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梅新育:亚洲病夫,还是小恙重振的巨人

更新时间:2020-02-11 01:51:23
作者: 梅新育 (进入专栏)  
即把一种前所未有的生产条件和生产要素的“新组合”引入生产体系,而生产条件和生产要素的“新组合”又可以划分为以下五种情况:

   ——引入一种新的产品,或提供一种产品的新质量;

   ——采用一种新的生产方法;

   ——开辟一个新市场;

   ——获得一种原料或半成品的新的供给来源;

   ——建立一种新的企业组织形式,例如建立一种垄断地位或打破一种垄断地位。

   创新是一个国家、一个社会经济增长的终极源泉,而重大创新又往往来自应对重大挑战的需求,或是因为重大挑战打破了原来抑制创新成长的传统市场势力。在一个社会秩序混乱、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崩溃的国家,重大冲击通常只能带来纯粹的经济损失,创新难以萌芽,即使萌芽也通常会在恶劣环境中夭折。但重大冲击如果是发生在这样一个国家:它拥有广大充满活力、干劲、旺盛进取心的国民和市场主体,它拥有完备的基础设施、产业配套体系和公共服务;那么,重大冲击将成为众多创新涌现、成长的契机,其中一部分创新将成长为整个国民经济的新“增长极”。在当前的这场新冠抗疫举国总动员中,我们正在目睹一系列创新萌芽,相信还有更多创新尚未登上媒体、进入我们的眼帘。

  

   此次疫情冲击中最直观的创新来自直接与医疗一线相关的领域,相信这次冲击将造就一批新的专利药品和治疗方法,还有公共卫生服务、公共管理服务、新的医疗卫生设施建设营运、……所有这些都在在疫情冲击中得到了难得锻炼,正在实现各类创新,进而提升效率。

   如这次疫情冲击一方面造成了“九州闭户”的奇观,同时也创造了电子商务新业态发展的契机,我们也看到了企业主体积极发展新业态和政府积极鼓励的良性互动。针对疫情防控,政府提出“充分利用信息化平台、开展线上咨询服务”的倡议,得到了相关电商平台的积极响应,如京东健康等互联网医疗机构在疫情初起时就提供了新冠肺炎相关症状免费问诊,政府相关倡议出台后又将免费问诊范围迅即扩大至全部科室的所有疾病领域,且24小时无休。这样的创新服务在当下对“抗疫”的益处自不待言,日后我们回顾,此次新冠肺炎冲击很可能被视为中国、乃至世界互联网医疗发展的里程碑。

   即使在不直接与医疗一线相关的领域,我们也看到了创新的萌芽。餐饮业毫无疑问是此次疫情爆发初期最大受害者之一,但在中国这个电子商务发达、劳动力市场弹性较强的环境里,强烈的冲击却迅即催生了新的业态、新的劳动力组合形式等一系列创新。如京东生鲜“餐饮零售发展联盟”等电商平台与餐饮企业合作的新业态,正在推动餐饮品牌开拓半成品速食生产,并利用电商渠道为其拓展销路,开辟增长新空间;中国主流电商平台几乎全部发布了“人才共享”计划,面向全国招募临时员工,诚邀临时歇业的员工在此期间以短期打工的方式加盟,大批餐饮企业员工已开始到因疫情冲击而业务上升的电商企业上班。

   所有这些创新,不仅正在缓解疫情冲击造成的经济损失,还在开辟新的经济增长空间;未来不仅可望服务于中国市场,也都是潜在的新的“走出去”增长极。中国在这次超强力度抗疫动员中向全世界展示出来的效率,如火神山、雷神山医院建设的超高效率,又会在海外市场上形成良好口碑,令我们的海外事业收获长期巨额无形资产,获得更多商业机会。

  

   四、中小企业应急扶持政策折射中国经济重启前景

  

   一国经济活力归根结底立足于其微观市场主体,宏观经济政策归根结底必须落实到基层实地;重大冲击之后,评估经济振兴前景,中小企业应急扶持政策是一个比较好的观察视角。这既是因为中小企业关系整个经济体系的活力与弹性,与最基层民生联系最紧密,也是因为中小企业在经济周期变动和重大冲击中最为脆弱,从而客观上更需要政府扶持。

   同时,由于大企业“太大不能倒”,在危机关头而政府资源实在有限时,理性的选择是不得不“抓大放小”,集中有限资源力保大企业,任中小企业自生自灭。因此,倘若政府能够迅速拿出较多资源投向扶持中小企业,那就表明政府可用于“稳增长”的“弹药”相当充足,经济重启把握较大。

   在此次疫情冲击下,中小企业的相对脆弱显而易见。如表2所示,2019年1—10月,在各类工业企业中,以中小企业为主的“私营工业企业”类别亏损企业单位数、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负债合计、亏损企业亏损额等指标同比增幅均高于工业企业总体平均水平,充分显示出了中小企业的脆弱性。其中亏损企业单位数同比增长10.5%,比全部工业企业亏损企业单位数同比增幅(7.7%)高出36%。

   就中国全国而言,中小企业情况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疫后经济重启和经济增长率前景;由于中国国土广大,各地区发展水平落差可观,又需要剖析地方政策,方能准确判断。基于以下原因,要选择中国疫后应急中小企业振兴政策及其效力的考察样本,四川具有较强代表性,是个合适的对象:

   ——四川是中国名列前茅的人口大省,其政策影响因而具有足够代表性。2018年末,四川常住人口8341万,仅次于广东(11346万)、山东(10047万)、河南(9605万),位居全国第四。[6]

   ——四川经济发展和人均收入水平在全国处于中游。2018年,四川省人均地区生产总值48883元,在中国大陆31个省市自治区中排名第17位。

   ——四川既有号称“新一线城市”的成都,又有国家级深度贫困地区,在国家级深度贫困地区“三区三州”中,四川一省就占了一区一州,即四省藏区和凉山州。同时,四川城镇人口比重也低于全国平均水平。2018年全国城镇人口比重59.58%,四川省为52.29%。[7]

   在实践中,四川省政府已于2月5日正式印发《关于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缓解中小企业生产经营困难的政策措施》,提出十三条政策措施,用于扶持中小企业度过新冠疫情冲击。通观这份文件全文,本质上是用政府财政支持中小企业“度劫”,而且覆盖了物流房租等费用减负、金融支持、财税支持、就业稳岗支持等领域,覆盖面相当广泛,为此需要投入的财力等资源可观。既然四川这样一个发展水平在全中国处于中游、且国家级深度贫困地区较多的省份都能拿出这么多资源用于扶持中小企业,那么,整个中国政府可用于“稳增长”的“弹药”充足程度,可想而知。

  

   进一步分析这些具体政策措施,可以看到它们相当对症,且细致全面,能够有效兼顾抗疫应急和疫后经济重启之需,由此也可以看出整个中国疫后经济重启政策应当是足够细致全面可操作的。

   如物流费用补贴,根据我调查了解的情况,疫情爆发后,交通运输首当其冲而出现大范围梗阻,物流成本显著上涨。且不提许多地方出现的断路现象,单应急运输车辆、船舶出入疫区后相关司机、水手等人员是否需要隔离,交通运输主管部门内部就存在很大争议,其中的潜在风险也无形之中显著提升了相关企业的物流成本。在现实中,不少出入疫区的司机完成疫区业务返回后,需要按规定隔离14天,物流成本由此上涨的幅度,可想而知。在这种情况下,四川省及其下级地方政府大力度补贴物流费用,对企业堪称“对症”。

   又如金融扶持政策。如表2所示,以中小企业为主的“私营工业企业”类别利息费用同比涨幅(1.5%)不及工业企业整体利息费用同比涨幅(3.2%)的一半,这不是表明中小企业在通常情况下融资成本更低,而是表明中小企业相对较难获得融资。在这种情况下,四川省《关于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缓解中小企业生产经营困难的政策措施》中提出三条具体措施加大对中小企业金融扶持,对中小企业当有“雪中送炭”之效。

  

四、结束语

  

   “我们唯一值得恐惧的,就是恐惧本身”(The only thing we have to fear is fear itself)——对防控疫情给予足够重视,不等于要自陷恐惧;正值中国经济重启之际,从千千万万工厂、餐厅、酒店经理,到果园、农庄、养殖场经营者,到到疫情爆发后一度深深陷入非理性群体性恐慌“羊群行为”的金融市场参与者,我推荐他们回顾非典疫情爆发的2003年中国经济增长实绩,回顾中国应对大灾大疫冲击的一贯优秀记录,分享富兰克林·罗斯福第一任就职演讲中的这句名言。

  

   (初稿2020.2.8,修订2020.2.9,仅代表个人意见)

   [1]在2月8日召开的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新闻发言人宣布,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统一称谓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简称“新冠肺炎”,英文名为“Novel coronavirus pneumonia”,简称为“NCP”。

   [2]国家统计局:《中国经济景气月报(2019.12)》,表6.5“其他主要国家和地区经济”,第240—241页,中国统计出版社,2019年。

   [3]作为疫情爆发后几项公益行动的组织和参与者,我对此亲身感受深刻。

   [4]马伯煌主编:《中国经济政策思想史》,第669页,云南人民出版社,1993年。

   [5]国家统计局:《中国统计摘要—2019》,表“人民币对主要外币年平均汇价”,第163页,中国统计出版社,2019年。

   [6]国家统计局:《中国统计摘要—2019》,表“分地区年末常住人口”,第20页,中国统计出版社,2019年。

   [7]国家统计局:《中国统计摘要—2019》,表“分地区年末城镇人口比重”,第21页,中国统计出版社,2019年。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0108.html
文章来源:梅新育论衡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