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韩经太:七十年来唐宋文学研究的历史启示

更新时间:2020-03-04 10:25:43
作者: 韩经太  

   内容提要:新中国七十年唐宋文学研究的总体观照,具体表现为以下三种经验范式的总结分析:一是文学思想性主导的经验范式,以建国初十七年关乎诗国“盛唐”气象的学术争鸣和有关宋诗选注标准的钱锺书话语为典型现象,启示我们深入思考文学本质规定中的政治思想问题;二是思想方法创新思潮主导的经验范式,以方法趋新和学术固本的优势互补、“宏观”研究和“微观”研究的相互生成为学术语境,启示后人注意方法创新对于文学本质发现的意义;三是学术争鸣关乎中国特色文学体系建构的经验范式,以《二十四诗品》作者问题的争鸣和中国文章学体系成立于何时的争鸣为典型现象,启示学界关注中国古典文学体系构建的文学性这一本质问题。

   关键词:时代思潮 文学本质 历史启示 经验范式

   作者简介:韩经太,北京语言大学教授。出版过专著《中国审美文化焦点问题研究》等。

  

  

   建国七十年中国学术发展的历史经验,值得认真总结。当然,这不能仅仅是我们都做了些什么的计量叙述,而应该从中找到规律性的经验范式,然后用为未来学术健康发展的重要参考。基于这样的指导思想,建国七十年唐宋文学研究的历史经验,可以高度概括为时代思潮递变背景下文学本质发现的三种经验范式。显而易见,我们用以审视历史并作出判断的学术理性,基于我们的文学主位立场,以及建立在这一立场之上的文学本质追求。而之所以我们认为有必要坚守文学主位立场和文学本质诉求,又是因为在如此丰厚的历史积累面前,今天的人们却感觉无法说清文学究竟是什么!于是,就希望我们这里的学术回望有助于人们重新思考文学本质性问题并真正有所收获。

  

  

   新中国建立之初的古典文学研究事业,如同现当代文学创作实践,是一个全新的开始。这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旧学商量兼新知培养,关键是评价事物的价值标准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对此,作为过来人的钱锺书,有过深刻的历史叙述:“应用马克思主义来研究中国古典文学,就改变了解放前这种‘可怜的、缺乏思想的’状态。要写文学史,必然要研究社会发展史;要谈小说、戏曲里的人物,必然要研究典型论;要讲文学与真实的关系,必然要研究反映论;其他像作者动机和作品效果——德·桑克提斯强调的‘意图世界’和‘成果世界’——的矛盾、作品形式和作品内容的矛盾,都是过去的评点家、笺注家、考据家可以置之不理或避而不谈的。”[1]新中国的建立,意味着一整套思想方法开始对古典文学研究主体发挥规范作用,从最核心的社会发展史基本规律和唯物主义思辨方法,到审美反映论和艺术典型论,钱锺书的总结是全面而深刻的。但有一点是他没有考虑到的,那就是新中国文学价值观来源于新文化运动的“西学”之道和共产主义运动的“苏学”之道,并且在中国化的思想实践中统一于“劳动”主题和“人民”主体的思想体系。与当今时代相比较,七十年前开始的那个时代,什么是文学以及文学应该做什么这样的问题,始终处在每一个研究者学术思维的核心位置,并因此而使当时的学术研究呈现出形态透明而未免单调和精神纯粹而未免单一的时代特征。

   学术争鸣乃至于学术斗争,也因此而成为一种常态的学术生活。

   如果说历史上的“唐宋诗之争”,缘乎十七年特定时代“形象思维”的核心命题而产生崇唐抑宋的整体倾向,那么,在唐诗名家之间,李白诗歌风格的当代阐发,因为与“盛唐气象”的阐释密切相关,一时间成为学术争鸣的“热点”。1958年1月,林庚先生写出了《盛唐气象》一文,应该说是有着特殊的代表性的。文章指出:“盛唐气象最突出的特点就是朝气蓬勃,如旦晚才脱笔砚的新鲜,这也就是盛唐时代的性格。它是思想感情,也是艺术形象,在这里思想性与艺术性获得了高度的统一,我们如果以为只有揭露黑暗才是有思想性的作品,这说法是不全面的,我们只能说属于人民的作品是有思想性的作品,而人民不一定总是描述黑暗的。”“李白是盛唐时代最典型的诗人,整个盛唐气象正是歌唱了人民所喜爱的正面的东西,这里反映了这时代中人民力量的高涨,这也就是盛唐气象所具有的时代性格特征;它是属于人民的,它是人民所喜爱的,它是与黑暗力量、保守势力相敌对的,这就是它的思想性。”[2]林庚先生的观点表述,既是对历史上诗国高潮的形象描述,也是对当代社会思潮的积极回应,而其中隐然有所针对的那个辩论对象,则是敢于与师长论辩的青年裴斐。裴斐《什么是李白诗歌的主要精神》《谈李白的诗歌》《谈李白诗歌讨论中的一些分歧意见》连续发表于1955—1956年[3],他认为李白作为一个卓越诗人出现时,并不是在“上升发展的”“阶级矛盾十分缓和的时候”的“大唐盛世”,相反,“是出现在阶级矛盾十分尖锐的时候”“由繁荣走向崩溃”的“黑暗时代”。李白不是充满了“乐观情绪”“少年的解放精神”的“盛世”的歌唱者,而是“那黑暗社会的无情揭露者”。时至今日,具体到“盛唐”时代的历史确认以及“盛唐气象”如何阐释的学术问题,人们仍然可以从容探讨。这里只是想强调指出,作为师生两代的唐诗研究者,林庚先生和青年裴斐的学术思维显然都接受了新中国时代思潮的深刻影响,青年裴斐对阶级分析方法的高度自觉,恰恰对应于林庚先生对“人民所喜爱的正面的东西”的诗意把握,相比之下,他们两位究竟谁才真正抓住了问题的实质呢?在今天的我们看来,仅仅着眼于阶级矛盾分析还是不够的,同时需要另一种着眼于人民大众实际利益的社会和谐思维来作补充。

   关心民生疾苦,揭露社会矛盾,一直以来都是文学批评界用以定位古典现实主义的基本标准,中唐白居易等人所主导的新乐府运动及其新乐府诗创作,也因此而成为新中国学术界关于唐诗精神阐释的重点之一。白居易新乐府诗自觉传承的“首章标其目,卒章显其志”的写作范式,若从文学写作有效发挥社会功能的角度看,自有其凸显主题和阐明主旨的特殊作用,而若从诗歌创作讲求艺术形象的角度看,当年霍松林的批评便不失为中肯之言:“但不论过去和现在,都有这样做诗的‘诗人’,他们不去创造足以表现诗的思想性的形象,只在一大篇苍白无力的描写或枯燥乏味的叙述之后安上一个思想性的尾巴,而李嘉言先生就把这作为一种‘写作方法’,作为中国现实主义诗歌的‘优良传统’肯定下来,加以赞扬,不知是什么意思?”[4]文章提到要和公式化、概念化的倾向作斗争的历史背景,值得大家注意。作者另有《典型问题商榷》等系列论文[5],足见“典型”论和“形象思维”论乃是当时文学思潮的核心规定,也正是这种实际上来自于苏联文学思想界的“形象思维”讨论,以其讲求典型化的形象思维的文学本质论,驱动了20世纪50年代中国文学界围绕“思想性”和“形象性”两个旋转轴心而展开的学术回旋。其中,关于对白居易新乐府诗写作方法的不同概括,其实涉及到如何总结和提炼中唐新乐府运动作为中国古典现实主义之自觉传承的艺术精神问题,当时辩论双方的意见,未尝不可以参融互补。

   缘乎“思想性”和“形象性”的时代冲撞,唐诗研究界涌现出关于司空图“韵味”诗学观以及诗意含蓄美的理论阐发。1962年9月号《新建设》发表吴调公《司空图的诗歌理论与创作实践》,认为司空图总结了唐诗“不同流派”的“浑融醇厚”的艺术经验,“能充分发挥诗歌的形象特色,把灵感和想象联结起来”。雷履平《诗的含蓄美》认为司空图要求表现“生活本质但又不是把生活现象简单化的典型感受”(《四川文学》1961年8月号)。尽管类似论点很快就遇到反对纯粹艺术论者的批判,但我们仍然感受到了特定时代思潮主导下文学研究的丰富形态。

   钱锺书的《宋诗选注》,更以其独特风貌凸显于当年的丰富形态之中。

   夏中义《反映论与钱锺书〈宋诗选注〉——辞别苏联理论模式的第三种方式》(《文艺研究》2016年第11期)一文认为:考辨一个学术名家有否思想家的独立品格,关键是看他在特殊历史时段能否于思维方法层面规避强制性主潮,而为学术史留下难得的独立思考成果。今日再读写于1957年6月的《宋诗选注·序》,耐心品味字里行间的诗学意蕴,虽则无所不在的小调侃其实影响了学术文字的雅洁简明,但话语巷道曲折婉转之间的思路走向,仍然是异常鲜明的。“整个说来,宋诗的成就在元诗、明诗之上,也超过了清诗。”“宋人能够把唐人修筑的道路延长了,疏凿的河流加深了,可是不曾冒险开荒,没有去发现新天地。”如此话语,并不是在支持“唐宋转型”说,而是在申述“唐宋一体”观。宋诗是唐诗的精密化的延续,而其成就又高于元明清诗,所以,《宋诗选注》的编选标准自然也就延续着唐诗的标准。

   是的,十七年唐宋文学研究的著述体量并不大,整体的学术脉络呈现出可以理解的偏执和单调。但是,留给今天人们的历史启示却是格外深刻的。

  

  

   我们把1977年至今,看作是建国七十年来唐宋文学研究的第二阶段。1977年这个年度的选择当然是有所寓意的,因为那是恢复高考的一年,正是在这一年,一大批“读书种子”有幸进入高等学府,同样有一大批“学术大师”重回讲坛,于是薪火相传。更何况,那是一个以反思历史为开端的时代,也是一个重新睁眼看世界的时代。凭借“反思”的时代精神,“新时期”首先呈现出重新审视传统阐述体系的学术锐度。这里我们以新时期第一位文学博士莫砺锋的处女作《黄庭坚“夺胎换骨”辨》(《中国社会科学》1983年第5期)为例,该文内容提要的第一句话就是“本文是一篇驳难之作”,而结束语则是“应该推倒千余年来在文学批评和文学史研究中对黄氏的这一谬评”。是的,“新时期”的唐宋文学研究就是从“把颠倒的历史重新颠倒过来”开始的。比如李白与杜甫的比较评判问题,又比如“豪放词”与“婉约词”的词史地位问题,如此等等,蔚为大观。“反思”必然意味着重新构建,而重构的眼光所向,已然不是封闭的世界,于是,“新方法”“国际化”成为时尚话题。上世纪结束之际,大量世纪回顾性质的论述,对此已有全面扫描式的综述。仅以唐代文学研究为例,如蒋寅《20世纪后期唐代文学研究述评》(《山西大学师范学院学报》2001年第4期)、杜晓勤《20世纪唐代文学研究历程回顾》(《北京大学学报》2002年第1期)、刘扬忠《新中国五十年的词史研究和编撰》(《文学遗产》2000年第6期)及其《新时期宋词研究的回顾与展望》(《古籍研究》2000年第4期)等,均出于专家眼光,照顾全面,切中要领。这一切,相信学界同仁早已熟知,无需重复述说。

   当时的世纪回顾,已然注意到了“美学热”和“鉴赏热”的相互作用所带动的文学作品审美细读倾向,而这种文学细读实际上又和当代文学创作中的“反思文学”相呼应,赋予自身以重塑文学史的学术深度——接下来果然生成了“重写文学史”的时代自觉。“重写文学史”的酝酿过程,实际上伴随着“新方法论”和“宏观研究”的双重自觉,而“新方法”的讲求和“宏观研究”的倡扬,并不单纯是理论界的自觉行为。

而今回想起来,上世纪的80年代,充满了学术激情和思想活力,“新诗潮”“新方法”的诱惑所引起的学术躁动,固然产生了一大批带有实验性质的学术成果,但其中也不乏经得起实践检验的成功之作。如果说吴调公《论李商隐诗的朦胧美》(《社会科学战线》1983年第2期)的选题,多多少少都与当时“朦胧诗”的兴起有所关联,那董乃斌的《李商隐诗的语象—符号系统分析——兼论作家灵智活动的物化形式及其文化意义》(《文学遗产》1989年第1期),便与符号学的新批评方法论相互契合[6]。与此相近,陈庄、周裕锴《语言的张力——论宋诗话的语言结构批评》(《四川大学学报》1989年第1期),也不难从文章小标题中发现新思维范式的迹象:一、句法——逻辑的引进与打破;二、章法——对立冲突的辩证结构;三、对偶——远距异质原则;四、拗律——反心理预期的声律脉动;五、语词——语言的陌生化效力;六、字眼——意象“力的式样”的显示。(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0285.html
文章来源:《文学遗产》2019年05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