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杨敬年:发展经济学的对象和方法

更新时间:2020-02-17 20:52:14
作者: ​杨敬年  
最近又从工业转向服务业,生产单位规模的变化,从而从个人企业转向非个人组织的经济单位,以及劳动者职业地位的相应改变。(4)社会的密切相关的极其重要的结构以及思想意识形态的迅速改变;城市化和世俗化使人们很容易想起是社会学家所称的现代化过程的组成部分。(5)经济发达国家,通过技术力量的增长,特别是在运输和交通(和平的与战争的)方面,有向世界其余地区扩展的倾向,这就造成了“一个”世界,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6)现代经济增长的扩展,尽管它能产生世界范围的部分影响,却具有局限性,使占世界人口四分之三的国家的经济实绩远远落在现代技术潜力可以达到的最低水平之下。在这六大特点中,头两个涉及速度,中间两个涉及结构转变,最后两个涉及国际扩散,六者是彼此密切相关的。

  

   是什么限制了现代经济增长的扩散呢?——库兹涅茨认为有两类主要因素:(1)这种扩散依存于稳定而又具有伸缩性的政治和社会体制,它能适应迅速的结构变化和解决这种变化所造成的矛盾,同时又鼓励社会中促成增长的集团。(2)发达国家的组织越来越具有民族的色采,这就使得它们对世界其余部分采取的政策虽然也具有若干现代的经济和社会因素,但在许多领域却显然是起阻碍作用的。

  

   通过以上的分析可以看出,不发达国家的经济增长,不论是同发达国家今天的增长还是过去的增长比较,是在不同的条件之下进行的。利特尔认为既然目标都是增长,发展中国家就不必有自己的经济学,显然是不合逻辑的。发展中国家,不论是实行社会主义制度还是实行资本主义制度,都有发展生产力和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由穷到富、由不发达到发达的共同任务。它们的物质生活资料的生产、交换、分配和消费所处的条件,与发达国家今天的条件和它们进入发达状态以前的过去条件均迥不相侔。所以从对象上说,需要有一门研究发展中国家经济如何才能得到发展的学科——发展经济学。

  

二、发展经济学的方法

  

   提起对经济增长或经济发展问题的研究,人们自然会首先想到亚当·斯密和他的进步国家、马尔萨斯和他的过剩人口、李嘉图和他的静态国家、约翰·斯图亚特·穆勒和他的反增长理论、马克思和他的剩余价值论与殖民主义。所有这些,有人称之为“老增长经济学”。但是大约从1870年起,经济思想的主流从古典经济学的发展经济转到了新古典经济学家的一定资源在一定时期内的配置,这主要是经济增长得到顺利实现的结果。这种新古典经济学的静态间隔大约维持了七八十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终了为止。

  

   现在所称的发展经济学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的产物,它的客观基础,是形成第三世界的广大发展中国家需要发展经济。按照霍利斯·切纳里的研究,从方法论的角度说,对发展中国家经济的分析,可以归纳为三个主要派别,即结构主义的、新古典主义的和马克思主义的,后二者试图将最初研究工业国家所形成的思想体系去适用于欠发达国家,而前者即结构主义的方法则试图在发展中国家经济的结构中找出影响经济调整和发展政策选择的刚性(rigidities),滞后(lags)及其他特征。我们就根据切纳里的分类,来分析发展经济学的三种方法。

  

   甲 结构主义的方法

  

   用这种方法进行研究所得的成果,迈耶称之为“早期发展经济学”(Early development economics),而拉尔、利特尔和赫施曼则称之为“发展经济学”,已见前述。但是我们只把它当作研究发展经济学的三种方法之一。

  

   最初的一系列结构方面的假设,是在四十和五十年代形成的,主要的作家有保罗·罗森斯坦一罗丹、拉格勒·纳克斯、W·亚瑟·刘易斯、保罗·普雷毕希、一汉斯·辛格和冈纳·密尔达。他们在需求、生产函数和经济行为中其他事项的特殊性质的基础上,说明国际收支不平衡、失业和收入分配日益恶化等现象。这一研究的大部分主题,是价格体系的均衡机制未能造成稳定的增长和理想的收入分配。但是,六十年代若干发展中国家加快了它们的增长速度,这就使人们对以前提出的结构问题的意义产生了怀疑。可是到七十年代上半叶,出现了几种新现象,于是结构刚性的重要性又重新受到重视。

  

   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发展中国家要求发达国家和一些国际组织的经济学家提供发展经济的建议。后者根据美国大萧条时期罗斯福的新政改革、战时资源动员、战后欧洲复兴中的马歇尔援助种种经验,对第三世界国家的、经济发展怀抱乐观态度。最初的所有发展计划都强调以比人口增长更快的速度来增加国民生产总值,以人均实际收入增长作为发展指标。而要提高实际收入,就必须增加资本积累,早期发展经济学采用的是老增长经济学的药方,不过加以修正和扩充而已。

  

   早期发展经济学不同意新古典经济学和凯恩斯的经济学。它认为前者的市场——价格制度在穷国不能适用,因为它们的价格体系不发达,市场不完全,很少有实行选择逻辑的余地。况且发展,的实质是要在经济中进行大规模的变革,而不是新古典主义的递增的或边际的变化。必须使经济扩宽,而不只是通过资源配置去使之深化。对于经济学家所面临的更大的发展何题,新古典的分析是无能为力的。早期的发展经济学家也发现凯恩斯的收入决定论并不中用,因为他所操心的是先进工业国在萧条期间由于储蓄过多而产生的劳动者失业和资本利用不足,而穷国的失业问题则不相同:那是经常性的劳力过剩,不仅表现在长期失业的存在,而且表现在存在广泛的就业不足、变相失业和生产极低的就业上。而失业问题是与资本匮乏而不是与储蓄过度相关联的。况且凯恩斯的分析只限于短时期,他所假设的静态是与发展过程的性质完全抵触的。

  

   否认了新古典的价格分析和凯恩斯的收入分析以后,早期发展经济学家是试图建立一些更适用的原则。达德利·西尔斯批评了“盎格鲁—撒克逊经济学”的统治,认为它所分析的是发达的私营企业工业国的“特殊例案”(special case),应当在经济学原理中进行一次重大革命。刚纳·密尔达也要求欠发达国家产生出一代新的经济学家,他们可能创造出对他们本国问题更现实更切合的一种思想。但是两人的理想均未实现。早期发展经济学的建立主要是在传统经济分析的框子内进行的,是对老增长经济学的修正和补充。

  

   早期发展经济学家与新古典经济学家不同之处是:不是假定有一种顺利运行的市场—价格制度,而是对发展问题采取一种结构主义的方法。首先想到,需要克服的发展,“障碍”是什么,需要补充的“缺少成份”是什么。如果不发达经济同古典的静态国家有某些相似之处,那末古典经济学家所强调的延缓静态国家到来的积极力量,即资本积累和技术进步,现在也加以强调,作为加速发展的力量。根据古典的传统,需要克服的主要阻力就是资本短缺。而从缺少成份的观点看,必须填补“储蓄缺口”,和促成技术进步。

  

   (1)资本积累

  

   在这方面,有罗森斯坦—罗丹提出的“大推动”理论,从欠发达国家农村的过剩人口出发,主张实行大规模的有计划的工业化,所以要进行大量投资。有纳克斯的“平衡增长论”,从“贫穷的恶性循环”出发,强调资本积累,在各个部门同时投资,互为市场。还有理查德·纳尔逊的“低水平均衡陷井”,哈维·莱本斯坦的“关键性最低努力”,都是强调资本积累的。包括大推动、平衡增长、关键性最低努力的某些因素的,有沃尔特·罗斯托的“增长阶段论”,对新近独立的国家有巨大的吸引力。他主张,从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发展,要经过“起飞”,而起飞有三个主要条件:(1)生产性投资的比例,从国民收入的5%或更少,上升到10%以上,(2)开发一个或更多的重要制造部门,(3)一种政治的、社会的和制度的体制的存在或迅速出现,以便利用现代部门中的扩散推进力。迈耶说,在许多新独立国家,罗斯托的起飞几乎变成了一种“新的宗教”。同时,哈罗德—多马的增长公式g=s/k(s=储蓄率,k=资本-产量比率),由于简单明瞭,也得到了重视和广泛应用,要使经济增长,必须增加储蓄。

  

   (2)刻意的工业化

  

   为较高收入而实行刻意的工业化,是投资配置的早期指针。要求实行工业化的理由是多方面的:民族主义的感情,相信经济独立能通过工业化而取得,为了实现现代化,工业化可以起能动的作用,剩余劳动力可以通过工业化找到新出路。亚瑟·刘易斯在1944年即提出牙买加的工业化,他是从牙买加和英国的人均实际收入差距以及牙买加的大量失业和就业不足立论的。1949年联合国一个关于欠发达国家贸易条件的文件,也强调工业化。拉丁美洲经济委员会在五十年代的研究,更是竭力主张工业化,认为如果相信比较利益的原则和由市场力量所形成的国际分工,则由于穷国贸易条件的恶化,穷国与富国之间的不平等只会加剧。穷国在出口上须使用越来越多的资源以换取同等数量的进口,其积累资本的能力就会减弱。

  

   (3)对进口采取保护主义的政策

  

   在这方面,主要是用关税和配额来促进进口替代。这在当时具有很大的吸引力。越来越多的批评家否认国际贸易能带动发展这个古典观点的正确性,认为老增长经济学的自由贸易结论不适用于欠发达国家的具体情况,因而主张实行保护主义。他们还认为,在历史上,正是国际贸易的力量实际上阻碍了穷国的发展。批评家不承认李嘉图所说的贸易双方均可获,而认为在贸易中是穷国失利而富国得利,至少说利益的分配是不平等的,富国获利比穷国更多。对古典贸易理论的批判,加上民族独立思想和日益增长的国家千预,就为保护主义奠定了基础。此外,进口替代似乎还是实现工业化的最方便的途径,国际收支危机的出现也刺激了保护政策的实施。还有保护幼稚工业的合乎逻辑的论据,以及通过保护使生产多样化,都使保护政策增加了力量。

  

   (4)发展计划化

  

   市价—价格制度的有效运转一旦被否认、并且通过进口替代实现工业化的大推动论据建立以后,离开赞成中央发展计划就相差不远了。前述联合国“专家小组”早在1951年就建议“不发达国家的政府应当建立一个中央经济机构,其职能是考察经济、制定发展计划、就执行计划应采措施提供咨询、并定期就计划执行情况提出报告。发展计划应包括资本预算,表明资本需要量以及由国内国外各自提供多少。”报告特别强调公共支出五年计划的好处,以及需要实行全面计划化,以保证各个计划彼此一致并与可供利用的总资源相契合。

  

   (5)外援

  

如果想要使不发达国家的政府在促进经济发展中起主要的作用,那就也应强调来自发达国家的政府对政府的援助。作为发展的后来者,新独立国家应能从已经发达到高水平的国家汲取现有的资金、技术和技能。欠发达国家发展过程中某些最主要的欠缺成份,如资本援助、技术协助和经理技能,是能从国外获得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0225.html
文章来源:《南方经济研究》1988年第6期及1989年01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