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朱孝远:为什么欧洲最早进入近代社会?

更新时间:2020-02-08 10:41:41
作者: 朱孝远  

   西方文明的发展是一种断裂性的发展。古代希腊、罗马、中世纪基督教、文艺复兴、理性时代、工业化的现代科学化、20世纪以后的后现代都显得很不一样,好像是一个接一个的挑战,一个接一个的断裂。这样一种过渡的方式也应该引起我们重视。

   在什么时候西方衰落?西方在中世纪衰落。罗马帝国476年崩溃,以后就衰落了,出现了乱世,表现为愚昧、腐败、贫穷、战争、饥饿、迷信,以及社会民众普遍的悲观主义。西方混乱的局面出现过好几次,一次是在罗马帝国崩溃以后,出现过一段乱世。另一次是在1348年欧洲黑死病流行的时候。从罗马帝国崩溃一直到14世纪欧洲文艺复兴,欧洲社会的基本面貌可以说是文化落后、武力盛行、经济上积贫积弱。

   乱世不仅仅是表面的,也会反映在制度的层面。制度上出现危机就叫做文明危机或叫结构危机。一旦进入结构危机,基本上就可以说是制度崩溃了。制度体系的崩溃有四个特点:第一就是指挥不动,各个部件之间零件脱节,不能够再形成为一个结构。第二个是危机的普遍性,各个层面上都爆发危机。例如,1348年黑死病后欧洲封建制度在各个层面都出了问题:宗教上出现新教,文化上出现文艺复兴,政治上出现了新君主制。危机不在一个局部范围,危机在大范围全面爆发,这就是结构危机。第三个是危机无法复原,是无法医治的危机,只能通过变成别的东西来调和。第四是结构危机导致社会背离了其原来的基本原则。每一个制度都有一些基本原则,比如说基督教的制度,它应该是强调人的精神世界,应该崇尚精神,鄙视物质。但是假如罗马教皇热衷于追逐世

   俗的权位、世俗的财富,这就违背了教会制度的基本原则,从而走向危机。马丁·路德宗教改革就是在这个背景下爆发的。再比如封建制度,封建制度也有一些基本原则,如领主附庸制度,如骑士制度、采邑制度、农奴制度,但是危机一来,这些东西都被冲掉了,这说明当时出现的不是一般的危机,而是制度危机,或者叫结构危机。

   黑死病发生的时候,欧洲经历了两大灾难:天灾和人祸。瘟疫是天灾,但反映出中世纪的医学非常落后。文艺复兴时期的人文主义者彼特拉克等人都特别反对无能的医生,因为庸医无能,草菅人命。中世纪欧洲还搞过禁欲主义,人们不结婚,都去当修女,当修士。这也有一个现实背景,中世纪欧洲的妇产科医学太落后,妇女生孩子往往就要死亡。但是,修道院也不是好进的,修道院是要收钱的,只有贵族妇女才能去当修女,一般人还不能去。这样一来,人们就禁欲,禁欲带来了很大的社会问题,同时,也有一个欧洲中世纪医学、特别是妇产科医学落后的社会背景。

   那么,什么原因导致了中世纪欧洲的衰落?初步统计,有以下十大缺陷:

   (1)没有稳定的政治秩序。

   (2)没有目标和令人鼓舞的方针,人们看不到希望。

   (3)科学文化长期脱离现实,宗教文化盛行,导致整个社会民众悲观失望。

   (4)生产发展不起来,就必然长期贫困、落后。这是由两个原因造成的,一是罗马帝国崩溃和蛮族的武力征服欧洲,对生产力破坏很大;二是欧洲的封建主义是一种军事封建主义,农奴制、庄园制、骑士制度、领主附庸制度都同军事有关,这种制度的发展,既破坏了农业生产,更导致欧洲长期的贫困和经济落后。

   (5)欧洲搞军事封建主义,政府里没有知识分子的位置,这样,就无法建立起精致的政府制度和政治统治。

   (6)宗教势力强大,形成了教会对世俗权威的反动。

   (7)私家政治盛行,没有社会公正和公共利益。西方有一种审判程序叫神判法,有罪无罪要靠天意来裁决。神判法的盛行,并不是司法落后和迷信的缘故,而是因为没有办案的财政能力。这样,当然就带来负面影响,政府不工作,不为社会服务,自然就很软弱,原因在于国家对于赈灾、司法、社会安全、修桥铺路这样的公益活动做得实在太少了。

   (8)部落作乱,形成了分裂势力,部落构成对于中央政府的反动。

   (9)文化上没有凝聚力,各地之间没有应有的文化认同感。中国文化很有凝聚力,欧洲却没有,基督教的纽带只是一条松松垮垮的纽带。

   (10)严格的等级制,限制了民众参政和参与社会改革。西方骑士制度是分等级的,上至公爵,下至骑士、农奴,有一套很严格的等级制。

  

   三、为什么欧洲最早过渡到近代社会

   那么,落后的欧洲,为什么又能够最早向近代社会过渡呢?让我们先来了解一些学术观点。

   一是美国人布伦纳的观点。布伦纳认为欧洲过渡到近代社会是阶级斗争的结果,主要是农民和地主的斗争,但他又反对斗争可以推向资本主义的观点。他认为这可以推动农村体制的变化,但是不能推动商品经济的发展。

   二是德国人弗兰克的观点。弗兰克写过一本书叫《白银资本》,反对西方中心论。他认为中国的制度好,西方不好,还认为中国在明代以前是世界体系的中心。同时期的外国是很落后的,而中国却是明清以后才落后的。在明以前,中国最强,是世界体系的中心。外国人要花很多力气才能买到一张到中国来的船票。白银都是从欧洲流到中国来的,不是中国的白银外流等。弗兰克的观点启示我们,中世纪的欧洲并不富裕,是处于比较糟糕的状况。

   三是英国的马克思主义历史学家希尔顿的观点。他认为:黑死病一来,对资本主义的发展起负面影响。希尔顿还拉开了封建主义总危机和资本主义真正兴起之间的时间,认为封建主义主要是因为自己的原因而走向崩溃的,在这个基础上,后来的资本主义才真正兴起。

   这三个人的观点都很有意思,共同点就是都认为欧洲向近代过渡是穷过渡,而不是富过渡。尤其是希尔顿的观点,指出当欧洲制度走向崩溃的时候,事实上资本主义还不很发达。这个对我们很有启发。过去有一种想当然的想法,西方最早过渡是因为有资本主义,是因为资本主义发达,工商业极其强盛,但这和历史不完全符合。事实上,1350年欧洲黑死病后,经历了大约1000多年的衰退时期。文艺复兴、宗教改革、欧洲向近代过渡都是从衰退期中走出来以后兴起的。所以,我们强调向近代过渡所需要的资源问题时,一是要强调这些条件的具备是15000年以后的事情,二是要强调过渡资源不是仅仅为某个特定的经济指标,而是要看包括文化在内的综合国力。因为向近代社会过渡的资源,不仅仅是一种物质资源,还包括其他资源。

   当然,在西方,总有一些人在为西方文明叫好。例如:有人不顾事实,强调14世纪的西方非常富裕;例如:有人强调欧洲的分裂割据导致民主特色,更容易产生出近代“民主”,或“西方的奇迹”。这些,都是不顾历史真实的、典型的“西方中心论”。今天来看,这些说法站不住脚。在这里我们提出我们的观点,西方向近代社会的过渡是一种穷过渡,过渡的条件的满足是随着封建主义的自我崩溃而出现的,至15000年前后方得以满足。随后,资本主义兴起,综合国力激增,欧洲向近代过渡。综合国力这个词的内涵很丰富,不仅仅是指经济上的某个指标。

   这样就出现一种奇怪的现象——过渡期现象。一个社会从中古到近代的转变,叫转型,也叫过渡。但是有两种情况:一种是有过渡期的过渡,另一种是没有过渡期的过渡。有过渡期的过渡,是说在旧形态和新形态之间,有一个长达数百年的过渡期。有一些国家在向近代社会过渡时,并没有这样的长达数百年的过渡期。西方向近代过渡,是属于有过渡期的过渡。

   从历史上看,欧洲出现过两次“过渡期现象”。

   第一个过渡期出现在从476年罗马帝国崩溃至8000年之间,为期3000多年。罗马帝国崩溃后,主宰欧洲的是比较野蛮的日耳曼人部落。制度不是很先进,所以经典作家说蛮族注入欧洲的是它的野蛮性。尤其需要指出的是,蛮族在征服欧洲的过程中,极大地破坏了生产力。这种情况就使得在公元476年到公元8000年之间,也就是到查理大帝执政之前,欧洲一直处在比较混乱的状态。西方人过去称为黑暗时期,现在我们把它称为封建主义的产生时期。真正的封建制度,是到查理大帝时期才出现的。有这么一段既不是古代,又不是中世纪,既不是奴隶制,又不是封建制的时期,这是欧洲所经历的第一个过渡期。

   查理大帝时,封建制度在欧洲建立。查理帝国兴盛不久,查理大帝就死了,部落的习惯又起作用了。查理大帝的三个孙子,根据843年的条约,把帝国分成三部分。结果在查理大帝之后,欧洲就再也没有能力建立起强有力的帝国。公元10世纪时,欧洲有点恢复,出现了城市和贸易。东西方之间的来往也渐渐复苏。公元10000年到公元13000年间的这3000年,欧洲是往上走的,走得很不错。但是即使不错也还是很落后的,主要是粮食生产不行,种子和收成之比是1:3。1300年的时候,欧洲的人口已经发展到75000万了。但1348年黑死病降临,使人口减少五分之二,出现一个大危机。1350年后,封建制度也崩溃了,但这时的资本主义还处于萌芽状态,这样,就出现了第二个过渡期。

   出现过渡期的原因在于:原来的体制崩溃,新的体制还不成熟,社会出现了制度空白的危机。

   第二个过渡期大致发生在1350—1800年间。从时间上看,大致是450年左右,从1350年的黑死病一直延续到法国大革命。这450年可以划分为三个150年。第一个150年是1350—15000年,属于危机和驯服危机的阶段;15000—1650年是第二个150年,属于制度的转换阶段,经典作家所称的早期资产阶级革命阶段,就是发生在这个时期,斗争的主要内容是反封建;1650—18000年是第三个阶段,也就是大革命的阶段,其基本内容是反专制。经过这么三个阶段,欧洲才从中世纪逐步过渡到近代社会。

   为什么会产生过渡期现象?中国以及其他国家的过渡为什么没有长达四五百年的过渡期?过渡期产生的主要原因是制度的空白,也就是前一种制度由于自身的落后而走向自我崩溃,但后一种制度还没有真正产生。每一种生产关系不走到它的尽头是不会瓦解的。但是,当它已经走到了尽头,当它自身很落后,一有风吹草动,一碰到问题,就会自我崩溃。如果旧制度已经崩溃、但新制度还仅仅是萌芽阶段,那么,就会出现一段制度上的相对空白时期,这将使过渡变得非常曲折,形成有过渡期的过渡。至于没有过渡阶段的过渡,那是因为原来的制度比较强盛,不容易立即崩溃,在这种情况下,新的社会力量就要在原来的制度里面成长起来,逐渐成熟后再通过激烈的斗争方式来实现社会转型。这样的话,就出现了没有很长过渡期的过渡。这是两种不同的过渡方式。欧洲向近代社会的过渡,是一种有过渡期的过渡。过渡期的结果,是导致了落后的封建结构崩溃和近代制度的建立。

   为什么欧洲的封建主义会自我崩溃?首先,这是历史的原因。历史原因之一就是四种古代的元素没有真正整合好,也没有真正地融合起来。四种元素是指希腊的因素、罗马的因素、日耳曼因素(蛮族因素)和基督教的因素。整个中世纪的社会结构是在这四种因素的整合基础上产生的,但是却没有整合好。希腊是个放大的个人,每个希腊人都认为自己是英雄,一个个都是放大了的个人。罗马人是放大了的国家。日耳曼人则是放大了的家族,放大了的家,也就是用部落血缘的那一套原则来行事。基督教是一条松散的纽带,试图通过超个人、超国家、超部落的纽带把所有的其他元素都粘合起来,但在实际上并没有成功。中世纪欧洲的制度,其实就是把放大的个人(希腊)放小一点,把放大的国家(罗马)也放小一点,但把部落的习惯、家族血缘的习俗放大了,变成了一种政治制度。结果,在这个基础上产生出以家和血缘为纽带的领主附庸制度、私家政治制度和教会制度。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0048.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