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邹平座:2020:加快建立现代货币政策治理体系

更新时间:2020-02-10 09:26:19
作者: 邹平座  
充分认识科技革命是百年变局的重要含义,推动中国社会向第三次文明转变,创新价值理论与分配制度,推动政党理论再上一个新的台阶,实现中国的科学思想、科学社会制度与全世界价值观有机统一,并形成科学的、有说服力的、有重要实践价值的理论与创新体系。这需要中国共产党与时俱进,尊重科学,真正以人民为中心,改革开放,深入而努力实践,变成一个科学的党、人民的党、先进的党、智慧政党、高效的党,用最先进的科技技术,包括互联网技术、信息化技术、智能化技术、区块链技术武装自己。

   4.创新科学的资本市场和房地产制度与市场体系

   中国在生产资料公有制的基础上建立资本市场制度,在微观基础上“血脉梗阻”,难度较大。“股权分置”改革以后,资本市场资源配置功能弱化。再加上监管制度的不健全、不公平等问题,资本市场改革的难度不断加大。

   房地产市场遭遇了更为严重的“制度硬核”,土地制度公有制与私有化产权的矛盾日益明显。政府加大对房地产的调控力度,客观上,使得房地产市场化出现严重倒退。

   资本市场和房地产市场发展战略是中国经济的“两大蓝海战略”,必须尊重市场规律,厘清政府与市场的边界。这个方面既要按市场规律办事,又要发挥政府市场化调控和科学监管的能力。建立科学的、市场的、民主的、信息化的、智能化的现代监管体系。坚决克服运动式监管、一刀切“割韭菜”监管、官僚主义监管和形式主义监管。

   在科技革命背景下,探索人类第三次文明与区块链技术的对接,实现资本市场经济向通证经济的过渡。在科学监管的背景下,严格技术准入制度,推动股份制向通证制的过渡,实现“人民中心”论与现代化信息化智能化管理制度的有机统一。所以,科技革命引起的信息化革命、智能化革命、价值革命和社会变革,是中国改革开放和实现高质量发展的“金钥匙”。

   5.为民营企业、外资企业等创造全球最好的经济金融生态

   大力发展科技金融,创新金融制度,使金融更好为实体经济与民营企业服务。要充分认识到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是金融内在的制度性问题,必须通过制度性、结构性方案来解决。政府应当增加民营企业的融资担保能力,使生产资料使用权、知识产权、集体土地使用权、数字资产具有法定的融资能力,着力发展供应链金融+区块链,多渠道真正解决民营企业融资难问题。

   为民营企业、中小企业创造全球最好的营商环境。必须从制度上、法律上保障民营企业的各种权利,建立服务型政府,尊重企业家,使创业企业家得到真正的主人翁地位,尽量减少意识形态领域的各种冲突,建立“弯道超车”的现代化、数字化制度体系。

   大力发展数字经济、数字金融,支持科技创新体系建设,建立科学的有效的制造业金融体系。防范与化解各种经济金融风险,建立精准的、智能化的、市场化的反危机系统并有效切分到各高科技企业,实施分布式外包,集中连接到“中央大脑”。特别是在中国全面对外开放的背景下,各种风险暴露,要进一步完善与建设高度灵敏发达的国际反危机系统与防火墙。

   货币政策以充分就业为最重要目标,着手建立现代货币政策治理体系

   2019年,中国人民银行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提出的各项方针政策,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大力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金融全面对外开放;下大力气支持实体经济,实现了中国金融业稳定健康发展。

   2020年,面对更加复杂的国内国际环境,金融风险加大,金融稳定压力加大。要遵照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统一布置,全面抓好“六稳”工作,进一步深化金融业改革开放,紧紧围绕“三大攻坚战”,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加大理论创新、制度创新、技术创新、操作创新的力度,努力建设现代化货币政策体系。

   创新货币政策理论,充分运用科技革命与价值革命的契机,探索数字经济背景下的货币金融理论,探索单要素(人的价值)生产力背景下经济增长理论,深入研究全球价值链函数、国家价值链函数、企业价值链函数、家庭价值链函数与个人价值链函数,为建设实现金融业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奠定理论基础。

   创新货币金融制度,深入研究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背景下,如何建立既能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又能防范金融风险;既能实现充分就业,又能实现货币稳定;既能增强国家经济的核心竞争力,又能实现国际收支平衡的货币政策制度安排。

   大力支持发展数字经济与数字金融,建立专门的监管体系;积极参与全球数字经济合作与竞争,创新以人的价值+区块链的数字资产体系,抢占全球数字货币制高点。

   创新宏观管理与统计的市场化机制与微观机制,加大推动建设金融信息化与统计制度外包力度,通过大数据、区块链管理消费与投资数据,并且集成现代化的、动态化的、大数据的、市场化的宏观管理模式与货币政策决策与执行体系。

   把稳健的货币政策与宏观审慎监管有机结合,全面支持“三大攻坚战”各项目标的完成,以充分就业为最主要目标,发现人的价值,管理人的价值,创造人的价值,力争实现中国第二次更大规模的“制度红利”,支持国民经济稳定、健康、可持续发展。

   总之,2020年将是中国最不平凡的一年,既是全球百年变局之年,也是中国制度转型,建立现代化制度的一年。

   在货币政策方面,关键是要学会在信息社会,在数字经济背景下,在新的价值函数中把握货币政策的目标与工具,创新货币政策理论,紧紧抓住科技革命的契机,突破传统理论的不足之处,在以人的价值作为单变量的生产力函数中,求解各项货币政策目标。

  

   (作者系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首席研究员)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0095.html
文章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