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静静:三次“琉球处分”与近代以来琉球主权归属问题研究

更新时间:2020-02-09 10:24:02
作者: 陈静静  

  

   摘要:三次“琉球处分”不仅是冲绳人一再被“出卖”(处分)的历史,也反映了琉球、中国、日本以及域外力量美国两者及其三者之间的历史恩怨,因此也是探寻琉球主权归属问题的主导线索。在这三次处分过程中,各利益相关方不断进行着“处分”与“反处分”的斗争,琉球岛内反“处分”的斗争最为激烈和持久,并一直延续到今天。三次“琉球处分”是东亚国际秩序演变的产物,其背后掩盖着近代日本国家发展道路的轨迹以及美国在东亚地区的安全战略。对于美日两大强国,或者说是某种程度上的宗主国,琉球重要的战略地位使其一直扮演着“棋子”的角色。本文以此为线索,通过回顾三次处分的历史过程并分析各方决定的深层次原因,从而探讨内置于东亚近代史的琉球主权归属的历史和法理依据。

   关键词:“琉球处分”; 琉球主权; 旧金山对日合约

  

   明治政府1872年设置琉球藩1,1879年以武力威胁强行将琉球藩废除建立冲绳县,以及随后与清政府交涉等一连串的政治过程称之为“琉球处分”。如果说19世纪7、80年代,日本政府为了打开通向亚洲的门户而吞并琉球是“第一次琉球处分”,二战前后成为解决琉球问题的一个节点,那么1951年美国主导旧金山对日媾和大会,《旧金山对日和约》关于琉球的处置则可被称为“第二次琉球处分”。1952年,日本通过《旧金山对日和约》“恢复了自己的国际地位”,但这种形式上的“恢复地位”却是以把琉球置于美军统治之下为代价。1972年日美合谋私相授受琉球的施政权,实现所谓“冲绳复归日本”,坚持琉球自主精神的人们将此行为称之为“第三次琉球处分”。

   琉球问题历来被学术界关注,并取得了丰富成果。2本文立足于三次“琉球处分”,并以“处分”与“反处分”的斗争为线索,通过回顾三次处分的历史过程并分析各方决定的深层次原因,从而探讨内置于东亚近代史的琉球主权归属的历史和法理依据。

  

   一、第一次“琉球处分”与各方态度

   琉球群岛位于太平洋上,从北纬24度延伸到31.50度,由日本和台湾之间105个岛屿组成。在这些岛屿中,至少有24个是无人居住的。明朝洪武五年(1372年),琉球成为明帝国的藩属国,历代琉球王均由中国政府册封。洪武二十五年(1392年),明太祖“更赐闽人三十六姓”,[1]为中琉关系注入了血缘因素。清朝入关后,琉球国王得知这一消息,立刻派遣使臣到北京请求新朝皇帝册封。“及至清代王朝的建立,两国延续并加强了这种关系”。[2]琉球群岛地理位置重要,其首府那霸到东京的空中距离是970英里,到首尔830英里,到台北390英里,到中国中部和南部也不远。[3]因此,几个世纪以来它一直是大国战略布局上的一枚棋子。

   1.萨摩藩入侵琉球与其“两属”身份

   1609年萨摩藩入侵琉球,并将琉球编入萨摩的领属。这“改变了以往的日琉关系,使之从对等关系变成了以强凌弱的关系,并使琉球王国受到萨摩藩的制约”。[4]在这种情况下,琉球同时成为中日两国的藩属国。它一方面成为“以萨摩为媒介的日本幕藩体制的一环,但另一方面又维持了琉球王国这一国家形态接受中国册封的形式”。[5]但是中琉关系与日琉关系的模式不同,中国皇帝、政府并不干涉琉球内政,而是将琉球作为一个正式的独立国家,在政治和经济上与之保持友好的关系,许其自治;而日本试图控制琉球,当然这种控制在明治维新前主要是由萨摩藩实行。[6]在“两属”期间,琉、日关系与琉、中关系也不完全一样。“琉球和日本之间并没有像与明朝和清朝那样有明显的仪式和规范,而且琉球国使用日本年号仅限于致江户幕府的书信,在琉球国内的公文等都使用大明以及大清的年号”。江户幕府致琉球王的书信格式和存放书信的木盒与江户幕府致其他亚洲各国大致相同,这也反映了“日本江户幕府视琉球国为幕府外交关系的交往国之一”。[7]

   2.日本单边废除琉球王国与琉球、清朝的反应

   1871年,当日本政府以武力在日本全国强力推行废除旧藩建立新县的政策时,将萨摩藩改为鹿儿岛县,但未波及到琉球国,只是将与琉球国交往的权限由岛津家族的控制转移到由鹿儿岛县厅管辖。[8]之后不久,日本政府加快了吞并琉球的步伐。1872年9月14日,日本明治政府宣布废除琉球王国,将其设置为日本的一个藩,琉球国王成为藩王。同时,明治政府决定不再将琉球置于萨摩藩的控制之下,而是将其置于外务省的直接管辖之下,并且借口琉球漂民事件将远征军派到琉球。日本政府告知在日本的各国外交使节,日本将承担对该王国的责任。此时美国公使德朗(C.F. Delong)警告说,如此单边行动可能会引发其他问题。[9]

   在这个过程中,没有人征求琉球王国的意见,因此琉球王室否认他们已经成为日本的一部分,并派出使节到北京寻求中国支持。当时日本的内务卿大久保利通(ToshimichiOkubo)在1874年为了解决台湾事件访问中国,他了解到琉球的使节也来到北京寻求中国支持。大久保利通回国后不久提出了有关处置琉球的新建议,[10]并获得了日本政府同意,实际上是企图通过更为具体的手段,切断中琉历史关系,变琉球王国为日本所有。1875年3月,大久保传令琉球官员城池亲方等人到东京,要求琉球改变两属形式,“在那霸设置镇台分营,以保护琉球人民”。同年5月,大久保又提出了要求琉球与中国断绝关系的具体意见。[11]但是城池等人坚决不受。鉴于此,在大久保的操纵下,日本内务大丞松田道之等人与城池等人一道抵达琉球,要求琉球断绝与中国联系,实行藩制改革。但是琉球王室拒绝这个安排,8月5日琉球王尚泰致书松田,要求在与中国关系上、本藩之事与改制之事“一如既往”。8月20日,琉球摄政、三司官等与松田会谈,说明为什么不能与中国断绝关系,也不认同琉球是皇国版图的一部分。[12]

   1875年11月,琉球代表城池亲方等人到达东京向日本请愿:“琉球与中国,有五百余年的恩德情义。断绝之,乃是背恩弃义,废绝为人、为国之道。”[13]随后他们也秘密派使团到中国寻求支持和干涉,琉球王尚泰派遣姐婿幸地亲方等于1877年4月秘密抵达福州,面见福建布政使,递交琉王尚泰密咨。清政府指令首任驻日公使何如璋到任之后可采取适当处置。[14]琉球方面在吁请清廷援助的同时积极争取国际支援。1878年琉球三司官毛凤来和马兼才抵达东京,向驻日各国公使递交投诉:“敝国屡次上书,遣使泣求日本,无奈国小力弱,日本决不允从……现今事处危急,唯有仰仗大国劝谕日本,使琉球国一切照旧。”[15]

   1877年底,何如璋在东京考察了琉球问题,1878年5月29日向李鸿章指出:“阻贡不已,必灭琉球;琉球既灭,行及朝鲜。”“台澎之间,将求一日之安不可得。”[16]1878年10月,何如璋向日本外务省发出照会,谴责日本阻止琉球向清朝朝贡为“背邻交欺弱国”,是“不信不义、无情无理之事”。[17]

   3.1879年日本“废藩置县”与琉球的抵抗

   琉球王国的呼声引起了国际反响。美国前总统,尤利塞斯S.格兰特(UlyssesS. Grant),打算在他1879年的世界旅行中访问中国和日本,并对此事进行干预。中国驻日公使何如璋也开始与日交涉。日本政府担心琉球问题“国际化”,加快了对琉球进行“处分”。1879年1月,松田道之第二次出使琉球,“督责”琉球断绝与中国的关系,且向日本交接裁判事宜。琉球王国依然拒不从命。2月松田愤然离开琉球,建议日本政府“处分”琉球为“今日之急务”,[18]并受命起草“处分方法”,具体负责处分事宜。3月,松田率领160名警察和300名士兵到达那霸,强迫王室完全接受日本政府“废藩”决定,并要求琉球王尚泰移居东京,这被称之为“琉球处分”。

   同年,琉球向中国求援。琉球政府以琉球向为中国的藩封,故希望中国支援。琉王最初任命驻日法司官毛凤来向中国驻日公使何如璋请援。复托赴日闽商带密函与福建督抚,并遣该国紫巾官向德宏北上乞援。[19]1879年7月3日向德宏抵达天津,直接向李鸿章呼救,7月23日,向德宏再次拜见李鸿章向其呼救,并对寺岛外务卿的关于琉球地位的《说略》作出强烈反驳。[20]10月24日,琉球耳目官毛精长、通事官蔡大鼎等三人,剃发改装,潜至北京,至总理衙门处禀陈情。[21]

   4.格兰特调解与清日协商

   1879年6月12日,李鸿章会见格兰特,呼吁其进行调解,琉球王对中国“贡之有无,无足计较。惟琉王向来受封中国,今日本无故废灭之,违背公法,实为各国所无之事”。格兰特也认为:“琉球自为一国,日本乃欲吞灭以自广,中国所争者土地,不专为朝贡,此甚有理,将来能另立专条才好”。[22]

   在格兰特调停下,清政府与日本就琉球问题进行谈判。日本建议冲绳岛以北3日本管辖,宫古、八重山二岛大清国管辖,并以此来换取日本享有中国内部的贸易权。[23]而中国则建议,宫岛群岛和八重山群岛归中国,奄美群岛归日本,琉球王国继续存在。[24]后来李鸿章告诉日本外相,中国对琉球没有领土野心,中国只希望重新安置琉球王国。开始李鸿章接受了日本的建议,但是当中俄在伊犁出现边界争端之后,他拒绝签订这个条约。直到1894年甲午战争,两国没有就琉球问题达成任何条约,清政府没有承认日本吞并琉球。1895年,中国在甲午战争中惨败之后无力关注琉球领土争端,而日本通过《马关条约》不仅割占台湾,而且巩固了对于琉球群岛的殖民统治。

   此后,日本中央政府委派了一位知事管理琉球,而且实行社会、文化、政治、经济改革,试图以此来消除琉球王国遗迹,促使其机构“现代化”,培养琉球人对天皇的忠诚,但是日本人非常歧视他们。日本军方领导人认识到如果琉球陷落,整个日本的南段将处于直接的危险之中,因此自始至终,日本人把琉球看作是一个军事要地,而不是本土的一部分。

   1895年《马关条约》签订之后,因为中国国力日渐衰落,清政府自身难保,无力再顾及琉球。琉球问题成为中日之间的一个悬案,这种状态一直延续到二战。在此期间,首先,从琉球方面来说,王室方面一直拒绝承认日本的吞并,没有同日本签订有关国家主权的条约。琉球方面的抵抗以中国(福州、天津、北京)和东京为舞台,不断向清政府、明治政府以及国际社会(各国驻日公使)申诉,这些活动也与琉球内部反抗密切联系,琉球人的独立复国运动在近代一直都存在。其次,从其宗主国中国的角度来说,清朝与日本始终未就琉球的归属问题达成协议。最后,从国际社会的角度来说,当时国际社会普遍反对日本武力吞并琉球,并进行调解,但是未取得成果,日本对琉球的占领没有任何国际条约依据。因此,近代日本吞并琉球并设置“冲绳县”,是日本军国主义时代的侵略结果,没有任何法理依据。

  

   二、二战时相关国际协定与战后第二次“琉球处分”

   美国长期不承认日本对琉球的所谓主权,也不使用日本人给起的“冲绳”名字。进入20世纪后,变成“悬案”后的琉球归属问题在二战期间出现转机。

   1.开罗会议前国民政府关于琉球问题的态度

   早在1932年蒋介石在其日记中就提出了关于领土的主张:“预期中华民国三十一年中秋节恢复东三省,解放朝鲜,收回台、琉球。”[25]1940年,随着国际局势的发展,蒋介石认为“预定民国卅一年中秋节以前恢复东三省、解放朝鲜、收回台湾、琉球一则……自有可能”。[26]

1942年,随着美国参战以及二战不断推进,蒋介石开始考虑战后中国的发展方向。(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007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