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徐秀军:经济全球化时代的国家市场与治理赤字的政策根源

更新时间:2020-02-07 17:44:44
作者: 徐秀军  

  

   经济全球化之所以能够成为一种时代潮流,除了技术进步的客观条件外,在很大程度上还在于它能够满足民族国家对国家利益的追求。但2008年世界经济遭受金融危机的沉重打击后,一些国家经济政策的“内顾”倾向加重?保护主义盛行。这些因素增加了经济全球化进程的不确定性,并使经济全球化经受巨大挑战。为什么经济全球化进程中国家目标同政策行动之间出现了背离?这一问题既与全球治理赤字产生的根源相关,也将为消化全球治理赤字奠定基础。

  

一、审视经济全球化进程:现象描述与理论探讨


   一般来看,贸易和跨境资本流动是衡量经济全球化进程最为重要的指标。在贸易方面,近年来全球货物贸易增长明显乏力,实际增速低于世界经济增速成为新的常态。在对外投资方面,全球外商直接投资(FDI)的增长远低于历史水平。贸易与跨境直接投资增长乏力甚至出现回落成为全球化逆转的直接证据。然而另一方面,经济全球化又正在新的维度加速深化。全球范围内的数据和信息正处于高速增长时期,跨境数据流动增长正成为经济全球化深化发展的积极信号。此外,一些学者认为,国际规则的普遍适用性不断提高是当今时代经济全球化的主要特征。尽管全球化是否正在逆转还存在争论,但全球经济正在遭受逆全球化政策的挑战是不争的事实。

  

   随着全球化研究的深入,很多人仍坚信全球化既不可逆转也不可避免。但与此同时,一些学者开始对全球化进程的发展前景提出质疑。一些对全球化逆转这一现象及其动因的研究使人们充分认识到,经济全球化并非一个直线上升的过程,短暂的倒退是可能的,甚至还有其必然性。在多数学者看来,全球化不仅不会因此崩溃,还会在更高水平和层次上继续向前推进。一些从技术角度分析全球化的学者给出的判断却不尽相同。由于技术进步不会倒退,其对全球化的影响总是正向的。也有学者认为,技术进步也会助推“逆全球化”进程。在一些激进的全球化研究者看来,只有全球化逆转才能解决当前面临的诸多全球性问题。

  

二、全球化时代国家?市场与国家经济政策选择的分析框架


   在国际层面,国家(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是国际政治经济学研究的基本问题。国家的经济政策既是国家对市场施加影响并使其服务于国家目标的方式,也是对世界市场侵蚀国家权力和制约国家行为的反应。在经济全球化时代,国家与市场的边界与各自功能的变化使得国家经济政策的影响呈现新的特征。

  

   冷战结束后,两个平行世界才逐步融合为一个整体,世界市场的规模迅速扩大,国家之间的经济交往日益深化,各国相互依存大幅提升。严格意义上讲,以此为起点,人类由此进入真正的经济全球化阶段或者说全球化时代。在全球化时代,由于国家参与全球化的自主性大幅提升,国家与市场的互动关系才按其内在逻辑演进;国际经济政策更具复杂性,对其的系统理解和考察必须根据国家在世界经济体系中的互动来进行。随着全球化的深入发展,为了应对世界市场的变化,国家的经济政策选择日益呈现出新特征。从影响来看,这些特征主要表现为国家经济政策的溢出效应(spillover effect)?回溢效应(spillback effect)和联动效应(linkage effect)日益加大。

  

   在分析国际社会中的任何现象时,无论是强调国家还是强调市场的作用和功能,都不能完全割裂两者之间的联系。一方面,市场导向的经济政策对经济全球化的加速发展起到推动作用,促进了全球福利的改进。另一方面,非中性的经济全球化对国家经济政策选择有约束作用。经济全球化既是一种为世界各国创造财富的进程,也是一种在各国之间分配财富的进程。尽管困扰世界的各类问题不能简单归咎于经济全球化,但很多国家因此开始谨慎对待经济全球化,并对经济政策做出了相应调整。无论是主张加强国际经济的协调与合作?改革和完善国际经济体系,还是搞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都是国家对经济全球化负面效应的政策反应。

  

三、全球无政府状态下国家与市场关系的错配


   在国际层面的国家与市场关系中,国家面对市场的破坏力量只能采取自助策略(self?helpstrategy)。由于国际社会不存在中央权威,如果世界各国之间不能形成合力,国家对市场的引导和干预就难以实现预期目标。20世纪90年代以来,随着市场力量的迅速崛起,业已存在的国际规则体系愈发难以有效管控经济全球化的“双面效应”。基于市场原则的经济全球化与基于主权原则的经济全球化之间的矛盾日益突出,并对全球经济秩序带来深刻影响。

  

   (一) 基于市场原则的经济全球化

  

   市场原则是理解经济全球化的基本逻辑。所谓市场原则就是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在开放?竞争的市场体系中,一国内部市场与外部市场相互联系,各国按照价值规律?竞争规律?供求规律等市场经济运行的基本规律参与国际分工?国际交换和国际竞争,从而实现生产要素的合理流动和国内国际资源的优化配置。基于市场原则的经济全球化主要体现了三个方面的特性:逐利性、开放性和竞争性。

  

   (二) 基于主权原则的经济全球化

  

   在民族国家组成的世界经济体系中,主权原则是理解经济全球化不可回避的另一重要线索。在国际关系中,任何国家都有权按照自己的原则决定内部事务,并且不受其他国家干预。基于主权原则,各国参与经济全球化进程时首先甚至仅仅考虑自身利益。在全球资源稀缺的情况下,各国为实现自身利益难免会存在分歧,甚至产生冲突。

  

   (三) 全球层面国家与市场关系错配及其影响

  

   从现实来看,世界市场的深入发展必然要求全球经济一体化,主权的对内至高无上性和对外独立性却会导致全球经济的碎片化。这使得在现有世界经济体系中的国家与市场不得不保持一种脆弱的共生关系。一方面,民族国家是世界经济史上迄今为止割裂世界市场?阻碍经济全球化的首要因素,由此引起的各国市场之间的隔绝是难以弥合的。另一方面,在世界市场失灵导致经济全球化产生负面效应的情况下,民族国家难以发挥对市场的调节作用,并且出于维护自身利益的目的,其行动和政策还可能加剧业已存在的负面效应。

  

四、经济全球化的包容性缺失与逆全球化政策的盛行


   经济全球化促进了全球财富增长,也加剧了全球收入不平等,不同地区、不同国家、不同人群不能平等地享受全球发展“红利”。过去近20年中,不同国家之间的收入差距迅速拉大,收入和财富不均已成为当今世界各国无法回避的问题。日益加剧的收入不平等与经济全球化之间存在密不可分的联系,成为经济全球化的负面后果中影响国家对内和对外经济政策最为深刻和广泛的因素。全球收入不平等加剧表明经济全球化缺乏应有的包容性,是当前经济全球化进程遭遇挫折的重要原因。

  

   相比国内社会,国际层面的市场失灵更加难以防范和控制。这是由国际层面国家与市场互动的局限性决定的。面对经济全球化负面效应的累积,各国需要采取行动共同应对。但在全球200多个主权国家共同应对市场失灵的集体行动中,要在实现每个参与者自身福利或效用最大化的同时实现集体行动者共同利益的最大化几乎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从全球范围看,现阶段国家之间的利益协调不可能通过超越国家主权的世界政府来实现,只能通过民族国家共同建立的各种规则或制度来实现。但在国际规则和制度建立后,一些国家会形成既得利益集团。为维护既得利益,既得利益集团会阻碍制度的变迁或创新,由此造成“制度僵化”。经济全球化进程中层出不穷的全球性问题因此难以得到及时、有效的解决。

  

   全球范围内的贸易与投资保护此起彼伏,政策“内顾”倾向加重,与全球化深入发展的要求背道而驰。并且,由于全球化时代国家经济政策的溢出效应?回溢效应和联动效应的广泛存在,这些逆全球化政策在全球范围内引发了持续的连锁反应,又进一步推动了逆全球化政策的蔓延和强化。综合现有研究来看,逆全球化政策产生的直接原因主要体现在两个层面:一是国内层面市场的固有特性导致收入和财富差距日益加大,显示出全球化的包容性缺失;二是国际层面既得利益国家狭隘的国家利益观扭曲了经济全球化的应有价值。全球化的负面效应日益凸显,彰显了全球治理的重要性和紧迫性。但在根源上,作为管理全球化的工具,全球治理存在的“赤字”使得全球化的缺陷难以得到及时矫正。

  

   总之,在经济全球化深入发展的今天,提高经济全球化的包容性的要求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为迫切也更为重要。如何对经济全球化的受损者进行合理补偿?让所有人共享经济全球化的成果,是当今世界各国面临的重大课题,也是对全人类智慧的重大考验。

  

   (作者:徐秀军,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摘自《世界经济与政治》 2019年第10期)

  

本文责编:lim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0025.html
文章来源:国际研究学部 公众号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