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杨敬年:发展经济学的对象和方法

更新时间:2020-02-17 20:52:14
作者: ​杨敬年  

  

   二次世界大战后,西方经济学中产生了一门新的学科,名曰发展经济学(Development Economics),或曰经济发展学(Economics of Development),有的人承认它是一门单独的经济科学,像宏观经济学、微观经济学、货币银行学、财政学、国际贸易与金融一样;有的人则不承认,他们认为对经济发展问题的研究,或经济发展理论,只是上述各种传统领域的混合物,不过特别着眼于亚、非、拉美各国的经济而已。近年来,有的学者极力主张只有一种经济学(amonoeconomics),那就是新古典经济学(neoclassical economics),其中激烈的人认为,“发展经济学的死亡,对于经济学和发展中国家经济二者的健康,或许都是有益的”。因为已经证明,“发展经济学”在理论上是错误的,在实践上是有害的,它导致许多国家采取的政策(错综复杂的计划化和其它形式的政府干预)使其经济实绩劣于采用新古典政策(依靠价格制度和开放的贸易体制)的国家。另外的学者则主张,“发展经济学及据以制订的政策并未失败,正是它们的成功产生了新的问题”。

  

   究竟什么是发展经济学?它是失败了还是成功了?它有没有死亡?它应不应当存在?这些问题,只有从一个学科的对象和方法两个方面去研究,才能得到根本解决。本文主旨在于从发展中家国的角度去探讨这些问题,并提出个人的一些看法。

  

一、发展经济学的对象

  

   顾名思义,发展经济学应当是研究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如何才能得到发展的一门学科。发展中国家是和发达国家相对而言的,而今天的发达国家又是过去的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发展和今天的发达国家的经济发展究竟是不是一回事呢?和今天的发达国家在过去的经济发展是不是一回事呢?对于这样的问题,有的学者认为回答是肯定的,所以只要有一门经济学就够了,有的学者认为回答是否定的,所以发展中国家需有一门单独的经济学,即发展经济学。

  

   在这个问题上,重温一下恩格斯一百多年前在批判杜林时就政治经济学的对象和方法问题发表的意见,是可以得到一些启发的。他的意见综合起来有以下几点(《反杜林论》,1878年):(1)政治经济学是研究人类社会中支配物质生活资料的生产和交换的规律的科学,二者是两种不同的社会职能,每一种都处于特殊的外界作用的影响之下,因而具有自己特殊的规律,同时二者又互相制约,互相影响。(2)人们在生产和交换时所处的条件,各个国家彼此不同,一个国家在各个世代又各不相同,因此政治经济学不可能对一切国家和一切历史时代都是一样的,它本质上是一门历史的科学,它涉及的是历史性即经常变化的材料。(3)随着历史上一定社会的生产和交换的方式和方法的产生,随着这一社会的历史前提的产生,同时也产生了产品分配的方式和方法。分配反过来又同样地影响生产和交换。(4)政治经济学作为一门研究人类各种社会进行生产、交换和产品分配的条件和形式的科学——这样广义的政治经济学尚有待于创造。

  

   后来我们又有了社会主义的政治经济学。但是就发展中国家而言,它们有的实行社会主义制度(世界银行《1987年世界发展报告》除列有中国、匈牙利、南斯拉夫、罗马尼亚之外,还列有埃塞俄比亚、加纳、格林纳达、圭亚那、民主柬埔寨、马达加斯加、苏里南、也门民主人民共和国八国,按照阿德里安·海德——普赖斯“评论文章: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与第三世界的马克思主义制度”一文分析,这八国也是实行马克思主义制度的国家),有的实行资本主义制度,它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不发达,或者说在发展中。阿尔伯特·赫施曼就拿这两个标准,来区分发展理论:(1)承认南北关系中有共同利益与否,(2)承认有一种适用于一切国家和一切时代的、单一经济学与否。

  

   但是保罗·斯特里汀不同意赫施曼的分类,他认为发展经济学家是一大群人,他们中有许多人否认有共同的利益,却不认为自己是新马克思主义者或依附论者;也有人主张单一经济学,却认为应当给发展经济学开辟一块特别园地,成为单一学科的一个分支或适用单一学科的修正原理。质言之,发展经济学家有分析利益冲突的人,也有新古典主义者。这就产生了一个问题:究竟什么是发展经济学?对于这个问题,有两种不同的答复。

  

   狄伯·拉尔说:“发展经济学,是指对发展中国家及其发展过程有特殊观点的经济学,它不同于仅仅用正统的经济学来研究发展中国家的‘发展中国家经济学’。五十年代许多经济学家试图仿效凯恩斯的反传统观点,从事于设想一种特别适用于发展中国家的新的非正统经济学。最知名的有纳克斯、密尔戴、罗森斯坦——罗丹、拜洛、普雷比希和辛格。在以后的十年中,出现了许多解决第三世界的经济问题的独特理论和灵丹妙药,逐渐形成‘发展经济学’的主体。

  

   弗朗西斯·斯图尔特说:“什么是‘发展经济学’?可以合理地设想为,它是经济学家对发展中国家的研究。可是拉尔的定义并非如此。拉尔热烈赞许他的朋友和良师们的作品,如伊恩·利特尔、贝拉·巴拉萨、安妮·克鲁格,他们全都对发展中国家进行了认真而有益的研究。不,发展经济学被定义为意味着他所不同意的那些作家,包括纳克斯、赫施曼、密尔戴、西尔斯、斯特里汀、所有依附论者,任何同勃兰特委员会有关的人,以及其他的人。他所赞许的作家,一般来说是相信几乎不加限制地将新古典经济学应用于发展中国家的人,而他们的主要政策结论,是赞成在一种分散的和非计划的经济制度中实行一种没有受到扭曲的价格制度。

  

   就这次交锋来看,我认为真理是在斯图尔特一边,因为拉尔混淆了一门学科的研究对象和从事这门学科的一部分研究者的观点和思想。正如A.K.森在评论赫施曼谈论发展经济学的兴起和衰落时所说的:“把一个学科——或是赫施曼所称的分支学科——同某一组信仰和论点等同起来,而不是同其所研究的主题和问题等同起来,这在方法论上是有问题的。”

  

   但是反对者还有比较深刻的理由,需要我们进行细致的分析。伊恩·利特尔举出发展经济学不能存在的两个主要论点是:

  

   (1)什么是发展经济学?一种办法是说,那是发展经济学家所做的事情,他们做了什么呢?他们研究了由联合国所定义的欠发达国家的经济。这个回答是以欠发达国家具有某些共同问题为前提的。但是我们越来越看出了欠发达国家之间的差异。

  

   (2)发展经济学除了研究主题之外,是否可以用某种其他方式来加以区别呢?是否可以用目的去加以区别,例如增长的目的?主流经济学虽然对增长忽视了一个世纪,但大约在发展经济学诞生之日,譬如说1944年,发达国家对增长的兴趣也复苏了。因此发展必须意味着与增长不同的某种东西。当然,民族主义的目的,特别是民族缔造的目的在发展中国家是特别重要的,因为它们之中许多是年青的国家,尚未建立起非常稳定的政治制度,而且许多国家还被种族、宗教问题所困扰。但不是所有国家均如此。

  

   一句话,利特尔认为发展经济学之所以不能成立,一是因为发展中国家没有共同的问题,二是因为除了增长以外发展中国家没有其他的经济目标,而增长则是与发达国家性质相同的问题。我认为,利特尔的这些理由都很不充分,不能证明发展经济学没有可以研究的对象,因而这个学科不能成立。

  

   (1)发展中国家确有共同的问题

  

   根据迈克尔·托达诺所进行的研究,发展中国家确实是有许多不同之点的。它们的面积大小、人口多少和收入水平不同,历史背景不同,物质资源和人力资源的赋有不同,公共绎济部门和私人经济部门的相对比重不同,产业结构不同,在经济、政治和文化各方面的对外依附不同,政治结构、权力和利益集团不同。然而,在这些不同的背后,却有许多共同的特征,那就是生活水平了时生产率水平低,技术不发达,人口增长的速度高和抚养负担重,失业和就业不足的水平高和增长速度快,主要依靠初级产品的生产和出口,在国际关系中处于受支配、依附和脆弱的地位。

  

   (2)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发展包含了比增长更多的东西

  

   说经济增长是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的共同目标,除此以外别无不同的目标,也是不符合实际情况的。在第三世界形成的初期,人们以为经济发展就是经济增长,即人均国民生产总值的增长,一但是到了后来,人们越来越认识到,经济发展除了包含经济增长以外,总还包含一些别的东西,至于这些东西是什么,确实没有一致的意见,因为这牵涉到发展的理想,而理想则涉及到人们的价值观念。所以杰拉德·迈耶:“使语言纯正癖者感到沮丧、然而并不使发展实践家感到惊奇的是,难于给‘经济发展’下一个精确的定义。或许只谈经济发展‘不是’什么倒要比较容易些。”

  

   对于这种增长加变革的发展观,我们应当如何理解?我以为,两者是一种辩证的关系,即增长带来变革,变革又促进增长。可以从经验和理论两方面去加以说明。

  

   首先,从经验方面说。现有的证据已经表明:随着人均国民生产总值的增长,经济结构也发生了相应的变化,反映在投资、政府收入和教育等积累过程上,反映在国内需求结构、生产结构(初级部门、工业部门、公用事业部门、服务部门)、贸易部门(进出口)等资源配置过程上,反映在劳动力配置、城市化、收入分配、人口变动(出生死亡)等人口和分配过程上。

  

   其次,从理论方面说。发展中国家的共同任务是发展生产力。生产力包含两个要素,一是生产物质资料时所使用的生产工具,二是具有相当生产经验和劳动技能、运用生产工具去实现物质资料生产的人。这些人在生产过程中发生生产关系,生产关系又和生产力一起构成生产或生产方式。生产始终处于变化和发展之中,这就必然引起全部社会制度、社会思想、政治观点和政治制度即全部上层建筑的变革。当然,生产关系对于生产力、上层建筑对于经济基础也有反作用。

  

   这样看来,增长与发展是有区别的,如果只谈增长而不谈发展,并从而取消发展经济学,在逻辑上是讲不通的。

  

   (3)即使单就增长而言,发展中国家也和发达国家处于不同的条件之下,不能混为一谈。西蒙·库兹涅茨给“现代经济增长”所下的定义是:一国的经济增长是指为居民供应种类不断增加的经济货物的能力的长期的提高,这种不断提高的能力是以日益进步的技术及其所要求的制度上和思想意识上的调整为基础的。

  

根据库兹涅茨的分析,现代经济增长有六大特征:(1)发达国家人均产值和人口的高速增长,这种速度比它们自己和其余世界以前的速度要高出几倍;(2)生产率(每单位全部投入的产出)提高的速度快;(3)经济结构转变的速度高,其主要方面包括从农业转向非农业活动,(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0225.html
文章来源:《南方经济研究》1988年第6期及1989年01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