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史啸虎:伊朗杂记一:女性着装的故事

更新时间:2020-02-12 09:47:40
作者: 史啸虎 (进入专栏)  
站在后面的我看到,正与我太太握手的朱琳女士看到她穿的那件彩色长袍,突然眼睛一亮,露出有点惊讶的神色,然后转头对陪同的大使夫人说,

  

   “咦,她不是穿花袍子吗?”

  

   大使夫人听到这话再看着我太太的衣着一下子给问得楞住了。

  

   我太太不知就里,倒是很老实地笑着答道,“刚买的。”这句话虽然简略,却给大使夫人解了围。

  

   我不知道李夫人下飞机前在穿上大使夫人送上飞机的黑色长袍时发生过什么样情景或有过什么样的对话,但我知道,没有哪个女人会愿意穿那种肥大如蓬的黑色袍子。过了两天,我们到大使官邸接受李鹏总理接见时,听说使馆果然给朱琳女士重置了一套色彩丰富、时尚漂亮、但又不失稳重大方的波斯女式恰朵尔长袍和头巾了。

  

   伊斯兰教有不少清规戒律并为穆斯林确定了在生活、个人文化、饮食、穿着以及学习方面的生活方式。这些生活方式对穆斯林女性显然存有歧视。比如,女性在日常生活中不能抛头露面。所有描写女人不符合教规穿着的文学作品均被封禁,所有显示女人穿短袖衣裤不扎头巾画面的国际新闻、体育报道以及几乎所有外国电影、电视剧等也都不准播放。所以,我去伊朗那年(1990年)在北京举办的亚运会除极少数有伊朗运动员参加的男子项目,尤其男子足球外(那届亚运会伊朗男足获得冠军),是看不到任何电视转播的。就是男子足球,也只有场地上踢球而没有看台上观众的画面。

  

   由于两伊战争,革命后伊朗的电影业还没有复苏,上映的伊朗国产电影并不多,即便有也大多与宣传伊斯兰革命文化以及当时的两伊战争有关。由于不懂波斯语,那几年我几乎没有去德黑兰的任何一家电影院看过电影。很有意思的是,《地道战》和《地雷战》这两部中国抗日题材的影片不知为何却获准在德黑兰的电影院里放映了很长一段时间,据说还挺受欢迎。

  

   最初我想,这可能是由于伊朗与我国外交关系比较好的缘故吧。但后来我也想明白了,这两部中国电影之所以会被允许在当时的德黑兰上映,可能与电影中出现的抗日战争时期中国北方地区的农村妇女的形象很有关系吧?在我印象中,这两部电影镜头中的中国女性,无论年轻或年长,几乎都总是穿着一身肥大而臃肿的棉袄(夏天也是长衣长褂)并大多在头上扎着一个白肚毛巾。

  

   尽管如此,伊朗女性在家里还是比较开放的。那时我常被热情的伊朗人作为朋友邀请到家里做客。1990年秋的一天,一位在伊朗国有公司任高管的伊朗朋友请我去他家里吃饭。他住在德黑兰市当年比较少见、可能是革命前建造的一幢高层建筑里。他家很大,仅一个厅堂就有上百平方米。那时我在国内的住房虽是所谓的三房一厅,面积也没有这么大。那天他还请了好几位他的朋友各自带着自己的太太或女儿作陪客。

  

   他夫人准备的菜肴种类不多,记得是烤鸡和烤羊肉(卡巴布)、蔬菜色拉以及奶制品,还有大饼,但分量都很足,餐具或瓷或银,质地也都很精美。简单吃过饭后坐在一边喝咖啡期间,室内响起了一种似乎从未听过的欢快的伊朗乐曲,这些身着各种颜色裙装,不戴头巾、裸露着各种颜色头发的女士和姑娘们居然一个个跑到厅堂中间跳起舞来了。那旋律,那舞姿,那色彩,那笑容,让在过去大半年里看惯了一片黑灰色、没有线条女人的我目眩神迷……不过没多久,就有女士跑过来邀请我跳舞。在主人的一再催促和鼓励之下,不会跳舞的我也只好走到厅堂中间与那些热情的女士和姑娘们拉起手、跳起转圈舞来了。前面这张照片就记载了其中一个片段。

  

   那次伊朗家庭派对中伊朗女性所展现的天性似乎更像西方的女性,自信而充满活力,让人惊叹,也让我感受到,美是遮不住的,即便在宗教教义最保守、对女性禁锢也最严厉的国度也是如此。

  

   一晃三十年过去了。虽然伊朗女人爱美的天性未减,但伊朗的伊斯兰教法依旧,风纪警察可能还在街上巡逻,还会有人因此而受到惩戒,而且伊朗人的生活可能更加困难了。但我想,既然女性衣着的颜色三十年前就开始鲜艳起来了,那么天生爱美的伊朗女人现在还会害怕去挑战禁忌吗?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012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