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明华:清代斋教与山区移民认同的塑造——以闽浙赣地区为例

更新时间:2020-04-01 17:09:26
作者: 陈明华  

   【内容提要】 由罗教变化而来的斋教教派,明末便已在江南各地开枝散叶。有清一代,闽浙赣地区的斋教活动相当频繁。大量迫于生计压力而入山开垦的移民成为其信众的重要来源,在缺乏宗族组织的情况下,参加斋教成为移民塑造身份认同的一种方式。本文通过对斋教仪式活动和利益分配方式的分析,展现斋教如何在观念上和物质上塑造信徒的“吃斋人”身份。认同的加强可能是把“双刃剑”,它既可能改善内部成员的生存状态,也可能导致成员与其他群体的疏离与冲突。具有高度认同的群体,在特定因素的刺激下,可能走向集体暴力行为。原本以吃斋念经、劝人为善为活动内容的斋教群体在晚清大量参与暴力性事件即与此有关。

   【关键词】 斋教,山区移民,仪式,身份认同

  

   一、引言

  

   乾隆十三年(1748年)正月十五日,福建建宁知府和护建宁镇总兵还没来得及欢度佳节,就突然得到塘兵的警报,所属瓯宁县的丰乐、吉阳、尤墩等里,号称“老官斋”的会众聚集数千人竖旗起事,浩浩荡荡向建宁府城扑来。事态紧急,两位官员赶紧派兵弹压,并且要求“邻近营汛,密令防堵”,全面进入紧急状态。把总吴雄带领的队伍行至单岭头,遭遇一队赶往府城的会众,这些会众“手执旗号”,上书“劫富济贫”等字样。①双方很快爆发冲突,一番混战之后,起事会众溃败四散。官军沿其来路展开追击和搜捕,沿途村镇一片狼藉,不少村庄的乡民与路过的起事者爆发暴力冲突,双方互有死伤。

   经过连日搜捕,官兵陆续在各处抓获三百多名起事者,并缴获起事者所遗下的武器、衣服、旗帜、图书等物品。各色旗帜上写着“无极圣祖”“代天行事”“无为大道”之类的字样,收缴的包头布上也印有“无极老祖”的字样。此外,收缴的图书中有《无极圣祖图书》一本,还有一本写着“大乘正宗”的科仪书及相关的符纸,②这些信息都表明参加暴动的会众与民间神秘信仰有着密切关系。

   农历正月的这一大案引起了王朝最高层的关注,乾隆帝亲自坐镇,要求地方官员严密彻查。在乾隆帝的压力之下,地方官府展开连串搜捕和审讯,拼凑出一个闽浙赣交界山区教派的情况。这里所称的“老官斋”是从毗邻的浙江省庆元县传来的教派,该教派长期由姚氏家族担任教首,因此又被称为“姚门教”。教内奉罗氏为一世祖,殷氏为二世祖,姚氏为三世祖。姚氏全名姚文宇,即起事会众旗帜上所称的“无极圣祖”(或“无极老祖”)。入会信徒无论男女,都以普字为法派命名,入教后要吃斋诵经。在福建地区,乡里人普遍把这些入会吃斋的人称作“老官”,老官斋因此得名。该教在闽浙赣交界的山区有不少信众,在建阳、瓯宁两县西北部山区中,遗立(也作“移立”)、后周地、芝田、七道桥、埂尾等村都设有专门供信徒聚会的斋堂。③

   老官斋所属的姚门教只是罗教的一种,在官员看来其“系罗教改名”。④老官斋案爆发的同时,闽浙赣山区存在大量由罗教变异而来的教派。负责老官斋案的官员对福建地区的各类斋堂进行排查,发现金幢、大乘、大主、观音、一字门、罗教等各类斋堂73处,⑤这些斋堂所属教派名称各异,但基本属于罗教系统,罗教在当地的活跃可见一斑。

   罗教又称无为教,明代成化至正德年间,产生于北直隶密云卫山区之中。创教者为山东即墨县人罗梦鸿(1442—1527),后来教内信徒尊称为罗祖。罗梦鸿成化十八年(1482年)悟道以后,四处传教。在罗梦鸿及其信徒的努力下,罗教获得了大量下层社会民众的信奉。⑥

   雍正七年(1729年),政府曾在各省查禁罗教,但并未真正断绝其活动。不少罗教系统的教派改换名目继续活动,如姚门教就改成一字门或老官斋,继续在山区中开枝散叶。以至于乾隆十三年在建宁府酿成了老官斋案。此后乾隆帝虽然再次下令查禁姚门教等罗教教派,但其实际效果与雍正时期的查禁未有大异。各教派依然活动,只是行事更为隐秘。太平天国运动之后,闽浙赣地区多次爆发被称为“斋匪”的集体暴力事件,罗教教派的信徒多参与其间,其中姚门教信徒的比例可能相当高。⑦因此,一些学者将活跃于闽浙赣地区的罗教教派称为“江南斋教”,并以姚门教为其代表。⑧本文继续沿用“江南斋教”(有时简称为“斋教”)一词指称相关教派。

   马西沙、韩秉方借助清廷档案和教内的宝卷,对于江南斋教的沿革渊源、经典内容、教内体制以及传播情况等作了相当详细的介绍。⑨秦宝琦在20世纪90年代对斋教流行的闽浙黔地区进行了实地考察,收集了不少有关仪式和教派历史的宝贵资料,在此基础上对于斋教历史沿革、人物名称以及制度有相当的补充和辨正。⑩那么,具体是哪些群体在参与斋教活动,他们为何不惮于政府的禁令而乐于参与其中?斋教又在他们的生活中发挥着怎样的作用?以上研究对于这些问题似乎还没有展开讨论。另一方面,不少关于白莲教等教派的研究多关注教派与叛乱的关系,尤其注重解释他们容易走向集体暴力的原因,却很少讨论教派给成员生活带来的影响。11罗士杰十分注重斋教组织背后的人群,他以姚门教为例,讨论斋教组织在民众日常生活中所扮演的角色以及与地方社会变迁之间的关系。在他看来,斋教等宗教组织是一种跨越血缘和地缘的大众组织,是宗族制度之外,另一种凝聚民众的机制。12这一观点增进了我们对于乡民日常组织方式多样性的理解,也拓宽了对于民间宗教功能的认知。不过我们还可以进一步追问,斋教成员具体通过哪些手段凝聚成一个群体?群体认同的形成又会产生怎样的影响?特别是太平天国运动之后,斋教徒参与的大量群体暴力事件是否与斋教群体身份认同的增强有着必然关系?本文以姚门教为中心,对以上问题略作讨论。

  

   二、山区移民的加入

  

   明清以来,闽浙赣地区参加斋教的信徒很大一部分是开山的移民或其后代。三省之内不乏山峦叠嶂,林深箐密,政府控制相对较弱的山区,是帝国“内地的边缘”。13这些区域可耕地资源有限,但是山林、矿产资源相对丰富,明清时期,吸引了大量移民进入,据记载:“江西、浙江、福建各山县内,向有民人搭棚居住,种麻种菁,开炉煽铁,造纸作菇为业”14。这些移民成为斋教的重要信徒来源。

   在时局动荡时期,山区成为毗连省份民众的避难所。大批脱离原有社会网络的移民,成了各类民间教派的潜在受众。明末各种教派在各地活跃与此类人群的出现不无关系。如雍正时期地方官员发现河北邢台黄山的刘、彭、马等八姓“聚族以居,持准提斋教”,他们都是“明末避寇屏居山麓”,在危难之际,“匄福于神,祈免锋镝,誓世世子孙不茹荤以答神贶”。15

   浙闽赣的山区情况与此类似,后来成为姚门教二祖的殷继南就生长于浙南山县缙云。缙云县虽然面积不大,也有相当的移民分布。16殷继南父母早亡,由叔婶抚养。婶婶亡故后,叔叔将其送入金沙寺中出家。很可能他家移民未久,还未能够建立宗族组织,因此他只能被送入寺庙抚养。向他传播罗教的“化师”也是山地移民。嘉靖二十三年(1544年)殷继南跟永康籍银匠丁某做学徒。17闽北、浙南山区多银矿,明代官私开采相当普遍。虽然官府严禁民间私采,但还是有不少移民以各种名义入山开矿。永康银匠丁某应该就是非法开矿煎银的移民,他在遇到殷继南时已是一位修习罗教的化师,法号四维普慎。18

   姚门教三祖姚文宇与殷继南出身类似。他出生于山区庆元县松源,明清之际,庆元县连续遭受兵燹,此后又受耿精忠之乱影响,有不少福建汀州客家移民移入。19移民多以私采银矿为生,并且对当地的秩序产生了严重的影响,县志记载“聚为矿盗,劫害一方”20。姚文宇的父母早逝,他以替人牧鸭为生,很可能也是闽汀移民的后代。后在武义县逆溪地方遇到数位罗教化师,在他们的资助和同意下,开始在逆溪“开堂接众”。其中一位李姓化师,法名普敬,“别号老麻,福建汀州府连城县人,在逆溪种靛营生”21。可见当时罗教信众和传播者多为来往闽浙的山区移民。

   此后,姚文宇向周边各县传教,金、衢两府是其活动的主要区域,汤溪则受到相当重视。姚文宇曾亲自策划在汤溪举行千佛会和龙华会,以壮大声势,吸收信徒。22金、衢两府当时有不少福建移民进入,汤溪南部山区则是福建移民最集中的聚居区,他们“依山种靛为利”。23姚氏日后在这些区域所吸收的信徒很可能是这些山区移民及其后代。乾隆十三年(1748年)老官斋案的案发地建安、瓯宁两县斋教活跃,建有多处斋堂。根据地方官员报告,这些地区崇山叠嶂,出产“杉桐麻菁、茶笋纸铁”,棚民在深山中“搭盖藔棚,雇倩工丁,垦辟种作,岁收其利”24。显然这里也是移民开垦聚集之处。

   由于清初棚民大量参与起义,清朝统治者极力将闽浙赣交界山区封禁,驱逐移民回籍。25封禁山“约宽百里,其自西北以至西南皆与上饶属境毗连,正北以至正东与广丰民山相接,东南一带则与闽省浦城、崇安接壤,又东面与广丰连界之处,又与浙省江山、龙泉等县密迩,犬牙相错,路径纷歧”。太平天国势力影响到三省之际,周边各县民众纷纷避祸山中,“入山垦地,借以糊口”,成为“在山耕种棚民”。26这些移民的到来再次带动了斋教的活跃。

   同治五年(1866年),邻近的福建崇安县爆发斋教暴动,封禁山便被官方视为“斋匪”巢穴。左宗棠便说:“窃福建崇安一县,地与江西封禁山一带毗连,县之西北大浑、岚角等处,近有斋匪传徒习教情事。”根据后来被抓获的暴动成员供称,除了一些头目外,所谓的“斋匪”成员“多江西南丰及崇安东北乡一带棚民”。27

   浙江衢州开化县地处“界徽之婺源,江右之玉山、德兴,浙之遂安、常山,大扺土民居十之五,客民三,棚民二”。棚民可能指先前开山移民,客民则是太平天国以后招徕的移民。这些移民“室家妻子困苦艰难,衣则无非褴褛,食则多是苞芦,住居则皆破砖败壁”。斋教在他们中间迅速传播,吃斋之人“处处尚有,而山谷棚民尤多”,“每届开堂辄聚男妇数百人”。28

   其他斋教传布的区域也存在类似情况。蔡少卿的研究提及石达开部转战川湘时,曾有不少斋会成员,他们不少都是湖南“无业山民”。29光绪年间古田斋教骨干成员林祥兴,为闽清人,以贩卖杉木、药材为生,在延平府已加入斋教,到古田后于光绪二十年(1894年)在坑头村加入古田的斋教组织。30

   这些移民进入山区之后以开发山林、矿产资源为主要生计来源。在开发过程中,不仅要面临恶劣的自然环境,还要与其他群体争夺经济和政治资源。在明末清初的江西省,不少来自福建汀州的移民就与当地土著发生持续的冲突,以至于在土著心中,来自汀州等地的闽佃成为暴力的代名词。31可以推测太平天国以后,新一波移民移入山区时,同样会发生争夺资源的行为。而在资源争夺中,结成团体是相当重要的一步。斋教成为凝聚移民群体的一种方式。浙江《龙游县志》的编写者在描述太平天国以后本县的移民情况时就说:

   自咸丰兵燹后,本县人存者十不逮一,外来客民,温处人占其十之二三,余皆江西广丰人。虽亦有循谨安分之民,而人数既众,所为遂多不法,抗租霸种,习以为常。其间更有传教吃斋、结盟拜会者,当时谓之斋匪。32

   移民“抗租霸种”,难免需要结成群体,而各教派“传教吃斋、结盟拜会”,成为移民塑造认同,凝聚群体的一种方法。这里所传之教很大一部分就是姚门教,或者是与姚门教关系密切的斋教教派,这一判断在光绪五年(1879年)的汤溪县斋教暴动事件中可以得到更为清晰的佐证。

汤溪县南部向为移民集中之地,也是姚门教活跃之地,姚文宇传教时,就在该地亲自举办过“千佛会”和“龙华会”。光绪五年十月初五日(1879年11月8日),该地南乡东谷园(又作“东谷源”)大坑地方传出“斋匪”揭竿起事的消息,(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0684.html
文章来源:《开放时代》2020年第2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