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梅新育:新冠疫情全球化冲击下的国际格局

更新时间:2020-03-12 20:02:16
作者: 梅新育 (进入专栏)  

  

   前言:

   本文以“《新冠疫情全球化冲击如何影响国际格局》”为题将刊发于明天(2月27日)《第一财经日报》,刊发时有删节,这里贴出原稿全文。

  

   主要论点:

   无论是经济危机、社会动乱、自然灾害,还是重大瘟疫,重大冲击倘若仅仅局限于一国、两国之内,除非由此激发推动该国组织动员能力、经济与政治效率产生了质的飞跃,否则通常只是给当事国带来净损失而导致其在国际经济政治体系中地位下降;但如果重大冲击蔓延波及众多国家,特别是波及众多主要经济政治大国,甚至全球化,那么,这样的冲击将加速推动应对高效有力的国家脱颖而出,在国际经济政治体系中地位上升。即使是这场危机、重大冲击的策源地国家,只要其应对相对高效有力,优于侪辈,危机和重大冲击全球化就反而会提升、巩固其国际经济政治地位,或是提升增强其相对于同类其它国家的优势。

   新冠疫情“全球化”趋势不可低估;

   有可能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东亚区域政治军事形势缓和,但加剧西亚失衡动荡;

   即使疫情没有“全球化”,也难以真的导致中国制造中心与外部市场“脱钩”,倘若疫情“全球化”,外部市场对中国制造中心的依存度反而可能进一步提升;

   新冠疫情“全球化”对国际经济政治格局影响的最大不确定性在于今年的美国大选。

   2020.2.26

  

   正文:

  

一、全球化危机应对高效者胜

  

   随着中国之外一些国家新冠肺炎确诊患者人数爆发式增长;随着日本、韩国、意大利等其它经济大国相继出现新冠肺炎疫情爆发;随着国际奥委会高官明确表态将2020年东京奥运会取消列为可能方案;随着越来越多、越来越扎实的科学证据证明,曾经被视为此次疫情发源地的武汉市华南海鲜市场并非新冠病毒发源地,武汉登记报告最早的新冠肺炎病人也与华南海鲜市场并无交集;随着有消息称某些海外国家新冠肺炎疫情找不到来自中国的源头,甚至其确诊患者的病毒毒株也与中国不同;……新冠疫情“全球化”已经是世人必须正视面对的现实风险,不确定者只是其“全球化”程度而已。欧洲黑死病、明末鼠疫、一战后西班牙流感都曾极大地影响了当时的国际经济政治格局,乃至整个历史的走向,当前这场新冠肺炎疫情又有可能对国际经济政治格局产生何种影响?

  

   纵观历史,就总体而言,无论是经济危机、社会动乱、自然灾害,还是重大瘟疫,重大冲击倘若仅仅局限于一国、两国之内,除非由此激发推动该国组织动员能力、经济与政治效率产生了质的飞跃,否则通常只是给当事国带来净损失而导致其在国际经济政治体系中地位下降;但如果重大冲击蔓延波及众多国家,特别是波及众多主要经济政治大国,甚至全球化,那么,这样的冲击将加速推动应对高效有力的国家脱颖而出,在国际经济政治体系中地位上升。即使是这场危机、重大冲击的策源地国家,只要其应对相对高效有力,优于侪辈,危机和重大冲击全球化就反而会提升、巩固其国际经济政治地位,或是提升增强其相对于同类其它国家的优势。

  

   在二战以来、特别是冷战结束以来的历次经济周期变动中,我们一再看到,爆发于美国的经济金融危机倘若仅仅局限于美国国内,带来的结果通常是国际资本“逃离美元”;倘若爆发于美国的经济金融危机进一步蔓延升级成为全球性经济金融危机,国际资本就会转而“逃向美元”。在2007年开始露头、至2009年达到高峰的次贷危机中,这一点表现得格外突出;结果,这场爆发于美国的金融危机在发展成为全球性金融危机之后,反而明显增强了美国综合国力相对于欧洲、日本等其它发达国家的优势。

  

   审视当前的新冠疫情,可以得出以下初步判断:新冠疫情“全球化”趋势不可低估;有可能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东亚区域政治军事形势缓和,但加剧西亚失衡动荡;即使疫情没有“全球化”,也难以真的导致中国制造中心与外部市场“脱钩”,倘若疫情“全球化”,外部市场对中国制造中心的依存度反而可能进一步提升;新冠疫情“全球化”对国际经济政治格局影响的最大不确定性在于今年的美国大选。

  

二、新冠疫情“全球化”趋势不可低估


   时至今日,新冠疫情毫无疑问已经“全球化”,而且其对国际经济政治的冲击远远大于已经爆发疫情国家数量占全球国家数量的比重,因为主要经济大国要么已经爆发严重疫情,要么疫情正在迅速升级,作为全球制造业核心区域的东北亚国家更是无一幸免:

  

   在韩国,据韩国疾病管理本部通报,截至当地时间26日16时,韩国累计确诊新冠肺炎1261例,累计死亡12人。而且,鉴于新天地、明声等宗教组织政治抗议团体成员为数众多,仅新天地教徒就有21万之众,又普遍拒绝停止大规模聚集性群众活动,未来数日韩国新冠肺炎疫情完全有可能持续快速升级。

  

   在日本,据日本放送协会(NHK)报道,截至当地时间25日晚8时,日本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增至861人。根据某些正规媒体和许多自媒体消息披露,日本新冠肺炎诊断标准和应对方式极为“佛系”;有理由认为,倘若按照中国现行收治、诊断标准,日本确诊患者人数还会增加很多,甚至可能出现数十倍增长。

  

   在欧洲,根据意大利卫生部发布数据,截至当地时间26日中午,意大利累计确诊374例新冠病毒肺炎感染病例,累计12例死亡。新冠疫情持续蔓延,25日一天之内就有特伦蒂诺-上阿迪杰、利古里亚、托斯卡纳、西西里等4个大区首次出现确诊病例。在与意大利接壤或相近的奥地利、瑞士、克罗地亚都已经出现了确诊病例,英国、西班牙、德国等国也出现了疫情。由于新冠疫情近日在欧洲蔓延迅速,欧洲足联副主席已表态考虑停办或推迟欧洲杯足球赛。

  

   在美国,美国疾控中心(CDC)数据显示,截至25日,美国新冠病毒确诊病例已上升至57例(其中40例为从日本“钻石公主”号邮轮撤离者)。美国疾控中心免疫与呼吸道疾病中心主任南希·梅索尼耶25日警告,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国蔓延不可避免,“这是否会发生已经不是个问题,真正的问题在于,它到底何时会发生以及有多少美国人将会感染”。

  

   在西亚北非,伊朗已经爆发疫情,并蔓延至该区域其它一批国家。尽管官方发布的伊朗确诊患者截至26日只有139例,死亡19例,但该国卫生部副部长伊拉吉·哈利奇(Iraj Harirchi)确诊“中招”,首先爆发疫情之处是大规模群众活动频繁的该国宗教“圣城”库姆,不少清真寺阿訇不愿为避疫而关闭清真寺,以及其它一些情况,令人不能不担忧,伊朗实际患者人数远远超过官方已宣布数字。

  

   在这个全世界能源资源蕴藏量最密集的区域,截至25日,已出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的国家达到了8个:伊朗(95例)、巴林(17例)、阿联酋(13例)、科威特(8例)、以色列(6例)、伊拉克(5例)、阿曼(4例)、黎巴嫩(1例)。鉴于该区域国家、民族、宗教、部族等矛盾错综复杂,甲于天下,各国、各派相互之间多拆台而少合作,令人很难相信他们能齐心协力共同遏制疫情蔓延扩张。

  

   在南亚次大陆,阿富汗已出现确诊病例,而该国与人口稠密、管理不善的巴基斯坦之间人员往来极为密切,两国间边境管理在相当程度上形同虚设,疫情蔓延至这个人口密集的次大陆风险概率甚高。

  

   更令人担忧的是,海外某些国家爆发的新冠肺炎疫情有可能与中国无关,而另有独立的感染源头。若是这样,中国防疫做得再好,也无法遏制新冠疫情在中国之外的爆发与蔓延、升级。如伊朗疫情。该国在中国爆发疫情后第一时间就停飞了所有与中国往来的客运航班,只保留了部分货运航班;武汉封城后又迅速将60名本国留学生撤回后隔离,发现他们均未感染。而且,有消息称,伊朗确诊患者的病毒毒株也与中国不同。

  

三、新冠疫情助推东亚缓和、西亚加剧失衡?


   在历史上,通过使双方军队都丧失战斗力,瘟疫曾不止一次缓和军事政治紧张局势;共同危机甚至可能促使对立双方携手应对,至少是暂时携手。当前的新冠疫情同样有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发挥这一积极作用,如东亚区域,特别是东北亚的朝鲜半岛。

  

   朝鲜半岛是全世界停战线两侧双方部署兵力火力最密集区域,多年以来一直在全世界军事政治危机热点中名列前茅。朝鲜对立面相关国家内部极端势力影响力巨大,朝鲜、乃至中国国内遭受的冲击波动常常会被其视为制造半岛紧张局势、消耗朝鲜国力的良机,这场新冠疫情也不例外。中国此次疫情爆发初期,最令我担忧的风险之一,就是朝鲜对立面相关国家内部极端势力师法唐灭高句丽之故智,借机以种种方式在半岛制造紧张局势,逼迫朝鲜动员大批人力物力防范,进一步显著减少对春耕生产的投入,以此严重破坏朝鲜粮食生产,增大中国保障朝鲜供应的压力。

  

   随着疫情在韩国、日本急剧升级,上述潜在风险基本上已经消除。根据韩国国防部发布的数据,截至当地时间25日下午5时,共有18名韩军军人确诊新冠肺炎,其中陆军13人,海军1人,空军3人,海军陆战队1人。为此,韩军隔离人数合计多达9230多名。到26日,驻韩美军士兵中也出现了确诊病例。随着疫情发展,有理由相信上述数字将进一步快速上升。如果采取大的军事行动,必然显著放大韩军和驻韩美军遭受感染的风险。正因为如此,美国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于24日宣布,美韩双方正协商缩减3月份美韩联合军演规模。

  

不仅如此,此次疫情爆发之后,中日韩三国之间表现出了强烈的守望相助精神,三国共同的文化背景也在朝野之间得到了多年未有的共同强烈认同。(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0404.html
文章来源:梅新育论衡 公众号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