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闷闷不乐的现实主义

更新时间:2020-02-18 10:07:19
作者: 吴万伟  

朱丽叶·莱舍 吴万伟

我们不懈追求幸福,但真正的清醒来自忧郁和存在性焦虑。承认生活就是地狱,然后自由选择。

我记得自己情绪低落。那是吓人的心理状态,似乎要永远持续下去。每天一想到醒来就恐慌不已。内心的挣扎、恐惧和对未来的否定导致积极和乐观的态度彻底崩溃。我就觉得自己的心灵突然患病扭曲了。没有辨认出新的自我,在纳闷曾经开朗阳光的我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陷入忧郁的原因是和女友分手。但是导致我忧郁的并次分手的反应,而是意识到你相信那个爱你的人,那个和你最亲近而且发誓永远和你在一起的人已经变了,变成了对你的痛苦无动于衷的陌生人。我发现这柔情蜜意原来不过是个幻觉。过去的一切都变得毫无意义,未来已经不复存在,这个世界本身已经不再令人相信。

在这种忧郁,我发现他人的态度发生了戏剧性变化。忧郁症在社会上没有得到特别的宽容,我意识到周围人的劝说有两种形式。一种是想矫正我,告诉我要振作起来或者建议找专业人士帮助另一种是像遇到麻风病患者那样避我。回头来看,我能理解这种反应:毕竟,我已经变成愤世嫉俗悲观失望的不可知论者,言行之间肯定懒得去考虑是否礼貌周全了。

另一方面,我对他人的真正痛苦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在忧郁中,我了解到世界的黑暗面,而这些是我以前很少知道的东西。我不再忽略痛苦和幻觉,打开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0247.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