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邓晓芒:自我意识的自欺本质

更新时间:2020-01-11 01:06:44
作者: 邓晓芒 (进入专栏)  
使二者不致混淆。

   当一个人已经分不清自己和对象时,我们就说他是丧失意识了。比如医生检查一个病人,如果这个病人已经分不清自己和对象了,那就说明他已经意识模糊,甚至已经丧失意识了。这是对低层次的对象的混淆。高层次的混淆也有,像审美境界、宗教境界,达到一种物我两忘、主客不分、天人合一的境界,这种情况也是处于一种无意识或者超意识的状态,如果一个人处于这种状态,我们就说他已经超越了意识,他已经是服从某种更高的东西,清醒的意识对他来说已经不存在了。所以历来也有人把这种境界称之为一种迷狂状态,柏拉图的迷狂、宗教的迷狂、诗的迷狂、爱情的迷狂,都属于这种状态,都是丧失意识的状态。

   在意识里面肯定有主客对立、我和对象的对立,这是毫无疑问的。但这只是问题的一方面,另一方面,真正的意识又必须是自己和对象的某种本质联系。用黑格尔的话来说,意识就是把我和对象区别开来,同时这种区别又是没有区别。黑格尔的话用形式逻辑是没有办法理解的。把我和对象区别开来,同时又是没有区别,为什么没有区别呢?因为在意识里面,这个我已经是作为对象的我了,当我意识到一个我的时候,这个我已经被作为我的对象,而这个对象又是我所意识到的对象,在意识里面的对象是我所意识的对象,在意识里面的我,又是作为对象的我,对象和我这两者在意识里面都有一种向对方渗透的趋势。我是作为对象的我,凡是意识里面的我,就已经作为对象了。凡是意识里面的对象,都肯定是我所意识的对象,不是别人意识到的,也不是上帝意识到的。

   什么是我?要到意识里面去寻找。意识里面有我,也有对象,那么到底什么是“我”呢?我们就会发现我的所有的对象共同组成了我的内容,你所想到的所有的东西,那就是我,你没有想到的东西肯定不在你里面。我所想到的所有的对象,共同组成了我,它们才是真正的我,而离开这些对象的空洞的我什么也不是。这个是一个很吊诡的现象,是黑格尔辩证法揭示出来的,如果你用形式逻辑来理解,这个是没办法理解的。我在意识里面,已经变成了对象,而对象在意识里面已经就是我了。所以在一切意识里面,当然我并不等于责任,并不等于火柴,并不等于我所意识到的任何一个对象。但是我可以等于我所意识到的所有对象的综合,我所受的教育,我过去的经历,我的记忆,所有的东西积累下来,它们的综合那就是我,没有超出这些所有东西之外的另外一个我,那个是找不着的。所以我们可以把意识里面的我和对象看作是某一种变动的关系,既必须区别开来,没有区别开来就没有意识了,但同时又不能完全区别开来,它们同时要互相等同。

   自我意识,当我意识到“自”的时候,就跟我意识到责任、意识到火柴或者意识到一棵树等等,也有同样的关系。我可以把这个“自”看作是与我不同的一个外在的东西,但是它既不同于“我”又等同于“我”,当我在自我意识里面把“自”看作一个对象的时候,这个对象可以看作跟我在意识中的自我是不同的对象,但是它又等同于我自己。所以在自我意识里面,意识到我应该说是意识到一切对象的前提,「一切意识的对象都是我的对象,一切意识的表象都是我的表象」。所以首先我意识到的就是我本身,因为我来综合统一所有的表象,这就构成了我的表象。用康德的话来说,就构成了一个经验的自我意识,每个人的自我意识都是一个经验自我意识,在经验中,在他的历史中,在他所受的教育中,在他灌输的观念中,在他接触的社会现实中才形成了这个我,这是一个经验的我。

   首先要意识到这个我,才能意识到我里面的所有那些对象,如果没有这个我的话,你怎么能意识到那些对象呢?这里就显出自我意识的矛盾性了,自我意识是一个自相矛盾的东西。什么是自我意识?我们可以简单地这样来说,所谓自我意识就是把自我当对象来看的意识。一个人他从来不把自己当对象看,我们就说这个人没有自我意识,他没有自我反省的精神,他从来不从另外一个人的眼光来看自己,他从来不从他人的眼光看自己,而是我行我素,自己做了就做了,他从来没有反思,这个人是没有自我意识的。但实际上每个人都有自我意识,但是有的人把它遮蔽了。所以自我意识就是把自我当对象看的意识,这个我们应该好理解,因为我们每天都面临这样一种处境。

   反过来什么是对象意识?对象意识就是把对象当自我来看的意识。所谓对象意识,任何一个对象你要意识到他,你就把他当自我看,这一点就不是那么通俗了。对象,我们没有把任何一个对象当自我看,至少我们没有自觉地这样看,但是事实上是这样的。也就是说当你把一个东西看作是一个对象的时候,这个对象实际上已经构成了你的意识的一部分。只有你把它纳入到自我里面来,你才能把它当对象,如果你不能把它纳入到自我里面来,你说它是一个对象,那是一个什么对象呢?那是一个康德的自在之物。康德的自在之物是对象吗?康德后来认为他的自在之物其实只是一个理念,超越一切经验之外所设想出来、理性推论出来的一个概念,其实并不是真正的对象。所以真正的自我意识和真正的对象意识,就是一回事情,真正的自我意识就是把自我当对象看,真正的对象意识就是把对象当自我看,它们其实是一回事。

   自我只有当它不是我,而是对象的时候,才是真正的我,才是真正的自己,只有当它不是我,不要把它看作我了,你现在把它看作对象,当你反思自我,把它当对象来看待的时候,它才是真正的自我。反过来,自我只有当它不是对象,而是自我的时候,才是真正的对象。这是典型的黑格尔式的句子了。否则的话,就像康德所说的,自我就成了没有任何内容的一个空洞的自在之物,而对象就成了一个没有任何内容、没有任何性质的抽象的自在之物。当然康德这样说也有他的道理,他的道理也就是形式逻辑的矛盾,康德他所谓的辨证论这些分析都是立足于形式逻辑的,他认为一个东西如果是自相矛盾的,那就是幻想了。所以康德是坚持形式逻辑不矛盾的人,他是一个坚持形式逻辑的人。

   一个坚持形式逻辑不矛盾的人可以说是一个认真的人,是一个不愿意自欺的人。这里就引进自欺的概念来了,所谓自欺,这本身是违背形式逻辑的,在逻辑上是不可能的,人怎么可能自欺呢?如果他不知道的话他是被欺骗了,如果他知道的话就谈不上欺骗,他是故意的,自己欺骗自己可能吗?从逻辑上来说,这是不可能的。但是自我意识我们刚才讲了,要把不是对象的自我当作对象来看,要把不是自我的对象也当作自我来看,这个当作难道不是自欺吗?他明明知道自己不是对象,是我在思考问题,我怎么能把自我当作对象呢?只能把别的东西当作对象。但是我姑且把自己当作对象来看一回,这就是自我意识了。但是你把自己当作对象的时候,你还是知道自己不是对象,姑妄言之,这就是自欺了。

   所以这种形式逻辑上不可能的事情每天都在我们日常生活中发生,我们每个人用种种办法来自欺,用各种幻想,用各种希望,用打麻将,用酒精、用性、用毒品等等来麻醉自己。还有的人把自己的人格寄存在某个权威者身上,装作自己只是听命于权威的一种工具。所有这些事情都是他有意识的、故意地去做的,但是他却推托自己的责任,好像是一种外来的不可抗拒的力量决定的,好像他根本就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好像自己就是一个不负责任的婴儿。所以我们说这种人过着自欺欺人的生活。自欺现象在日常生活中很多,但是很少有人把这种生活方式归因于人的本性,或者归因于人性的裂变性,归因于自我意识的结构。

   可以说人在骨子里头就是一种自欺的动物,他的自我意识本身就是一个自欺的结果,总是要假装相信某些东西。为什么他要假装相信某些东西呢?因为他的自我意识要求他这样干,他只有把某个对象当作自我来看,他才是真正的自我。而当他这样做的时候,他其实知道那个对象并不是他的真正自我,他其实是有能力拒绝诱惑或者反抗权威的。但是如果他真的拒绝诱惑、反抗权威,他就会感到极大的空虚和无奈,感到一个抽象的孤零零的自我,因为失去了一切对象而感到恐慌。如果把自己从一切对象上独立出来,我不认同所有的对象,我认为这些对象都是对我的一种限制,他不能代表我,这个时候你只剩下一个抽象的概念、抽象的自由、抽象的独立性,那是很难忍受的、很痛苦的,我什么也不是,什么也没有,什么都是人家造成的。这就是在那些纳粹的平庸的追随者们身上所发现的一种逃避自由的现象。为什么人们会逃避自由?为什么一般的普通老百姓都那样崇拜希特勒?还有我们“文革”的时候,那些红卫兵都那样地忠诚、那样地狂热?它的人性根源就在自我意识里面,一个人很难把自己同对象完全分开来维持自己的独立性。一个人要保持自己的孤独意识是非常痛苦的,非常难以持续的。

   当然自我意识这样一种自相矛盾或者自欺,我们刚才讲的主要是它的负面含义,它还有正面的意义,而这种意义只有当我们超出形式逻辑,超出日常知性思维(逻辑思维)才能看到。康德把知性和理性区别开来,一般的知性就是运用逻辑来作判断,理性就更高一个层次了。只有超出知性思维,也就是在日常思维之上,我们才能够看得出来它的积极意义。当人们还局限于形式逻辑和日常思维的时候,人们往往要在两难之间进行选择,要么你做一个空洞的、孤立的、虚幻的、清心寡欲的但却是无所作为的自我,做一个完全空洞的自我,保持你的独立性,保持你的孤独,那你什么都不是。要么你选择一个有丰富内容的充实的人生,但是你必须牺牲自我的独立性。你有丰富的生活内容,有充实的内容,你非常有信心,你生活有了意义,有了价值,因为有一个对象在保证你的生活价值。

   在希特勒统治之下、在“文革”时期以及在日本的二战时期,那些人都觉得自己生活有了意义,他们有了一个理想,可以为此而献身。但是他必须牺牲自我的独立性,你必须听命于某一个最高权威,把自己的灵魂寄托于某个你认为他具有绝对意义的对象身上。当然不仅仅是如此,还有中世纪的基督教、十字军都是属于这样一种人格。这是两难选择,你如果要保持自己的独立性,那你就面临着生活空虚、孤独,没有意义这样一种威胁。你如果不愿意生活空虚、孤独,那么你就只有顺应时代,顺应社会所给你规定好的道路,平坦大道你去走就是了。在这种两难选择中,绝大多数人所作的只能是后面这种选择,他们把生活中最容易走的路,一厢情愿地当成自己个人的一种自由的选择,哪怕其实根本就没有发生什么选择,他们只不过是被抛入了他的处境里面,但是他们欺骗自己,自以为这是我选择的道路,我愿意为某个理想而献身,甚至于我还可以宣誓,我宣誓为某个理想而献身。

   当人们最终发现他们的事业到头来一钱不值,而且甚至是人类的一场灾难的时候,他们最轻松的解脱莫过于说自己是上了某某人的当,在逻辑上来看,他们的确没有错,他们是上了当。希特勒的诱惑力和煽动性很大,你可以说全体德国人都上当了,但是他们当年为什么真的要上这个当,生怕落后一步人生就没有意义。在他们当年选择的背后是否还有一种隐秘的选择?我们在“文革”的时候也认为是自己选择了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但实际上是这种选择你不能落后。我们当年是中学生,中学生怎么能够落后呢?必须紧跟,落后是没有出路的。选择后面是否还有一种选择?这就不是形式逻辑所能够看得出来的,形式逻辑完全可以把它归结为表面的一次选择,形式逻辑能够管得到的,就是在一次选择的大前提之下,进行一系列的推理,它只管推理,不管大前提是怎么来的,大前提一旦设定,它就可以进行非常精密、非常严格的推理,这是形式逻辑的特点。形式逻辑只是在一次选择之下进行推理,但是它管不着选择后面的选择,选择后面的选择在形式逻辑看来是不可理解的,是自相矛盾的。你选择了怎么还能够选择呢?选择后面的选择,也就是说这个选择你是被后面那个选择所决定的,所以它是自相矛盾的,是自我否定的。

所以抱有形式逻辑的思维方式、抱有知性的思维方式的人,只能够承担自欺的后果,却把握不住自欺的根源。一般人都是这样。你已经选择了,你就承担你的后果,但是这个选择怎么来的,形式逻辑是反思不了的,这个时候单凭形式逻辑、单凭知性思维就上不去了。所以局限于知性思维的人(日常思维基本上都是知性思维),在自身的根本矛盾面前,(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9780.html
文章来源:哲学人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