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安立志:慈禧太后与义和团之九

——​——《辛丑条约》后的件只战役

更新时间:2020-02-06 19:01:27
作者: 安立志  

   5月8日夜,由步兵、骑兵、礮兵组成的清军从北、南两面将件只村团团包围,经过大炮几轮火力准备,步兵正面冲锋,马队两翼夹击,件只村承受了空前的压力。清军马队诱敌,义军不为所动,即双方展开礮攻。义军使用抬枪、土炮顽强反击。虽有“附近各村,竖旗助势”,但起义军毕竟抵挡不住清军的猛烈炮火,清军终于从东门突破,义军“犹复持械巷战,短兵格斗”。在遭受了巨大伤亡之后,景廷宾不得不率部突围。清军攻进件只村后,残余的义军与村民遭到了血腥屠杀。武卫右军统带段祺瑞,在这次战役中表现得尤为恶劣,因而获得清廷的青睐,赏戴花翎,并授予“奋勇巴图鲁”称号。(《段祺瑞年谱》,中华书局,2007年,页14)作为清军的重要战利品,终于从件只村南找到了法国传教士罗泽浦的尸骨(《续编》,页1432),也算袁世凯向清廷与法国的一个交待。

  

   景廷宾率领残余部队转移到成安县(属今邯郸市),再次遭到清军“围剿”。起义军拼死抵抗,损失惨重。景廷宾转战到冀、豫边境的临漳县,身陷重围,弹尽粮绝,终于被捕。7月25日,景廷宾在威县被害,终年42岁。以景廷宾为首的直、鲁、豫“扫清灭洋”起义,坚持斗争不到半年,终归失败,(《中国二十世纪通鉴》第一卷,线装书局,2002年,页71)但它转战3省24县,沉重打击了垂死的满清政府,显示了中国人民对八国联军与《辛丑条约》的强烈反抗。

  

   历史不是线性的,而是立体的。按照传统理论,景廷宾“扫清灭洋”的武装斗争,符合唯物史观和我党关于农民起义的政治定义,向来被视为“历史发展的动力”。刘治襄先生作为吴永口述历史的记录整理者,曾经感慨地说:“其尤所不解者,自遭此次巨厄(指八国联军侵略北京),逼订片面和约,层层束缚,我四万万人民之自由生命,不啻已置于他人砧俎之上,择肥分鲜,听其宰割。全国民众,顾乃淡漠相视,一如越人肥瘠,萧然绝无所与。”(《庚子西狩丛谈》,中华书局,2009年,页165)正是景廷宾等人的奋起反抗,表达了民间对列强凌辱中国人民权益与尊严的怒火,也多少挽回了中华民族的一点颜面。

  

   然而,在当时条件下,先是由于义和团肆虐京津,后由西太后莽撞宣战,所招致的八国联军侵华,不仅对满清王朝,也对中华民族构成了重大生存威胁。中华民族要向各国列强支付天文数字般的赔款,从此使中华民族陷入前所未有的苦难深渊。景廷宾起义之际,《辛丑条约》刚刚签字,京津地区的八国联军尚有10余万人。这些外国侵略者以清除义和团残余势力为名,北至张家口,西到娘子关,南到保定府,四处侵犯,烧杀掳掠,甚至公然杀害清廷地方官员。此外,在《辛丑条约》的条款之中,列强对中国主权的侵犯也是触目惊心的,条约允许外国驻兵保护驻京使馆,“诸国分应自主,常留兵队,分保使馆”;条约允许外国控制北京至沿海地区(北至山海关,东至天津、塘沽)的交通;条约要求摧毁中国沿海的海岸炮台;条约对清廷实行武器禁运等(《清史编年》,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88年,页260),这些屈辱的条款,清廷只能屈辱地接受。

  

   历史当然不能假设。假如景廷宾起义,或如义和团鼎盛时期,或如太平军肆虐之时,特别是景廷宾在纲领上仍以“灭洋”相号召,甚至已有杀害法国神甫的具体事证。当彼之时,在满清朝廷已经无法保证国家安全的情况下,八国联军会不会对我全境实行武装占领,对我国土实行裂土分赃?假如这些假设成为历史事实,就对国家、民族造成的危害程度而言,如何评价景廷宾与袁世凯,也许真的会成为一个问题。幸亏这只是一个假设。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sunxuq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001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