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杨福泉:《纳西族生态智慧故事》序言

更新时间:2020-02-15 00:50:12
作者: 杨福泉 (进入专栏)  

   当下新冠肺炎疫病流行,殃及中华和世界一些国家。我们需要重提和认真梳理各民族的生态智慧,让孩子们从小就了解本族与生态保护有关的传统知识和生态观念。云南大学出版社刚刚出版了这本丽江市古城区文旅局、古城区非遗中心编写的《纳西族生态智慧故事》,我应编委会之邀写了序言。觉得这书很有意义,在这里简单介绍一下。

   根据丽江市古城区人民政府、世界文化遗产丽江古城管理局的安排部署,古城区文旅局、古城区非遗中心在2019年度组织编写了中小学生课外读物《纳西族生态智慧故事》。该书收录了纳西族传统生态民间故事和东巴经典故事68篇,并在部分篇目后面加入了与故事内容相关的纳西东巴经典谚语、典故和格言等,同时绘制了精美的东巴画、水墨画插图。

   丽江市古城区文化和旅游局与丽江市古城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管理中心编了一本非常有意义的《纳西族生态智慧故事》,在筹划这本书的初期,我也曾参加过讨论,也提了一些建议。

   我曾写过探讨纳西族人和生态环境关系的一些文章,编过《听“云之南的故事”——云南民间故事中小学读本》,有感于人和自然关系的重要意义,其中也收进了一些生态智慧故事,多年前在主持编写丽江市玉龙县白沙完小的乡土教材时,也把保护生态环境的本土知识融进了课本中。

   我觉得《纳西族生态智慧故事》的策划和编撰者想到编写这本书是很有眼光的,丽江是有三项世界遗产桂冠的著名旅游城市,纳西族是丽江的主体世居民族。纳西族文化因其独特的个性和特色广为国际学术界所知,而其中熠熠闪光的一个内容,就是千百年来纳西人和大自然和谐相处的智慧和理性。

   在纳西族传统的宇宙观和生命观中,体现了突出的人与大自然同体合一的思想,认为大自然和人是同出一源的,有共同的出处来历。如东巴教认为大自然界的日月星辰山川草木鸟兽虫鱼以及人的生命最初皆起源于蛋卵,将大自然和人视为有生命血缘关系的物质实体。这是纳西先民自然观和生态观最原初的思想根源之一。

   从这个根源出发,纳西族形成了自己的一个基本的宇宙观与世界观,即认为人类与大自然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在泛灵观的支配下,纳西先民概括出一个作为整个自然界化身的超自然精灵“署”。

   它是东巴教中的大自然之精灵,司掌着山林河湖和所有的野生动物。很多东巴经神话中说,人类与署原是同父异母的兄弟,人与自然这两兄弟最初各司其职,和睦相处。后来,人类日益变得贪婪起来,开始向大自然兄弟巧取豪夺,在山上乱砍滥伐,滥捕野兽,污染河流水源。

   人类对自然界种种恶劣的行为冒犯了署,结果人类与自然这两兄弟闹翻了脸,人类遭到大自然的报复,灾难频繁。后来,人类意识到是自己虐待自然这个兄弟而遭了灭顶之灾,便请东巴教祖师东巴世罗请大鹏鸟等神灵调解,最后人类与自然两兄弟约法三章:人类可以适当开垦一些山地,砍伐一些木料和柴薪,但不可过量;在家畜不足食用的情况下,人类可以适当狩猎一些野兽,但不可过多;人类不能污染泉溪河湖。在此前提下,人类与自然这两兄弟又重续旧好。

   这一智慧而含义深沉的人与自然观包含了纳西先民在漫漫岁月中的苦思冥想和在与大自然朝夕相处中得出的生存经验,以及从与大自然相处的风霜雨雪磨难中得到的领悟。这无疑是在最初将人与自然万物视为同源生命体的观念上进一步产生出的更为明了的人与自然密切关系之解释。

   纳西族上述人与自然观支配着人对待自然的态度,民间也普遍产生了敬重自然界万物,小心翼翼地对待自然环境的观念和生活态度,培养出纳西人敬畏自然、善待自然的生活方式。长期以来,东巴教这种将人与自然视为兄弟的观念成为一种纳西人与大自然相处的准则,并由此产生出种种有益于自然生态环境和人们日常生活的社会禁律,它或以习惯法的形式,或以乡规民约的方式,规范和制约着人们开发利用自然的生产活动。可以说,纳西族社区很多保护山林水泉及野生动物的制度性措施和习俗,最早可以追溯到东巴文化这种基本的自然观中。

   东巴古籍中常见的禁律有:不得在水源之地杀牲宰兽,以免让污血秽水污染水源;不得随意丢弃死禽死畜于野外;不得随意挖土采石;不得在生活用水区洗涤污物;不得在水源旁大小便;不得滥搞毁林开荒。立夏是自然界植物动物生长发育的关键时期,因此,立夏过后相当长一段时期内禁止砍树和狩猎。

   纳西族民间善待自然的传统习惯法更进而升华为一种道德观念,成为每个人都必须履行的社会公德。在此基础上,纳西社区的村社组织也自觉地担负起保护环境的职责,各村寨推选德高望重的老人组成长老会,来督促乡规民约的实施。

   据笔者20世纪90年代的调查,在20世纪50年代前,丽江县白沙乡(今玉龙县白沙镇)玉湖村传统的村民长老组织叫“老民会”, “老民”一般都是在村中深孚众望的老人。村民起房盖屋需木料,首先要向“老民会”提出申请,经“老民会”批准后,由村里的管山员监督砍伐,绝对不许多砍。甚至结婚时要做床的木料也要经“老民会”批准后才能按指定数砍伐。即使是地方上的村长、保甲长等头面人物或他们的亲属也不能违反村规民约。

   因为上述这些信仰和人生理念,在纳西族民间也产生了很多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智慧故事。这本《纳西族生态智慧故事》收录了数十个各地反映纳西族思考和解释人和大自然关系的故事。内容比较丰富,有的故事是东巴古籍中也有记载的,有的故事是来自各地纳西族民间的,内容包括天地山川、人物、动物和植物故事,故事用象征、隐喻和譬喻等多种表现手法,反映出纳西族人看待自然和人关系的观念和思考。其中也有我很熟悉的真人故事,比如一辈子守护丽江万朵山茶树的纳西僧人那都老人,那棵一代代纳西人每年都会去看望的茶花树,也是那都老人的生命和灵魂的化身。能一生看护一棵茶花树,就像呵护自己的亲人。这位平平凡凡的纳西人,用自己的一生书写了人间的一种温情,书写了丽江一个感人的故事,那都老人平凡的故事透出不平凡,反映了纳西人呵护花木,追求人与大自然如兄弟般相处的人生理念和态度。一草一木总关情,人比草木更深情。

   早在1984年,丽江金沙江沿线的纳西人就自发开始了沿金沙江岸防护林的工程,仅本地和自宽、张小桐等个人就种植防护林上百万株。通过长防工程建设,丽江市增加了森林面积9.8万亩。迄今丽江长江第一湾的本地民众已经种下了350多万棵金沙江柳树,在江边形成一道郁郁葱葱的绿色生态走廊,为下游民众的安居乐业作出了实实在在的贡献。这些都是很感人的故事。

   这本书搜集的故事内容涉及天地万物人生世相,总体都表现了纳西人关于人和生态环境关系的思考,这些故事表现出一个共同点,就是纳西人追求一种与日月星辰、山川河流、花草树木、鸟兽虫鱼之间和谐的关系,从这些故事里可以看到纳西人敬畏大自然、礼敬大自然,与大自然友好相处的智慧和与天地人山川动物融为一体的人生追求和人生态度。

   这本书在反映纳西族人和自然和谐相处的民间智慧故事方面开了一个好头,各地纳西族民间流传着很多人应该怎样和大自然相处的智慧故事,现在非常需要文化工作者不断走到民间去搜集整理更多的故事,除了已经编印成书的过去一些民间故事汇集本,我们还应该搜集更多的新故事。期待这本初创的《纳西族生态智慧故事》能促进以后更多的搜集整理类似民间故事的工作,促进公众的生态环境保护意识。

   [1]《纳西族生态智慧故事》,丽江市古城区人民政府、世界文化遗产丽江古城保护管理局编,云南大学出版社2019年12月版。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0178.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