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建:区块链、数字货币与金融安全

更新时间:2020-01-31 00:34:01
作者: 王建 (进入专栏)  

   这就提出了两个问题,一个是别人的交易信息我为什么要保存?第二个是大量储存信息如果是用在微信支付宝这样的应用场景,手机根本用不了,因为有关测算证明,如果是微信支付宝这样的交易规模,以目前手机几十个G的存储空间,三天就满了,用在座机上也是不到1个月就满了。

   能够充分体现去中心、去信任等这些区块链“原教旨”的是公链,公链是可以自由进出的区块链,比特币以太坊都是公链,所以如果说目前对公链有“共识”,我看这个共识就是公链因为技术瓶颈限制,没有大规模应用的基础。像比特币这样的规模,是700万日活跃用户,90亿美元的日交易规模和3000亿美元的市值,就已经顶到天花板了。因此把区块链技术用于在中国和美日欧这样的大经济体的支付和证券交易,是没有可能的。

   区块链是数字革命时代产生的应用技术之一,如果数字革命是新生产力,则必然会带来与之对应的新生产关系,这种新生产关系必然对原有生产关系产生摧枯拉朽的效果,并且会在长期内保持活力。随工业革命产生的商业银行存贷款体系和复式记账法能够延续300年至今,就是新生产关系活力的体现。

   然而基于区块链的比特币在诞生十年后就“老态龙钟”步履艰难,在只有几百万用户的时候就难以继续拓展,只能说明区块链技术只是折射出了数字革命时代的部分先进性质,还没有展现出数字革命的全貌。但没有大规模应用的前景,就不可能对生产关系的改造,产生质变性的、革命性的影响。

   顺便指出,包括区块链在内的数字革命,是经济学、计算机学、密码学和法学等多学科的融合,这和传统的经济学发展方式是完全不同的,是用数字技术来表达经济学和法学等社会科学思想,所以如果经济学人或者经济管理人士,不懂得用数字技术方式表达经济学思想和经济与社会管理方式的特殊性与技术局限,只是把区块链中所产生那些理想场景,如去信任、自组织、无篡改和伪造等原则,加以经济学式的无限放大,就会走入严重的认识误区。

   例如,2019年在区块链领域最前沿的技术就是“跨链”和“分片”技术,前者是把加密货币的交易放到链外来以中心化方式进行,后者是把整体的区块链社区分成无数个小片区来运行,目的都是为了绕开交易速度这个瓶颈,但是跨链技术又回到了中心化方式,分片则使统一的共识机制遭到破坏,又产生了各个小片区产生的共识怎么在大片区再统一的难题。但是在国内很多经济学人的文章和演讲中,却在欢呼区块链的速度瓶颈被突破了,而不了解这种突破对原先所高度期许的那些美好生产关系愿景,是怎样的失败意义。

   最后我想说的是,数字革命对生产关系的彻底改造前景,不仅是存在的,而且前景也是越来越明朗了,这就是AI所带来的前景。

   数字时代所产生的人工智能方式,使共识机制和智能合约进入了人与人的关系之中,就是在用机器管理替代传统的人对人的管理,用机器中介来替代传统的人作中介的地位,因此就从传统的对人的信任逐步转变成对机器的信任。机器信任是一种新的信任方式,人有私心但机器没有,人会伪造和篡改但机器不会,一旦人们的共识被变成了机器语言,用来管理人的生产和交易活动,以前纯粹由人所构成的生产关系,就会发生质变。

   为什么分布式账本会构造出信任机制?是因为超过51%的人都不会允许造假行为,即人类的主体共识是排斥造假的,而所谓“拜占庭容错机制”,就是让机器智能要保证在即使有49%的人想造假的时候,这个假也造不出来,共识机制还能继续运行。当然共识机制也可以修改,那也是要经过51%的人同意才能改的,所以共识机制的本质,是通过机器来执行的“民主集中制”。

   基于AI的共识机制和智能合约,并非是只能在分布式网络上运行,并不是只有区块链技术才能使用AI。而且对互联网来说,中心化与去中心化网络并非是先进与落后的分野,而是取决你需要用网络技术来解决什么问题,以及网络技术是否能够解决这些问题。在80年代互联网刚问世的时候,因为PC机的速度不够快,无法运行大程序,所以人们想在网上听音乐看视频都只能登录到大网站的高性能服务器才行,但是现在手机的速度已经赶上80年代的小型机了,PC的速度就更快,在每个节点都可以运行大程序,所以互联网就有了朝分布式发展的技术基础,区块链就问世了。

   但是如果区块链也有技术方面的天花板,比如前面说的比特币到了700万用户和3千亿美元市值的时候,就在网上跑不动了,如果想把更大规模的价值交易搬到互联网上,就还得回到中心化方式。但管理交易的不是人,而是AI,是机器智能,是让机器来执行人的共识,就会开创出人类生产关系的新天地。这个新关系,不是传统的人与人的关系,而是人—机器—人的关系。

   当然,中心化方式也会面临着共识机制被中心化网络管理人篡改的问题,这就涉及怎样进行监管的问题,以及怎样使用密码技术保护的问题。

   还有,不是说区块链没有用武之地,在企业间推广使用“联盟链”就有非常广阔的前景,而实际上我们国家目前鼓励发展的区块链,就是把联盟链作为重点。

  

   2020年1月20日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995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