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黄力民:1969年中央军委委员构成与运动前期军队负责人异动考略

更新时间:2020-01-11 17:42:11
作者: 黄力民  
1966年5月政治局会议标志文革开始,总政副主任梁必业卷入罗瑞卿案被撤职。

   5月政治局会议文件《五一六通知》指出“……必须同时批判混进党里、政府里、军队里和文化领域的各界里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清洗这些人,有些则要调动他们的职务……”文革前期高层在如何区别处置“党里、政府里、军队里”的问题上,有关军队系统文革运动的部署与规定经历了多次反复,1967年8月还发生中央文革成员王力、关锋、戚本禹被逮捕关押,以遏制揪斗“军内一小撮”的蔓延,但军队系统文革运动依然势头不小、波及面广,发生总政部瘫痪、军管。

   《五一六通知》所称“清洗”,现今资料多表述为“迫害”、“打倒”、“陷害”、“冲击”、“靠边站”、“点名批判”,又以“迫害”一词使用频率最高。这些用语表述的实际含义十分复杂,包括关押、隔离、免职、停职、降职、审查、批斗、不能正常工作、劳动改造、非正常死亡等等,各人具体情节通常难以界定。

   文革期间少有组织处理结论,或虽有组织结论又历经反复而未完全执行,研究者须一一甄别确定。例如《“文化大革命”中的人民解放军》(李可等,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1989年)第356页误记1971年9月郭林祥是成都军区第三政委,其他资料亦称1965-1971年11月郭林祥任成都军区第三政委,实际情况却是郭林祥1967年4月始羁押于北京卫戍区,当时没有明令免职,1973年6月郭林祥才复职成都军区政委。又如资料所称李成芳1962-1975年任职昆明军区第二政委,实际情况是李成芳1967年中即下放到湖南省一农场劳动改造,1975年从农场复出赴任第五机械工业部长。总政治部1967年7月始瘫痪,1968年10月被实行军管,叶运均“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届总政治部主任”(《党史研究与教学》1990年1期89-90页)称肖华1963年任职,然后是李德生1971年10月3日任职,忽略了总政治部中断的特殊经历,以致有的资料理解为肖华任职时间是“1964年-1967年12月”,傅钟任副主任是“1954年-1985年3月”。

   另外,被冲击者的个人因素也不易确定,至少不是所有被冲击者的情况都符合《五一六通知》的指向,或者说大动荡时期最高层难以关注到每个被冲击者的具体遭遇。

   本节统计文革前期军队系统主要负责人“迫害”等情况,为准确反映当时的现实,统计对象限定于几个条件:

   文革前期曾任总参正副总参谋长、总政治部正副主任,其他各大单位主官,但不计院校革命委员会主任;

   短暂受“迫害”后解脱者未列入统计;

   九大时已不在位、没有进入九届中央;

   兼大军区政委情况未列入统计;

   代理职务情形较复杂,一般不计。

   统计时间自1966年5月政治局会议梁必业被撤职始,至1969年4月九大为止。

   文革前期(1966年5月-1969年4月)军队系统主要负责人“迫害”情况:

   总参谋部代总参谋长杨成武,副总参谋长张宗逊、张爱萍;

   总政治部主任肖华,副主任刘志坚、徐立清、梁必业、傅钟、袁子钦(1968年去世)、刘西元;

   空军政委余立金;

   海军政委苏振华;

   炮兵司令吴克华;

   第二炮兵司令向守志(原任炮兵副司令,实际未及到职),政委李天焕;

   装甲兵司令许光达(1969年6月3日去世);

   铁道兵司令李寿轩,第一政委吕正操,政委崔田民;

   军事科学院第一副院长宋时轮,副政委钟期光(军委副主席叶剑英兼任正职);

   高等军事学院院长李聚奎,政委李志民;

   南京军事学院院长张震,政委王平;

   政治学院院长莫文骅;

   后勤学院政委阎捷三;

   北京军区司令杨勇,第二政委廖汉生;

   武汉军区司令陈再道,政委钟汉华;

   成都军区司令黄新廷,第三政委郭林祥、第四政委甘渭汉;

   昆明军区司令秦基伟,政委李成芳;

   福州军区政委刘培善(1968年去世);

   新疆军区司令兼政委王恩茂(注:王恩茂是本名单唯一的九届候补委员,九大后曾下放劳动,之后任安徽省芜湖地区革委会副主任,1973年未进入十届中央,且非因林彪案);

   内蒙古军区司令兼政委乌兰夫(1966年8月华北局会议后撤职,一年后内蒙古军区降为省级军区)。

   以上合计39人,内有八届中央委员、候补委员13人:杨成武,张宗逊、张爱萍、肖华、苏振华、许光达、吕正操、宋时轮、钟期光、杨勇、廖汉生、王恩茂、乌兰夫。

   南京军区首任政委唐亮是八届候补中央委员,1963年离职病休,1969年九大时仍安排为候补中央委员,1972年5月出任军政大学政委。虽有资料称文革期间唐亮受“冲击”、“迫害”,此处未列入统计。1967年1月中央文革成员、全军文革副组长关锋任总政治部副主任一事,是否有正式命令或虽有任命但未到职,现今尚未确证,此处不论。吕正操其实是铁道兵兼第一政委,实职铁道部部长,由于铁道部当时定位于准军事机关,吕正操前职总参谋部军事交通部长,铁道兵兼第一政委与大军区兼政委的含义应大不相同,因而列入上述统计。

   一些资料记载九一三事件后1972年建军节纪念会始有军队受迫害者复出、复职、平反(例如《“文化大革命”中的人民解放军》140页:“8月1日,国防部举行庆祝建军45周年招待会,一批遭受长时间批斗、羁押的人民解放军将领出席”),实际在九大后、九一三事件前已有军队“迫害”干部的降职安排,上述39人就有原总政治部副主任刘西元任兰州军区副政委(1969年7月),原南京军事学院院长张震任武汉军区副司令(1970年12月),原副总参谋长张宗逊任济南军区副司令(1971年1月),军委办事组曾考虑最早撤职的原总政治部副主任梁必业任安徽省军区第二政委,但未能通过。39人最迟复出者第二炮兵政委、曾为军委办事组成员李天焕1979年4月才平反,未再任职。铁道兵司令李寿轩平反后亦未再任职。

  

五、后记

  

   1973年8月十大后中央军委提交新军委组成名单,1969年军委保留28人,其时林彪、叶群、陈毅、李天佑、张国华、谢富治、谭甫仁7人已去世,未保留的王秉璋、王效禹、王辉球、刘丰、李作鹏、李雪峰、吴法宪、邱会作、郑维山、袁升平、梁兴初、黄永胜、温玉成、潘复生14人,除王效禹、潘复生外都涉及林彪案。1977年十一大时,1969年军委委员又有丁盛、刘兴元、刘贤权、陈士榘、张达志、张池明、张春桥、杜平、冼恒汉、曾绍山、彭绍辉11人未进入新军委。

   1973年十大后提交的军委组成名单包括主席、副主席5人,委员58人。与1969年军委不同的是,军委委员并不限定是中央委员或候补委员(例如空军副司令张廷发、新疆军区副师长高焕昌非中央委员、候补委员),首次加入一线指挥员代表10人(詹海英、孙玉国、杨育才、胡修道、王昭堃、张贵武、张英才、陈代富、郝忠云、高焕昌)。军委办事组已在1971年10月3日为军委办公会议取代,1973年新军委仍设军委办公会议,没有常委会。1975年再撤销军委办公会议,改设军委常委会。

   1977年十一大后产生的军委由63人组成,设常委会、秘书长。委员构成去掉了大军区兼政委与一线指挥员代表,列入国防工办主任。新军委委员只有三分之二是中央委员,多人的职务实为“拟任”,常委会加设列席常委,这些是军队干部处于大调整状态而显现的特点。

   1982年十二大后产生的军委回到文革前的最简模式,只有9人组成,即军委领导与三总部负责人。

  

  

  

本文责编:sunxuq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980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