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周乃蓤:俄羅斯盯上非洲

更新时间:2020-02-06 18:42:45
作者: 周乃蓤 (进入专栏)  

  

   俄羅斯高調重返非洲

  

   俄羅斯黑海濱的度假勝地索契去年十月聚集了五十多個非洲國家的元首政要,啟動了俄非洲經濟論壇,簽訂了幾十項總共價值一千兩百億美元的合作意向書, 覆蓋了軍事合作,農業發展,生物科技,石油天然氣 ,核能發電,數據儲存軟件等領域。普京總統在論壇結束時稱,過去九年俄非貿易增長迅速,二零一八年雙邊貿易額達一百八十億美元,期待五年內翻倍。

   西方國家對俄羅斯進軍非洲心態複雜。一方面譏諷其企圖用經貿來增加影響力,卻沒有實力複製中國的榜樣;另一方面疑懼普京下了這個棋在佈局新冷戰。在非洲人眼中,只有美國和中國是舉足輕重的大國,經濟力量薄弱的俄羅斯的介入,不會構成三足鼎立,但是俄羅斯有能力挑撥離間來在一些國家破壞與美國或與中國的雙邊關係。有些非洲國家疑懼大規模的中國投資,把俄羅斯看成制衡中國的力量。

   西方媒體經常將中國及俄羅斯在非洲相提並論,去年六月美國國家安全委顧問波爾頓宣布啟動“振興非洲”計劃,講明目的是對抗中俄在非洲大陸“掠奪性的作為“ 。中俄兩國在非洲各有各的市場,重疊部分不多,而且實力懸殊。中國連續十年是非洲最大的貿易夥伴,出口以電子產品、機械、民生消費品為大宗,去年中非雙邊貿易超過兩千億美元,是俄羅斯的十倍有餘。

   中國在非洲的投資對象主要是政治社會相對穩定的國家。這些國家也是其他外商投資聚集之地,制度相對健全,而俄羅斯善於在動亂的國家中找機會,軍火武器的交易佔經貿主要份量。這次俄非論壇的目的之一就是開展未來多元化的合作,改善單一的軍火商形象,進一步把非洲經濟與俄羅斯經濟結合起來,但是論壇上,俄羅斯沒有做出任何長期投資的承諾。

   俄羅斯在非洲做生意有什麼比較優勢呢?軍火貿易是其主要的出口商品,其次是穀類、石化製品、鋼鐵、運輸船隻等。上世紀六十年代蘇聯幫助非洲人民反殖民主義運動,給二十餘國提供武器軍事裝備,有些至今還在使用。許多非洲國家中級以上的軍官曾在蘇聯受訓,熟悉俄式裝備。當然, 與西方國家同類產品相比,俄國軍火價格便宜是主要因素。最受青睞新的有人員運輸車,裝甲車,直升機,戰鬥機,反坦克飛彈,近海潛艇等。

   非洲目前人口十二億,據估計到了二零五零年將翻倍, 糧食及能源需求巨大。地廣人稀的俄羅斯近年來農業發展迅速,小麥出口已超過美國。埃及榖類進口的四分之一來自俄羅斯,阿爾及利亞、蘇丹、奈及利亞、摩洛哥也都是俄產小麥的買家。

   非洲國家把發展核能電力看成工業化不可或缺的基礎建設,埃及、南非及奈及利亞都計劃籌備建立核能發電廠。索契論壇上,烏干達及迦納也簽訂了核能意向書。

   佔出口份額不大,但有人道光環的是俄產疫苗,非洲百分之六十的黃熱病疫苗來自俄羅斯,不用冷藏的抗埃博拉疫苗也是俄羅斯研發的成果。

   西方分析家認為俄羅斯與非洲國家拉近關係不宜過於誇大。其實俄羅斯並未搶佔先機,美國、歐盟、中國、日本、印度,土耳其都舉辦過針對非洲的經貿會議,巴西也將在十一月召開類似的論壇。普京在索契提到勾銷二百億美元的債務,其實蘇聯時代的舊債早在兩千零六年就開始減免,所剩無幾,新債合乎減免的份量極少。索契論壇所簽訂總共價值達一百二十億美元的意向書沒有拘束力,如果無附帶的融資協議,真正到位的可能不多。例如過去達成協議的摩洛哥煉油廠及剛果民主共和國的石油管道,已經十年過去了,還在“文字階段”。核能發電廠需要高素質的工程及操作人員,所以二零一七年奈及利亞計劃興建非洲首座核電廠,面對資金、技能培訓,基礎建設缺失的種種障礙,到現在還沒有動工。

   西方國家並不特別在意這些明擺在檯面上的競爭優勢或短板,而擔心的是俄羅斯在玩地緣政治,用國營公司通過商業利益來支持非洲國家的獨裁者長期執政,阻礙社會變革及民主進程。軍火買賣及核能電廠主要和政府打交道,這些大撈油水的機會助長腐敗與權威主義同流合污。去年俄羅斯向撒哈拉沙漠以南的四十個國家出售了約三十億美元的武器裝備,估計利潤在九億美元之譜。

   俄羅斯二零一四年併吞克里米亞,西方發動經濟制裁後,加強與亞洲國家關係是突圍的第一步,接著是重返非洲。正值美國減少海外駐軍,從非洲撤退,給俄羅斯開了一個空檔。美國總統川普粗口辱罵非洲某國為“屎洞”(shit hole)以及支持歐盟限制來自非洲的非法移民,造成極惡劣的印象。中國和俄羅斯主張建立“多極世界”的世界秩序,普遍受到非洲國家的支持。

   非洲部份精英對蘇聯在反殖民主義爭取獨立的援手,還保存著美好記憶。非洲的五十四個國家,超半數在聯合國大會上反對或棄權譴責俄羅斯併吞克里米亞。莫斯科大學的一位非洲專家說:敘舊要及時,等到下一代就不行了,所以要抓緊時間搭上最後一趟的列車。

   有別於蘇聯時代,俄羅斯出現在非洲的新面目是遠離意識形態,強調非洲問題要找非洲的解決方式,不照搬西方的價值觀,並再次標榜俄羅斯從來沒有欺負過非洲人,不同於十九世紀老牌殖民主義的歐洲國家。但是這些官話無法掩蓋理想主義的缺失,非洲人心知肚明,彼此來往為的是各自利益。

   特別引起世人側目的是莫斯科用華格納私人防務公司在非洲國家內亂中兩邊討好處。例如在中非共和國,一方面支持在首都班吉的合法政府,一方面向北部地方反叛勢力提供軍事服務。這家神秘的俄羅斯企業曾經做過一套漫畫廣告:一匹非洲大象和一隻老虎被一群土狼困擾,向北邊俄羅斯的褐色大熊求救,大熊不懼險阻,穿過冰天雪地西伯利亞,中亞大草原和北非沙漠,前來平亂解困,皆大歡喜。

   十月初華格納公司派遣了兩百名俄羅斯傭兵到東非洲的莫三比克,莫斯科時報十月三十一日報導七名俄羅斯人在動亂地點遭到埋伏攻擊喪生,伊斯蘭共和國組織自稱為肇事方。

   英國衛報去年引述一份克林姆林非洲的戰略內部文件,其中一項是加強與十三個國家的關係,支持現任領導人無限期當政。西非的幾內亞共和國憲法規定總統任期限兩屆,可是俄羅斯駐幾內亞大使公開支持該國總統爭取連任三屆,是否成功,明年大選就可知曉。

   不過俄羅斯操縱選舉的本事目前尚未爐火純青。俄羅斯支持南非前總統祖馬連任,然而受到多項指控的祖馬在任期即將結束時辭職。新總統上任後,就以調查腐敗為名,暫時叫停了原先與俄簽訂的核電項目。

   俄羅斯介入內政的機會主義如果持續下去,可能成為未來影響非洲穩定因素。中國能源礦產企業在中非共和國相當活躍,目前難說中國是否會被捲入地方爭端,但是一個動盪的非洲必將不利於中非貿易的長期發展。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2001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