首先要懂得什么是人,为什么活着?著名的学者赵鑫珊,大家也有的知道。当他读过居里夫人传记以后,他说了一段话,他说:当晚上北风吹着窗子咯吱咯吱作响的时候,我常想一个很普通但又很深刻的问题,人是什么?于是我想到形容居里夫人的一句名言: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这就是居里夫人的一生。把自己的一生像蚕一样都奉献给社会。我想赵鑫珊回忆居里夫人传里这种思想,也应该成为我们每个学生立志的思想。

   问:温爷爷您好,我现在是一个来自第三军医大学的预备役军官。我想在保证自己的个人的生活质量和为祖国和人民奉献自己终生的这个关系上您是怎么做的?

   温:其实处理这个关系,我总是选择了奉献和吃苦。我开始的时候给同学们讲了两句话,就是人活着的时候要把每一天当做你生命的最后一天来度过,你会十分珍惜这一天的工作和学习。当你进步或者从登上一个新的起点之后,你又要把过去都归于零,一切从零做起。我退休以后,我很快去看了杨绛先生,我跟她谈了一次心。我说:杨先生,我工作几十年了,过去的一切都是历史了,都归于零了。现在我过七十了,一切从零做起,还要为人民做力所能及的贡献!谢谢你。

   问:总理你好,我想问的是文学修养到底是如何可以帮助我们的科研创新?就是具体是怎么帮助的?谢谢总理。

   温:我方才用很长时间讲了钱老,关于科学与文化艺术的关系。我理解,他讲的这个道理就是文化艺术可以启发人的思维和灵感。他不愿意孩子们整天闷在书本里,应该跳出书本走向你所研究的世界。当然,文学艺术的另一个作用,就是它告诉你什么是社会,什么是人生,什么是你应该走的道路。谢谢!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0745.html
文章来源:野生地质小组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