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赵建永:内丹养生学的源流述要

更新时间:2020-02-10 09:50:05
作者: 赵建永  
这就以内丹学为契机进一步推动了儒释道三教的文化整合与嬗变。

   隋唐时兴起的重玄学,为内丹心性学的发展创造了条件。汤一介先生指出:作为道家思想第三期发展的重玄学是继承魏晋玄学并吸取印度佛教发展起来的,表现了中国哲学由“本体之学”向“心性学”的过渡,成为内丹心性学的理论前提。道教作为宗教,必有一超越的终极目标以及如何通过修持达到这一目标的方法。重玄学为此建立了“理”、“心”、“性”、“气”的心性学理论构架,随后内丹心性学进而提出一套为实现此目标的修持方法。内丹心性学“虽是唐末以后一直到宋明道教思想发展的特有形式,但从理论上看它仍然是道家思想宗教化的发展。就这个意义上说,道教的思想理论是和道家的思想理论分不开的。”

   三、晚唐至宋元:内丹学成熟兴盛时期

   晚唐以后,内丹学逐渐排斥外丹而成为传统养生文化的核心理念。汤用彤读《道藏》札记云:“宋元时代,(道教)多与禅宗搞在一起,书名多用金丹二字,但实每只偏于内丹也。”汤一介先生进而指出:“到宋朝,心性学说已成为儒释两家讨论的主题,如果道教要适应当时中国哲学发展的要求,也就必须对心性问题提出一套适合道教学说的理论,而到宋朝道教的内丹学已经发展成熟了,在这种情况下,全真道创造了一套‘内丹心性论’。由此我们可以看出,在唐宋以后,儒释道三教合流是中国传统哲学发展的总趋势。”

   内丹学正是顺应这一发展大势而进入了鼎盛期,具体表现在入宋后一大批各具特色的新道派繁衍出来,主要有南北二宗及李道纯以“守中致和”为论的中派(明清时衍出东西两派),还有崆峒、青城、崂山、武当、天心、太一等支派,共同为探索人体内在奥秘作出了重大贡献。内丹各家都讲究性命双修,即修德与治身并重,内养心性,外炼形体,使形神俱妙,与道同化。

   经唐末、历五代、至宋初的高道陈抟(872~989),承钟(离权)吕(洞宾)丹法,受《易》于麻衣道者,著《易龙图》等,根据先天易学建立了一套理精法密的丹道体系。陈抟的先天之学,后被邵雍(康节)继承并发扬为先天象数学。故邵雍甚受道门推崇,《道藏》颇收其书。陈抟刻于华山石壁的《无极图》丰富了古代宇宙生成论,并对宋明理学产生很大影响。如周敦颐将“逆而成丹”的《无极图》颠倒过来改造为“顺而生人”的《太极图说》。

   日益兴盛的内丹学还融入了原有的符箓派道教。南宋时,茅山上清派萧应叟撰《元始无量度人上品经内义》,以内丹诠释主符箓的《度人经》;认为炼就内丹,不仅可与天齐寿,且能使真气外布,有治病救急、起死回生、呼风唤雨、消灾祛祸等无边法力。由此亦可见当今气功师发放所谓“外气”及“信息物”之渊源。

   南宋张伯端融会禅学而始创内丹南宗,在性命双修的前提下主张先命后性。其著《悟真篇》按易数结构,以优雅的诗词形式,总结前人成就,发展出一整套身心炼养技术;认为内丹长生要在“返根复命即长存”。他的《禅宗诗偈》,后被通禅好道的雍正帝收入禅宗《御选语录》,并封其为“大慈圆通禅仙紫阳真人”。南宗五祖中,除张伯端因历经坎坷只活了96岁外,其余亦多高寿百余岁。南宗二祖石泰(1022~1158)著丹书《还原篇》行世。三祖薛道光(1078~1191)早为禅僧,遇石泰后,皈依入道,习南宗丹法,著《还丹复命篇》等。从其实践来看,内丹学中确有打开长寿奥秘的钥匙。

   内丹北宗创于金时王重阳,主张先从明心见性入手,再循序炼化精气神。经其高徒“全真七子”的大力弘扬,由山东迅速在北方传播开来;并以“北七真”为宗祖而形成全真教的七大支派:马珏(丹阳)开全真遇仙派、丘处机开龙门派、刘处玄开随山派、谭处端开南无派、王处一开嵛山派、孙不二开清净派。其中丘处机(1148~1227)深受成吉思汗推重,门庭最盛,影响及今。

   宋末元初,李道纯兼取南、北宗丹法,以易老合参来阐发内丹理论。其《中和集》提出“三易说”:“以心易会圣易,以圣易会天易,以天易参心易。”汤用彤晚年整理道藏,读至此书,认为其论三教合一之处“可注意”。李道纯的这种思想后被《性命圭旨》继承并发挥。随着元帝国一统局面的形成,南、北二宗在陈致虚的努力下也逐渐融合,统一为全真南北宗。

   四、明清到现代:内丹学的全面总结及流变时期

   明代以降,特别是满清入关后对道教采取限制措施,加之内丹用语隐晦,不利于推广而渐趋消沉。但它并未坐以待毙,而是根据社会的变化进行了自我调整、更新和转化,因而其传播出现了不同以往的新特点。

   一是与武术及一些文艺形式发展的合流    道教自古就与武术有渊源。以易理为基本构架的丹道修炼方法,为内家拳的产生提供了丰富而成熟的素材。明清时代的武术家将内丹有机地移植到武功理论实践中,并按照拳技的特殊要求创造性地改造发展为武术内功。道教武当派、剑仙派都将内丹与武术融为一体。如张三丰(亦作“峰”)所创的武当派丹法以“太极”立说,并有习练武当内家拳的传统。

   明末清初,陈王廷依据《黄庭经》等道经的哲理创编陈式太极拳,流传至今。内家拳注重外练筋骨皮,内炼精气神;吐呐导引,以命门之气调肾水上升,使心阳不亢,以中丹田之气驱心火下降,使肾水不寒。这种抽坎填离,水火既济,心肾相交的功夫,正是内丹基本修炼方法;还讲究经络穴道,运转任督,气沉丹田,要求以意导气,以气运身,使意到、气到、力到。这对中华武术的发展提高起了重要作用。它还被白莲教、八卦教、义和拳等民间教派利用为反帝反封建爱国运动的斗争工具,推动了历史前进。

   内丹术之神奇为神话、武侠小说的创作提供了无限广阔的想象天地。像明清时流行甚广的神话小说“四游记”(《东游记》、《西游记》、《南游记》、《北游记》),其中吴承恩的《西游记》就有不少著述从内丹修炼过程的角度进行解读。金庸笔下刻画的上乘内功更是生动逼真,雅俗共赏。

   有些内丹技术还被戏班艺人所借鉴作为平时练功之用,并融入舞台表演之中,创造出不少巧技绝活,使中国戏曲艺术在世界戏剧之林中独具一格,别有风韵。如行腔吐字十分讲究气运丹田。信奉道教的武生泰斗杨小楼就曾自觉的从太极拳、八卦掌里汲取营养来提高技艺。以修道成仙为题材的神仙道化剧,也是戏曲舞台上的重要内容。如马致远的元杂剧《陈抟高卧》、《马丹阳三度任风子》;汤显祖“临川四梦”之《邯郸梦》;京剧《盗仙草》:“素贞本是食叶女,曾炼仙家九转丹”等等。戏曲的独特神韵,使得有些观众把品戏作为一种养生之道。

   二是致力于内丹学的总结与简易通俗化    刊印于晚明的内丹学总结性名著《性命圭旨》,号称“无上至尊之道,最上一乘之法”集各家之大成,诗、文、图并茂,深入浅出,引人入胜。是书出于养生目的探讨天地万物的本源。它用《周易》卦象理论说明,要想回复到阳气纯全状态,须取坎填离,返本复初,“斯时补足乾元,复全混沌,……圣胎圆而真人现”(《性命圭旨·大道说》)。其所谓道即浑朴本真之气,修道的方式是归根复命。

   李时珍系统整理总结了历代医家、丹家的有关成就,著《奇经八脉考》,结合内丹修炼,对每条奇经的循行、主病和所属穴位,均从生理、病理等方面详加考证,规范了奇经八脉的证治,使之更切合临床实际。书中认为奇经凡八脉,“医不知此,罔探病机,仙不如此,难安炉鼎”,“任督两脉,人身之子午也,乃丹家阳火、阴符升降之道,坎水离火交媾之乡”,而经脉之“内景隧道,惟反观者能照察之”。经络穴位是古人在修炼中通过“返观内视”发现的,由此入手有助于今人领会经络的奥妙。

   龙门派第七代宗师王常月(1522~1680)师乘承赵复阳等人,首次打破单传秘授的局面,开坛说戒,广度众生,使全真教一度中兴,被康熙敕封“抱一高士”。其弟子伍守阳(1565~1644),号冲虚子,撰有《天仙正理》、《仙佛合宗语录》(论混元气甚精)。前清,龙门九传柳华阳,述而广之,倡导一种三教圆融的丹功,世称伍柳派。它使内丹学发展到极致并向通俗简易的方向演变。柳华阳以禅师身份弘扬道教内丹,是宗教史上值得研究的奇特现象。

   清末民初,柳华阳再传弟子赵避尘,立千峰先天派,将丹法奥旨以白话口语形式,直泄“天机”于文,使古老而神秘的内丹术大大加速了社会世俗化的进程。近现代道学大家陈撄宁(1880~1969)倡“仙学”养生,力主将内丹学从儒释道三教中独立出来,并创“静功疗养法”。北戴河疗养院院长刘贵珍师事先生,学习气功。五六十年代于北戴河等疗养院试验推广,开当代气功疗法之先河。1956年梁漱溟因失眠症,曾得刘贵珍指教。据梁老回忆,“气功疗法”在“1955年后全国各地盛极一时,但不过数年即转趋于消歇”,“方其盛时,北京,上海,广州各地医院既多采取,又稍有所变通,但卒亦归消失无闻。”他还对气功疗法大盛大衰及能否再起的问题作有前瞻性探讨论。

   总体来看,从晚清到文革,由于种种原因,内丹学在国内基本处于冬眠状态。这时它在国外却日益引起重视。20世纪初,《太乙金华宗旨》、《性命法诀明指》等丹书陆续被译为日、英、法等多国文字,于欧美不断再版,在海外产生了不小反响。

   分析心理学创始人荣格(Jung, 1875~1961)在看了德国学者卫礼贤(Wilhelm)所译内丹著作后说,这使他从集体无意识(collective unconscious)过程探索的“困境中解脱出来”,“我所要强调的是:正是《金华秘旨》这部著作,第一次把我推到了正确的方向上”。以内丹学为媒介,中西文化找到了可相互沟通的结合点。能否继而广之,尚待今人努力。李约瑟自居为“an honorary Taoist”(荣誉道士),其名著《中国科学技术史》第五卷第五分册对内丹学作了专门探讨。该书封面语称旨在建立东西方的文化交流,纠正西方人关于中国无逻辑、反科学等偏见。

   改革开放后,随着国内外易学热的升温,气功热也在大陆迅速发展,形形色色的各类功法如雨后春笋,层出不穷,但良莠不齐,大多只相当于内丹“筑基”的初级阶段。近年热潮渐趋平静后,人们开始把注意力转向更为深层地传统养生文化。内丹学日渐成为令人关注的一个时代课题,国内外出版了一批颇有价值的研究专著。在汤一介先生倡导和培养下,他的研究生对道家的研究形成了系列。其中对重玄学和内丹心性学的研究取得可喜成果:从内丹学所蕴哲学理论价值,理论和修持方法的关系,与理学、禅学的比较,及其现代意义等方面作了深入讨论。

   以现代科学方法展开对内丹学跨学科、多角度的综合研究,将极大地促进我们对生命系统全面的认识,并很可能对未来的医学、生物学、心理学、哲学和文化都产生重要影响。这既对于理清气功养生潮的来龙去脉,正确引导它走上健康发展之路,防治其泛滥富有参考价值(因为正信的需要得不到满足,必然会产生另一种狂热来填补留下的真空),也对于人体科学的发展,更好地为提高人类生命质量服务,造福身心和谐乃至社会和谐,都有极其深远的意义。

  

   原载赵建永:《道教内丹学源流发微》,《中国道教》2010年第2期

   作者:天津社科院国学与跨文化研究中心研究员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0101.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