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郝玉宾 高建生:新中国70年对外开放的发展脉络与实践启迪

更新时间:2020-03-19 16:00:11
作者: 郝玉宾   高建生  
开放在某种意义上,构成为推进改革的直接导因。开放在促使我们走出国门、打开视野,了解世界、发现不足的同时,通过与外部世界的比较,催生了寻找自身发展弊端的强大压力,激发出改革体制与机制弊端的内生动力。另一方面,开放的实际成效往往产生促进改革的倍增效应。这就是说,在改革体制机制弊端中产生的成效,既有益于消除人们对改革可能心存的疑虑,因开放而来的“获得感”也能够进一步激发深化改革和取得更大发展成效的全新动力,推动改革与开放步入相互助推的良性运行进程当中。由于这样两方面的内在驱动,为作为社会主义自我完善与发展的改革提供了基本的动力。

   其次,“开放”秉持继承基础上的发展创新,是理论自信、制度自信、道路自信和文化自信的内在展现。多样性是人类文明的本质属性,不同文明在相互对话、交流、学习、融汇中携手前行,“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构成为解决人类社会种种难题的文明途径。人类文明发展的历史证明,处于进步与上升时期的国家与民族总与开放、包容、学习、借鉴融通互汇。反之,则会作茧自缚,因封闭保守而陷于落后的圈子中难于自拔。70年对外开放的发展告诉我们,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中国共产党正是深刻总结十年“文革”自我封闭经验教训的基础上,促进开放的范围和领域不断扩大,推动开放的格局与层次不断提升。在这样的过程中,对外开放始终坚持了“排泄其糟粕,吸收其精华”[7],对自身“好的传统必须保留”[8],由此“不断丰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实践特色、理论特色、民族特色、时代特色”[9],实现了在保证自我生命机体存活、旺盛基础上的自主开放,能够在兼收并蓄、广采博取基础上达到自主扬弃与吸收。从这样的意义上说,推动对外开放与坚定理论、制度、道路和文化自信犹如一对孪生兄弟,既是对吸收人类文明、发展一切优秀成果博大胸怀的自信展现,也是对在不同文明、文化交融碰撞中始终保持政治定力与发展特色的自信验证。

   再次,“开放”以动态模式持续推进,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断向更高层阶递进提供了重要引擎。实行对外开放,“不是短期的政策,是个长期的政策,最少五十年到七十年不会变。……即使是变,也只能变得更加开放”[10]。在这样一个动态发展、不断推进的进程中,“开放”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断向更高层阶递进具有的引擎作用,至少表现为两个方面:一是不断发现体制机制依然存在的弊端并予以革除;二是不断感悟新的发展趋向与要求推进更高标准的改革。70年对外开放的实践说明,对外开放本身是一个由点到面、从低向高递进的过程。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我们从创办经济特区,到开放沿海港口城市,建立沿海经济开放区,再到开放沿江沿边及内陆地区,直至党的十九大确定“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这样一个由点到线再到面的过程,反映的是递进式学习、借鉴科学技术、管理经验,改变旧的思维方式、体制机制的过程,是不断从浅表层问题向纵深性问题解剖开刀的过程。而这种递进式推进的结果,是通过以吸纳更为先进的经验与做法替代自身存在的不足与弊端,进而使党和国家事业发展实现向更高层阶提升的过程。同时,“开放”在将一切对我有益的优秀成果融入自身的基础上,对时代推进的大势、人类文明的趋向,以及科学技术改变人类生活及思维、行为方式的影响会有越来越深度的体察,并相应做出对现实实践发展的整合与修正。后者促使“开放”的价值在超越一般性技术吸纳与弊端修正的基础上,逐步形成追踪时代发展潮流与文明进步大势的思维与行动自觉,由此促进实践发展的层阶由追随、赶超式推进向引领、示范性模式转变。改革开放以来,当代中国社会实践由“落后就要挨打”“同世界的差距拉得太大了”的情景走向“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和“为解决人类问题贡献中国智慧与中国方案”[11] 的实践,正是这种转变的最好说明。

  

   三、新中国70年推进对外开放的实践启迪

   新中国70年推进对外开放的实践,尤其是这种实践对“开放”之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促进功能的明喻,决定了在今后的实践与发展中,“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12]。既然“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那么,对70年对外开放发展的总结,更应当深刻体会其对今后发展具有的深刻启迪。

   (一)坚定开放自信,在复杂多变的环境中,妨碍和抗拒开放的阻力越大,越要增强进一步扩大开放的认识与行动自觉

   开放自信的真谛是对自身理论、制度、道路与文化的自信。经历70年的发展和40年的改革实践,顽固于封闭性思维圈子的人相对较少了,或至少是难于获得很大的市场了,但对开放的自信依然是需要特别强调的问题。一方面,近年来世界范围内极端化保护主义、单边主义、逆全球化的泛滥,不仅使多边主义和自由贸易体制受到冲击,对开放型发展形成了阻力,而且由于这些思潮与主张背离世界经济、政治、文化发展大势,以退出或挑战为多数国家认可、遵循的国际性、区域性交流、往来的规则和制度为要挟,以单方面强求别国“开放”市场而自持贸易保护的“双重标准”维护一己私利,以超出发展中国家能够接受的技术壁垒、贸易门槛作为“游戏规则”等,都对全球化带来破坏性的影响和后果。另一方面,以互联网为主导的虚拟空间,在出现网络垄断和信息技术滥用、不正当竞争加剧等问题的同时,全球范围内计算机病毒、网络攻击、系统漏洞、网络窃密和网络违法犯罪等问题日渐突出,网络安全风险不断增高,这也对开放的扩大带来了挑战。在这样的环境中,如何认识开放的价值,如何看待开放进程中必然会有的某些阵痛,如何把握开放的大势,都是对是否秉持开放自信的考验。70年实践证明,封闭必然落后,开放破茧成蝶。“开放”与“改革”一样,构成为决定中国命运的“关键一招”,把一个国家和民族的发展囚于自我封闭的孤岛中毫无前途,后者正是近年来面对国际经济政治发展中种种逆流,党和国家进一步采取一系列扩大开放举措的深层原因。

   (二)坚持辩证思维,在推进开放的进程中,自我封闭的做法和放弃原则的全盘照搬,都是必须防范的错误倾向

   毫无疑问,开放也是双刃剑,需要引入“好水”“活水”,也要过滤“污水”“浊水”,尤其在某些敌对势力总想在经济文化往来中夹杂意识形态、制度移植等私货,在网络互联中进行网络干扰、网络攻击时,坚持独立自主、平等互利、以我为主的原则,如同反对僵化保守、自我封闭的倾向同样重要。70年的实践证明,新中国成立初期“一边倒”过程中对苏联模式的盲目照搬,改革开放后时有出现的全盘“西化”取向,都不时地警示我们,一方面,推进对外开放是必须长期坚持的基本国策,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之后实现高质量发展的强大动力。在这样的问题上,无论遇到多么大的困难,面对多么严峻的挑战,对外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另一方面,坚持独立自主与对外开放的统一,坚持以我为主,为我所用,清醒认识对外开放所面临的各种问题,科学把握扩大开放和防范风险的平衡,注重互通有无与平等互利的结合,实现积极推进与稳妥有序的一体,使开放领域、程度以及节奏,完全由中国自己掌控,这对保证这一国策的有效实施,是必不可少的要求。

   (三)培育前瞻思维,在跟进世界经济政治发展格局变化和我国改革发展趋向的基础上,不断丰富开放内涵,提升对外开放的水平

   70年的实践证明,开放本身是前瞻与创新的产物,邓小平在改革开放中关于“横下一条心”“杀出一条血路”的胆魄和决心,是改革进程中对外开放能够不断得到推进的前置条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意味着当代中国社会总体性进入上档次、提水平、重品质的“强起来”进程当中。推进进一步的对外开放也是这样,如何以“一带一路”建设为重点,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如何坚持引进来和走出去并重,在开放中体现共商共建共享原则;如何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扩大服务业对外开放,实行高水平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政策;如何发挥自由贸易试验区、自由贸易港作用,培育贸易新业态新模式;如何创新对外投资方式,加快培育国际经济合作和竞争新优势;如何参与全球互联网治理规则与治理体系重构,形成各方普遍接受的网络空间治理机制,等等,都需要以前瞻性思维和创新的胆识,把握开放发展的规律,抓住开放发展的特点,研判开放发展的走向,强化探索创新的锐气,由此进一步掌握推进开放发展的主动权,使开放在实现中华民族复兴的骇世伟业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注释:

   [1]《毛泽东选集》第5卷,人民出版社1977年版,第285页。

   [2]《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6册,中央文献出版社1989年版,第150页。

   [3]《毛泽东文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393页。

   [4]《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1册,中央文献出版社1989年版,第197页。

   [5]《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3册,中央文献出版社1989年版,第615~616页。

   [6][8]《邓小平文选》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231~232页;第133页。

   [7]《毛泽东选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707页。

   [9]《习近平论治国理政》外文出版社2014年版,第17页。

   [10]《邓小平文选》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79页。

   [11]《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文件汇编》,人民出版社2017年版,第8~9页。

   [12]《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文件汇编》,人民出版社2017年版,第28页。

   (作者为山西省委党校[山西行政学院]科技与生态文明教研部副主任、副教授;山西省委党校[山西行政学院]原副校长[副院长]、教授)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0494.html
文章来源:《理论视野》2019年第10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