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梅新育:中国新定位,陇右新发展

更新时间:2020-01-06 22:53:53
作者: 梅新育 (进入专栏)  

  
这是在12月28日兰州大学举办的“2019金城峰会”上的主题演讲,瞭望智库刊发,对标题略作调整,这里贴出原稿全文。

  

   首先,请让我感谢会议主办方,感谢何文盛院长提供这个机会,让我得以第五次来到兰州、第六次来到甘肃,与大家进行交流。当年我第一次来兰州时,我就专门去找了霍去病雕像参拜,在演讲正式开始之前,让我们向我们伟大的民族英雄、兰州之父——霍去病致敬。

   今天,我演讲的主题是“中国新定位,陇右新发展”。为什么用“陇右”这个地名指代甘肃?因为陇右道是贞观初年设立的国家一级政区,采用“陇右”这个地名,是希望我们国家如同“贞观之治”那样进入新的盛世,也希望甘肃能够恢复一些陇右道在盛唐年代的荣光。

  

   一、甘肃昔日荣光

   毫无疑问,在中国国土上,甘肃占有重要地位,我称之为“中国西部疆土的紧固连接件”。在中国历史上,甘肃也曾有过巅峰辉煌。在天崩地裂、尸山血海、暗无天日的五胡十六国三百年漫漫长夜里,中华民族、中华文明濒临灭绝边缘,凉州则在北方战乱最甚之时保持了稳定,吸引华北各地大批文化精英、百姓流入避难,成为那个战乱时代中华文明的“安全岛”,为中华民族、中华文化的生存和后来绝地反弹作出了不可替代的伟大贡献。

   在我们光辉灿烂的盛唐时期,陇右道经济文化也进入它历史上的极盛年代,以至于司马光在《资治通鉴》第216卷记载唐天宝十二年癸巳(公元753年)时留下了这样的记录:

   “是时中国盛强,自安远门西尽唐境凡万二千里,闾阎相望,桑麻翳野,天下称,富庶者无如陇右。翰每遣使入奏,常乘白橐驼,日驰五百里。”

   看到了吗?——“富庶者无如陇右”!而且是在那个辉煌的盛世顶峰。

   在新中国全面启动工业化进程初期,兰州也是新中国第一批老工业基地,在国家发展中占有重要地位。昨天,贸促会苏秘书长带我去考察调研兰州“通道经济”,途经新中国成立后建成的第一座现代化大型炼油厂中国石油兰州炼油化工总厂,途经为我们第一颗原子弹制造了浓缩铀的兰州铀浓缩厂,我深深感受到了兰州在新中国工业化起步初期的分量。

  

   二、贵州超越,甘肃沉沦

   然而,纵览这一二十年来、特别是最近10年来全国各省经济发展的概况,我不能不说“贵州超越,甘肃沉沦”,甘肃在全国的经济地位面临“黑云压城城欲摧”的严峻考验。这种沉沦首先体现在甘肃人均GDP指标坠落到全国各省市自治区末位,且连续保持多年。此前多年,贵州、云南人均GDP指标位居全国各省级政区倒数第一、二位,2012年,云南人均GDP以22195元超越甘肃的 21978元;2014年,贵州人均GDP以26437元超越甘肃的26433元。从那一年起,甘肃的人均GDP指标就一直位居全国各省末位,而且与其它省份的差距越拉越大。到2018年,全国人均GDP指标已经形成了这样的格局:

   全国人均GDP,64644元;

   甘肃人均GDP,31336元,相当于全国的48%;而2014年甘肃人均GDP为26433元,相当于全国人均GDP(47203元)的56%;

   云南人均GDP,37136元,相当于甘肃的119%;

   贵州人均GDP,41244元,相当于甘肃的132%;

   青海人均GDP,47689元,相当于甘肃的152%;

   新疆人均GDP,49475元,相当于甘肃的158%;

   宁夏人均GDP,54094元,相当于甘肃的173%;

   广东人均GDP,86412元,相当于甘肃的276%;

   浙江人均GDP,98643元,相当于甘肃的315%;

   江苏人均GDP,115168元,相当于甘肃的368%。[1]

   由于经济发展连续多年滞后,兰州这个本来的西北区域中心城市建设等也相应日益掉队,导致周边省份居民看待兰州的眼光发生了巨变。原来,青海西宁居民坐3小时火车到兰州购物,这种事情并不少见,宁夏居民也有很多人时常跑到兰州购物。那个时候,青海、宁夏这些周边省份居民称到兰州是“进城”。但是现在,西宁也好,银川也好,城建等等都突飞猛进,西宁、宁夏居民专程跑到兰州购物的现象基本消失,他们现在说起到兰州就是“下乡”。

   由于经济发展、城市建设持续多年滞后,在全国省会城市常住人口走势中,兰州也“独树一帜”。其它省会城市这一二十年来常住人口都是连年递增,唯独兰州一度出现了常住人口同比减少的情况。前年兰州市政府领导同志与我谈起这个情况,忧心忡忡,我听了感到震惊。因为没有想到省会城市人口在这一二十年里居然还有减少的,回去一查中国统计年鉴,才发现居然是真的。2014年,也就是贵州人均GDP超越甘肃、甘肃人均GDP掉到全国末位的那一年,兰州年末总人口达到375万的最高峰,随后便掉下来,直到2018年,兰州户籍人口也仍然只有328万。

  

   三、重振陇右:在中国的全球定位中寻找甘肃定位

   甘肃落后了!兰州落后了!面对严峻形势,我这个湖北佬看着都着急,在座各位生在甘肃,长在甘肃,爱在甘肃,将来去世了还要葬在甘肃,只能比我更加着急。重振陇右,势在必行;而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在中国的全球定位中寻找甘肃定位。

   为什么?因为一个区域的发展,相当程度上取决于中国整个国家在整个国际经济政治体系中的定位。为什么晚清、民国和新中国前期东北在全国经济地位突出,而现在大幅度下降?关键原因之一就是中国在国际经济政治体系中地位巨变。原来,中国是个落后农业国,毗邻东北的俄罗斯/苏联、日本帝国是工业化国家,相对中国发展领先一大截,东北成为相对先进知识、技术、组织、资本流入的前沿,领风气之先,经济位居全国前列,理所当然。现在,中国已经跃居世界第一制造业大国多年,经济社会发展领先于东北区域的所有邻国,中国与俄罗斯之间的国际分工已经成为工业化中国对农矿俄罗斯的分工,东北已经不再是相对先进知识、技术、组织、资本流入的前沿,自然等条件的劣势由此凸显,在全国的经济地位相对大幅下降,不可避免。天津经济地位下降,也是出于类似原因。所以,我们首先要认清中国在全球经济政治体系中的定位,然后才能找准甘肃的定位。

   经过新中国建国以来的70年奋斗,中国已经跃居世界第一制造业大国、第二经济大国,全球经济已经形成了明显的中美两国经济体量遥遥领先的“G2”格局。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数据库统计,按市场汇率计算的名义GDP排行,2018年世界十大经济大国排名依次为:

   美国,GDP为204941亿美元;

   中国,GDP为134074亿美元;

   日本,GDP为49719.29亿美元,相当于中国的37%;

   德国,GDP为40003.86亿美元,相当于中国的30%;

   英国,GDP为28286.44亿美元,相当于中国的21.1%;

   法国,GDP为27752.52亿美元,相当于中国的20.7%;

   印度,GDP为27167.46亿美元,相当于中国的20.3%;

   意大利,GDP为20722.01亿美元,相当于中国的16%;

   巴西,GDP为18681.84亿美元,相当于中国的14%;

   加拿大,GDP为17113.87亿美元,相当于中国的13%。

   从上述数据可以看出,中美两国是人类历史上迄今仅有的两个十万亿美元经济体,即使第三经济大国日本的经济体量也只相当于中国的37%,全球经济体量格局的中美“G2”特征十分明显。

   从更大背景、更长历史跨度上考察,在全球经济政治体系中,中国正在稳步回归明清鼎革之前占据两千年的世界经济领先地位。在可预见的未来,中国经济在全球经济体系中的定位将体现在以下6项特征:

   ——经济贸易占全球份额回归历史常态;

   ——已经从农业国转为多样化的世界制造业中心,并将长期保持这一地位;

   ——兼具第一出口大国和数一数二进口大国双重地位;

   ——从货物输出转向持续的商业性资本输出;

   ——对国际经济规则影响力的上升;

   ——越来越多地掌握国际市场定价权。

   在这样的新定位下,我们的开放经济发展主题也在相应演化。就总体而言,建国以来新中国开放经济发展主题可划分为以下3个阶段:

   第一阶段,从1949年到1972年尼克松访华前夕,主题是“以平等身份进入国际市场”;

   第二阶段,从1972尼克松访华到2017年中共十九大,主题是“以国际市场求发展”;

   随着事实上承担起全球自由贸易旗手职责和中共十九大宣布进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中国开放经济发展进入第三阶段,其主题是“引领全球化市场”。

  

   四、甘肃产业发展方向定位

   在上述全球经济政治体系中国定位下,甘肃产业发展方向应该是哪些呢?我认为,以下几个领域是甘肃需要格外发力的:更新制造业,资源产业,农业升级,文旅创新,以及通道经济。在这些产业领域中,我们分别需要注意以下一些问题:

   制造业是中国这个泱泱大国国民经济不可动摇的基础,高新技术产业又是决定中国经济发展的关键。但对于甘肃而言,国家需要大力发展高新技术制造业,不等于甘肃也要大力发展高新技术制造业。由于经济发展长期滞后,人才等各方面条件欠缺,在可预见的未来,甘肃省高新技术产业最多只能是在个别细分产业、个别企业上取得成功,总体难以做大做强。而且,中国是一个十几亿人口的泱泱大国,不可能都是从事所谓“高端产业”,那提供不了足够的就业,也满足不了全国和世界人民包罗万象的需求。因此,中国应当仍然是个包罗万象的制造业大国,大部分制造业仍然必须是传统制造业,但这是螺旋发展、在更高层次上的传统制造业。

   二三十年前,我们提出要发展高新技术产业,推进产业升级,推动一般贸易比加工贸易更快发展,那是正确的,不那样做我们至少不可能实现这样迅猛的发展。但现在我们已经跃居世界第一制造业大国、第一出口大国10年以上了,我们的高新技术产业已经占全世界很大份额,而且还在快速发展、占据更大份额;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在继续“赶超”的同时,需要投入更多精力兼顾防范“被赶超”,巩固、提升我们的传统产业和加工贸易。这不等于停滞更不等于倒退,因为辩证唯物主义告诉我们,事物都是螺旋上升发展的。没有庞大、强大的代工体系,整个制造业体系就是僵硬、低效的;20年前我们的出口是外资企业为外资品牌代工,现在是越来越多的内资代工巨头为越来越多的内资品牌代工,这就是进步,这就是升级。

在资源产业和农业升级方面,(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11974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