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剑:社会主义新论

更新时间:2020-02-08 19:28:58
作者: 陈剑 (进入专栏)  

  

   一. 研究的意义

   从1516年英国人T.莫尔《乌托邦》问世以来,社会主义运动在全球已经走过了504年。自19世纪中期马克思恩格斯创立科学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以来,社会主义作为一种全球化运动,170年来经历了大起大落。这其中,既有成功经验,更有惨痛教训。特别是上个世纪90年代初前苏联解体,苏东演变,以传统理论支撑的社会主义陷入低潮。但这不表明全球社会主义运动陷入低潮,就此停滞。恰恰相反,社会主义作为一种历史必然性正按照自身发展规律不可阻挡的继续前进。一些经济高度发达的国家,随着经济增长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升,自身社会主义因素也在不断丰富。全球社会主义运动在发展过程中呈现出的新的特征,需要我们解放思想,摆脱束缚,正视现实,对社会主义在全球的新发展进行深入比较和归纳总结,找出一般性规律特征,进而使社会主义学说能够适应时代发展真正成为一门科学学说以指导实践。

   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社会主义在中国有着70年丰富实践。这其中,既有照搬苏联模式所作的艰难探索应汲取的惨痛教训,更有通过建立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极大提高了社会生产力、丰富了社会主义因素所获得的成功经验。社会主义运动在中国仍然在进程中,实践呼唤真正科学的社会主义理论,以推动中国社会全面进步。这需要对中国社会主义目前所处的发展阶段有一个清晰的定位。在生产力较低阶段建设社会主义,由于自身社会主义因素缺乏,从严格意义上说是不合格的社会主义。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实际是不合格的社会主义另一种表达。中共13大把中国社会主义所处的历史阶段定位为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实际是十分务实的、是对社会主义有清晰认识的论断*。不合格的社会主义要向合格的社会主义迈进,重要的是不断丰富社会主义因素,进而通过不断提升自身的社会主义因素向合格社会主义迈进。

   改革开放41年,中国对社会主义的认识和理解有了深化。中国经济持续增长提升了人民生活水平,国家和全社会的人权意识提升增强了人权保障能力;由于国家保持了正确发展方向,中国社会公正程度在提升;由于坚持市场化取向的改革,极大释放了社会活力,中国公众参与社会事务的深度和广度都达到了新境界。上述这些内容丰富了社会主义因素。中国向合格社会主义迈进有了实质性进展。但也应当看到,中国社会主义因素丰富程度较之生产力更为发达国家仍然还有距离甚至较大距离。中国仍然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也是一个十分重要的清醒判断。

   研究社会主义,需要在实践基础上丰富社会主义学说。在这方面,中国学者做出了自己的努力。例如,中央社会主义学院王占阳教授,中国资深的经济体制改革专家徐景安研究员,他们通过各自研究,提出社会主义应当是普遍幸福主义,幸福社会主义等,丰富了中国学者对社会主义的认识。只有通过探索和丰富社会主义学说,知道我们在哪些方面取得了巨大进步,哪些方面还有不足,需要通过怎样努力以丰富社会主义因素,进而提升社会主义在全球的吸引力和凝聚力。这是研究社会主义在当下的意义。

  

   二.社会主义因素的含义

   需要对社会主义因素有一个清晰的界定。社会主义因素是与社会主义本质特征相联系的内容。笔者以为,社会主义因素主要包含以下三方面内容:

   (一)社会的公平正义

   社会主义的旗帜是公平正义。因而公平正义是社会主义的重要特征和核心要素。但公平正义平不是一句口号,不是空洞的大话,需要在整个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和日常生活中都能够体现公平正义。这包括全社会的意识形态对公平正义价值观的清晰认识、高度认同和努力追求;更包括通过一系列制度设计为公平正义提供健全完善的制度保障。而这种制度保障,关乎到公平正义能否得到落实,不仅涉及到社会主义政治架构,还涉及到司法公正、市场公正,社会公正等一系列内容。例如司法公正涉及司法体制是否有健全的制衡体制,市场公正取决于是否遵循市场经济原则,生产要素所有者能否依据生产要素的贡献获得相应产出,不同的生产资料所有者是否有一个平等的法治市场环境;社会公正包括是否建立了较为健全和完善的利益诉求和利益表达机制,国家和社会为弱视群体伸张正义,对弱视群体扶持,是否有健全的救济体制,发达的慈善公益,等等。

   从1516年英国人T.莫尔《乌托邦》问世以来,社会主义思想自提出到至今已经超过504年。社会主义在全球范围内之所以还有一定的凝聚力和影响力,是因为社会主义旗帜上写的是公平正义。在社会主义发展进程中,由于没有制度公正作为支撑,公平正义在很大程度上仍然是空洞口号和虚幻的内容,没有成为人们实际生活的基本遵循,这也使得社会主义在全球的发展难以有持续发展的空间。二战以后苏联作为战胜国在其占领区或势力所及范围内建立的以苏联为核心的社会主义阵营,虽然也提倡公平正义,但由于没有让公平正义成为一种广泛的社会存在,更有甚者实际生活很大程度上背离了对公平正义的追求,这也使得这种斯大林模式的社会主义在全球范围内缺少吸引力和凝聚力。特别是现实生活中严重背离民主自由人权这些人类文明最重要的价值观,以及严重脱离群众的特权阶层存在,由于公平正义的严重缺失,导致了斯大林模式的社会主义阵营存续不足半个世纪就轰然倒塌。中国社会主义之所以至今能够巍然屹立,是因为中国在追求制度公正方面做出了积极探索,迈出了实质性步伐。当然还需要进一步夯实制度公正的基石。

   公平正义缺乏制度保障,这是二战以后社会主义在全球大起大落的重要原因。

   (二)社会保障

   社会应当为每个社会成员提供的基本的社会保障,这是对社会主义最一般和通俗的理解。社会保障制度起源于19世纪欧洲工业社会。1601年英国女王颁行了世界上第一部《济贫法》,这是现代社会保障制度的萌芽。德国在19世纪相继颁布了《疾病社会保险法》、《工伤事故》、《老年和残障》,意味着世界上第一个较为完整的保险体系的建立,社保制度由此产生。1935年美国国会通过了综合性的《社会保障法》,标志着现代社会保障制度的形成。

   社会保障制度是国家通过立法而制定的社会保险、救助、补贴等一系列制度的总称。是现代国家最重要的社会经济制度之一。随着人们对社会主义认识的深化,社会保障制度作为社会主义最为重要的制度,其含义和内容也发生了重要变化,需要进行补充完善。特别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德日意法西斯对人权的践踏,对无数无辜生命的屠杀给全人类带来的慘痛记忆和深刻教训。为了避免悲惨历史重演,联合国在1948年12月10日发表《世界人权宣言》。《世界人权宣言》是联合国大会在没有任何国家反对情况下通过的。《宣言》提出人人有权享有生命、自由和人身安全,人人有权享有言论、表达意见、思想和良心的自由,以及不受酷刑的权利。联合国通过的《世界人权宣言》就是在全球呼唤各国加大对人权的尊重。因而,人权保障应当纳入社会保障制度范畴。如果一个国家宪法和具体法律赋予了公民的基本人权和公民权利,国家就需要为实现基本人权和公民权利提供保障,这已经成为当今全球大多数国家普遍遵循。不然,这个国家的社会保障能力和水平无疑大打折扣。

   社会保障其次才是国家通过立法而制定的为维持每一公民基本生活需要所提供的保障。包括劳动就业,为贫困人口提供的基本生活保障,基本的卫生医疗,老年保障、免费的义务教育、基本的公共服务设施等等。社会主义社会,政府是为人民服务的,政府是公共服务型政府。作为公共服务型政府,需要为公民提供基本的公共产品与公共服务,提供必要的公共基础设施。在生产力不发达的情况下,社会保障首先应当关注公民基本的生存需要,特别是关注弱视群体的基本生存。

   (三)社会所有

   社会成为一种“主义”,意味着社会是天下人的社会,是天下每一个人的社会。这或许是社会主义最宽泛的理解。既然是天下人的社会,权力来源也自然来自天下人的赋予。社会所创造的一切财富,无论物质的或精神的,也自然归天下人所有。但如何让人民赋予的权力始终为人民服务,如何让天下人都能够公平地占有属于自己的物质和精神的财富,这是很复杂的学问,人类为此做出了艰辛的探索,取得了重要成果。从人类实践看,以选举民主为主要特征的民主政治体制是迄今人类最能够体现天下人社会的体制。从全球情况看,一百年来,这种体制从最初只有少数几个国家发展到今天已经在全球120多个国家实行,说明这种体制的吸引力。民主政治体制与社会主义本义高度契合,这是能够吸引天下人都能够广泛参与的体制,能够真正体现人民的意志、体现人民当家作主的体制。

   既然是天下人的社会,社会治理也需要天下人参与。包括国家和各级地方政府领导人的产生,国家做出的重大决定,政府制定的公共政策,财富的分配,等等。要让天下人都能够参与社会治理,不同的利益群体能够通过合法途径反映自身的利益诉求和利益表达,共享社会创造的财富,探索天下人都能够参与的社会治理形式十分必要。既要释放社会的活力,又要有序且富有效率。例如,各种NGO(非政府)、NPO(非营利)组织大量出现,作为反映公民利益诉求和利益表达的有效形式,实际是天下人参与社会治理的重要途径。而社会管理者,民选政府的工作人员,则需要一切以人民利益作为自身工作的出发点,这是一种服务意识,更需要建立一种有着制度保障的行为规范。以选举民主为主要特征的民主政治体制的有效实施能够体现人民为大,而这正是天下社会的真实写照。不然,只能是官员为大,领导为大。

   天下社会,实际是社会所有。包括权力、物质的财富和精神的财富等,都为全社会所有。权力由于来自人民赋予,权力必须为人民服务,财富必须为社会所有人分享。

  

   三.“共”是社会主义基本特征

   社会主义的社会,是天下人的社会。因而社会性就成为社会主义的核心要义。社会性的关键词是“共”。包括共有、共商、共治、共言、共享等内容。正因为此,“共”也就成为社会主义基本特征。

   (一)共有

   共有也就是社会所有。这里所说的社会,宏观上可以是全体人民,即真正意义上的全民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宣示,“中华人民共和国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也就是权力为社会所有,即权力共有。问题是,权力属于人民,人民是通过赋权让他人代表,还是人民直接掌握权力,这有很大区别。也就是说,权力属于人民,需要建立行之有效的制度架构保障人民赋予的权力不能滥用。不仅如此,社会上的一切财富,包括物质和精神的,也应当属于全体人民。如果这一问题不解决,权力、财富属于人民不能够落实,就会成为一句空话,社会主义仍然还是一种美好的理想,并没有从空想成为现实。从全球范围看,唯有实行民主政治体制才能够解决上述问题。苏东模式在全球的失败,一个基本原因是人民赋予的权力不能够为人民服务,社会所有不能落实,意味着天下每个人的社会并没有实现。

   从微观上分析,社会所有对一个企业而言,意味着真正把企业职工作为企业主人落到实处。任正非的华为公司可以看作是社会所有典型。华为有9万多员工通过工会来持有公司股份,是100%由员工持有的公司。持股员工作为股东权力的行使是通过一股一票选举持股员工代表来行使权力,通过选举代表由110多人代表大家行使股东权力。华为是一个真正把对生产资料的共同占有落到实处的公司。上个世纪80年代初,浙江温岭市探索出的股份合作制模式促进了社会生产力的发展,这种股份合作制无疑也含有丰富的社会主义因素, 也是一种社会所有的形式。

共有或社会所有,应当看作社会主义重要特征。(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0056.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