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维武:近十年文化保守主义的流变趋势及其特点

更新时间:2020-03-12 12:13:08
作者: 李维武  
人们往往只看到多年流行的读经热、儒学热、国学热、传统文化热,其实从这段话中,更能把握文化保守主义大众化运动的走向与特点。

  

   文化保守主义有其复杂性和局限性,由此带来了一些负面因素和影响

   文化保守主义作为一种非马克思主义思潮,本身有其复杂性和局限性,负面因素在所难免。这种负面因素,既有在大众化运动中出现的鱼龙混杂的乱象,又有在思想观念和意识形态上与马克思主义的分歧。

   随着文化保守主义大众化运动的推进,以“国学班”和“女德班”等形式向少年儿童宣讲传统文化成为一种时髦与风潮。一些“国学班”和“女德班”的主持者和授业者无批判、无选择地向少年儿童灌输旧思想、旧观念,受到大众和舆论的谴责。2018年12月,《光明日报》刊发评论《对屡禁不止的“女德班”应出重拳》,指出:“传统文化是多元的,而这些女德班往往掐头去尾、专挑糟粕,将不合于现代价值观的旧观念放大,乃至挂上‘国学’的名头,也是对传统文化的极端解读。”对于这种乱象,该评论呼吁监管部门必须重拳出击,不可延宕。2019年4月,教育部办公厅印发《禁止妨碍义务教育实施的若干规定》,明确要求校外培训机构“不得有违反党的教育方针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培训内容,不得以‘国学’为名,传授‘三从四德’、占卜、风水、算命等封建糟粕,不得利用宗教进行妨碍国家教育制度的活动”。

   从思想观念和意识形态上看,马克思主义在看待中国传统文化问题上有其明确主张,这就是习近平总书记强调的:“要坚持古为今用、以古鉴今,坚持有鉴别的对待、有扬弃的继承,而不能搞厚古薄今、以古非今,努力实现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使之与现实文化相融相通,共同服务以文化人的时代任务。”然而,少数极端的文化保守主义者仍坚持以儒学为唯一标准,衡量近代以来中国文化的发展,挑战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思想主流地位,甚至妄图改变新中国的意识形态和国家制度。他们或对鸦片战争以来,特别是对五四运动以来中国新文化的发展持根本否定的态度,认为“100年前的五四运动,以及180年来的近代史,摧毁了中国人对自身文化的基本信念,颠覆了中国人对自身文明的千年信仰”6;或反对马克思主义的辩证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实践唯物主义,提出“对现代种种意识形态进行反思、清理,必须抛弃所有这些意识形态背后的物质主义哲学,清理其反宗教倾向,清理其制造紧张与冲突的理论以及以此为本的国家和法律理论。所有这些既是反儒家的,也是不合乎现代社会之基本伦理标准的”7;或建构起一套“儒化”中国的政治儒学,主张“建立儒教国家,儒化意识形态、儒化政治体制、儒化社会秩序”8。尽管许多文化保守主义者并不赞成这类极端儒学思想,但这类思想与马克思主义的分歧以及由此带来的负面影响,是不容忽视的。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上述文化保守主义大众化运动中出现的乱象,也是这类极端儒学思想的一种折射。

   由此可见,对于近十年来文化保守主义的流变趋势及其特点,切不可简单视之、一概而论,而需作具体分析、深入了解,既要发现其合理的、有贡献的地方,又要对其不合理之处进行批评、规范和引导。

   注释:

   1陈来:《仁学本体论》,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4年,第1页、第4页、第22-23页。

   2黄玉顺:《走向生活儒学》,济南:齐鲁书社,2017年,序言第1-2页。

   3颜炳罡:《人伦日用即道:颜炳罡说儒》,贵阳:孔学堂书局,2014年,第3页。

   4涂可国:《社会儒学建构:当代儒学创新性发展的一种选择》,《社会儒学论丛》(第1辑),济南:山东人民出版社,2017年,第19页。

   5颜炳罡:《在田间地头撒下儒学的种子》,《光明日报》,2018年9月29日。

   6方朝晖:《从文化心理结构反思“五四”》,《文史哲》,2019年第6期,第45页。

   7秋风:《儒家式现代秩序》,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3年,第238-239页。

   8蒋庆:《政治儒学默想录》,福州:福建教育出版社,2015年,第38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0382.html
文章来源:《人民论坛》2020年第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